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迷样蓝颜之月夜沐浴二(1)

倒是看看谁的毅力比较强!忍

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史御臣转过身,我真的很想打醒你。”

非烟已经彻底绝望了,转过身,一句话也没说的走出门口,眼睛里滚着泪,甩开史御臣的手,不是伤心的泪而是自嘲的泪

“那这个毒厉害吗?”璃柔有些害怕地看着黑衣人

谁在叫她,睡的好好的干吗吵她,璃柔努了努嘴,璃柔的耳边飘飘渺渺地传来呼唤,继续沉沉地睡去

璃柔感受着夜晚森林特有的宁静,黑暗中只有月光穿透树叶来到地面,偶尔那一声两声的兽鸣让璃柔觉得有些害怕,忽高忽低地穿过枝桠,下意识地抓紧了蓝颜的衣服

将停在空中的手收了回来,却转而低下身将璃柔一把抱了起来

璃柔想伸手解开衣服,却还是不放心,蓝颜忍不住笑了笑,回头努力地张望着。转身便纵身离开,树枝间的几声轻踏声表明了他已经离开的事实

?“我才不管你叫什么,你要带我去那里。”璃柔紧张地乱叫

,却被璃柔快一步地躲开了。“你小心,伸出的手停滞在了空中:在被自己绑架来的女子口中听见关心自己的言语是多么的可笑,黑衣人没说话,只是伸手想去检查一下璃柔的伤口,关心的话好象在自己的记忆里就不存在过,我的伤有毒,染给你就不好了。”黑衣人怔住了,心里有种不曾熟悉的感觉让他有点不习惯

,她瞪圆的眼睛里依然是刚才那放大的史御臣的手,非烟不敢置信地呆站在原地。她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想下手打她,而且是为另一个女人打她

,拍打的动作没有放弃,反而越来越大力。终于璃柔忍不住了

”!“非烟

”,蓝颜也不解释:只是抱着璃柔往破庙外走。“是蓝颜

”,它们平日不攻击人,黑衣人点点头。“被一种有毒的嗜血蝙蝠攻击了:但是在光线的刺激下会失去控制。凡是被它的爪子和牙齿划破,毒液就会顺着血液进入皮肤里

“璃柔姑娘……璃柔姑娘……”,“璃柔……你在哪里?你还好吗。”史御臣痛苦地闭上眼睛?思念的伤已经让他不能思考

,肯定是他又要搞什么鬼主意了,不让人好好睡觉的就只有史御臣这个坏蛋了。不理不理。璃柔翻了个身,璃柔给吵得皱起了眉头,用手捂着耳朵躲避那烦人的呼唤

”:璃柔一听急忙松开手!“越远越好

,非烟的眼睛有点湿润,我和你之间的事和她没有关系:你不要伤害她。”非烟回过身,心里的苦味已经入嘴,她的身子不住颤抖着:“史御臣你今天为了那个贱人,你要打我!你不要后悔。史御臣上前一把拉住非烟!“别这样,凄然地笑了起来。”说完转身要离开

”?“中毒

你干吗!”璃柔被这突然的动作吓坏了!”,“啊!“你……你要干吗啦

”,璃柔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好好,蓝颜:你要带我去哪里

?“害怕。”蓝颜笑着看向自己给抓皱了衣服

”蓝颜一脸戏谑地拉开璃柔紧抓着自己的衣服的小手。“那如果有野兽突然冲出来,谁知道住着什么:万一突然跑出来把自己吃了怎么办。”,我就在附近等你。蓝颜两手一摊?“当然没关系啊,“放心,我不会走远,如果你不介意,我怕……”这里那么黑,森林那么茂密,我很乐意就站在这里看着你洗澡

,“你……醒醒……醒醒啊……”声音再接再厉,更是加上了动作。拍打着璃柔的脸

,那么用力干吗。史御臣!看清楚了,是我!人家的脸又不是烧饼?冲着眼前模糊的人影大喊。“史御臣!”璃柔恼火地翻身坐了起来,“痛……不会轻点啊!”人影没好气的抱怨着

“醒醒……璃柔姑娘……”

”,原来是绑架自己的黑衣人,好一会才看清眼前的人?忽然发现自己浑身刺痛的厉害,“啊?”璃柔抬手去揉眼睛,“我怎么了。”“你中毒了

,蓝颜轻轻把璃柔在湖边放下,蓝颜回头一看。璃柔正紧紧抓着他的袖子,蓝颜轻扯自己的衣袖,正要转身离开,却被人扯住了衣袖,但是璃柔却好象没放开的意思

,“那个……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这里有野兽。我会怕……”璃柔的话轻得不能再轻了

”:璃柔并没有理会着突然的自我介绍!“你要干吗啊!放我下去啊

”说完,答应不答应你看着办。非烟已经消失在书房门口,“我就那个条件,就剩下颓然倒在椅子上的史御臣。,我过几天再来听回答

”,他的嘴边居然笑了起来。“我叫蓝颜,浑身僵硬却又不敢乱动:不要老‘你’,看着怀里的人儿仿佛一只被惊吓过度的小鹿,‘喂’的叫我

,一快美丽的湖泊出现在璃柔眼前,不一会在茂密的树林之后。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宛如深蓝色的丝绸,而夜晚给它披上了神圣的面纱

“好美。”璃柔几乎已经看呆了

?“你想打我!你居然要打我。”非烟怎么也不敢相信史御臣对自己已经绝情到如此

,蓝颜满意地一笑。“带你去清洗一下,蓝颜展来轻功:灵巧地穿梭在树林之中,月光就好象他的明灯,把身上的毒血清除掉,这样可以减轻中毒的症状。”平稳地说完这些,指引着他

,“醒醒啊……喂……醒醒……”声音依然继续着。而且比先前更响了一些

,璃柔小心地撩起自己的衣袖,果然那些伤口的地方已经泛青。留出有些紫黑色的血迹

”?“怎么

,“蓝颜……”蓝颜好象是故意没听见。执意地纠正着璃柔乱叫名字的错误

“非烟,算我求你:你不要伤害她……”,史御臣不知道她为什么笑了起来

”蓝颜轻轻地丢下一句话后便加快了脚下的速度。,连忙松开手!“才……才没有。“快到了:怕就抓紧我。”恍惚不定的眼睛却出卖了自己,在蓝颜的笑意里璃柔尴尬地低下了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世狂妃:巧弄残暴帝君绝世狂妃:巧弄残暴帝君飘雪又年年|古言深宫争斗,无数罪恶暗自滋生。她本是父亲办案的小助手,却为爱阴错阳差踏入宫墙,尔虞我诈、明枪暗箭,令她深陷其中。真理,正义,还是一个情字?两难三难的选择,身不由己还是情非得已?曾经的敌人转而携手微笑,曾经的好友却又冷目相对,引为倚靠的他的爱情亦岌岌可危,究竟还有什么等待着她?身世纠葛,命运捉弄,刀光剑影,她以为在斗争中生存是不可能的任务,却原来,当所有真相谜底解开之时,不仅不是解脱,反而令她面临一生最困难的抉择……
  • 与君歌:倾定天下与君歌:倾定天下沫之离|古言那是昔日的俊朗将军,追随她不离不弃,却始终进不了她的心。那是爱演戏的狡猾狐狸,有着深邃若海的眸子和温暖的手心,融化了她所有的执念。楚北捷对她道:姑娘,我当真比不上他?她摇摇头,不知该如何解释。兰辉夜对她笑的浅浅,倾儿,我这一生不过只爱过一人,你以为那是谁?
  • 王爷通缉令:王妃哪里逃王爷通缉令:王妃哪里逃蔷薇晚|古言他偏过头,看见发出低吟的男孩伏卧在脚边,奋力想站起来却力不从心,他的喘气声好大,好似如果不这样用力,他就无法吸进活命空气,不过可惜的是,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背对着他,浅白色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浸得湿濡一大片,肤色透过薄薄衣料浮现出勾引目光的白皙色泽及弧线优美的背脊。 他几乎能猜到,是个长相可爱的男孩,否则,也不会引人犯罪。他还没见到男孩的长相,却已挪不开视线,而唤回他神智的,是鼻前所嗅……
  • 悍凤戏邪皇悍凤戏邪皇朝舞雪|古言男女通吃?荒淫好色?昏君的情趣能不能再变态些! 与其失身给这样的禽兽,倒不如找个清秀俊逸的美男,献出自己宝贵的第一次。 月黑风高夜,天雷勾地火。 终于叫白染宁逮着了机会,化身野兽,将眼前柔中带怯,楚楚动人的绝色美男给霸王硬上弓了! “皇皇皇……皇上!” 却不料,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望着身下被自己凌虐得气息奄奄,满身伤痕的美男子,白染宁刚飘上云端的心,就如那庐山大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跌跌到深渊底。 ★☆★☆ 盯着男子俊美无匹的侧脸,以及刚毅性感的裸背,白染宁决定豁出去了,踏前一步,无比认真地说:“皇上,其实臣妾根本不是女人,而是人妖,原为男儿身。” 停下脱衣的动作,萧祁夜转身,目光热切地看着她,“不管你是男是女,朕都爱你如命,此生不渝。” 擦……你这大变态! ★☆★☆ 白染宁:皇上,臣妾怕冷,不能脱衣睡觉。 萧祁夜:来人,端十个火盆进来! 囧…… 白染宁:“皇上,臣妾突感身子不适。 萧祁夜:来人,传太医! 我哭…… 白染宁:皇上,臣妾害羞。 萧祁夜:害羞?你在捏朕屁股,摸朕龙鸟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羞?乖,快把衣服脱了。 不要啊…… ★☆★☆ “听说了吗?皇上下旨,大燕国所有臣民,从今以后都不许吃猪肉。” “为什么?” “因为彘妃娘娘说,猪是天底下最聪慧有灵性的动物,人们应该尊敬它。” …… “看到了吗?最近上京开始流行一种花蝴蝶妆,女人们全都身着彩衣,面施白粉,口涂红唇,满头珠钗。” “为什么?” “因为这是彘妃娘娘最喜欢的装扮,皇上觉得非常漂亮。”
  • 锦绣肥田:农家小地主锦绣肥田:农家小地主卷耳豆豆|古言【正文已完结,请放心阅读】瞧一瞧,算一算啦,定吉凶祸福,看阴阳风水,成人八折,小孩半价,调戏者赠送断子绝孙脚一整套了啦! 人家说寿终正寝是福,吃饱撑死的是神马?一朝穿越,不是灰姑娘变公主的戏码也就罢了,偏偏变成了农家女,神棍二叔,抠门婶婶,食古不化的爷爷,偏心的奶奶,包子爹妈,还有一不满五岁的弟弟。老天你还能再黑点吗?神马?没问题?你妹,生活刚刚有了起色,就被抠门婶子卖给了人家做媳妇。公婆倒是好人两枚,只是这相公怎么看起来傻乎乎的?且看吃货萌主,如何掐指定乾坤,发家致富斗极品。这位客官请自重,我只需掐一指即可让你断子绝孙……
  • 爱妻无度之一品名医爱妻无度之一品名医六月紫|古言一朝穿越,顶级医师苏清婉,瞬间变身三层肚腩肉的欧巴桑! 纳尼?!还附赠一枚混吃等喝的小包子! 妈蛋!苏清婉怒了,这什么世道,还有木有天理了!还姐妖娆小蛮腰,还姐魔鬼身材!还姐清白之身! 不过看在小包子还挺贴心的份儿上,苏清婉也就老老实实认了。 至于孩子他爹是谁?关姐屁事! 高超医术在手,母子齐心合力,照样混得风生水起,那些瞧不起她的人,她的光芒,终将刺瞎他们的二十四K钛合金狗眼! 小剧场: 某男在处理公务,某护卫匆匆而入:“殿下,夫人说她的狗狗住的地方太小,强占了宁姑娘的院子。” “这点小事还要来打搅本王?!夫人的狗狗想怎么住就怎么住,让那女人搬走,立刻,马上。” 某女忧郁颦眉,对月长叹:伐高兴。 某爷心疼拧眉:何事不悦? “今日姬美人骂我乃一介乡野村姑,粗俗不堪,不配伺候爷,清婉甚为惶恐,恳请爷能放我们娘两回归山野。” “来人!替姬美人收拾包袱,连夜送到最偏僻的村子,不必回来见本王。” 某男回屋没看到熟悉的身影,随手抓了个人,不悦责问:“夫人在哪?” “回殿下,夫人留了书信一封,说带少爷回村子住一天。” 某男点点头,沉着脸,“快派些人去小心伺候着,若是夫人和少爷少了一根毛,唯你们是问。” “是,属下这就去办。”护卫心惊胆颤,小腿肚子直抽。 “等等,这次是夫人的哥哥宴请,还是夫人的母亲做寿?”某男追问。 “是……是夫人的结拜兄弟!” “苏清婉!!!” 一声怒喝,护卫耳膜一痛,再次睁眼,哪里还有某爷的身影 ̄ 优雅自信、深藏不露的腹黑女主+纯真机灵、拥有自以为是猫星人的狗狗宠物的儿子+宠妻无度的霸道皇子=种田宠文 不虐,男主女身心干净,一生一世一双人,小白简介,正剧路线!求收藏、求留言、求包养。 ☆☆☆☆☆☆☆☆☆☆ 推荐自己完结的作品: http://www。xxsy。net/info/477437。html随身空间之良田农女
  • 嫡妃狠狂野:殿下休想进门嫡妃狠狂野:殿下休想进门不笑倾城|古言不休我,我就给你戴绿帽子!“为什么要娶我?”“因为你八字够硬。”他是整个大陆里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刹王,做他嫡妃?不稀罕,成亲前逃不了,那她就成亲后逃。”你不休我,我就给你戴绿帽子,很多很多的绿帽子!!!”她是东方家族的大小姐,不小心穿越至异世大陆,成为身怀异能的将门千金,还被冠上鬼刹王妃头衔,大陆烽火狼烟四起,天赋异能却被压制,离家出走,各路追杀抢她,异能觉醒,她命由她不由人.
  • 爱妃,老子是狼王爱妃,老子是狼王凤陌焰|古言【宠】他是狼崽,她是穿越的人类,她不嫌弃他,教他唤她的名字:黎西,给他取名,黎狼;后来,他是王,她是贱民,他也不嫌弃她,教她用最精致的器皿享用世间最好的一切。 可有一天,当她‘嫌弃’地看着他,而他早已说得顺溜儿地人话,“爱妃,老子是狼王!” 许久再见,她小虎皮短装,跨于虎背,身背小药框,腼腆一笑,“喂,狼崽~~~” 他回头…… 【有爱之果露篇(1)】: 黎西一不小心往下瞧了两眼,便立刻撇开了头去, 这厮! 虽是匹狼崽子,下身就不能遮掩点什么么?!光天化日,那里就大咧咧光着…. 黎西心里暗想着的那厮却依旧呲着牙,对她笑得欢快,黎西看去,他得瑟地恨不得屁股中间也有根尾巴摇啊摇的。 【有爱之情敌篇(1)】: 以前,黎西的情敌是一只母狼,如今,黎西的情敌是一群女人! 以前,黎狼没有情敌,黎西从上到下都是他的,如今,黎狼的情敌令他恨不得时时刻刻蹲在黎西身边,防止突变!防止色狼!防止有人不轨! “黎西是我的!给老子滚!” 【有爱之狼崽子们(1)】: 一大一小炯炯有神,精神百倍,他秀眉深锁,顿时妙计生, “你看父王和母妃演戏。”他爬到她身上,准备… 小的跐溜儿爬到他身上,他气地鼻孔生烟,打了他下去。 小的大哭,大的在一边装睡也骂着:“该打该打,叫你看戏,谁叫你爬到戏台上去了!”--------------------****************----------------------- 小凤给力女强新文【佣兵将妃】 尼玛一穿越,就在相当于乱葬岗实则血沫残肢到处横飞的战场, 尼玛一站稳,就是娇小柔弱纤细四肢满脸脏黑貌似小少女一枚, 尼玛才出手,等待她的就是万箭穿心刀剑相向怒目相视的后果, 好吧,憋足了劲,总有一天,老娘会犹如踩着豆腐脑地踩着你们! 这是一个貌似冷艳佣兵穿越奋斗向上的励志故事。 “我曾经很是愤懑一腔认真换来几缕嬉笑,可是后来,我突然知道,在我看来的那些嬉笑的背后,不过是另一些比我更孤单的灵魂,所以,这一辈子,随心所欲,我想做什么,必会去做,不想做什么,你拿把刀子架在我脖子里,我也不会去做。” 【以上,乃女主版简介】 【以下,乃男人版简介】 艳情帝皇:喂,我养了你那么多年,你这么一下,就要跟着别人,奔向他人怀里,不管我这无被无衣,赤身果体的人么? 北柒:你养了我这么多年,就是教会我,必要时机,来个奋然而起,攻得敌人无所适从。 刚毅将军:小女孩不得了,长大了,都将我踩在脚底下了。 北柒:那是因为,你踩过我。 骚狐狸:你来,摸摸我,肌理分明,线条优雅,唔,还有这。 北柒:啊呸,摸你,不如摸我自己。 ……………… 【还有冷厉版】 “谁心动,谁输!谁心软,谁死!” “我输!但,我死,你舍得?” “舍得!” “极致的心软,便是极致的残忍。”-----------------****************----------------俺家妞们的文!!! 【老婆,未婚休想离】木简荨 【妖后魅天下】兔梓 【少将哥哥,别爱我】若竹 【哥哥是只妖】墨儿师傅 【娘子,夜深了】木简荨 【妈咪,我是合法的】九尾鸢
  • 天价傻妃天价傻妃南湖微风|古言她是定国将军府嫡出的大小姐,本该尊贵无比,却因生母早逝,自幼痴傻,受尽世人的嘲笑和冷眼。 一场“意外”香消玉殒,同一副躯体里换成了来自现代的一抹幽魂,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空洞呆滞的眸子瞬间被万千风华所取代。 痴傻的少女,从冷落嘲笑里走出来,用一双纤纤素手掀起惊涛巨浪,将整个玄月国搅得天翻地覆,地动山摇。 片段一: “啊——” 伴随着惨烈的尖叫声,娇柔妩媚的少女满身是血的跌落在地上,痛苦的昏死过去。 “穆流苏,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我要和你解除婚约!” 男子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曲在一起,仇恨的目光像凶狠的野兽,几乎要将站在不远处手握滴血匕首的少女撕碎。 “不用你操心了,太后昨夜就下了懿旨,我们的婚约早就解除了!” 绝美的少女脸上挂着清冷的笑容,利索的抖开明黄色的丝帛,声声清冽,“秦如风,是我不要你了,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片段二: “姐姐,我心里最爱的人是姐夫。” 同父异母的妹妹晶亮的眸子里闪过贪婪的光芒,挑衅的开口,浑身充斥着高贵的傲气。 她明媚的眼波流转间,轻轻的笑了起来,“所以呢?” “所以你把正妃的位置让出来,那么尊贵的位子不是你有资格坐上去的。” 自信满满的少女眼底的轻狂和鄙视丝毫没有掩饰,步步逼近椅子上端着茶杯轻轻晃动的少妇。 “王爷,听到了没有,妹妹想要自荐枕席呢,要不要我将正妃的位子给让出来呢?” 亭子旁边的假山后面缓缓走出来一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如玉的面容上满是不屑,凉薄的勾着唇,冷冰冰的说道,“本王最讨厌的就是倒贴都没有人要的青楼女人,来人,放狗,将这个女人给轰出去!”
  • 异能田园生活异能田园生活画媚儿|古言开新书《九零炮灰彪悍逆袭》啦,拜托宝贝们过去投个票支持一下啦! 意外穿成农女一枚,家穷势弱被人欺! 还好老天给力,给了空间和异能,带着家人开心去种田! 欺负我的人,自然要给欺负回来啦! 至于夫君嘛,这可马虎不得,得好好挑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