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敢不敢赌(1) 第80章

顺着众女子的视线下移,这下洛汐不淡定了,低头看了看两人相牵的手,她才刚来而已啊,她怎么就觉得,难道是。,不是吧?她好像已经引起众怒了

,司仪小心翼翼的转首看了看三方!还有一方是独孤剑侠,感情都不好惹,一方是第一公子,一方是第一世家,到底谁能来拯救他这可怜的人啊

,恐怕是了!当年在去天山学艺的路上!她可是清楚的记得无道子说过这师兄的桃花运可是很旺的,感情这些女子是把她当假想情敌来了

,洛汐轻勾了勾嘴角!运起真好,看了看手中的名字,就是上天都在帮她呢

更是那眼里意味深长的精光,好似一点也不担心般,完全没有了刚刚看到无痕得了武状元的淡淡阴郁,一闪而逝。,态度改变之快!令人不解

,这一瞟不要紧!那无数女子向她掠来的犀利眼刀,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背后一阵阵火辣辣的视线,洛汐颇为惊讶的转头瞟了一眼,竟是如斯分明

,黝黑的国字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利眼,只见他背部插着两把长剑,一米八几的个头,颇有点北齐大汉的味道

,慕容净尘疑惑的看了北野澈一眼!汐儿来了他有那么激动吗,他不记得汐儿和他有什么交集啊

,这一方两人的淡定!这,这里面究竟,下方的群众却是疯狂了,第一公子居然主动牵那俊美少年的手,意味着什么

表面上看着是和宗耀一路的,想看笑话吗,不过……,她等下会让他哭着回去

她们虽然知道主子会很多东西,却是从没有听说过主子竟会这赌术。,疑惑的转眸看向知琴与知画!却见两人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不过?看这场景,还好主子没事,难不成主子是想亲自上场了

,当属宇文翎了!那嘴角的浅笑拉得更大了,不过,要说此时最开心的,似意料中的结果般,很奇怪,当看到洛汐站定在台上的那一刻,璀璨的笑溢满了那双墨黑的桃花眼

,眉梢轻挑!有些事情,看来是越来越复杂了

,那里!一个半圆形的赌桌早已安稳的摆放好

,呵呵!心思还是那么的细腻!是怕她自责吗,真是个体贴的人呢

,“那就我先来吧。”云霜朗朗一笑!倒是个豪爽的汉子

这里面的情意,她一定义不容辞。,洛汐当下也不说什么!她永远也不会忘的,只要是将来他有用的着她的地方,顺着无痕牵着她的手,拓步跟了上去

”,不过?这看着那么出尘的一位少年,“是啊,他会懂的这赌术吗

,“回来了。”尽管还是那面无表情的冷酷样子!他就知道,于她,但无痕那墨黑眼底的温情,却是浓郁的化不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是汐儿!比之慕容净尘更甚,“汐儿,完全忘了,汐儿来了。”一看到那熟悉的倩影,北野澈立马就激动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哇!这位少年是从哪里来的啊!好俊俏啊,看样子是来帮助第一公子的

,可是!他们好像没有听说过主子会赌术啊

,“嗯。我回来了!”回眸对着无痕扯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很是平常的轻语,洛汐却是满心满眼的感动

咳咳,一定是她多想了!,洛汐被那一眼看得发毛!她怎么觉得这师兄有点发怒的征兆呢

眼里的亮茫一划而过,没有想到,她还是来了,北野澈高高的翘起了眉峰!,他原以为她不会出场的!竟然她那么想得到那东西,那他就帮她一把好了

,更是那瞬间就妒红了眼的众女子!尤其是两人相携的手,一个个龇牙咧嘴的,无数的眼刀,‘锵锵锵’的就向洛汐射杀而去,好似要生吞活剥了洛汐

,此时!恐怕她嫩白的小手早已经惨不忍睹,呵呵,若是眼刀可以杀人,腥血淋淋了

,清风拂面!此地,一派燎热

,这魅力!啧啧,“不错啊。师兄!”低低的吹了声口哨,洛汐咯咯的调笑起身边的无痕来,就是她也得甘拜下风啊

说是神仙眷侣,那带着强烈美感的视觉效果,唯美而魄人,也不为过!,两个均是万分出色的人儿!看着那背影,更是如斯的和谐

,先由她和云霜一方比!再由宗耀和云霜比,结果已经出来了,最后再由胜出的双方夺魁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秦霜一方的中年男子微笑的看着洛汐礼貌的出声问道

,“这一局!玉骨折扇轻轻一打,洛汐淡瞟了那尖嘴猴腮的灰袍男子,我来。”不徐不疾的话语,没有理会场下各种各样的言论,轻声说道

,是啊!我也很怀疑啊……”各种各样的猜测此起彼伏,“是啊,一时间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会场又开始喧闹起来

,没有多余的解释!便执起洛汐的手,“我只是对那毒有兴趣而已。”似看出了洛汐的心思,无痕只是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款款向赌桌走去

,墨瞳里的幽沉一片!没有说话,眉目淡转,无痕却是深深的看了洛汐一眼,白瓷般的大手更是微微重了重握着洛汐纤手的力道

,亲自上场比试!明明是那样鄙弃这样喧闹而世俗的场面!宁愿坚持到最后,这么厌弃官场的人,居然会为了她所需要的氷蟾,这份情,只喜安静的人,却会为了她所需要的氷蟾,她该怎么还

,大者即赢。先淘汰掉一方?抽签决定,谁先来。”恰是此时,共有三副骰子,两两比试,司仪的话出口了,再由另外的两方竞争夺冠,“这里,勉强的让洛汐逃过了‘一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邪皇的刁妻邪皇的刁妻歌落妖行|古言北茜,她是现代特工,为了她亲爱的队长,她改掉了一切陋习,包括私生活混乱,吃喝嫖赌都样样具备的她,开始变成一个“良家妇女”! 却在一次任务中,被最爱的队长亲手送到地狱! 却没想到还能再次睁开眼睛,魂附残颜,成为上官家族最不受宠的女儿,从此,她是上官冰冶,一道遗旨,她不得不入宫为后!开始一场空前绝后的另类宫斗! 【精彩片段】 “十万两怎么样?” “不行不行,那么廉价?”冰冶痞痞的坐着,对着旁边的女子不屑地开口。 “那,二十万两?”女子看着冰冶,探寻的开口。 冰冶眼眸一转,依旧是颇为苦恼的开口,“哎呀,就这么点?那你还敢来跟我谈生意?” “那…那你说怎么办?”女子有点不耐烦了,终于开口问道。 冰冶得意的伸出一根手指,女子咽了口口水,“一万?” “你傻呀。”冰冶瞥了女子一眼。 女子狠狠心,“一百万两?” “宾果!”冰冶打了个响指,满意的点点头。 女子心下有点冒汗,没事,一百万两白银而已,不算什么。 “黄金!”冰冶笑眯眯的看着女子,“什么?!”女子大惊失色,“你就说成不成吧!” 女子挣扎很久,点点头,却在心里泣血,爹,女儿对不起你! “成交!皇帝归你了。”唉,咱美丽的,妖孽的,邪魅的皇帝,就被一百万两黄金的天价给卖了! ***** 一个蒙面美男,一张银色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邪邪的靠在身后的椅子上,看着冰冶,勾勾手指。 冰冶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美男啊~ 美男一把搂住了冰冶,“怎么样?要不,你跟了本尊?” “额…这个嘛…”冰冶低下头咬着手指。 虽然,虽然她是真的这么希望的,毕竟是美男嘛,她对于美男是没有免疫力的啊。 但是,冰冶抬起头,挑起美男的下巴,“虽然…可是…嘿嘿,我可是一国之母欸,出墙是不对滴,有损国体嘛~” ***** “喂,丑八怪,我都那么没眼光看上你了,你看我一眼会死啊???”某正太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开口。 …… “只是为什么呢?虽说你真的很丑,其实……还是很丑啊,但是……的确是很丑啊……可是呢……这么丑,这么丑的话,我怎么可能看上你呢???”某罗嗦杀手喃喃自语,丝毫不知某女已经快要暴走! …… “本王从未见过你这么丑,却又丑的这么有个性的女人,怎么样,要不到这儿来?”某异国王爷轻佻的笑道。 …… “皇后娘娘,微臣看您气色不顺,大概是近日内有点某方面的需要,不如到微臣这里来?”某美男太医轻笑对着某女说道…… ***** “听说,你有新欢了?”某妖孽皇帝看着冰冶,神色淡淡。 “额…那个啥,谣言啊,纯属谣言啊…嘿嘿,我心里可只有你啊,天地可鉴啊…”某女很心虚! “哦?是吗?怎么证明啊?”某妖孽美男邪邪的看着冰冶,轻笑。 “啊?呜呜呜…不要啦,人家还是纯洁的小绵羊一只啦~”某女扭捏的开始宽衣解带。 “你脱衣服干什么?”某男很镇静。 “欸?你不是要证明吗?”某女停手。 “去把《女诫》抄一百遍吧,抄不好不能吃饭哦。”某皇帝笑的十分的阴险…… ★☆★★☆★ 妖妖新文: 《绝——色》 《毒王恶妃》 妖妖完结文: 《轻狂如歌》 《邪皇的刁妻》
  • 倾城祸妃:草包六小姐倾城祸妃:草包六小姐萌货二萱|古言【推介新书:顾少强势来袭:娇妻太抢手】当当红影视天后无意穿越到将军府的草包六小姐身上,她看着这让人无奈的场景,就是一向淡然处之的她也忍不住想优雅的爆个粗口! 看着那深宅大院里,她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遭天谴的原则,看着这群时不时就在作死的古董女人,苏若嫣表示很有兴趣想跟她们玩玩呢! 可是不知在何时何地,她竟然招惹到了某只妖孽,这只妖孽竟然还时不时就掐断她的桃花! 某天夜里,苏若嫣裹着衣服一脸冷清,”男人,都是这种没见过女人的德行吗?" 某妖孽听完扬起嘴角,“爷,只是没见过占了别人沐浴的池子。还这么嚣张的女人,哦,不对,是女娃吧!”
  • 穿越之天定宸雪穿越之天定宸雪三叶草|古言妙龄少女宸雪在一次宴会中穿越到古代,莫名其妙地连人带马车掉到王爷的选妃大典上。知道选妃内幕的她,凭着一身跆拳道在众目睽睽之下逃出了定天府……慕宸雪这一惊人的举动引起了王爷的注意,因而两人结下羁绊,但她逃出了定天府又会遇到什么事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美味穿越:皇上,本宫要辞职美味穿越:皇上,本宫要辞职倾城公主|古言身患重病的芯儿,在母亲的悲痛中离开了这个年代,殊不知在另外的一个朝代中另外的一格芯儿也是为在旦夕,但秦观的是一个的去离可以换来一个的重生,将于王府之中,选秀是被皇上看中选进宫中,尔虞我诈的后宫哪里是他的生存之地,又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向皇后之位? 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逃妃倾城逃妃倾城紫夜霜影|古言目睹丈夫背叛的她彻夜买醉,却不幸遭遇车祸,魂穿异世,成了不受宠的相府哑巴四小姐。 一纸圣旨,她嫁了,成了残疾三王爷的王妃,她女扮男装,包袱款款,逃了…… 本以为孑然一身、绝情断爱的她从此可以逍遥自在,然她的到来并非偶然,一段三世未了情,一句“隐星现,天下变”,一段宫闱之中的爱恨情仇将她越卷越深,从此她步步为营,在这陌生的世界挣扎求存。 腹黑如北辰夜,身份尊贵的三王爷,对她恨之入骨,誓洗被弃之耻; 聪明如欧阳文轩,温文尔雅的全国首富,对“他”日久生情,呵护备至; 暴躁如雷震宇,刚毅强势的第一堡主,因她甘愿化为绕指柔,一世追随; 多情如琉璃炘,玉树临风的公子,却惟独对她情有独钟,痴缠不休; …… 本文正剧,女主渐强型,且看女主如何在这男子为尊的异世斗智斗勇,大放异彩,引得无数美男拜倒在其石榴裙下,俯首称臣。
  • 堇色未央堇色未央顾颜落|古言他与她,幼年初见便两心相许,多年后却在阴谋谎言中缘浅沉浮。她,舍弃倾世容颜,隐忍真爱不得,只为入宫报仇,却无法罔顾本心而渐背初衷;他,心在天下,以为佳人觅得,却不知其实他们一直在错过。待一切明了,却已难如初见。而他,风仪如光风霁月,却无奈有着命定背负,江山美人如何取舍?
  • 邪王弃妃邪王弃妃叶楠楠|古言一朝穿越,几段情劫。 她,前朝宠妃,艳绝天下。 他,封国战神,嗜血无情。 她无意落到了他的手中,莫名地背上了他对她的恨,从此惨受折磨!他用最残暴的方式对她,以伤她为乐趣:“只有朕可以欺负你。” 却在她的灵魂将要飘散之时,才猛然发现对她的爱早已情根深种:“朕命令你,不可抗旨离朕而去……不可以……” 不知何时,你走进了我的心里,住下了,就不走了。 情,如春雨,细细入骨,丝丝扣魂,发觉之时,早已渗透。 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醉月舞醉月舞辛小作|古言【四海游龙系列一】“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词,不料却成了她最真实另一生的写照。 当岳翼如贞子般从棺材里爬出来,方知道自己穿越到了魏晋时期,摇身从警察变成了古代大小姐!而且还有一个未婚夫! “自此以后,岳翼愿以男装打扮跟随二哥左右,护你周全。”当说出这句话,她便与这义兄兼四海游龙的大当家有了扯不断的关联。 无论是商场、官场、抑或是情场,她永远跟在他身后,如影相随。 我歌月徘徊 我舞影凌乱 曾经面对无数犯人的她,面对重重危机,爱恨情仇,又如何敌得过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戏说,舞出别样人生? 在这个无亲无故什么都不习惯的战乱动荡朝代,且看女警花如何上演一出自力更生求新求变执子之手的好戏。
  • 冷情书生热娘子冷情书生热娘子七色|古言叶暖暖一次次表白,却总是被不识趣的万年冰山男打回票。没关系,你不爱我,还有很多人在后面望眼欲穿—— 美男一: “小龟,离开表哥跟我走吧,花朵生来就是要被呵护的。”发现了叶暖暖女儿家身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惜花公子深情款款表白。 美男二: “百草,哥哥不喜欢你,那就让我来照顾你。” 和冰山男一个妈生,性子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俊秀公子抓着叶暖暖的手,相许一生。 美男三: “小东西,你这辈子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就乖乖从了我吧!” 狂傲放浪的明月国太子桃花眼微勾,能把天下女子的魂儿都给勾了去,他却偏偏喜欢上这个一脸倔强,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丫头。 叶暖暖回首,发现冷心冷血的大冰块儿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神色,她到底是要走还是留? 本文女主非小白,三分贪财,三分坚强,四分聪明。大方向不虐女主,偶尔小虐调节气氛。
  • 腹黑太子残暴妃腹黑太子残暴妃幽明盘古|古言腹黑太子残暴妃这是一个狠辣凶残彪悍的冷酷公主强宠俊美邪魅无双的腹黑太子滴故事! 这是一个阴狠太子与凶戾公主如何暗度陈仓狼狈为奸的在朝堂后宫只手遮天滴故事!?!这是一个…… 九幽地府,奈何桥上。 孟婆面无表情的将已喝过孟婆汤的幽魂推入轮回道,冷声喝道,“下一个。” 全身煞气萦绕的女幽魂飘至孟婆身前,孟婆机械问道,“上世是何身份?” 押解幽魂的鬼差翻翻生死薄,淡定开口,“杀手。” 孟婆面色如常,转身去端孟婆汤,“上上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嘴角抽搐,“恐怖分子。” 孟婆挑眉,依旧镇定如常,“上上上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瞠目结舌,“弑天战神!” 这下子孟婆淡定不了,干枯苍老的手轻颤,碗里的孟婆汤溢出,沾湿了裙摆。孟婆颤抖着声音,再问,“上、上上上一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面如死灰,“……杀生佛!” 遇人杀人、遇神杀神、遇佛诛佛,聚凶残暴怒冷酷狠辣于一身且连佛祖的脸都敢当地板踩的杀生佛?!? ‘哐当——’一声,瓷碗落地,只剩孟婆满目震惊。 凶残篇: 场景一:一双白嫩小手入盆,清水顿时化为红得刺目的血水。呈以墨睨了跪在地上的女子一眼,冷漠开口,“将她拖下去施以膑刑!” 闻言,在场之人皆是膝盖一凉,背脊生寒。 膑刑:活生生剔去膝盖骨! 场景二: 幽暗的眼神杀气翻涌,浑身都散发着戾气。整个人犹如从地狱爬出,小小的身子带着铿锵杀伐的威震煞气,“断其四肢扔后巷喂狗,如果还不招就五马分尸,将其头颅挂在南门城墙之上,让她主子好生瞧瞧!” 侍卫满目惊骇,一股寒气从脚底冒出,窜入四肢百骸,犹如身置严寒冰窖,冻得他不止四肢麻木就连思维都停滞了。 竹马篇: 小时候: “小公主,今天的课业是在这绢帕上绣朵娇艳的牡丹花。”妇女恭敬的递上绢帕和绣花针,然后战战兢兢的下去了。 等妇女一走,小女孩就霸道地将绢帕和绣花针塞到身边粉雕玉琢漂亮得分外精致的小男孩手中,冷着脸,命令道,“绣花!我去骑马。” “墨墨……”男孩委屈的拉着女孩裙摆,不让走。 女孩怒脸一瞪,男孩顿时妥协。老老实实的坐屋里当起闺家小姐,一针一线的绣着牡丹花。 长大后: 最为尊贵的太子寝殿,俊美邪魅的太子端坐于床榻之上,一手绢帕,一手绣针,一朵妖艳牡丹花在他手下至极绽放,一双鸳鸯蝴蝶在他指间情意绵绵。 此时贴身宫人气喘吁吁跑来,焦急道,“殿下殿下,不好了,太子妃带了个男人回来,还是个风流倜傥仪表堂堂的美男人。” 狭长凤眸微眯,眸中厉光流转。原本落在绢帕上的绣花针瞬间改道,在那宫人扎出几个血洞,阴测测的声音响起,“风流倜傥?仪表堂堂?美男人?” 那宫人苦不堪言,忙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谄媚着,“殿下您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才思敏捷温文儒雅,您是天边云彩,那人是地上淤泥,比不过您,比不过您。” 晚上,精致的大床上,邪魅腹黑的太子殷勤的伺候着彪悍凶残的老婆大人。一边揉着小肩一边小心翼翼的试探,“墨墨,听说你今儿带了个男人回来……” 刚开口,犀利的眼神扫过,吓得太子爷心肝儿颤颤,那里面飘着寒刀子勒! “啊,我不问我不问,咱们睡觉睡觉。”太子爷将墨墨紧紧抱在怀里,双手双脚像藤蔓样的缠绕她身上,然后安心且得意的睡下。 想勾引我老婆?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