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大结局

“不必了,我……我和她说会儿话就走。”

一路上,我与他都没有说话,或许他也看到了结局吧?身子被他箍得死紧,那么紧,却是欲留无计

为了闳儿。我什么都不要了。”她突然眼露精光地直朝我射来,“你对虞靖的死还有疑惑吧?呵呵,那是我做的,“是啊,帮她查谌鹊,其实当时我已和谌鹊有了密计。二者谁死了都对我有好处……还有燕巧,她居然什么都知道,当初甚至还想拦住谌鹊的计划,我怎么可以让她知道这些与闳儿有牵扯呢?是不是?……怎么样?你听了有什么触动没有?”她恶毒地看着我,刻意展露着自己的阴狠与毒辣

六爷,愿你为一代明君,谋福天下,那平澜此生也算志愿得偿了

失群雁,忍作秋扇终见弃

我闭上眼,她何苦如此?“我走了。”站起身,我朝外走,一时竟分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还能想什么!走出主屋,外面却突响一阵马蹄声,院门随即被推开

拘禁?是为了消息不会透露出来吧?我走到院门前,这儿背山傍水,若要长久地住下去,也不失为一个好地方

淡淡一笑,“宣先生也乐见其成?”立不立后根本不在我的眼中心上,可是入了宫,我只是作为帝王的一个后妃留在他身边。只怕即使是这一点,我听着他艰涩地说着,也有着诸多附加条件吧?有骂名,有妥协,还有严密得动辄得咎的防忌,不能再与外界的天地有任何瓜葛,只能每日在自己的屋子里等待他的临幸!呼吸蓦地一梗,“那是监禁!让我甚至连愿望都不能拥有!宣先生很乐见平澜成为那样的人么?平澜就应该这么无止境地委屈自己直到死吗?”

“她在么?”

八荒合一,四宇呈平,普天迎喜

现在想来,那一场岁月,我与他终是擦肩而过,我犹是我,他还是他

我感激地朝她揖了揖,“先生,我已有打算。我不会呆在任何有关儒辉消息的地方来给他添麻烦……这儿有封信,只请先生送去军中骠骑营里的校尉张炳即可,他会打理的。”

“并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自己。我们心中都有一样东西,比之情爱更为重要。我是,你更是。离由聚起,聚即离生。舍,其实是必然……”

“平沙落日寂寂,北地两载,相思无穷已

“你又是来讨个说法的?”她吃吃地笑起来,带着一种嘲弄

独立高岗,望断烽火,君音我心系

六爷依然每天都来。快走了,让我分外珍惜这种温和平静的相处。他很累,这十天,我知道,为了即行的登基大典,也为了朝廷争议的我。看着他疲惫中清隽依然的眉眼,我不止一次地细细描摹,用心把他画在眼中,刻到心上

心伤桓河相依,水苑情契

她有一个后山头来侍侯那些奇花异草。我一直不很确定燕巧到底还记不记得我。当日,我告诉她,至于燕巧,我叫吴波,她笑得轻快而熟稔,仿佛又回到了蒙乾镇,久违的笑。我忽然觉得,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现在的我们,其实就是一种遗忘

我走过去在一边坐下

“夫人请尽快。”

朝纲大举,诚宜廓开雅道,使民声达于上听。‘屋漏在上,知之在下。’圣主当使言路大开,兼听而明,砥砺名节,不私与物,圣政维新,唯善是与,唯德是行,亲爱君子,疏斥小人,万不可矜功自大,弃德轻邦

我点了下头,上车,车厢里,一盏油灯在马车行进的颠簸中摇晃,明明灭灭。燕巧趴在座位上睡得安静而恬淡,嘴角轻轻掀起,有种疲累历尽后终见轻快的舒适满足与明净

驽莽有余,慎思不足。伏愿圣主立淳朴而抑浮华,贵忠良而贱邪佞,平澜持身愚钝,绝奢靡而崇俭约,重谷帛而轻珍奇。如此,陛下必当受用宝鼎,传之万代,布政天下,眙厥孙谋!”

“不是。平澜,其实还可以……”

他如旧的称呼让人倍感亲切,但,“宣先生也当起了说客?”

我迎上六爷盈满怒气的眼,无语上前,任六爷一把扣住我的手臂,上马

“左梧……”他已是别将之职,为什么,为什么还要……

方今百姓疲于军旅,国之纲纪,不可不安。于各州郡府吏,诚宜使当其人,黜陟分明,刑罚体中,贞直者进,以显王道教化之功。事关社稷营生,皆在良吏,千秋帝业,不可不慎,善人所举,当信而任之,观其所长,择而用之。尤为重显。用之则当信之,故吏治一事,切不可因一人毁而弃之,因一朝疑而远之,需详审其根源,万不可轻为臧否,使仕者寒心。诚应遍开州学,使左有才相,首重廉吏。治民之道尤在选吏。圣主之令出,右有才吏,阃有才将,庠序有才士,陇有才民,廛有才工,衢有才商,其政行,市有才驵,薮泽有才益。然后,于中,选才拔能,使天下有志有才者得伸,共创盛业

我轻轻拉下他的手,握在手上交叉绕住,感觉着温润中因长年征战而磨砺出来的粗糙,“你想说服我,还是想说服自己?”

纵别离,心亦深深记

十天,我花了十天写了一道奏疏,算是呈给六爷,呈给我心中一直深埋的夙愿--天下的最后一份心力

惟德是兴。今圣主初膺大宝,亿兆观德,“……天道无亲,实宜咸承圣志,修身以服天下,去奢从俭,亲忠远佞。居安思危,以当今之无事,行长久之恭俭

终于在乌州垅县住了下来。我本有丰财,宣霁又在车中塞了十万两。于是这一路,我与燕巧四处游荡了三年,我们也没算吃什么苦。买下了一个山头,收了些流落无依的灾民,辟田种茶,植桑养蚕。我还在山上办了个学堂,延请当地的秀才,收一些孩子来开课

我推开主屋的门,迎面便是一股沉闷而阴暗的气息,修月就坐在最沉闷而阴暗的那个角落,日光因门的打开而投射进来,照亮了一方天地。她抬起头,目光颓废却未茫然,她依旧是坚定而理智的

牵念离离,伴君左,直到狼烟息

如今已是贞平十年了,张炳也成了家,左梧虽还独身,却多有良媒上门

言笑书房曾忆,谋运乾坤,君颜初时

他狠狠吸了口气,许久才叹了声,“姑娘还是逃吧……就趁一切还没定下来。一旦朝廷里议定,就算六爷肯放你,朝臣也不肯放过你。姑娘就走吧,我宣霁甘冒一死也会将姑娘安全送走,只是……”

回到‘御风阁’,他立即调来了一批侍卫,不准任何人进来

“……我是来辞行的……今后的路你自己看着走吧。”

“不许说!”他一手掩住我的口,“我可以的!为什么你总是不信我!”

“姜夫人自从那事之后,一直被拘禁着,十日前,她就已到了这儿。”纪清解释

而他,也早已成为晋朝的一国之君了。十年了,但四处放榜寻我的告示却时时换新,从不见正街头那布告栏上会有缺损

我点头,推开门,依旧是往日藏秋园里的几个丫鬟仆役,很安分也很规矩地干着各自的活,倒并不见世态炎凉的难堪

宣霁微微一愣,随即一笑,“在下还真是来巧了。姑娘放心吧。”他接过信,小心收好,便告辞去了

她一愣,眼神有一瞬地涣散,“要走么?想不到你终究……早知你会如此,我何必这么煞费苦心!”

“请。”

他微微苦笑,“姑娘真的不能留在六爷身边么?入宫……其实……也不是那么不能忍受……只是不立后……”

终于要走了,我在心中低喃,六爷,旻持,此生珍重

“他居然没瞒过你?”

心中一黯,难道,除了死和入后宫,天下就那么容不得我

“平澜姑娘。”

盟誓处,情动静湖波漪。征战东南,军帐筹计

寒光朔月时,空忆陈迹

舒适满足与明净……燕巧,我们这一程,终于脱得了纷争了

戌正,就在六爷还在安元殿里议事的时候,八月二十晚,‘御风阁’突起大火,所有人都赶去救火,整个禁宫乱成一团。我跟着一名小侍秘密地转出宫门,那里早有一驾马车,燕巧,正在等我

“六爷会看重闳儿的,你不必再费苦心。”

“姑娘,上车吧!左梧始终都以保护姑娘为责。”他坚定地朝我一笑

只是将我揽入怀中,抱得很紧,他沉默,紧到仿佛没有一丝放开的意思。我的脸靠在他的胸前,真的想就这么永远,但我与他,都有太多太多的负担,不能放下,也无从放下

三天了,屋子外面的侍卫没有退下的迹象,我叹气,他到底还在挣扎着什么呢?门忽然轻轻敲响,我打开,是宣霁

满目苍凉,我不明白我这一生到底做过些什么。以前很明确的目标,我独自站在廊下,现在忽然倒塌得无声无息。一心想成就六爷的霸业,如今自己却成了首要的一个麻烦;为了燕巧,为了再见六爷,我努力活着,不放一丝一毫的机会,可如今,日头渐渐西沉,六爷受着非议,燕巧,却……她可会记得有一个我,五岁与她初识,嬉戏玩耍,自入师门,纪清走了,开启蒙学?她可还会记得,她曾烧过碗碗好菜,只为招待两拉挚友?她可还会记得,我重伤之际,她在床畔一眼不阖的十日之守?她可还记得涸辙双鱼,何以犹欢

念君怀,未若解兰舟,再归去、漱流枕石。”

一连三日,六爷都被朝臣给缠住,议的是自立的事宜。远逃蛮地的胤王如何了,我已不想去知道。第三日,六爷有事去神都府尹。纪清将我悄悄接到西郊一所别业,我一愣,修月居然已接到了这里?那为什么不入都呢?张烟她……

不再迟疑,我快步跑到马车边,却猛地发现赶车人除了张炳,居然还有左梧

今至河以北,人烟断绝,江雍之间,区泽荒地,舟车倦于转输,茫茫千里。而干戈未尽,农桑俱废,鸡犬不闻。民生凋蔽,饥寒重切。圣主初定乾坤,应厚养民之生息,重农桑,自古言道:足食足兵,减徭赋。与役不夺农时,取赋不掠民生。百姓更是不得安生。诚观四时,夏江南北,时有霖涝;华水沿岸,多有旱灾;两厢时而有涝,时而有旱,民信之矣。今戎机初息,时而两灾并发,故应在各州郡多置仓廪,引丰年之余粮,以缓灾年之饥。伏望明君忧恤黎庶,与民休息。如此百姓安则乐其生,风俗淳化,国用未殷。士马疲于甲胄,易于施教化之政,上下同心,人皆响应,则物事繁华,民生兴旺,不疾而速

她活着,这个本身就是一句承诺吧……她忘记了所有都不要紧,只要她还能记得这个。时至今日,或许,我已很难去感受当初那种绝望的悲哀了,心思很沉潜,乍惊乍喜之后的茫然,让人连愤怒与哀伤都一起茫然。是不是,求得越少,一切就容易被成全呢

跨出宫门时,我不禁回头抬眼望了望那火光冲天的阁宇

“让我走吧……”

“在,在,夫人就在主屋里,我去……”丫鬟急着要前去通报,被我拦下

当初,他并未说我已死,反而是连着那道表疏与寻人榜一同昭示天下。也之所以,我与燕巧、张炳、左梧一行在头里三年一直转来转去。直到黄州知县自称找到了我,十年了呀,上折奏明准备将那大抵长得像我的女子送入神都,却又遭革职查办后,我才安下了心,在乌州垅县落下脚跟,从此安逸。如今依旧每月换新告示,却已无人再会找人了

民多苦于征伐,望圣主勤修仁政,以威德服夷,十年之内不可轻用兵事,今之天下,再加黎庶之负。突利,凶蛮之族也。与其重兵来犯,妄动干戈,不若西和羌蒙,以为我朝外阻突利之藩篱。两国交好,也利于边地百姓安居乐业。望明君慎之

他一噎

江山始奉英主神器

我眉一拧,截住他的话,“别说!我不想听这样的话由你来说出口。谁都可以这么说,你不可以!”

“啊,平……平……”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腹黑王爷嚣张妻腹黑王爷嚣张妻漫天雪|古言安琪儿,名字是天使,性格却是魔鬼。结婚当天,滑翔伞故障,她从天下掉落下来,砸到一个男人,非但不道歉,反而气急败坏的对身下的男人大呼小叫,“起来——别装死!”一副别人欠了她的表情。此人也毫不客气拿她当刺客,不想机缘巧合,她来到一个很多美女的场合,都很漂亮,不过,这个差点,那个也差点?不过,她们在做什么?
  • 红楼梦断之大漠潇湘红楼梦断之大漠潇湘长河晨日|古言不要在内容简介中泄露你的QQ,以免被他人冒用 这是又一篇红楼故事。贾母定下双玉姻缘。没想到王夫人却说动了元妃赐婚金玉良缘。大观园中风刀霜剑,以后的黛玉又该如何的生活。 朝廷战败,藩王和亲,那一己私利,又将黛玉推上了风口浪尖。为了贾府的利益,贾母该如何去对待自己的外孙女… 和亲的路上,在那个新家,绛珠仙子又该如何接受新的生活… 第一卷风刀霜剑严相逼 第二卷愿奴两肋生双翼 第三卷娇羞默默同谁诉 推荐自己的新作品: 《情牵红楼》 向大家推荐自己的旧作 《新续红楼》 《红楼别梦》 《红楼梦中梦之瑕不掩瑜》 哈哈,大神沧海明珠的佳作 《雨落碧水凝黛情》 《无敌女夫子》 推荐溱潼的新作 《丑妾不承欢》 推荐好友玉人何处的佳作 《玉落谁家》 推荐好友蓝河星月的新作《浪子江湖》 《浪子江湖》 推荐安甜妮哥新文 《三宫六院七十二宠》 推荐一部别致的红楼故事,心随碧草的新文 《红楼梦之千古情痴》 推荐谨瑜的新红楼故事 《情禛玉切指纤柔》 推荐莲心新文《代嫁弃妇》 推荐溱潼的新作 《穿越之囧女嫁人记》 推荐断崖的大作 《红楼之倾尽天下》 推荐泪语忧潭的新作 《红楼之凰求玉》 如果大家喜欢谈论红楼故事,就请到这三个群里来,大家一起聊红楼。 红楼情思一群:36840339 红楼情思二群:51526086 红楼情思三群:121368703 扫径烹茶,恭迎佳客
  • 妖孽王妃魅君心妖孽王妃魅君心晓黛|古言“无耻之徒!”她忍无可忍,扬起巴掌打了他。他眸中冷光烁烁:“既然你给本王安了这样一顶帽子,那本王又怎能不无耻一下!”她怒,自己只不过是一缕穿越时空的魂魄,所附身之人本是皇后命,却被妹陷害,最后不得不嫁予这残暴无情的王爷,不得不卷入一个步步惊心的皇权争夺之战!
  • 穿过骨头爱上你穿过骨头爱上你言凌歌|古言我不知道我与桃笙之间的爱到底是雾是树还是旷野,我只知道离开他的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 我忧伤因为我心中的爱。 它像藤蔓一样,纠缠得我不能自拔…… 桃笙,我从未奢望,有一个人会不计较我的过往,而真心真意爱上皮囊后的这具朽骨。 有时在想,我们的初遇,我忘掉了。 你会不会也这么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呢? 或许对你来说,记住我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白骨妖精无甚好处,尽管我想留在你的记忆里…… 或许你的话是我想太多了,或许我是不清醒。 我把自己画进了一个时空的圈子里,画地为牢,然后就这么固守着对你的心存希望。 我是不是很傻? 那天晚上睡着之后我习惯性的转身,然后顺理成章抱住你的脖子。 听你说,乖,安心睡,有我在。 你嘴角柔软的弧度,温暖的掌心,十指相扣,所有的都是我所期待的…… 作者话: 这是一个幽默搞笑而又抵死缠绵的爱情故事。 (当你看够婴儿看够未成年看够不伦看够虐恋,你不妨点开此文,它将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 凌歌的作品: [完结]《顺手牵‘狼’》: [完结]《钦差女国舅》: [完结]《殿前欢》:(此文已入半价书库) 假如你喜欢凌歌的文字,假如你相信凌歌,请注册会员收藏以及推荐投票,你的支持,永远是凌歌的动力!! 我的圈子我做主:http://m.pgsk.com 欢迎亲们加入探讨! ~~~~~~~~~~~~~~ 推荐好友无意宝宝的火文:《七夜宠姬》 ~~~~~~~~~~~~~~
  • 一等庶女:腹黑世子妃一等庶女:腹黑世子妃砚台|古言无人问津?自生自灭?不就是个庶女身份,有那么惹人看不起吗?她偏就不信这个邪。步步为营,千般计较,只为着头上一片青天。偏偏造化弄人让她当个冲喜新娘,冲喜就冲喜,高攀就高攀,任凭你阴谋阳谋,都叫你有来无回自作自受!祖母精明,婆婆嫌弃,更有小鬼阴险,且看小小庶女如何扭转局面,翻身做主!
  • 爱迷离爱迷离0督兰0|古言她是魏文帝的宠妃,可她曾是敌人之妻!他爱她宠她十六年,可最终却为何赐她一死!他比她年幼十岁,她是他的嫂子,可却是一见倾心,终生难忘!缘何未能抱得美人归!
  • 重生之将门嫡女重生之将门嫡女深绿阿紫|古言陆司音,美丽善良有智慧的将门嫡女,生母早逝,与丫鬟双儿一起长大。 因生前经历单纯,被人牵着鼻子走,于是直接导致了她悲惨的经历。父亲因为她战死沙场,全家九族因此株连。她自己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她心爱的男人不再爱她,她自己也被人设计得了一个不贞的名号,以至于她的亲生儿子也瞧她不起。 天恩十年,二十五岁的陆司音重生回十一岁的她。这一刻,她发誓必将倾尽全力,报复那些伤害过她的人。
  • 夫君,有礼了夫君,有礼了紫樱|古言正文简介... 前世之事帮人背了黑锅,算了,玉帝给了她无边的法力 好,扶世就贫吧! 美丽的外表让人窒息,试问世界几人不陶醉呢? 又笑问她的个性,哪个男子不喜欢? 她来到这里,男子纷纷倾倒,可是这是她心中所想的吗? 这么多男子为她倾心,不知何时已变成了一种负担。 不知道何时已经成了负担,让她怎么选... 当她选择离开时,她失去了一切, 但是她错了,爱他的男人都超越了她想象的境界, 当男主齐上阵,女子该怎么选择... “奉预知之命受封汝于初寅国女皇!” “女人可以做皇帝的吗?” “以你的修为,在天下人的心中的地位,已经没有人可以超越你!” 她冰雪聪明,心系天下,心有天下。而,天下人亦然有她,她成为一代一代女皇 待天下被她平定之后... “元老,还有什么事吗?”她苦着脸说道。 “是的,女皇优良的血统必须延传下去,现在要做的就是充裕后宫!” 听了元老的话,某人直接喷血:“我对女人没兴趣的!” 确定自己的立场。 说着九位帅哥齐刷刷的站在了面前,晃动手中扇子看着清雪,清雪一阵想死感觉都有... “我也要在里面!”这是从后面又冒出一个人,那个沉睡了三年的人。 那时她无法选择,他们爱她,更不希望她难过,既然这样,那么就让他们同时拥有吧! 温柔的人因为她变得霸道,霸道的人却因为她变得温柔。到底有何魔力? 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只是一切已经开始,到底该怎么做呢? 场景: --------NO.1 -------- “太后,有何吩咐?” “帮哀家在闵妃的汤里下点这个...” “太后,这可是...” “哀家知道,催情散嘛,看着皇上这么消沉,哀家帮帮他...” 太后一脸的诡异说道,贼老太婆。 “皇后,你没事吧,身体好热啊!” “我...我,放开我!你想吃我豆腐,就算我死我也不要和你在一起。你和那个太后是一样的东西。” 跑了...留下皇帝一个独守空闺! ---------NO.2--------- 大街上随便找了一个邪魅的男子:“这个给你!”一锭金元宝! 男子发愣的看着身前这个妩媚倾国的女子,不解:“什么意思” “买你一夜。”一肚子火的清雪说道! 男子愣在原地... 那破庙前,当着所谓的天神的面,她脱去衣衫,脱去她全部的爱... “怎么样都好,就是不要爱上我。”她哭着说。 -----NO.3------ “你们爱不爱我?” 迎接她的是沉默,她站着冷笑 冰凉的匕首划过她粉嫩的脸颊,溢出血丝。“这倾城的容貌我不要。” 她褪去皇后的华服,拉下了她皇后的贵冠:“这富贵和权势我不屑。” 她用尽自己的全力打退了自己全部的仙气:“这仙气和法力我放弃。” “既然不爱,那么我告诉你们,今生今世...我不会再为你们落一滴泪。” 火,烧起整个寝宫。她冷冷的回头忘却了所有的留恋。 一切都无法挽回,就算阻止,也无能为力。 本文非女尊文,只是女主靠努力才成为一代女皇! 简介还是简单一点吧!不过本文绝对剧情,绝对精彩! 喜欢,谢谢光临。 不喜,握个手,您走好! 读者群:64459777【由紫樱,甜味白开水,喻天音共创群】谢谢参与 【恶魔养女】小鹿的文,大家来看看,小紫感激不尽,鞠躬,谢谢!! 【视频第一季】 ?pstyle=1 【视频第二季】预告版 ?pstyle=1 http://m.pgsk.com圈子,多多参与
  • 一品寡妇一品寡妇黑云白雨|古言年轻俊美的大将军出征西南,生死不明。安顺王爷深明大义,坚持把婚约已定的女儿顾心然出嫁。 … 古代的顾心然悬梁自尽。 …… 她能蹦能跳的怎么会是先天性的心脏病?这玩笑开的大了。 …… 不嫁不成?那就嫁吧!那儿养着不一样。 寡妇要钱不要是非! 瞧,衣服漂亮吧?那是!有机会看一眼,人更漂亮! 大将军没有成亲,却有个六岁大的儿子? 将军府里一大家子热闹非凡? 公公,婆婆,小叔子,小姑子,人多找不到寂寞啊。… …一年半后,大将军没死? 没死的大将军,带回个心上人?!…… 推荐新文:《盛世桃花》
  • 妃难逃妃难逃御风淡影|古言第一次穿着警服出现在死党面前,她们个个笑得花枝乱颤、脸部肌肉抽筋。 切,不就是警服不合身有点大她看起来有些臃肿么 可是笑成这样,至于嘛! 虽然她身材娇小,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惩恶除奸保护一方天下吧? 不想,一朝穿越,她竟成了蓝王的贱妃。 本来威风八面的女子竟然沦为男人泄欲的工具顺带被一群无知无畏的女人欺辱 这让她如何心甘? 纵观古今,博览群书,费劲心机,小女子要上演古代版越狱! 大概是她还不能适应猫和老鼠角色的转变,居然屡屡失手。 一次又一次的凌辱,终将她心头的希望之火浇灭。 有些男人,就如同罂粟,邪邪的让人沉迷,坏坏的叫人上瘾 失了身,失了心 她应该如何逃离这个欲求无休止、将她贬低到尘埃里的王爷? 精彩片段一 “你说,是逃离容易,还是捉住一个逃离的人容易?” 某女警不耐的翻了一个白眼,“废话,当然是捉住一个逃离的人容易!” “为什么?” “为什么?”额头升起两道黑线,居然连着简单的问题都弄不清楚?“你没听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那为什么一个逃犯要出动你们那么多的警力?他比你们厉害吗?” “…” “你们的追捕能力越来越低下了!” “…” “就说你吧,连我都跑不过,还想捉逃犯?” 终于忍无可忍的在絮絮叨叨的某人头部重重一拳,“打击违法犯罪是多么的神圣,你丫的以为这是龟兔赛跑啊?” 精彩片段二 “贱人,还敢逃跑!”长臂一扬,一声清脆的巴掌,安静中尤为清晰。 女子抬起头,姣好的面容上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带着明显的愤怒,“放开我!” 蓝王冷笑一声,蹲下身子,用力擒住女子的下巴,“胆敢用这种口气和本王说话?” “请你放开我,可以吗?” “休想!”蓝王手中的力道加紧,“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休想逃出我的掌心!” “逃逃逃…”女人眉头皱的更紧,下巴吃痛,说出来的话却是锋芒毕露,“谁说要逃走了?定罪要讲证据的好伐?” 啪的一声,反手又是一巴掌,“还敢狡辩!” 女子的两颊高高肿起,胸前起伏不定,隐着怒火,“同志,你打人有瘾吗?” 蓝王的眼睛眯成一条线,这个女人,今天似和往日不同——却更加挑起他凌辱她的欲望。 一把拦腰抱起,大步流星走向卧榻… 精彩片段三 “喝了这汤药,把孩子打掉!”声音清冷无比,不带一丝温度。 “不要!”眼中的伤痛无以复加,不相信他会决绝至此。 “喝掉!”只是命令的口气,不带任何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仰起脸来,清秀的脸上满是泪痕。 “大着肚子,怎么伺候本王?” “你有这么多侍妾,她们…” “你是本王的王妃,侍奉本王是你的责任!” “王爷,求求你,放过我!”第一次用这么卑微的语气,只为了留下孩子。 蓝王不屑,看都不看她一眼,“放过你?哼!别做梦了,本王还真不能没有你!一天都不行!” 精彩片段四 她又一次充当了诱饵 烟幕国的四皇子要她 他便将她置于唾手可及的烟柳之地,等他来取 曾经也做过诱饵,身着暴露的衣衫徜徉在天桥下 怀着激昂亢奋的心情,等着犯罪分子落入法网 因为她知道周围都是她的伙伴,她的战友,她不害怕 可是这一次,她只想搅局 … 看着烟幕国的四皇子在她的提示下安然离去 蓝王的怒火升腾到了极点:贱人!本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苍白一笑,王爷,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为什么要背叛本王? 她看着那双嗜血的眸子,神色依然淡定,因为我——爱——他! 去死!蓝王双掌一出,掌风凌厉,一招夺命。 她安然一笑,终于解脱了… 重创之后,唇角流血,气若游丝,却安然恬静,多谢…王爷成全! 看着眼前生命一点一点消失的女子,蓝王爆发出震天的吼声:不—— 一样的穿越,不一样的女主,尽在贱妃难逃夜夜欢… 如果喜欢,敬请收藏+投票,你的支持是影最大的动力,(*^__^*)嘻嘻…… 《宫廷计》http://m.pgsk.com/,这里将让您体验一个真实角色扮演的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