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说再见,愿再见。

对于我突然的召唤,冷家兄妹皆是一愣,也不知道是惊讶于我的法术,还是纳闷我为什么突然弄出龙玄剑,管他呢,我已经懒得去想,散漫的走到圣女面前,把剑递给她“接着吧,给你了”

“摊牌?”粉酷哥疑惑的重复了便我的话,显然不明白我的意思

没想到我这样的回答,却引来了圣女的爆发,她猛的从座位上起来,冲到我面前,一把抓起我的衣服领子,愤怒的大吼道“我管你什么狗屁神仙的,你不觉得你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吗?你这样……你这样……我哥哥他……”圣女的怒吼慢慢的演变成小声的啜泣,紧抓着我的手,也一点一点的松开来

看着一直沉默的粉酷哥,我感觉心就像被谁紧紧的握在手里,窒息,焦躁,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永远的离别,还是因为他只是这样坐着,并不挽留的坐着,我想我不应该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眉头深皱,我直直的向门口走去

我刚想迁怒,小草又开口了“姐姐,你要走了吗?还会回来吗?”

而我也早已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多么懂事孩子啊,而我竟然被这么小的孩子包容着,我还是真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比喻了

我抬手揉乱了圣女的头发,苦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啊”圣女听了我的话后,左脚轻跺,好像在借此表现她的不满,我又轻笑一声,忽然发现其实圣女长的也没有那么的不顺眼,转头看向一旁的粉酷哥,他从刚刚就那么坐着,头低低的也看不到情绪,能看到的只一片应景的阴霾

我没有抬头看冷家兄妹的表情,只是一直低头感受着他们的沉默,也许对于凡人来说这个事实比较难接受吧,还是说他们现在只是在怀疑我是否已经疯了

过来好久,粉酷哥才开口道“不回来了么”他的语气很轻,但却给人一种用尽全力的感觉,我突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好似什么被硬生生的撕开了,我故作潇洒的叹了口气说道“啊,也许,你们这辈子是等不到了吧”

这边圣女傻呵呵的刚要接,那边粉酷哥已经反应了过来,他冷声的训斥圣女一声,意思好像不让她要,我无奈的转身看向粉酷哥“哎呀,是我自己想给她的,反正我要这玩意也没太大用,你也别拦着了”说着,我一把把剑兑在圣女怀里

事实上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怂包,因为还没等到第二天早上,我就跑回天上去了,我当然知道这样做很不负责任,但是一想到明天可能面对的情况,我就开始头疼,你说粉酷哥要是不来吧,我得多受伤啊,你说粉酷哥要是来了吧,我去,我又应该怎么向家里那四位老公解释啊

“哎,你……”圣女刚要喊住我,不想却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抢先了“姐姐,你走了吗?”这个声音让我的心不自觉的一颤,我僵硬的转过身来“小草?”

太TM窝囊了,我索性蹲在地上,闷头大哭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竟感觉好像有人在轻轻拍我的背,我迷茫的抬头向旁边看去,没想到正好对上粉酷哥那复杂的眸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到我旁边的,我也没心思去读他眼睛里的情绪,只是一撞上他的眼睛就立马被吸了进去,拔不出来了,这种吸引来自最原始,男人与女人的本能,脑子里突然蹦出一种想法‘要不就破罐破摔得了’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怎么开口,小草冷静的看着语无伦次的我继续说道“姐姐,“你……我……”面对着小草的质问,其实,哥哥都跟我说了,姐姐没关系的,小草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每天都会拿玉佩和姐姐汇报的,可是,姐姐小草还是会想你的,姐姐,你是小草见过最好的姐姐,姐姐……”说着说着,小草已经泣不成声了,她胡乱的擦着眼泪,好似还想继续说下去

小草不知什么从哪里冒出来的,此时的她正站在厅子的中间,身体单薄的她被显得异常弱小,怎么搞的?不是有丫头在陪她玩么,她怎么会在这

索性把剩下那本秘籍交给老头,让丫等,粉酷哥要是不来就算了,如果粉酷哥来了,就把秘籍交给他,让他练,而且我还特意留了个纸条,是在粉酷哥来了个情况下,给那四位老公的,上面只有四个大字‘结个伴吧’就把所有问题推给时间,放五个男人慢慢去磨合吧

大喇喇的走回椅子坐下,我低沉的说道“其实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你们摊牌的”说真的,心情还真的有点不好

我自嘲的笑了笑“圣女其实你真犯不着老跟我这么说话的”没等圣女回话,我便起身走到客厅中间,心中默默的念着咒语,左手边突然一缕刺眼的白光一闪而过,再看时龙玄宝剑已经握在手中

就是摊牌”我肯定到“其实我来到这里认识的人也不多,和你们还算熟吧,说真的,不管你们怎么想,我把你们当朋友,刚刚的你们也看见了,其实我从开始使的就不是什么武功,我所用的都是法术,“恩,也许你们会不信,但我是神仙这点是事实,现在我不得不离开了,龙玄剑算我给你们留下的纪念吧,还有,算是帮朋友一个忙吧,小草,我希望能留在你们这里帮忙照顾下,小花他,打算跟我走”我自顾自的说了不少话,语速很慢,里面也难免有几句假话,但大部分还都算发自肺腑的

我靠!显然嘴比脑子要更行动派啊,我这边还想着呢,那边已经说出来了!!怎么办啊,这话说的也未免太臭不要脸了吧!什么叫‘你想一直都见到我吗?’你当你是谁啊!!连自己的嘴都控制不住你是傻逼吗

“你想一直都见到我吗?”

虽然我已近在脑内狠狠的谴责了自己,但是这话都已经开了头,又不得不说下去,强忍着情绪,我开始硬着头皮的装逼“如果你想,那明天就跟着我们一起走,但,你必须放弃冷家,选择一个吧”虽然我自认为我这句话说的真是酷炫叼爆,但还是没敢多留,一个瞬移,屁滚尿流的跑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妃你不可之雪在烧妃你不可之雪在烧韩降雪|古言“小姐,你别想不开啊!”雪诧异的回头,只见一个男孩向她飞奔而来。雪刚想张口提醒他要小心,就见他脚下一滑,伸出的手正好把她推了下去。“虽然得了绝症,但我也没想自杀呀,靠!”她穿越成了公主,指婚成了妃,大婚之日新郎官却不情不愿,百般的刁难,终于和好却不知是一场阴谋的开端…
  • 挽红楼之玉舞九天挽红楼之玉舞九天闲听冷雨|古言红楼新文: 挽红楼之侠王宠玉—— (十三的男主) 。。。。。。。。。。。。。。。 孤标傲世携与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林黛玉。 那样一个绝世风姿的草木之人。 红楼一梦几百年、痴情男女泪涟涟。冷月无情葬花魂、三生石刻难成眷。提笔续红楼,只是为着那一个女子,那一个让人怜让人疼让人惜,那样一个“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两弯眉”的绝世风姿的女子——林黛玉! 红梦一梦泪尽潇湘。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 金玉缘成,她以为,她的一生,就这样了结在潇湘馆。 泣血一遇,红尘俗世再结缘。 为了她,他笑看世间。 为了她,他翻手为云覆手雨。 为了她,他弑君篡位。 为了他,她周旋于仇敌之手。 为了他,她几番于生死中挣扎。 这是她与他的故事,是浴火涅磐后的黛玉与与一个奇世伟男子泣血中重生的故事。更是一对开国帝后相依相扶,一生相守不离不弃留下一世传奇的至尊神话! 。。。。。。。。。。。 推荐好友晨晨的红楼新文: 红楼宫心计之宝钗入宫——
  • 红楼之情满潇湘红楼之情满潇湘栖霞公子|古言初秋时分,暑热并没有褪去。枝上的鸣蝉正不厌其烦的宣泄着自己的烦躁。 潇湘馆显得静悄悄的,炕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些婆子以及粗使的小丫头。雪雁和春纤在东屋里休息,而林黛玉正在里屋午睡。 紫鹃正坐在回廊上做着针线。院中上百竿的翠竹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苍翠欲滴,窗格子上印出些斑驳的影子。 紫鹃看了看挂在月洞上的鹦鹉,也半闭着眼睛正昏昏欲睡呢。她低头做了一回针线,无奈困意实在厉害,……
  • 傲世魔女傲世魔女潞浠|古言单纯小乞儿,本该无忧无虑地生活,因为遇上他,一个自幼被认定为孤煞七星的男子,从此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女降世,魔女相随,江湖动荡。不料真相揭开,她竟是至女和魔女的双重结合体!一次惊变,魔女现世,江湖,又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 俏皮小书童俏皮小书童牟元尊|古言一个月色怡人的夜晚,长安城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百姓们也都已安然入睡,只不过再城中某处的大宅院里,却是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倾城王妃惊天下:天才结界师倾城王妃惊天下:天才结界师溶月淡风|古言流行穿越?好吧,肿么她还被交换灵魂。无奈成为官二代,美其名神女,实则废柴体质。终于某天逆袭,某男杀气腾腾磨刀霍霍而来。一次杀她,不成,再次杀她,徒劳,三次杀她,无果,到了四次,她已逆袭,神兽相伴而行,两人睥睨天下。且看风云变幻,径自笑随红尘。
  • 蔓蔓情路蔓蔓情路攸蚬|古言上官水儿,丞相的掌上明珠,总爱提问各种的问题,导致身边的人都头痛不已; 慕容浩天,先帝最宠爱的儿子,一代冷酷俊王爷; 当两个人遇上了到底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但是,当两人几经波折终成眷属后,才发现不过是阴谋的开始!
  • 痞气狂妃痞气狂妃暮色纯纯|古言二十一世纪街头一姐叶小冬穿越成新娘 才女变弃妇,她被一纸休书遂出皇子府,从此失踪沓无音讯。四年后,她带着一个萌到爆的嫩宝,流里流气地杀回来,飓风一样扫得京城一片人仰马翻。 ——戳,到底谁才是娃儿他爹? ——◆◇◆——◆◇◆——◆◇◆——◆◇◆—— ◆婚约 某女追杀刺客闯进某男府中不慎伤了某男,于是从此开始被某男无下限倒贴卖萌地逼着负责赔偿… “亲~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啊亲!” “你害得本王不行了,反正你们孤儿寡母也缺个男人,嫁给我撑个门面得了!” “除了这个,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如此…本王委屈点,嫁给你们行了吧!” ◆宴会 天下第一美人婉玉公主:“真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粗俗不堪的女人?” 左相府最受宠的大小姐:“如此下作龌龋,只有瞎了眼睛的男人才会看上你。” 某女一脸亲切热情地望向身边的俊美男人: “亲,这里有包治眼疾的神丹妙药保证药到病除,节假日优惠七折包邮有回扣哦亲!” 某男冷冷道:“来人,打烂这几张敢诅咒本王的狗嘴。” 几位美人听后顿时脸色一菜,当场吓晕过去… ◆婚礼 “爷,四皇子说他没给王妃写过休书,他说王妃应该是四王妃,您这是强抢侄媳!” “混账东西,活腻了他!” 一身红衣的俊美新郎官咬牙切齿地就想下马宰人,某人连忙拉住: “王妃让人给他喂了十公斤巴豆浓缩汁,小王爷让人给他喂了二十公斤巴豆浓缩汁。” 想起那对母子的彪悍,某人当即打了个哆嗦,惹天惹地惹神惹鬼也别惹上那俩恶魔啊! ◆婚后一 某日,某男心血来潮,忽然问道:“卿卿,你怎么给咱儿子取个这样的小名?” “他小名咋了?”某女眼眨眨,某男:“太名不符实了。” 他儿子介么可爱,怎能配以夜叉之丑名?孰料某萌宝昂起小脸,分外不满地瞪过来: “肿么不符实了?!” “→_→” ◆婚后二 “娘子,儿子今天给锄禾日当午,配了一个下联为起舞弄清影。” “有才,不愧是我生的,嘿嘿…” “还有一个横批:日忙夜也忙。” “贴切,我儿天才,像我,哈哈!” “他跟夫子说,这联写的是我们两个。” “…⊙﹏⊙‖∣°…“ ——◆◇◆——◆◇◆——◆◇◆——◆◇◆—— 【关于结局】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结局一对一。已有大量存稿,更新及时,喜欢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亲们,欢迎跳坑!记得要收藏哦O(∩_∩)O~
  • 相公很难缠相公很难缠恋上糖菓|古言【驭魔】 她,人如其名。风淡云轻,高雅若兰。一次意外让她穿越至这异世,从那黑帮首领沦为三岁孩童。迷茫窘迫时,被他所救,摇身一变成了“逆天”尊上之子,但谁又知,救赎的相遇只是利用的开始。 辗转红尘,搅乱一池春水,究竟,属于她的幸福在何处? 他,邪肆魅惑,冷情无心。十五岁那年捡回昏迷的她,不过是为了那独一无二的天羽血脉。但是为何,在火光中看到那单薄而决绝的背影,他竟然心疼到无法呼吸? 他,冰冷骇人,冷眸如兽。穷尽这一身,他只为一人展颜。那一年的初遇,就注定了沦陷的开始。 他,风流不羁,洒脱叛逆。身为丞相之子,却只甘流连风花雪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但那日不经意的惊鸿一瞥,却让他万劫不复。原来,这世上竟真的有一种爱,叫一见钟情。 他,霸道残酷,残忍嗜血。当今圣上的第六子,风头正盛的厉王爷,战场上长胜不败的神话。但遇见他,却好像一切都变了。“他”明明是男子,自己怎么会. 他,俊美出尘,喜怒无常。他是世人既爱又怕的“毒医”。一次意外,他得知她竟是女儿身。本无其他,但,心底那欣喜若狂的感觉是什么? 他,冷酷无情,城府极深。身为鹰野的九五之尊,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牺牲所有可利用的一切,哪怕是他自己。但为什么看不见那个单薄的身影,他竟会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 片段一: “若儿,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离开这里...若儿,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紫眸男子第一次在人前露出了自己的脆弱,不惜一切,只为换得那人的再次驻足。 “爹爹,你在说什么?若儿不明白。”银眸女子轻笑,优雅而疏离。她的眼中、心中亦不再有他的身影。 片段二: “少尊主,琅骁永远只是你一人的琅骁。”绿眸少年单膝跪地,冰冷的脸上有着不可摧毁的坚定。 “好。”男装的少年拉起绿眸少年的手,声音轻柔而缥缈。 片段三: “贤弟,你对同性之爱如何看待?”蓝眸的公子用扇轻抵住唇角,遮住面上闪过的一丝痴迷之色,轻挑的声音中含着一丝异样的情绪。 “同性么?”蓝衫的银眸少年放下手中的书,向蓝眸公子看去,“并无特别,只要两人相爱就可。” “你真的如此认为?”蓝眸公子蓦然站起了身子,面上溢满欣喜之色。 片段四: “若儿,不要想要离开,你这一生,注定成为我萧错的妻。”俊美似仙的男子拉着银眸少女的手,一字一顿。 “哦?凭什么?”兰若淡然反问,将手轻轻地抽了回来,转身离去。 ———————————————————————————————————— 一双银瞳,似有万千风华;一抹轻笑,抵过江山如画。 站在崖顶,蓝色衣裙迎风飞舞,如那开在深谷的幽兰。看着眼前的各色耀眼男子,笑无声。 倾尽这天下,我不过,是想有个能陪我下地狱的人罢了。 母亲,我真的还能够幸福么?
  • 独孤十三夫独孤十三夫灵域8鬼书|古言她,是高等学府的高材生,是生活在物质社会的孤儿,爱钱,爱命,更爱自由…… 清冷孤傲是她的标志,冷静的审时度势是她的特长,然而一次实验带她来到天启皇朝,一个男权帝制的封建社会。让她的自由,生死一切变得不由自己…… 他,是天启皇朝当今太子,是天启未来的皇帝,爱权势,爱江山,更爱美人…… 邪魅俊逸是他的骄傲,俊美的面容是他无所不利的法宝,然而一次意外的相遇,美人入眼便再容不下其他,让他疯狂的想要得到,想要占有…… 他,是天启皇朝的将军,是天启士兵的不败战神,爱兵,爱民,更爱他的未婚妻…… 丰神俊朗是他与生俱来的,冰冷的冷脸是他战场的神态,然而一道圣旨,她成了他的未婚妻,让他迷醉,丧失冷面阎王的威名…… 他,是天启宰相的独子,是天启太子的至交好友,爱朋友,爱逍遥,更爱死对头的女儿…… 温文尔雅是他的面具,腹黑的本质是他笑里藏刀的利刃,然而一次皇宫的盛宴,翩若惊鸿的身影夺走他的视线,让他怨,让他恋,让他痴缠不休…… 他,是落草为寇的山贼,是家破人亡的孤儿,爱抢,爱夺,更爱他的压寨夫人…… 乖张孤僻是他的个性,掩藏的粗犷面容是他不敢面对的过去,然而一次寻常的打劫富家子弟,那纤细的身子柔若无骨,让他舍不得放手,舍不得让她走…… 他,是天下的首富,是独孤家的一个下人之子,爱钱财,爱高位,更爱他的小姐…… 笑面狐狸是他的第一感觉,冷淡市侩是他的生存之道,然而一次上门求助,那浑身脏污的身影再也无法抹去,让他甘愿做牛做马,甘愿俯首称臣…… 他,是勾栏院的头牌男妓,是天下第一楼的楼主,爱玩,爱闹,更爱勾栏院的老鸨…… 乖巧可爱是他的伪装,邪恶淫邪是他本性,然而一个半路插队当老鸨的“男人”,让他贱卖自己的产业,让他甘之如殆的做小跟班…… 他,是纳塔拉部落的首领,是纳塔拉最勇敢的勇士,爱自然,爱山林,更爱神女…… 高大强壮是天赐的礼物,不拘小节是他率性而为的豪放,然而一次选妻的射猎,让他痴癫疯狂,让成为神女裙下的侍者…… 他,是枭鹰族的少主,是天神遗落在人间的血脉,爱天神,爱水秀,更爱天神的女儿…… 果敢睿智是枭鹰的雄风,镜花水月之术是他血脉中的能力,然而一次镜花水月的侦察,让起了争斗之心,让他化为欲望之神的奴隶…… 他,是远古森林的王者,是隐藏在山林谷底平原的狼王,爱平原,爱族人,更爱夺走他初吻的家伙…… 狂放不羁是狼的天性,爱好和平是他心底的愿望,然而第一次出世化狼成人,却让他终身不得另娶,让不谙世事的他入了污浊的凡尘…… 他,是雪山峰顶的冰人,是世间的盲人术士,爱生活,爱雪貂,更爱误闯的她…… 外冷内热是他的内心,与世无争是他休闲生活的保证,然而一个误闯雪峰禁地的女子,让他生活不再平静,让他不得不处理她带来的麻烦…… 他,是药王谷的谷主,是天下医者的楷模,爱生命,爱药材,更爱救命恩人…… 谦恭有礼是他医者的风度,济世救人是他生存的目的,然而一次采药险些丧命的经历,让他拼命研究爱情的良药,想要她多看他一眼,多给他温暖的拥抱…… 他,是邪魔歪道的统帅,是东银国恶毒的暴君,无爱,无情,无法放弃的人质…… 捉摸不透是他王者的风范,挥霍生命是他的最爱,然而一次威胁的行动,让他成了一个愣头青年,让他心慌莫名不知所以,想要得到她的心,她的爱…… 他,是海之国的皇子,是万里寻妻的男子,爱海,爱家,更爱宿命的安排…… 欢乐快活是他的重心,坚持不懈是他永久的追求,然而早已知晓的宿命,让他不得不面对他的公主,让他奔波尘世寻找那有着彩色凤凰的女子…… 当独立自主的孤傲的天之骄女来到这社会落后的古代,莫名顶替圣旨成为一个待嫁的闺阁女子,她是不是要高举人权的大旗捍卫自己的自由权利? 当十三个优秀的男子与她一一的相逢,谈笑嗔痴的惑人心弦,他们该如何去抉择呢? 只见一个古老的石碑上依稀刻着:“彩凤腾飞,十三天星……” 她颤抖的双手扶着石碑,泪眼婆娑的看着身后的男人,不可置信的低吟:“这不是真的吧……” 片段一: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女人睁大了眼睛看着身旁的男人。 男子拧着眉头,一脸受害者的模样,“这里是客栈的床不是在你家中,而且是你喝醉了把我拖上床的。” “那我们……”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片段二: “李萧寒,你这混蛋不害我你不过瘾是不是?好,我惹不起你我总还躲得起。” 某男人邪魅的一笑,“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你逃不掉的,小宝贝。” “去死!本姑娘对妖孽男过敏。”皇城脚下,女人恨恨的转身。 “笙依——记得把你说的爱情钻石带回来。” “滚啦!” 片段三: “你……”指着一脸无所谓的女人,他有种想杀了她的冲动。满头的银丝随风而动,金色的眼眸似乎要将女人私吞下腹。 “我什么?干嘛像死了爹娘似的。” “你亲我!” “我又不是故意的,亲一下又不会死,怎么这么小气。” +++++++++++++++++++++++++++++++++++++ 欢迎大家领养! 小依依已被kang407领养走~~~ 药王谷谷主清尘已经属于璃月新舞童鞋~~~ 太子李萧寒已被清明时节雨纷纷领养走~~~ 东银国国君孤君煞已经被欧阳宓妃领养~~~~ 海之国皇子海啸已经被xiarhuaduo领养~~~ 枭鹰族少主雷鹰被mays91领养走~~~~ 小狼王狼睿已经转送舞色秋宁了~~~ 盲人术士冰寒宇已经被keil领养走~~~ 宰相公子南宫若琰被晨尘c领养走~~~ 天下第一楼楼主魅被红颜浮流年领养~~~ 笨笨小宫皓已被爱放逐领养~~~ 推荐个人作品: 《睡妃太嚣张》 《无命妖兽》 +++++++++++++++++++++++++++++++++++++++++++++++++推荐好友文文: 《误惹相府四小姐》尉迟有琴 《替娘拐相公》一露走来 《爱上雪天使》真爱你的芸 《绝色逃妃倾天下》紫玉丁香 《蝶魅江湖》樱梦银雪 《邪魅小师叔》丝雨飞花 《扑倒妖孽大叔》惜诺贝儿 《错爱残欢》马怡然 《待休王妃》一叶秋水 《帝妻》初晨 《娶妻娶悍》木棉 《无品“觉”师》夏沐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