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原来,他一直在站在风口(1)

不可忽略,她心底泛起了一波波的涟漪,荡漾着雀跃与甜蜜,似乎还夹杂着温馨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马车已经不再走动了,如心闪动着弯曲的长睫毛,慵懒地睁开眼。冷不丁落入的是君子奕那温润的眸光,俊逸的脸庞带着浅浅的宠溺的笑!莫不是他就这么瞧了一路

她一直以为,感情是需要细水长流

映着落日余晖,烫金的“君府”两个大字在光线闪耀下熠熠生辉。婉转阁角高跷,房檐低垂,宽大的门庭,墨黑的木门。好生气派……

“方叔有异议?”君子奕依旧是淡淡的清冷话语,眼角微瞟着,那是一种不容忽视的威严

如心的思绪和着车轮转动的频率,一点一滴的跳跃着,混乱着,直到不知何时沉沉睡去,在梦中绽放着舒心的笑靥

来到古代,小康之家住过了,南宫府顶多算个小康之家吧;平民窟也体验了,逐月堂虽然有陈府华丽的外墙做基垫,温饱不缺,但在如心眼底,相似贫民窟;如今是要过上一段资本主义生活了,君家能到如此境地了,也称得上是资本家了;不知道是否会去皇宫混一混,让封建主义也腐蚀腐蚀,然后回去继续过社会主义社会

“到了,我们进去吧!”君子奕说完撩起帘子下了马车,又牵着如心下来

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这是,心动的前兆;也许心,早已不受控制了!从那晚飘然入心的银白开始

如心依旧一副淡然,但君子奕所散发出来那种果断的威严却让她不住地欣赏,千面的男人,想必也是位超级腹黑的人物吧

一下子体验人生百态,如心唇边逸出讽刺的淡笑,但不损淡然的神韵

到了圣月,要接受自己家破人亡的身份,一次次的如浮萍漂泊不定,从来也不知道还有家这个概念。今天这个家字由君子奕口中说出,竟带着暖暖的温度,微微融化了结着冰凌的心

望着怀中人恬静的睡容,感受着他均匀的呼吸,君子奕嘴角绚放一抹满足的笑痕

等你睡醒,就到家了!家?如心的心再一次的颤动,因为这句话

“少爷,老夫人等了好一会了!”见他们漫步走来,一个年约五旬的老者,穿着藏青长衫,做管家模样打扮,恭敬地微微欠身,眼神透过余光不住地打量着如心

一个多时辰?如心抬头望了眼君子奕。为了不打扰她睡觉,竟然在马车里停留了一个多时辰

这娃儿有意思。君老夫人笑意爬满脸庞,轻轻抚摸着茶杯,眼神锐利地在如心身上打量着,“慕容公子不必客气,还望不嫌弃寒舍寒碜。”

如心转动着眼眸,不住地打量着君府,青石板铺砌的正路笔直地延伸着,直通大堂。路的两边是有些花草树木。左边有个鹅卵石围着的观赏型小假山,汩汩泛着流水。右边是姹紫嫣红的花海,现在已是夏初,却没有残红一片,反而争奇斗艳

“我以为奕儿认不得回家的路了呢,还是在外太过流连不舍得回了?马车在门口停了一个多时辰才进来!”君老夫人噙着笑,带着很精明的神色。貌似责备的语气却听不出一点责备的话头。一双眼睛却依旧炯然,直勾勾打量着如心

“娘!”一入门,君子奕便对着主位上的妇人打了招呼,语气不热络也不冷疏,很平常,似水流般

“见过君老夫人!”如心微微欠身,表达了一个晚辈对长辈应有的尊敬。脸上依旧是淡然,漠视一切的淡然

如心愣了一下,便爬了起来,离开了那微微带着眷念的怀抱。有些疑惑为何刚才会放任自己那么脆弱。兴许是伤势未愈所致,病人比较脆弱不是吗

如心不再抵抗了,因为君子奕口中淡淡的酸涩,也想贪恋这么半刻的温暖。如果幸福只是一瞬之间,又为何要去浪费。只是希望片刻温馨过后,不会是狂涛骇浪般的痛苦

如心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虽然情景不相符,但却很现实。这么豪华气派的君府和逐月堂里那些无家可归的老弱妇孺形成强烈的对比

思绪百折千转间,如心已被君子奕带领到了大堂

“可,我……子奕你……”你有龙阳之风?这几个字在嘴边悬荡着问不出口

“逸水轩右厢房?少爷……”方清儒讶异地抬头望着君子奕,逸水轩右厢房那是……

如心捕捉到了君老夫人眼中的光芒,背脊有些发凉。四十几岁的模样,脸上没有太多的痕迹,却依旧难掩丝丝风霜;斜云鬓堆积着,富贵却不庸俗;一身青黑色的裙衫凸显干练的利落。明明是慈祥的笑容,如心却看到了算计的光芒。原来君子奕的腹黑不是杜撰的

“醒了?”眉毛微挑,君子奕好笑地看着他刚睡醒的迷茫,煞是可爱,让他的心不住地激荡

日落西山,红霞映天,已是黄昏时刻了,她究竟睡了多久

人生最是情伤人!可世人却对于伤人伤却乐此不疲……

枕着温暖的胸膛,包裹着安全的气息,如心这一觉睡得香甜,嘴角都挂起了纯净的笑意,似小孩般,天然无暇。似乎还做了个美美的梦,只是梦醒了无痕

“娘,这位是慕容,孩儿在柳城结交的好友!慕容,这位是我娘亲!”君子奕瞟了一下他娘,那算计的眸光闪烁着,怕是闷坏了想玩新鲜的了。不过他不会让她有机会把主意打到慕容身上

“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休息。等你睡醒了,就到家了!”君子奕也许弄懂自己的心了,但却难以说服怀中之人。只希望借着日后的相处让彼此的感情明朗,因为此刻,他自己也是迷茫的

“有劳方叔找人把逸水轩右厢房清扫一下!”君子奕淡淡地吩咐着,清冷却不傲慢

“不敢,我下去安排!”方清儒在君家当了十几年的管家,从小看着君子奕长大的。虽然知道君子奕也尊重他,但是决定的事也是不容质疑的

只有小的时候小骏会撒娇说,姐姐,我们回家吧。但后来,他们一致改为回去吧。因为他们不知道,那是否还算是个家

也许是他的胸膛太过温暖,所以讲出的话语也带着温度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御夫有稻:绝世娘子懒为妃御夫有稻:绝世娘子懒为妃孔雀白翎|古言她以为只需要卖个萌再装点嫩就好!谁知,她不光得谨守奇葩家规,还得养活大爷似的一家老小。 她一不小心起了点小主意,【全文完】 一朝穿越成农家小萝莉,开了家古代连锁超市,富了一亩三分之地;然后一不小心养只白虎,救个江湖侠客,却被迫拜师成为江湖一派踪迹诡异的继承者;再一不小心发现个随身空间,未免资源浪费,低调的建立了神秘的百灵山庄。她无意江湖纷争、无意朝堂纷乱,更无意江山社稷帝王后妃。却不知那是家族唯一的使命!更无奈惹得当朝皇子对她威逼利诱,武林盟主与她把酒言欢,贴身护卫视她重过性命,魔教教头屡次救她于危难!搞笑的是那个从小“斗”着她长大的哑哥儿竟说是她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婿? 等等!哑哥儿!你说啥?
  • 一等俏农女一等俏农女码字的小狐狸|古言【读者群,狐狸部落,296620430】杨千千不解,她想骂爹,她的人生怎么会这样悲剧? 她是商场女强人,虽不是翻手为云,却也覆手为雨,终于时髦一把,风骚一回,本以为可以幸运地玩次开心的穿越。 可家有悍妇,穿来三天每天被骂醒,家徒四壁,一群年幼兄弟姐妹,穿衣吃饭都是问题! 但有杨子千在,担心什么?有手有脚有大脑,钱会有,地会有,大米也会有,可突然来门口哀嚎的大妈从哪儿来? “三姐,那是咱二婶娘。” 什么?极品亲戚还敢上门?小六,关门放狗!
  • 妖孽君主的宠妃妖孽君主的宠妃淡胭脂|古言她是和亲的公主 亦是南毓送给西祈的礼物 是礼物就该起到摆设的作用 既然嫁了都嫁了,与其当个弃妃、怨妃,不如—— “你真的不怕本王么?”他盛满星光的琥珀色绿眸灼灼地凝视着她。 “为何要怕?”她圈住他的脖颈,嫣然反问,笑靥如花。 她的志向可是很伟大的:我就是要你为我画地为牢,当你一世的宠妃。独一无二,独宠一生。 什么后宫佳丽三千,七十二院妃嫔,统统嫁人去吧~~~ 妖孽君主呼延迄,只能是她宠妃顾沫白一个人的! 片段一: 她被五花大绑地捆到他的面前,爱妃在前他没将她认出。眯着那双魅人的琥珀绿眸,她命令道:“抬起头来。”“怎觉得这般眼熟”。她故意惹人遐想,无限暧昧地语调回道:“王上,您还记得那晚,醉倒在您怀里的顾沫白吗?”哼!她要是细作,那夫君你就是共犯! 片段二: “爱妃,如果你不想出事的话,本王劝你还是尽快起身得好。” “什,什么?”顾沫白眼神迷离地呆呆地望着好像在隐忍着什么的呼延迄。 咦?下面怎么有东西抵着自己。 硬硬的,还会动的东西….. 顾沫白马上意识到了抵着自己下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急忙双手捧着自己发烫的脸,跳开去,指着呼延迄道,“你…你…你。” 片段三: 顾沫白立即兜紧自己的衣领,步步后退。 这一次呼延迄眼明手快的拉住又想要逃跑的她,稳稳地按住她的双肩,逼她在他的大腿上坐好,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用无限魅惑的声音勾沉声道:“爱妃,上次是荒郊野外,本王只好作罢,这次…..你就从了本王吧。” 【宠文,不虐身,也不虐心。走唯美路线,一对一。喜欢虐文的甚进,宠文爱好者尽管来哈!】 —————————————— 简介无能,不能充分概括剧情:情节丰富、独特新颖,精彩不容错过! 胭脂读者交流群:71524530 推荐朋友的书: 宠妻惑君心: 等到荼靡花开: 前夫,别缠我: 绝世医妃: 重生之独宠吸血妃: 王爷的失宠弃妃: 皇牌弃妃太枪手:
  • 废材惊天逆袭:狂凤驭妖废材惊天逆袭:狂凤驭妖炎炎之火|古言自古以来驭魂者皆是逆天而行打乱轮回的罪魁祸首。传言干这行的总有一天会受烈火焚身之苦,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她,行内人口中的天才驭魂师,唯一一个经受烈火焚身而大难不死之人。虽逃过天降的灾难,却躲不过人为的阴谋。凤离月,天绝大陆第一强国风凛的公主,还在母亲的腹中时便受万人的羡慕。可是出生前不久嘴贱的国师却说她的降生,将会使风凛国福祸双至。出生之日天降暴雪整个帝都冰封三尺,狠心的父亲宁可无福也不要灾祸降临,将她掐死在襁褓之中。当二十一世天才驭魂师的灵魂,遇上风凛国公主的废材之躯,究竟是沦为废材还是强者崛起?
  • 倾城妖孽:双重性格甜妃倾城妖孽:双重性格甜妃落雪时分|古言她,玉玲珑是仙音界预言之神命定的妻,身为天界前战神传承的战神,却阴错阳差的爱上了魔界魔君。她迷茫亦师亦夫的白衣人姚枫瑾和阴柔腹黑魔界魔君冥璃殇之间。大家兜兜转转,最终她明白他在她心中早已生根发芽,永远拔出不去。他和她之间本是仙魔势不两立,天地不容。妖孽男心甘情愿死在她的战剑下,她亦是生无可恋。他与她的爱恋最终如同那曼珠华沙,花叶两不见,相生相错。千年之后,经过千百次的转世,这一世的她有着全新的记忆从现代依照穿越到古代,命运的交织,那份情是否依然存在?
  • 凤舞之驭兽太子妃凤舞之驭兽太子妃李筝|古言一对一宠文,养成系,女主有一点驯兽“异能”。 …非常小片段… ——绡纱金帐里,恶毒嫡母从梦中醒来。啊…尖叫声不断。但见绣花绫被上,一只只毛茸茸的带着绿豆闪光小眼睛的…老鼠!绣帐成了老鼠窝… ——众皇子公主游湖,不过是因为俊美如仙的太子殿下将自己的一盘水果给她吃了,她一个五岁的小包子就被人暗害落水。当太子找到她的时候,她正趴在一只鳄鱼身上,眯着眼睛懒洋洋地叫着:鳄鱼妈妈,我饿了… ——皇家猎场上,有刺客驱赶野兽行刺导致一片混乱。危急时刻,谁还记得她一个小小的皇子伴读?动乱平息后,谁都以为她肯定是被野兽踩成了肉酱。却不料群兽环伺中,她骑着一匹梅花鹿悠然而出… ——鞑靼送来一匹烈马。汗血?龙驹?朝中上下无人能将其驯服。鞑靼使者洋洋得意,满朝上下颜面无光。却不料她不过给马儿吃了一颗糖,童言稚语耳语几句,烈马便主动跪下让她骑乘… … 新文,求虎摸、求亲吻、求包养,一切求。 走过路过,给个收藏吧,谢谢! …以下才是简介… 她是外室女,出生几个月后,父亲看着窗外一片从树下飘下来的羽毛,随口为她取名小羽。 五岁时,嫡母一把火烧了她的家,生母亲弟葬身火海。 祖父说,就是我死了,也不许那贱种姓秦,不许你玷污我秦氏门楣! 于是,她成了秦府六少爷的丫头,没有姓氏。 两个月后,她从树上摔下来,年仅八岁生性顽劣的九皇子拂开她脸上乱发,说:这个妹妹会爬树、胆子大,我喜欢!你跟我进宫吧! 于是,丰神俊朗有如谪仙的太子殿下将她带进宫,换了身份,女扮男装成为九皇子的伴读,赐名凤舞… 且看她如何以卑贱的出身,慢慢走出一条幸福的康庄大道,步步生莲。
  • 千金再嫁:夫君萌萌哒千金再嫁:夫君萌萌哒叶是虫|古言第一次,她穿为小病君的冲喜新娘, 被他视若珍宝,一心相护,却仍死于非命。 十数年后,她重生为林府傻千金,对他一见钟情。 他却痴恋亡妻,将她一剑穿心。然后,请旨相娶。 柳伊:夫君念念不忘的亡妻就是自己肿么破?急,在线等! 吃醋吃到前世的自己头上,她也很绝望啊!
  • 相公岂敢把我弃:王爷恋上下堂妻相公岂敢把我弃:王爷恋上下堂妻桃桃凶猛|古言大户小姐,好吃懒做,骄横跋扈,进门就被丈夫休掉的合法妻……本是超能力少女,无奈穿越成王爷下堂妻,没功夫怨天怨地,坚持就是胜利。看超聪慧下堂妻如何智斗阴险后妈,脚踢狡诈小三,虏获美男心!天上下雨地上流,你不爱我我不愁。小姐聪慧又美丽,相公岂敢把我弃。(*^__^*)
  • 千金难逑千金难逑馨馨蓝|古言穿越之后,她是云家小七,默默无闻,传闻即将病逝的千金小姐;她也是云轻狂,年少轻狂,秉承着前世的性子,嚣张轻狂。两个角色,一人分饰,她演得不亦乐乎…宫中争斗,她笑看风云。朝廷乱世,她旁观高坐。江湖又怎样,她照样搅得天翻地覆。
  • 喋血妖妃:王爷别得瑟喋血妖妃:王爷别得瑟蓝小小鲨|古言狠毒,冷血,是她的标志。腹黑,邪恶,是他的代名词。 她,相府待嫁的痴呆三小姐。他,帝国站在权力巅峰的摄政王。 当腹黑撞上冷血,将碰撞出何种火花,且看喋血妖妃,玩转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