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3章

白晓风松了口气,关键时刻还是索罗定比较靠谱

“你真行啊,索罗定哭笑不得,在水坑里都差点淹死。”

“三公主煮了茶,小玉笑眯眯说,问你要不要去喝一杯。”

世间万物生生不息,这世间的八卦也是永生不灭,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且八卦根据看客的喜好而不断变化

貌似还是晓月的声音,其实他刚才准备在林子里找一下有没有漏网之鱼,他赶来就看到陈醒逃走,也来不及去拦住他,就听到有人喊救命,到山边一看……果然晓月掉水里了

晓月赶紧缩进索罗定的衣服里

总算停下哭了,有些纳闷地四外看

”陈醒伸手掏出一把匕首,“枉你是宰相千金名门淑女,“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喝醉了被那群窑姐捉弄,光天化日的,都是你害我!跟索罗定拉拉扯扯不知廉耻!”

突然乐了,小玉听到这里,捂着嘴笑

“女孩儿家名节很重要的,“索爱卿啊。”皇上拽住也要去换衣服的索罗定,你看……”

来了一群人,没一会儿,还有晓风书院的差不多也都来了,程子谦不知道去哪儿吆喝了一圈,白丞相为首,连皇上都来了

总之书院里有书院里的精彩,书院外有书院外的精彩

伸手挠头,索罗定被她吓一跳,能哭就表示没淹死……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摔坏

岑勉不解地看月嫣

吃一顿还不够?鸡都炖成这样,水鱼该成什么样啊?“咳咳……”岑勉捂着嘴——不是吧

白晓风问她何事

”白晓风着急,“晓月呢?!“爹!”

晓月和索罗定两情相悦了,白晓风看唐星治——这小子算是没戏了,皇上都开口了

”白晓风摸了摸下巴,“索罗定原来是个雏?“哦?”

一旁程子谦也飞快做记录,“老索这次可谓因祸得福。”

往他眼前一放,月嫣手里拿着个汤盅,“吃!”

喝进去的水也差不多晃出来了,晓月感觉被晃了两下,睁大了眼睛一看……果然是索罗定把她救上来了

晓月本想张开嘴叫一声“索罗定”,没想到张开嘴就开始哭鼻子

忽然,一个人从后边抓了她一把,捂着她的嘴,她还没走进林子,将她抓进了林子里

程子谦又记录了一下,转身出院子

才子佳人文人骚客纷纷传阅,连不少外地来的过路客,他的子谦手稿成了皇城最抢手的东西,都点名要买一页子谦手稿,窥探一下,最精彩的当然是程子谦,这晓风书院的八卦趣事

想了想,问,晓月一惊,“那索罗定呢?”

看皇帝,索罗定眨眨眼,“我看什么?”

写上,“第三对”,之后,程子谦拿出卷子,乐颠颠跑去偷看了

岑勉正坐在书桌边看书呢,一旁站着唐月嫣

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晓月穿得也单薄,索罗定又瞄了一眼,索罗定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赶紧目不斜视望天

当皇城百姓全都觉得一切已成定局,八卦之血渐渐降温的时候……新的八卦又开始流传

索罗定一脚踩住了,有些纳闷地看上边

那一刹那,以为自己又睡着了,晓月睁开眼往上望,做了那个这些年一直在做的梦

就看到陈醒咕噜噜滚了下来,随后,一直滚到索罗定脚边

皱眉,晓月见他凶神恶煞的,“你干嘛?”

晓月扁嘴,靠着索罗定胸口——就你最贴心

“这一对,子谦嘿嘿点点头,纯情啊!”

次日,八卦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晓月一惊,醒过来——哎呀,第二天一大早,忘了给索罗定煮面了

“都怪你,陈醒指着晓月,你害我名誉扫地!”

原来自己刚才滚进一个水坑里了,晓月眨眨眼,根本不是滚进河里,这水还挺清。见底,朝他身后一看,最深的地方大概也就到腰吧……呃……

程子谦蹲在门槛边,门口,边写东西边摇头

脸又白,陈醒这会儿双目通红,看来病的不轻

晓月探头看

喊了声,晓月以为是小玉给她拿衣服来呢,“进。”

最近皇城百姓被各种八卦激得情绪高昂,但哪一条都没有这一条八卦

“好好……”岑勉硬着头皮吃鸡汤,月嫣是不是把卖盐的打死了?好咸

这时,白晓风说话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月嫣伸手给他看,你敢留下一根鸡骨头你就完了!满手缠了好几圈的纱布,“本公主第一次下厨,“你吃不吃?!”

扒着马车的车窗往外看,就见不远处,晓月纳闷,索罗定正和白丞相一起往回走呢

后日又或许是岑勉被唐月嫣拽进了房,今日也许是索罗定和白晓月赏月,大后日,也许是唐星治碰上了哪个外族的姑娘,明日也许是白晓风给唐月茹画眉,打得火热

马车里,晓月微微笑——唐星治不是因为皇上开口而服气的,白晓风有些吃惊,而是因为真心服了索罗定

“哎呀!”

白丞相左右看了看,“不是去你那儿了么?”

转脸,笑问唐星宇,“星宇,皇后夸赞了唐星治几句,你这次一无所获么?”

跟白丞相对上眼了,白丞相略显尴尬,索罗定回头,摸了摸下巴

荣妃一看到唐星治完好无损地出来了,微微皱眉

你简直,“陈醒,你……”陈勤泰那样子像是要气死了

正说着,就看到唐星治走到了马车边

是否你个娘,“索将军呢?”皇上边问,教得不够好啊?边笑着看荣妃,“朕可是特地安排索将军帮星宇的,怎么还是无功而返?”

更加精彩纷呈,这回,大多是晓风书院里一对又一对的风流韵事

晓月张大了嘴,“我爹不恼啊?”

你自己喝酒闹事管我什么事。”边说,晓月大概明白了过来,边看四周的路,“你胡说什么,见离开林子的边缘不是很远,晓月蹦跶着就喊,赶紧爬起来,“救命啊!”

月嫣扁了扁嘴,“乌骨鸡。”

早早钻被窝里翻来覆去,月嫣和月茹总来骚扰她夏敏和元宝宝开始帮她张罗婚礼的事情,晓月晚上可睡不着了,晓月更加紧张,直到天蒙蒙亮,自从知道订了婚之后,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身后的侍卫们拖着不少猎物,就见唐星治和胡开率先出来了,非常风光

白晓月被人拖进了林子里,最后被人重重往地上一甩

“这一对?”白晓风不解

一笑,白晓风想了想,欣然前往

有那么点阴森,结结巴巴点头,唐星宇忽然觉得平日慈爱的父王,“嗯……”

荣妃跑过去问唐星宇,星宇皱着眉头一个劲摇头

“你笑什么?”晓月不解

点头,“嗯……这个索罗定还真看不出来,大将之风宠辱不惊,丞相正喝茶呢,啧啧……”

最后还是开口,唐星治有些颓丧,“索罗定人还挺不错的,应该可以照顾好晓月姑娘,不过,我也放心了。”

“找到没?”

刚想到这儿,上边传来了“哎呀”一声

抱着晓月上了山,索罗定看了看趴在脚边的陈醒,月茹和月嫣赶紧带她去马车,好让晓月换衣服,摇了摇头,别一会儿冻出病来了

“糟了!”白晓风暗道一声,赶紧往林子的方向跑去

今天患难见真情,荣妃惊讶地看着唐星宇——这孩子一直不生性不长进,竟然替她求情自己承担罪责

知道自己掉河里了,她是不会游泳,且之前淹过一次,“啊!”晓月呛了一口水,最最怕水

是不是?”边说,“你看晓月姑娘被你又搂又抱的,边示意索罗定看后边黑着脸的白丞相

晓月挣扎了几下喝了好几口水,很快就觉得力不从心了

晓月撩开车帘想往外看一眼,却看到索罗定一张大脸在车窗外面,对她笑得一脸的痞子样,想到这里,“嘿嘿。”

“爹恼什么,这女婿他不知道多满意。”

就看到小玉跑回来,钻进车里,“小姐小姐,晓月躲在马车里换好了衣服,宰相把你许配给索将军啦!”

到了岑勉的院子里

“索爱卿,晓月没事吧?!”皇上扒着一棵树往下看

继续逗索罗定,晓月乐得都不行了,这大将军纯情得嘞

索罗定教他的话,赶紧求饶,张着嘴,“不……不是娘的错啊父王,荣妃此时脸刷白,都是儿的错,您要罚就罚我吧,唐星宇想起了刚才出来时,饶了我娘。”

等狩猎结束,皇上亲自带着群臣来清点猎物

晓月打开食盒看了一眼——小笼包

这时,上边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

晓月惊讶,“索罗定?”

索罗定一手搭着白丞相的肩膀,边说话边还揪揪他胡须

问,白晓风凑过来,“怎么样了?”

晓月坐起来,手都擦破了,抬头一看,趴在地上,吓了一跳——是陈醒

想了想,陈醒在上边看得真切,转身就跑了

叹口气,就这么定了吧,丞相上下打量了一下索罗定,身边已经有不少大臣来跟他道喜了

晓月这几天,不过无论外面怎么传,可是美满了

回头,子谦和白晓风脚步一停,就见是小玉

这一条消息好比晴天霹雳,整个皇城的人都在问——为什么?

边还要回头留意不让陈醒追上,这一慌,晓月边跑边喊救命,脚下一滑……

看在你这么孝顺的份上,伸手拍了拍唐星宇的肩膀,这次就算了,记住,皇上沉默片刻,下不为例。“星宇,还是孝顺的啊。”

“啪”一声,车帘子盖了索罗定一脸,晓月一惊,坐在马车里想——莫非真的是个流氓

晓月睁大了眼睛看他,完全不明白他说什么

把她抱起来往回走,“你等着啊,捡了干的地方给她裹上,我把你给白晓风送去,之后去找陈醒,索罗定将外套脱了,爷拔光他的牙给你出气!”

”程子谦摊手,嫩得跟个傻子差不多。“老索这辈子都没跟谁谈情说爱过,第一回啊第一回,“你妹子调戏索罗定呢。”

岑勉一脸茫然,“什么啊?”

举着刀就要抓晓月,不过她一喊,晓月左右闪躲了两下,转身就跑,陈醒却是惊了,陈醒在后头就追

刚想穿衣服,就听门响了两声

就见唐星宇也出来了,蔫头耷脑的,身后侍卫连只兔子都没抓到,这时,而且索罗定还没在

晓月看到他,缩了回去

白晓风抱着胳膊,“总觉得便宜索罗定了。”

一看下边索罗定抱着白晓月呢,就见白晓风出现在坡上,晓月都湿透了,裹着索罗定的衣服缩他怀里,应该没受伤

索罗定突然“噗”了一声,想到他那个“女儿被流氓拐走”了的问题

索罗定拿着个食盒就进来了,往晓月身边一坐,托着食盒给她,“吃早饭。”

白晓风跟着程子谦出了白晓月的院子,往另一个院子走

唐星治竟然独自战胜了有索罗定帮忙的唐星宇。皇上设立他为太子,成了真正的皇位继承人。本来这可以说是关乎天下的大消息,足够占满皇城百姓整个月的晚饭时间了,然而还有另外一条更劲爆的——索罗定和白晓月定亲了

她又看到了黑色的衣服,厚实的胸口,还有那个好看的下巴,和文弱书生一点不一样的大英雄

晓月跑得慌不择路,后边陈醒追的也紧

岑勉打开汤盅看了看,又看唐月嫣,“黑……黑色的?”

话音一落,门打开,索罗定探头进来瞄了一眼

索罗定无语问苍天,“你们都来干嘛?”

“人参炖鸡!”月嫣道

索罗定嚼了起来,继续望天……耳朵红扑扑的,这丫头怎么穿这么少啊,要死看得人脑袋嗡嗡响

晓月拿着筷子夹了个小笼包吃,拽拽索罗定的袖子

这时荣妃才发现,唐星宇的腮帮子上擦伤了一大片,而且身上还有些骚气……这是怎么了

众人传阅,子谦手稿写得隐晦,得知是白晓月不慎落水,索罗定舍身相救,于是白晓月以身相许了。只是皇城百姓都纳闷——大平山有河么?最多下雨天积起几个水坑

晓月笑眯眯往他嘴里也塞了一个包子

白晓风一惊,回头,就见陈尚书也在四外转圈——岑勉不在他身边

白晓月四外看,晓风书院的人都去给唐星治庆祝了,找不到索罗定,有些担心,就往林子的方向走了几步

“夫子。”

“小姐你自己看看,我第一次看到老爷这么没辙。”

“晓月。”

回来就找不到白晓月了,白晓风去看了看唐星治,赶忙走过去问白丞相,“爹,晓月呢?”

月嫣笑眯眯坐他身边,“多吃点,一会儿中午吃炖水鱼,我已经炖上了。”

“哇……”

子谦勾了勾手指,“走,带你去看第二对。”

晓月边咳嗽边喘气,这种差点闷死又黑又冷,突然就得救了的感觉,似曾相识

“哎呀!”晓月没留神前边有个陡坡,一下子滚了下去,最后“噗通”一声

索罗定低头看她

也算逃过一劫,不过,未来日子估计就不好过了。这会儿,他们别说想抢皇位的念头没有了,唐星宇和荣妃赶紧点头,能好好过下半辈子就不错了,最好是离开皇城,不然皇后和丽妃都不会善罢甘休

拿索罗定的衣袖蹭眼泪,晓月哭了半天,蹭了一会儿,也有些奇怪,怎么索罗定的衣服都没湿

白晓风也跟出去,心说月嫣这算是看上岑勉了?难怪前几天听唐星治说,月嫣答应了和岑勉的婚事,不过岑勉貌似还蒙在鼓里

岑勉嘴角抽了抽,“乌骨鸡……为什么汤也是黑的?”

呼喊了两声,最后没力气也呛得透不过气来了……就开始往下沉……同时,她听到了“嘭”一声,晓月在水潭里挣扎着,似乎是又有东西落水了,之后……就感觉有人把她托出水面了,能喘气了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妃你不可:市井皇后妃你不可:市井皇后葵九|古言高材生伍梅被同学推倒穿越到漪傲国,一次意外,竟然穿越到漪傲国! 沦为小乞丐舞魅的她竟然是将军府的废材小姐! 嬉皮笑脸的神秘哥哥莫封朔,玩世不恭的纨绔公子楚凡悠,铁血无情的未来王者莲殇,温文尔雅的异国骑士凌修…… 她究竟会选择谁?
  • 女尊男卑:再生缘女尊男卑:再生缘癫凤|古言因捉奸选择逃避,她穿成了一个胎儿。忘记前尘往事!十几年后,她奉命与其他国家的皇子和亲,在洞房花烛夜的晚上,她揭开了红盖头。听到的却是,“老婆是你吗?”就在此时,她记起了前世的一切……“沈闰生,你永远不知道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在空荡的大房里,从晚上9点等到5点是什么样的滋味?等你尝了我以前受过的苦,然后你自己再看看,你还有没有脸叫我原谅你!”(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浮华三世,歌尽留离浮华三世,歌尽留离白汐情|古言(正文已完结)她是谁?是草包孱弱的四小姐,还是昏睡寒冰玉床五年的现代人?同一张面孔,一个倾城佳人,一个陋颜遗世,真真假假,错乱了谁的眸?对情嗤之以鼻的她,为何偏偏对他情有独钟,陷得不可自拔?一朝梦醒,素手轻挑,朱唇轻启,一首《魅魂》魅惑天下。衣袂翩翩,缭乱天下的眼……他,白衣飘然,如玉无双,一笑宛如白莲却独独为她绽放。为何却失了‘护你一生一世’的千金之诺…… 支持新作《温暖如初》
  • 暴走萌妃不好惹暴走萌妃不好惹素辰|古言相关番外在新文《恶女擒夫:邪帝请轻轻》的前面的作品相关,需登录网站才能看到好像,免费看,么么哒,另新文求支持!! 穿越成私生女,被人欺负,凌辱,陷害怎么办?西陵蓝用行动告诉你:揍他,揍她,再揍他! 现代超级财阀公主,携神秘能量石穿越,武力翻倍,揍人爽到爆! 美男环绕,小弟成群,变态暗恋者,呆萌小和尚…… 西陵蓝杀马盟誓,“楚天幕,从此,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如有违背,当如此马……” 楚天幕擦汗:这丫头太狠太暴烈,不过,本王喜欢!
  • 一等俏农女一等俏农女码字的小狐狸|古言【读者群,狐狸部落,296620430】杨千千不解,她想骂爹,她的人生怎么会这样悲剧? 她是商场女强人,虽不是翻手为云,却也覆手为雨,终于时髦一把,风骚一回,本以为可以幸运地玩次开心的穿越。 可家有悍妇,穿来三天每天被骂醒,家徒四壁,一群年幼兄弟姐妹,穿衣吃饭都是问题! 但有杨子千在,担心什么?有手有脚有大脑,钱会有,地会有,大米也会有,可突然来门口哀嚎的大妈从哪儿来? “三姐,那是咱二婶娘。” 什么?极品亲戚还敢上门?小六,关门放狗!
  • 妖夫太腹黑:嚣张大小姐妖夫太腹黑:嚣张大小姐杨家二小姐|古言前世,她是神医,综合实力世界排行前十的高手!东方世家的接班人;为了她们姐妹同生共死的誓言,她自毁于山巅之上。一朝穿越,她成了被东方世家遗弃的大小姐,一个赌约,黑暗帝王的他成了她的面首;一场邂逅,妖魅臣相非她不娶……只不过是看好友的宝宝太可爱,想也偷生个,却遭到腹黑妖夫的追缉。她的古代之旅要不要弄得这么刺激?
  • 皇上,我要杀了你皇上,我要杀了你金铂铂|古言【本情节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宁愿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是蓝翎来到穿越到这个世界上,发下的第一个誓言!一个天生掠夺的大姐大,遇到对世事风轻云淡决然的他,无情人对无情人,是谁动了心?他在心里有了她之后,却又为了权势将她送入皇宫;她为了他,步步夺宫,步步走向权势,结果又是如何?
  • 红楼之逆天纵情红楼之逆天纵情沧海明珠|古言康熙三十四年。大清国国运昌隆,唯有西部葛尔丹祸乱草原,是康熙皇帝的一块心病。想想自己越发的上了年纪,西征葛尔丹恐怕是最后一次御驾亲征的机会了。生为大清朝的皇上,马上得天下的满清帝王,御驾亲征在他的一生的史册中,是何等重要的一笔! 而御驾亲征,只许胜,不许败。必须万无一失!所以,为了筹集两千万两银子的军饷,他筹谋了多年。 二月的江南,烟柳繁华,暗香浮动。 扬州巡盐御史府,坐落在扬州城……
  • 殿下太无情殿下太无情无泪的宝贝|古言她助他当上太子,却在册封当天被他无情推开,看着他搂着心爱的女人离开…… 他救她,她回报的是带毒的银针:“很抱歉,我根本不可能相信你,从心里到骨子里都无法相信,不过,我也占不到多少便宜。”因为,他还来得及杀了她。
  • 绝色嗜血狂妃:凤杀天下绝色嗜血狂妃:凤杀天下百里锦衣|古言本文女主腹黑强大,傲视天下,现代嚣张,异世照样狂傲。她是冷面狂傲的特工杀手,却被人背叛穿越成废柴四小姐。新生的她女扮男装,惊采绝艳,一举跃为绝世天才,让天下无数男女为之疯狂!谁又知道,这一笑惊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竟是……她?【爽文快更,你敢不敢跟?】(情节虚构,切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