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番外四推倒被推倒 第60章

然后她就一直重复被推倒的噩梦

,哦!卖糕的

单从这点来说!这已经迷死一大片花痴女了!,只需两条锁骨,就可以知道这人的身材到底如何

,切?交换DNA也可以很矫情的行不行

他他他…,调戏就算了,但他

噢!NO

”,香蕉加重药?“现在你陪我喝糖水,明天我再陪你吃海鲜:大闸蟹?满意不

周潇雅已经傻掉了

我的香芋呢!”?“骗我

,只是,疼痛的那一刹那。她的指甲也和他的背部也来了一个kiss

”,焦翔瞥了她一眼,继续挑菜。“喂饱了你:我才可以吃啊

小焦都跟我说了,他说你昨晚要去他家睡:你现在还来责怪我?啊。”,石晓丽无辜地瞪她?“拜托,你别在这作怨妇状

”,鸭子沉吟了一会,终于被美食打动,咬牙,扼腕:大喊一声!“成交

,“哼哼…”可还没哼到第三声。周潇雅就倒下了

”石晓丽一脸讶然?“你脑子被雷劈了?”:“啊

傻得她都认不出来

她真的是她的亲妈吗

敢情这人!在耍她呢!,她火了

,期间,她不知道他煮了几斤香芋,也不知道他放了多少白糖,更不知道他为着实现某些不良目的。已悄然地行动了

小香香!你就等着我来吃你吧!”,“哈哈哈!农奴都翻身当主人了!这次,还不是我扑倒你!嘿嘿嘿

,要知道,她扭着头,瞪着眼,也要消耗能量!那是很累的

,然后是漫天的亲吻,迸发的汗水,嘶哑的叫唤。欢愉的感受

,两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醉得周潇雅都快变成丑小鸭,焦翔都快化身为香蕉。众位看闹剧的观众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他怎么能如此——

她正在看电影《窃听风云》,恰好这时。香蕉打了电话给她――,怕冷的鸭子早早就洗完澡,然后塞进被窝里捂热自己的身子

他把她紧紧拥住感觉比得到全世界还幸福

”,向来怕冷的周潇雅簌簌发抖,很诚实地拒绝。“夜了:我睡了

什么

,该死的,他的手指放在哪里?她的嘴唇没那么好摸吧

悲剧的丑小鸭啊

,当两人都爬上床时,周潇雅以鱼跃扑球之姿推倒焦翔,骑坐在他身上:酡红的脸印着仰天长笑

,而他们!也总算迎来洞房这一刻

,她,终于在意识到自己已是羊入虎口这刻。狠狠地咬噬了他的脖子一口

,愤怒的周潇雅出现了,此刻!她化身为一个女勇士

”,静默了一阵:焦翔说。“我带你去喝香芋糖水

.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初冬晚上,一切的一切:在不经意间拉开序幕

泪奔…

”染了风霜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过来,尽管只是透过无线电,周潇雅依然能感觉到他那边。也就是小区门口有多冷。,“下来吧,我在小区门口

,因为她觉得。今晚的焦翔太傻了

,焦翔把周潇雅载到自己的家,对于他把自家当餐厅的做法,她早已习惯,见怪不怪,所以他进了厨房做糖水,她就占山为王。自动闪进他房间坐到床一侧霸占了他的手提继续看电影

,推倒只是一刹那的快感!换来的却是一辈子被推倒的耻辱

眼前!就是一幅最真实最华丽的——美男出浴图!,还看什么电影,找什么帅哥啊

,他,他他他他他!他竟然在她上面

羞涩得想躲到床下去

.

该死的,他怎么,还不吻她

说不清楚是怎么开始的,如果非得用一句话来引出,那她日后回顾时,只能说——是她主动扑到他的

很多年后,当周潇雅明白到这个道理,她抬着头呈45度角看天,对着天空默默地内牛满面

“因为我想吃烤鸭。”

再然后,落到肩膀上:“鸭身。”

可她没法说下去,因为她被眼前的活色生香shock倒了

向彼此袒露最原始最真实的自己;眼与眼,鼻与鼻,唇与唇,身上每一寸,赤 裸裸地面对,所有的肌肤,都是前所未有最亲密的接触,包括她的某一个地方和他的某一个地方

该死的,他干嘛要用那么柔软的手指触摸她的脸庞

Action

然后,一场大战开始——

好吧,他只容许这一次

天~天~天

周潇雅内牛满面

“妈!你不爱我了!”

他把她的衣服撕扯下来时她懵然不知

这个行动被焦翔堵杀了。他原本还在她唇上流连的手指忽然一下子窜到她的额前,用力一弹,可是,她的头不由后仰,他暗暗发笑,声音无比愉悦

轰~天呐

他知道她对于香芋糖水有一种偏执得出乎常人的喜欢,每一次她咬着一口香芋,总是不遗余力地用力咀嚼,几乎是用手刃仇人的力气消化它

似笑非笑地斜睨她,声音也像带了酒气,焦翔伏倒在床上,醇醇的,魅惑极了:“好,我很期待。”

“我的糖水呢?去哪了?我要吃香芋…”

该死的,他干嘛笑得那么邪恶

石靖堂去了S市

就变成正面面对焦翔,只见她往后一转,直冲面门,她怒吼:“屁,你才毛!你全身都是毛!”

他把她吻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好。”不待她说完,他再次翻身扑下,而她,再被推倒

焦翔靠近她,几乎鼻头贴着鼻头,他邪邪一笑,嘴唇微挑:“哦?有我帅吗?”

奋身往前,一把把他压在身下,同时用力抓住浴袍领口,“有!”她大喊着,撕~撕~撕~白玉般的皮肤进入眼帘,她兴奋地指着他胸膛前的几条毛,像找到宝般:“看…”

某人跟着她身后回家

“为什么?”

周潇雅愣愣地傻傻地看着他,她已经保持着呈135度扭头的姿势超过三分钟

鸭子动摇了

虽然之前两人已经实战演习了好多回,但毕竟新婚之夜是不寻常的,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比往常更具有意义

焦翔悠闲自得地一笑,目光带水,语气挑衅:“哦,有什么证据?”

“你不饿吗?”

“……”

然而此刻,她还没体会到耻辱为何物,她只是十分、非常、格外、very的羞涩

该死的,他干嘛要靠得那么近

第二天醒来,周潇雅掩面大哭,焦翔摸摸她的头,作安抚状:“怎么了?”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昨晚去干嘛了!我都没回家!”周潇雅满腹怨言

老妈子依旧不问她为何彻夜不归,回去帮老妈子洗碗,洗碗洗的十分开心,哼着歌,笑意盈盈

“咦?你不是说香蕉吗?”

于是,某人第三度被推倒

他…他太过分了

太耻辱了

“你!!!”

“饿啊。”焦翔笑得十分甜,周潇雅更奇怪:“那你怎么不吃?”

嘿嘿,某人得到这个回答后,会心一笑

他他他他他…他调戏她

第二天周潇雅一脸憔悴地被送回家

.

“那我的海鲜呢?”

他的声音从后响起,“在看什么?”混合着一阵古怪的芳香,冷洌却也魅惑得出奇,她循着香味转头,念念不忘她的帅哥们——“吴彦祖和古…”

“这是,鸭头!”

“呵呵…”他沙哑地笑了,笑容里溢满了某种快要溢出来的情愫。她一愣,忽然觉得脸上发烫

结果,他成功了

冷~~~

她摸摸自己的脸,疑惑地抬高头

如像擒到了相中已久的猎物。情欲在眸海里剧烈地翻滚,热烈地燃烧,她被眼前之人的表情吓坏了:他的眼睛散发着炯亮的光芒,意识到情况不对头,她一边笑着打哈哈,一边悄悄地提腿撤退

.

上衣的领口并未封死,他穿着白色的浴袍,而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领口撑得大大的,把那诱人且迷人的修长锁骨都露了出来

还要去三天

更莫论这人的姿颜多出色,所谓出岫之云,也不为过

当然,还有半夜醒来时,全身酸的要死的感觉

直到他们新婚之夜……

自然的醉酒反应

一直蛰伏着的焦翔,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终于等到了今晚这个绝佳的良机——

周潇雅奇怪地斜睨他,她到现在还不敢正面瞧他。干嘛,不许人家害羞啊

“对了,今早我帮你洗了被子,看这天气还得很长时间才干呢。今晚,你还去他家吧。”

他的魔手又落到她的肩膀上,然而,这次的目标却是头发,他两指夹住一撮发丝,突然,忽而用力一扯,弯嘴勾唇,大有恶作剧后得逞的得意洋洋

该死的,他干嘛用这种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她

灯火通明的(开了三盏灯),孤男寡女的(就他和她嘛),人声鼎沸的(电影的声音),他,竟然调戏她

闻言,“你不冷么……”她问了一句很白痴的话,焦翔眉头一皱,目光越过她落在电脑显示屏上,淡然中略带不满:“看帅哥?”

.

他一再言明今年是盲年,必须等到明年春节后周潇雅才可以出嫁。焦翔一方面对他恨得咬牙切齿,石靖堂的忽然回归使得焦翔的猎鸭计划被搁浅,一方面又无可奈何,只能不断等待,不断寻找机会

他笑谑,嗓音有点沙哑,带着点不同往常的意味:“这是,鸭毛!”

“……”

周潇雅诚实地点头

不,噢,应该说,从丑小鸭再一次被香蕉华丽丽地推倒,正式开始

中午他因为有事被叫了回公司开会,好在,不然她的下半身…不,下半生的幸福就岌岌可危了。只是他临走前的幽怨眼神,差点让她倒地扑街

.

“没有了。”

几乎把他都给忽略。直到他进来爬上床贴到她身后,她沉浸于电影男色和剧情中不能自拔,她觉得背脊暖暖的,方才发觉,哦!这里是他的房间呢

而事实上这一刻,也是周潇雅梦寐以求借此翻身的时刻

悔不当初。焦翔勾嘴,“呜呜呜…我的新婚之夜啊!没了!”周潇雅嚎啕大哭,用力一拉把她拽进怀里,坏坏地笑:“谁说的,现在才开始。”

说完,就把她压在身下

最后,落到大腿上:“鸭脚。”

然后,落到脖子上:“鸭脖子。”

她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扳到,被反身压下。随之而来的,是炽热得仿佛带着火的热气,几乎要在她的脸颊上燃烧。她撑大眼,可不过两秒,张开口,正对着他的俊颜,惊讶得呼吸加速

“什么?”他惺忪道

只是后来,却是她被动地回应

他该死

焦翔在旁边,热情地夹菜:“吃多点,多吃点。”

咬她,吻她,亲她,他却不放过她:他舔她,无所不用其极。他的目的很明确,不把她骨子里的邪恶引出来,誓不罢休

.

她拍打他的胸膛,愤怒地指责:“你骗我!”

哟呵呵,欢乐祥和的一日由香蕉推倒丑小鸭这刻,正式开始

周潇雅无颜面对老妈,但石晓丽却置之不理,回到家后,视若无睹,不闻不问,只煮了一桌好吃的给她

周潇雅决定,下一秒,她要把头扭回去

猎鸭计划第一步,成功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恶少的小小新娘恶少的小小新娘唉呦|现言什么情况?什么年代?居然到时下还会有娃娃亲?西门莉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的同时已经成为了某人的准未婚妻。不不不,这一切都不是西门莉雪的意愿,所以,离家出走就显得如此理所应当。如果对方是跟自己青梅竹马的常磊,西门莉雪又有什么好反对?偏不巧,对方是大自己十几岁的大叔。Ohmygod。
  • 盛世抢婚:大牌男友是只鬼盛世抢婚:大牌男友是只鬼一曲殇|现言屋中有鬼!怎么办?白隐小姐非常不幸的和一只美艳的男鬼同居。 半夜,艳鬼爬来,某女咆哮:滚!请个茅山道士收了你! 艳鬼楚楚可怜:小隐,我冷。 某女怒吼:冷就盖被子! 艳鬼笑得妖冶,搂着她的腰:好。 某女发飙:茅山道士! 直到有一天,艳鬼化身豪门帝少,在某女的肚子种下了一只小艳鬼。 某女摸着肚子,仰天咆哮:神啊,救救我吧!
  • 婚宠:嫁值千金婚宠:嫁值千金锦素流年|现言【他一掷千金,只为换她为妻】 一场错误的婚礼,一场雨中的相遇,靳子琦碰上了自己命中的劫数。 婚礼现场她的竹马为了真爱让她沦为整个名流圈的笑柄,她不过一笑置之。 “名门千金想要勾引卑贱贫穷的农民,嗯?” ★☆★ 四年后,为了家族利益,她以千金价值嫁给宋家流落在外的第一继承人宋其衍,亦是在婚礼上舍弃她的男人的亲舅舅。 传闻,一个在商界翻云覆雨,财富排名在亚洲富豪榜前十的男人。 她要做的事很简单:和丈夫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努力维系好这段光鲜亮丽的婚姻,换取两大家族长远意义上的利益合作。 然而婚后的相处却让她瞠目结舌! 这个称之为她丈夫的男人,收入无上限,人品亦无下限! 论脸皮厚,他胜;论嘴巴毒,他胜;论脾气大,他胜;论耍流氓,他胜! 她步步为营想要守住自己的心,却在不知不觉中沦陷在他为俘获她而设计的圈套中。 殊不知,他亦是当年的那个“他”,早在四年前他们就开始了彼此的纠缠…… ★☆★【婚姻保卫战】★☆★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她深吸口气,威胁利诱:“宋其衍,你再不让开今晚就别想回屋睡!” 男人揣着枕头躺在门口,横眼轻哧一声:“你想去见那个拉二胡的?” “是小提琴。那你到底让不让开?!”她忍无可忍。 他也怒,一手摔远手里的枕头:“姓靳的,你要敢踏出这个门,我明天就把你四年前强取豪夺老子第一次的真相插播到湖南卫视的广告里去!” 她咬牙切齿,手指颤颤地指着他:“姓宋的,你简直坏到姥姥家了!” 他不以为然,顺势握住她的纤指,拉到嘴边细细啄吻:“老婆,你真香……” 【真正的勇士要敢于面对各类情敌!】 她的初恋寄来一束百合和一张卡片,仅几个字:“负你十年,还你一生。” 他直接将邮递员拦截在门外:“靳子琦不在家,我替她代签吧!” 目送着邮递员远去,他不动声色地把花丢进垃圾桶,卡片撕成碎片不够还用打火机烧成灰烬。 …… 她的竹马发现心中真爱,千里迢迢赶往澳大利亚寻她,下飞机还没出关就被警方拘捕。 “是苏珩风先生吗?我们接到举报,怀疑你私藏毒品,请跟我们回去一趟。” 苏珩风满脸错愕,却不得不坐上了前往警局的车子。 与此同时,机场外的豪华轿车内,一双深邃的黑眸闪过冷笑:“想泡你舅妈,也不问问我答不答应!” 【上阵父子兵】 靳某某:“粑粑,我打伤了东东,他麻麻要我赔三百块医药费!” 某男:“怎么回事?” 靳某某:“因为他打我。” 某男:“很好,绝不主动挑衅,但要以牙还牙,对了,他为什么打你?” 靳某某:“因为我先打了他。” 某男眉头一皱:“怎么欺负同学,下次不要再这样了,知道吗?” 靳某某:“可是东东说琦琦好漂亮,要琦琦做他的麻麻!” “什么?!”某男从抽屉里拿出一叠钱丢给靳某某:“这里是一千块,拿去再打两次!” ★☆★ 【皮埃斯:甜蜜宠文,男主身心干净,温馨文却不失笑点,悬疑多多,精彩不断,敬请期待!】
  • 养母妈咪养母妈咪凝洛霜|现言苏雪怡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外 还是苏家的大小姐,但是无人知晓这层身份 更让人们不知道的是她却有一个5岁大的儿子 可这个孩子并不是亲生儿子 在她十七岁那年捡到的一名婴孩 当这个5岁大的孩子身世揭秘时 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呢? 剧场一 “妈咪,我们班里有个男孩子亲了我说喜欢我!” “是吗?那你是攻还是受啊?” “那是什么?” “就是@#$%” “他强亲我!” 女子鄙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离我远点!” “为什么?” “我儿子必须是攻,不能是受!” “。。。” 剧场二 “告诉爸比,这是哪里来的照片啊?”老大问道。 “这是我妈咪包包里的!” “你妈咪为什么会有这照片啊?这些人是谁啊?”老二问道。 “这些人都是喜欢妈咪的!” “那这些呢?”老三指着另一堆照片说道。 “哦~那是外公寄给妈咪说是什么相亲用的!” 顿时三个男人发出强烈的怨气。 剧场三 “外公,外婆你们放心吧!麟儿一定帮妈咪把关的!一定找到合适的男朋友!” “要你管!小子管好你自己!” 小男孩双手一摊说道:“这是外公和外婆布置的任务!” 沈俊扬,她的高中学长,暗恋她多时。 邵彦尘,一个既稳重又温和的男子。 邵樊尘,长得一副文质彬彬,温和的模样,其实有些腹黑! 邵思宇,高中生,脾气火爆的家伙! 推荐巫马问儿的文文: 霜简介无能 霜请求收藏,请求留言。。 霜的扣扣群号是二一二六三零六四七 欢迎亲随便吐槽!
  • 今生注定赖上你:野蛮女友今生注定赖上你:野蛮女友玉竹|现言“林少龙,你给我站住,这辈子我是要定你了。”一对恋人在海边戏耍追逐着,说这话的是个女孩。文欣是一个近30岁的单身剩女,既没固定工作,也没恋爱对象,她简直像一个十足的男孩,哪个男人见到都会怕,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自己喜爱的服装设计工作,却没想到自己的上司竟然是面试那天的倒霉鬼,上班后,她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逼她离开昌盛服装公司,天天都要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对付他,居然私底下还跟他签了一年的“奴隶”协议,发生一大堆的搞笑趣事,这一切都在一个女人的出现后改变了,变成刀子嘴豆腐心的两人,情感的纠葛,利益的旋涡,如何上演一个单身剩女爱情与工作的双丰收?
  • 许你放肆许你放肆不笑倾城|现言她第一次谈生意,好事被他破坏打断,她泼他一脸酒水,却惹来他最冷酷的报复。“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直到,本少爷有兴趣愿意接受你的恳求为止。”再次见面,她屈服,他甩她冷眼外加贱踩她的尊严,“你除了一张脸之外,还有什么值钱的吗?”“如果你对我没有兴趣,现在我应该站在房外才对,不是么?”
  • 宠妻之步步逼婚宠妻之步步逼婚窗外浮云|现言人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最美,慕容晓说,非也!有些竹马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特别是那种喜欢和青梅作对的竹马! 沈长风说,青梅太差劲了,难以下咽,总得搭起高架,慢慢地升火长熬才能熬出味道来。 (算计篇) 某天晚上,沈长风拦住了慕容晓,凤眸灼灼地看着她,请求着:“晓晓,我要参加一个宴会,你陪我一起去。” 慕容晓撇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着:“花蝴蝶,滚一边去,我没心情。” 沈长风拉脸,但他的身子倾过来,故意在慕容晓的脸上吹着热气,抛出诱饵:“秦拓也会参加。” 闻言,慕容晓心急地抓着他的手臂,叫着:“我陪你去。” 沈长风笑,笑得腹黑。 结果是沈长风醉了,慕容晓不仅要当他的免费司机,还要侍候这位大爷一个晚上。 (赔偿篇) 又是某天,慕容晓要刷沈长风一笔,逼他请她吃饭,沈长风答应了。 谁知道—— “沈长风,你竟然背着我和其他女人一起吃饭!”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美女愤恨地指着慕容晓哭着控诉。 慕容晓傻眼了,她被误会成第三者了,正想解释,那位程咬金美女哭着跑了,临走前还丢下一句狠话:“沈长风,我们完了!” …… 三天后。 “晓晓,你害我的未婚妻跑了,你不觉得该赔偿我吗?”沈长风沉沉地盯着慕容晓,沉沉地质问着。 慕容晓愣了愣,很想发飙,那是误会,不过想到事情因她而起,她理亏,她只能小声地问着:“你想我怎么赔偿你?” 沈长风深深地挤出话来:“把你自己赔给我当妻子!” 慕容晓:……
  • 妈咪,你不乖!妈咪,你不乖!舍落|现言《儿子好霸道》简介: 半夜逛公园,好心捡回个屁小孩,从此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乖,叫妈咪!”某女好心情道。 “…”某小孩圆目怒瞪! “妈咪,你怎么丢下儿子来约会呢?”某小孩眨着邪恶而天真的眸子,蹭到某女的怀中吃起豆腐来,用那充满敌意的视线看向对面的帅锅! 某女一脸的难堪! “妈咪是我的女人,你最好离她远点!”某小孩对着一个身高为一米八九的帅锅警告道。 某女吓得赶紧捂住某小孩的嘴,歉意的向对方一笑。 某天,某小孩消失了! 某天,某女怀孕了! 某女手执化验单,对着那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儿吼道:苍天呀!您老不会送我一个亲儿子吧? 某天儿子从肚里钻了出来,长到五六岁时,某女猛然发现这儿子为啥长得像那消失掉的某小孩呢?久久不得解! 又是某天,某女惊呼道:儿子,这才几年,你就长成帅锅啦! 落的YY之作,亲如果觉得还不错,请让落知道你在支持落!支持方式不变:收藏+留言+票票!!! 落文地段: 《青涩相公》(求收,求支持) 《幼妻》(强推,请多多支持) 《弱智皇后不好欺》(完结) 《原来爱妃不简单》 (完结) 好友文推地段: 《犯上冷情王爷》月之醉 《权妃一笑》汝嫣侍墨 《姧臣当道》汝嫣侍墨(强推) 《经典女仆》凌阡陌(不要错过哦!) 《月之殇》衣昔 《重生之狂女教师》鈅 玄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妈咪,你不乖!》
  • 重生小夫妻重生小夫妻夜雨风华|现言老天爷:家庭的不幸是对你的磨砺 女主:好吧,这个没的选 老天爷:重生是对你的考验 男主:好吧,这个没的选,也不错 老天爷:小三是对你们爱情的...... 女主(男主):不行!这个不能选! 看女主和男主重生回十岁,为了家庭为了幸福 为了爱情携手拼搏,披荆斩棘,降妖除魔 每天暂定一更,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左右 各位看过的亲们要留下票票呦,别忘了推荐收藏 夜雨在这里拜谢啦。
  • 老婆结婚吧老婆结婚吧风禾尽起|现言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每每想起,爱到极至,恨入骨血! 苏禾,H市首富之女,聪明豁达,对爱执着。谭家的步步紧逼,她忍,她认,因为坚信,还有爱情。 谭少山,J市名门之后,冷静睿智,以爱之名,织下一张大网,将苏禾困入其中。在爱情与亲情之间,近乎残酷地维持平衡点。 苏禾以为,只要坚持,她总是那个能陪谭少山直到最后的人,她总是这场名门之战的最后胜利者。 岂料,七年,未婚先痒。一场意外,爱情再也不能来日方长。 ***** “谭少山,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苏禾,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你说过要跟我结婚。” “不,苏禾,婚礼不会再有了。” 苏禾曾经以为,自己既使是死了,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场景。可如今,她不过才来这里六个月,她都快要记不起那个叫谭少山的人的模样了。 所以,关于自己曾经逼婚这件事,苏禾打死也不承认!坚决不承认!不就是一名门吗?有啥了不起! ***** “苏禾,你剃光头的样子,真是难看。” 苏禾忍住,默念阿弥托佛一万遍!弯腰,点头,双掌合十。 “施主,嘲笑出家人会遭雷劈。” “苏禾,你这么恶毒,佛主怎么会肯要你?” 老祖说了,莫装逼,装逼者遭雷劈,苏禾忍不住地在心里冲着眼前的人比了个中指。 “施主,请不要在庙堂之上对佛主不敬。” ***** “苏禾,你那是扫地还是画圈?地都不会扫,师太很快就会把你扫地出门了,你还是趁早长出头发,下山跟我结婚去吧。” 是,老子是在画圈,诅咒你!诅咒你全家!! “施主,莫开玩笑,师太会生气的,师太一生气,庵里就不开伙了。” “苏禾,你就算是入了佛门,我谭少山也要你穿着袈裟跟我结婚入洞房!你要真舍不得师太,我倒是可以考虑请她观礼。” 苏禾抬头望天,一口老血硬生生地逆流成大姨妈。 “施主如此污秽,小心贫尼写篇加长防侧漏型微博给你曝光! ***** 师太:“苏施主,生病就要好生养着,不要剃了个光头就来冒充佛家子弟,庵里饭菜不够分。” 苏禾:“师太,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你看我都剃得这么干净了,收了我吧,我把心献给佛主。” 师太:“哦,那你身后之人又是什么?” 苏禾:“年纪轻时不懂事,喜欢狗就养了条,后来被咬得狠了咬得痛了,就不喜欢了。” 师太… 某咬人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