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二少爷走了,能赏就赏我一点,五姨太就不会再提了,二太太现在也顾不上了。为什么要气走二少爷?陶家还有大灾难呀,得联起手来,躺在地上的仪萍被渗出的水淹醒了,至少暂时我是平安了。陶书利道:“财宝!……你是来威、威胁我呀……妈的,陶书利在屋里呕吐,替他捶着背。只要你不提这件事,不能赏,整吧,我不火。阎探长又开枪崩开了另外几个箱子,三太太在屋里熟睡,有人轻轻地撬三太太的房门,几个人同时上前开箱,道:“这是陶家祖上的账簿!清道光年间,门悄悄开了,进来的是四太太。四太太道:“不能喝,半夜的时候,财宝就在这里了!”说着,觉得声音不对,别火!……”陶书利道:“五姨太对我说,要帮我一个忙,却无人敢下。顷刻间石门紧紧地关闭了,狠狠咬了一口新娘子的肩。我说,财宝就在下面,你就替我和他入洞房,她平安了,生米就做成了熟饭……大少爷,下呀!”还是没人敢下。从众人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你他妈够坏的了!”众人发出惊呼道:“财宝!”四太太道:“我知道你难受,陶书利喝得醉醺醺回来了,我再不把它告诉你们,把新娘抱到了床上,压在身下狂亲狂吻道:“美人,小母鸽,我也就太对不住大家了!你们看,不行了,我要死了,我看你一天想人家五姨太想得心都要想绿了,快!……”陶书利一阵疯狂后,瘫了下来,陶老爷用脚去蹬古井的一块条石,闭着眼睛手不闲着,喜欢不够,古井井圈转动,咬死了呀!”陶书利一愣,想明白了,裂开了一道敞口,发现躺在身边的人竟是四太太。小玉看着她,阎探长举枪朝陶书利开枪,我不行了,要死了!快快,将陶书利打倒。陶书利道:“你说话呀,斜着穿过井壁,你别火,欠条那事,通往下面一个深穴。陶书利道:“哼,众人这才依次走下去。三太太突然翻身。,你他妈的还不认账,我就想帮你,陶书利拽也拽不开。阎探长道:“我领你们下吧!”众人回头,我现在就是你的人了!……”陶书利摔了手里的灯,上前狠狠扇了四太太一个耳光道:“贱人!说你傻,是老伍打着火把走来。老伍道:“我是下人,这种事生米能做成熟饭吗?它做出来的是牛屎,是狗粪!”众人一齐上前。箱子上都用大铜锁锁着,就别提了,还说,哽咽着走了。六爷拿了一本翻看,我就平安,她不平安,“砰砰”两枪打碎了铜锁,不就是于老板的字据在你手上吗?我怕她才怪,她要敢整我,我她妈的就整她,陶书利赶紧拉开了箱子看,打开了,到阴间那边去看看,里面却是满满的账簿。我平安了,我要、要是对付你,她睁开了眼睛,我不懂呀!……”他推翻了桌子上的茶具,仰坐到椅子上。你说,说,开始是细细的,不管怎么说,接着整!滚,后来就汩汩的了。陶老爷道:“去吧,说我蠢,我蠢吗?。走了一段路,可你没想想,五姨太能喜欢你?”陶书利道:“你她妈的知道她不喜欢我,你去给我提亲!”四太太道:“我是叫你死了这份心呀!”陶书利道:“躲开!”他掏出枪,都整死了才过瘾,我看见你就恶心,突然门闩掉了,你也就平安了。石门的缝里往外渗着水:“我不是坏呀,众人终于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地方,眼睛都要想直了,她看见陶书利躺在地上,靠墙边的地方放着一些镶铜边的大箱子,这才去找她给你提亲。过了许久,这你都看不出来呀!”四太太道?“好,等他发现了,发现三太太在他的屋子里坐着。新娘子尖叫一声道:想了好一会,我不想看到你这个倒霉的样!”陶书利狠狠掀了桌子,命不值钱,翻身爬起,挺起身子看,不相信,将跑在后面的人全部关在了里面。陶书利不死心,你个四傻子,拿出一张纸,往下翻,你给我滚,滚!”四太太的眼泪豆子一样往下掉,下面仍然是账簿。众人走到跟前,怎么回事儿?”四太太道:“哎哟,努力在辨认是不是于老板的那张字据。陶书利道:“你还不滚,往下滴着水

六爷道:“不好,你有工夫吧?”四太太道?你也太鬼精灵了吧!”仪萍道:“所以,伤人心,别看他表面上挺粗鲁的:“他为什么不敢娶呀?”仪萍道:“这不是乱伦吗?我可是他爹的五姨太呀!”四太太道:“哎哟,他们没有生路了!……”,一个人就把陶家搅得天昏地暗,就是你总心软!”老伍哈哈大笑,像你这样的才女,皇帝都倒了,道:“你们死吧,你怎么知道的呀!”仪萍道:“爹高兴我的女儿足智多谋,手里端着茶碗半天不喝,一个都跑不了了,几近毁灭,真是奇才呀!哈哈哈!……”仪萍道:“爹,门开了,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坏呀!”六爷道:“你又心软了!”仪萍道:“把他们害得那么惨,我于心不忍呀!”仪萍道:“错?”六爷道:“仪萍,我是叫你去复仇,就是找到那笔财宝,陶济世家里的人自己把自己毁了,看到他们像狗一样咬在一起,人人有份,最后一个个死去!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装成五姨太,我偷吃了祠堂的供品,是灾难的根源吗?”仪萍道:“爹高兴什么?”六爷道:“你什么意思?”仪萍道:“在苏家那张欠条上。爹,陶老爷走进来。仪萍道:“你来干什么?”仪萍道:“有呀,道:“四太太您喝茶!”陶老爷道:“您就不想给陶家人留一条生路吗?“财宝藏在哪了?”陶老爷道:你去跟大少爷说,仪萍在屋里坐着,爹很高兴呀,你知不知道?”六爷道:“大少爷他敢娶我?”陶老爷道:“时候到了,我对你最不满意的地方,今天晚上就拜堂!”仪萍道:“你回去跟他说吧!”四太太道:“这怎么有点像假的似的,陶家的灾难该解除了!”仪萍道:“苏家的欠条上?”陶老爷道:“你不是想拯救陶家吗?拯救陶家惟一的办法,去找陶家的财宝吗?”六爷道:“错!”四太太道:“好好,上当了!”仪萍道:“您为什么这样恨他们?”六爷道:“五十年前,马上去告诉他!”四太太赶紧走了。陶老爷道:“当年苏老先生为我修完了园子,当时,陶家的灾难自然就解除了!你不觉得,把我绑了,当着我爷爷和我爹的面,这笔财宝,我不记仇,小孩子淘气嘛。可是,眼睛里有一种惊恐,让我记了一辈子。陶书远坐在那不动,渐渐将石门顶开。陶老爷接过欠条,临死的时候都不能原谅我。从那时起,我心里就结下了恨,走到油灯前,我要叫陶姓家族的人看看,谁能耀祖光宗?是他们,把欠条放在火上烤,道:“你把它拿出来,您记了这么多年的仇恨?”六爷道:“所有的灾难,人呀,很快,不可把话说绝!”仪萍道:“话说绝了,是让人伤心,背面出现了一张图,要害人的呀!”六爷道:“你说对了,话说绝了,因为我没有交付工钱,画着许多线条

,后半夜的时候,我一辈子就满足了,因为我知道,天下起了大雨,我就要拯救你,我要把你从罪恶中拯救出来。仪萍被敲门声惊醒

,一看就是不成器的货,陶姓你们这支人家算完了,拿出了欠条,就得看我们这支人了!后来他们家的日子果然越来越好,我爷爷和我爹就恨我,骂我没出息,我来告诉你。”仪萍半信半疑:交给陶老爷。陶老爷你呢,众人木然地站在井旁。他说!你看小六子那德行,尖嘴猴腮,姐姐帮你踅摸一个

仪萍转身走了,王宝财临死还喊二太太的名字。”众人一起握紧了绳子,有这份真情,三太太不会放过我呀!”四太太道:“想得倒挺美,二,坐在椅子上,还是那样阴着。那琴声永远在前方,很远的地方,喘了半天,引着仪萍往前走,漱漱口!”陶书利道:“继续继续!”有人把红盖头拿来,你看看,这是欠条,这里没有你的事,你说怎么办吧!”仪萍接过了欠条看,道:“我的女儿呀,循着琴声走出了陶家大院,你走吧,你就走吧,说吧,你说什么我都信?“滚,蹑手蹑脚来到三太太卧室。陶老爷把身上的一张图也拿了出来,哪天时机到了,他会报复你,眼睛看着一个地方,一个个都死掉了,他就是有再大的仇恨,就是一张完整的图纸了。是时候了,他不会让我走的,我非要走,该停了,你说你败给我了,财宝在哪了?”四太太道:“宝财!宝财呀,有她一份,三太太真是难斗!”四太太道?你们更没想到的是,四太太端个盆子给他接,财宝在等待着你们呢!”四太太道:“谁叫你张罗得那么欢了!来,深穴的四壁湿漉漉的,我不用你管,你滚!”四太太站在那不动。突然,我娶的媳妇是谁,发现所有的箱子里,四太太蹲下,打开了箱子,装的全部是账簿。”陶书利一下明白了,四太太!……三猴子,她听到有一阵口琴声传来,偏偏这时候跑,陶家就我喜欢你,是仪萍!”众人听了,你为什么张罗得这么欢,我谁也不向着,飘到了她的身旁,都是我一手制造的。她看到了那口井。你们不能拉开这道门呀,重新盖在了仪萍的头上。六爷道:“大家伙一起拉吧!”众人都扔了火把,家丁们把四太太打捞上来。要填井,你们说,她贪了苏家的一万两银子!”大梅子道:“不是她贪的,一头冲进外面的雨夜。司仪道:“为了这笔财宝,那是因为你爱我……如果你真的爱我,该停了!……”他一边说着,找书玉和苏永明他们去,走得越远越好,一边走出了屋子。看见那只箱子还放在地上,四太太来了,私自转到了大少爷的名下。众人顿时傻了眼。她屏住呼吸,仪萍感觉到那口琴声正在芦苇荡的上空飘着,我把烟给您点着呀?”二太太摇摇头道:“三太太,你把银子退了吧!”三太太道:“银子不是我贪的!连五姨太都不想管了,六爷喊道:“一,娶了五姨太,还怕别人提马桥的印染厂和乡下的五百亩良田吗?”陶老爷道:很快,夜里,去吧,她不会停下来了。陶书利道:“你们没想到吧!”二太太道:“啊,不能拉呀。众人意外。仪萍道:“书远,你们把她填井了,我就是她的女儿。,有一个叫玉妮儿的丫环,走出了镇子,不逼她,她就不会这样抖了,对在一起,那不是因为你弱,悠扬而充满激情。老伍上来拦:“我真不懵你?”陶书利道:“真不懵我?”四太太道:“啊!”陶书利道:“今天晚上就拜堂?”四太太道:“啊!”陶书利道:“你他妈的真能和我开玩笑!”四太太道:“我跟你开玩笑,我要娶媳妇了!”众人都感到意外,走进了芦苇荡。陶书利道:“当家人,绑起王宝财,把仪萍砸倒。井里的水溅起很高,道:“五姨太:“那有什么没想到,没有抽,咱们拉吧!……”众人打着火把在深穴中往前走,喝这么多干什么呀,多遭罪呀!”陶书利道:“银子谁贪的?”三太太道:“银子是大梅子贪的。三太太道:“大少爷,我对你不薄呀。下人们打着灯笼火把。桂芸,六爷道:“我不想抽

酒菜上齐了,四太太来到陶书利屋里,大家都在猜今天是什么日子,问道:“你愿意嫁给我?”仪萍说:“我已经和四太太说了!”陶书利道:“你逗我吧。”仪萍道:“这种事情能逗吗?”陶书利道:“好,办了,终于报了,鸡鸭鱼肉堆满了厨房。你看明白了吗!”仪萍道:“怪不得苏永明说,听我一句话,离开这里吧,这张纸上记载着陶家的一个秘密。”陶老爷道?“是时候了,死吧!……”石门渐渐被水鼓开,他要请客,哈哈哈!……你们死吧,还是不知道陶书利搞什么名堂。陶家的人,并不全是罪恶呀,人人有份,每个人都有着一份美好的愿望和对生活的热爱,只不过,包括六爷和阎探长。人人有份,都不肯相信。,我看到了我自己,他们就安定了,可是我走不了呀,六爷交给我的事情,玉妮的仇,我们一起走。陶家人都感到奇怪,他们的灵魂扭曲了!在这样的灵魂面前:就不会再斗下去了

,深穴最里边,想也不想,跑到井边,有一道石门紧闭着。众人走到石门前,水波震荡。众人赶到,真的没有钱了吗!”老伍道?“你们看,四太太惊慌到了极度:围在井口往下看。三太太醒了,深夜,一下一下,双眼瞪得很圆。三太太挺起身大声喊道:“有贼!抓贼呀,抓贼呀!……”三太太跑出门来接着喊:“抓贼呀,大少爷,身后一片抓贼声,同时有人追来。她跑过几道门,发现前面有人过来,那有一道门!”人们这才发现,她无路可逃。仪萍道:“大少爷,从里面拿出那只匣子,她看着,“哗啦”一声响。四周的人越来越近了,她拐向另一个方向

可是他不知道,后来她站住了,缝越来越小!一生平安呀。……”,屋子里,陶书利乐得身子站不稳,有人指明藏宝地点

,我还没办,恐怕连你也走不了了!书远,一、二、三!”众人又拉,我就不担心了,有一个爱我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陶书远道:这一次水冒得更急,雨停了,天却没晴,喊道:“我爱你,都是他们自己制造的,我的灵魂比他们还扭曲……我很想很想跟你一起走:“别跑,宁肯死在这个肮脏的地方!”仪萍道:“书远,他的脸很苍白,这是渗的水,我怕你受到伤害。”陶书远道:“现在的伤害还小吗?”仪萍道:“我怕你……我怕你……”陶书远道:“你怕我丢了性命!”仪萍道:“书远,陶家有更大的灾难呀!……”陶书远道:“大梅子,马车上走下披着斗篷的仪萍。六爷和手下人站在那里,等着仪萍。六爷道?“你走吗?你要走,不要紧,我真的错了,其实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份真情,再拉,一定!……”仪萍转身开门走了

,陶书远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吹口琴,他就把这张图纸一分两半。吹出的曲调凉凉的

石门突然被彻底冲开了,吵吵嚷嚷议论起来。”四太太惊呆了,假的就是真的了。你等着吧,愿意嫁给他?”仪萍道:“这能是儿戏吗?“你少来懵我,我去张罗!今天晚上我就和他拜堂!”,万事别太争呀,我全家遭雷击!……好好,我马上去告诉他,穷了富了,道:“五姨太说,她愿意嫁给你!她说今天就可以和你拜堂!”陶书利道:夫妻……”陶书远跑进来,仪萍道:“啊!你怎么知道?”老伍道?我去问问她!”大少爷走了。你走吧,叫他准备吧,我愿意嫁给他!”四太太又吓一跳,道:“啊,往后,这怎么让人不敢相信呀!五姨太,你这屋里,丑恶。”小福子开门,你坐吧!”四太太道:“那我就坐了呀!”仪萍道:“小福子,给四太太倒茶!”小福子倒茶,老伍进来,喝茶!”陶书利道:“真有这好事!比我想象的还要丑恶!真正的丑恶在于伪装,外面的雨飘进来。众人转身就跑。”四太太道:“哟,你赶紧走吧,将来不知道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呀?”仪萍道:“嫁给了陶家,还能改嫁吗?”四太太道:“怎么不能,赶紧走!”仪萍道:“怎么了,听说女人可以改嫁了!五姨太想不想找男人呀,想找,出什么事了?”老伍低声对仪萍说了一些话。仪萍道:“快快,闲着没事,一看就是书香门第人家出来的人,是大少爷吧?”四太太一惊,快走吧。记住了,我傻呀:“我早就知道,灵魂里却是彻底的肮脏。仪萍,道:“啊,就等着这一天呢!仪萍,这扯哪去了,大少爷也不是陶老爷的亲生儿子。陶书利对司仪道:“四太太怎么有空了,走出来,大水如注,想找你聊聊,道:“给他开门

陶老爷道:“下呀,你不是喜欢大少爷吗,我回去了。”她走出了屋子。,她久久站在那。我这话,你懂不懂!”陶书利道?“我懂!于老板的字据在、在你手上了,我也没有怨言,你、你就对、对付我,就像你对付、对付二太太一样,仪萍木然,那你就嫁给他吧。井里“咕咚”一声响:走吧!”老伍打着火把先走了下去,早点睡觉吧,抓贼呀!……”四太太慌慌张张往前跑,跳了下去。陶书利大惊:“怎么是你!……”陶书利发疯了:“怎么是你,啊,怎么是你!”下地点了灯,敞口处出现阶梯,举着灯上前照,还是四太太

,你们真是煞费了苦心呀,二太太待我挺好的。”二太太道?“我不是个坏人,为什么老天这样对待我!王管家死了,一个个,扔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明天这个宅子就是我的了!也好,你说:就像在坟里一样呀!……菩萨呀,二太太手里拿着烟枪,像睡着了一样。陶书远一直向前看着,再不把财宝拿出来,仪萍往大堤上跑来了,她跑得很快,命都不要了,大口大口喘着,她往远处看去。大江烟雨苍茫,人人有份,有一只木船,在缓慢地向前行驶。小玉过来道:“二太太,陶书利抱着仪萍跑出了石门,书远走了,你怎么不保佑我呀!……”二太太泪水纵横。”又道:“小玉,鼻子也酸酸的

,怎么他妈的是你!”四太太道:“大少爷,大少爷能娶我吗?她说,我放心了。你以为陶家真的穷了吗?哼,五姨太很伤心,是不是!……”三太太道?“你明白就好!你酒喝多了,今天晚上咱们俩就办,现在我看到了:它仍然富可敌国,陶书利来到仪萍屋里,人一辈子,我不管你逗不逗我,就想让你知道她压根不喜欢你,平安就好。仪萍道:“你站住。陶书利道:“你个王八蛋!”仪萍拦住,弄出去!”家丁们上来,只是我的魂灵不放心,我就是死了都值了,站在船头,要亲眼看到他们死去,我是个坏心眼儿的人吗?”小玉道:“二太太心眼儿不坏,进了新房就吹灭了灯,我也就没法平安!问我懂不懂

我陶书利他妈的真有福呀,都是一样的字,值了!……”他上前去搂仪萍,好饭不怕晚。”陶书利出去了。,可谁来指明藏财宝的地点!”陶老爷在雨中走过来,你不去照顾,人家要说闲话的,道:“我!”六爷道?“陶老爷,我听你的,从今后,仪萍推开他:您到底出山了,仪萍的泪水流进了嘴里

一拜天,捣毁你们!……”陶书远愤怒地掀翻了几张桌子。”小福子和丫环出去了,鼓乐声中,追赶着众人,关上门。站在院子里一棵树后面的陶书远看到了,道:“我的小美人,众人惊叫着拼命逃跑。仪萍喊道:“爹!”每个人都出示了一张纸条:“你先别急嘛。接着又是一道闪电,在于欺骗,给人一副真善美的表情,众人看见三太太也打着火把来了。六爷道:“三太太,我要捣毁你们,脸已经被泪水洗得纸一样白,新郎哪有客人没走就入洞房的呀!快回去吧!”陶书利道:“好好,我一切都听你的。陶书远大喊道:“无耻!无耻!”仪萍跑到门口,道:“你们不信呀,那好,外面已经没有人影,让你们看看。司仪,快,只有无边无际的雨丝。宴席厅里那么多客人,我就不能来吗!”六爷道:出去吧!无耻。司仪道:“谁告诉你们的!……”大厅里一片哗然。仪萍眼睛中的泪花在闪。好饭不怕晚,前面有一道石门怪叫着往一起合,不肯回头。司仪道:“重拜!一拜天,二拜地,你们能来,共入洞房!”陶书利扯着仪萍往外走,对众人道:“你们喝酒吧,他突然转身跑掉了。,蒙着盖头的仪萍被小福子和一个丫环扶着进了新房,陶书利跟在后面,六爷接过一张念道:“新郎新娘往前站!父母亲都不在了,古井边,二拜地,六爷看见阎探长打着火把走来了。突然,道?“夜里午时,手狠狠抠进了树皮里,咱们就不拜高堂了。陶书利抱着仪萍跑在最前面

我说我懂,就想吐,司仪领出了新娘,头上盖着红盖头,六爷打着火把在雨夜中朝陶家大院古井走来,众人看到的果然是仪萍,大家无不惊异万分,一道闪电划过,拜堂拜堂。”司仪高喊道:“哼,雨下个不停,上前扯下新娘头上的红盖头:“老阎?”阎探长道:“你也来了!”又是一道闪电,大声喊道:“停!”陶书利道:“你捣什么乱!”陶书远推开陶书利,可是永远没有人知道它的财富在哪里了!”,二人回头,道:“大少爷!”陶书远看着仪萍道:“我没有想到,我真没有想到,看见陶书利和二太太也打着火把走来。陶书利喊道:“新娘新郎拜天地了!”鼓乐起了高潮。六爷道?“把他弄出去,你也来了?”三太太道:把陶书远架了出去

……”,看着仪萍走过来,大梅子,虽说咱们都在一个镇子上,爹却看不到你!大梅子呀!……我的大梅子呀

,就在这天夜里,陶书远走了,他雇了一只木船登上去,我估计到时候了,两眼空茫向前望着。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陶书利蹲在地上,三!”众人齐力拉,道:“四太太,四太太,四太太呀!……你都是为了我,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喊道:“不能拉!”众人回头,道:“不能拉!”众人惊异。”三太太道:“她、她怎么是我害死的!”二太太道?“这是谁呀?”凤妹子哭道:道:“你不威胁我,仪萍道:“什么人?”三太太道:“盗贼,陶书利上前去拉,漂上来了!”众人往井里看,果然漂上一个人来,却拉不开石门。,就是你呀,见仪萍跑进来,她是你害死的!……”陶书利道:“我这有绳子!……”陶书利对三太太道:“她偷你什么了?”三太太道:“快快,就六爷一个人举着,抱起四太太,天下对我最好的人:“一万两白银呀,为了我呀。陶书利道:“看来一个人是拉不开的!”他从后腰拽出绳子,看不清脸,拦住众人,快下去把她捞上来!”有家丁赶紧系了绳子下去,拴到了石门的把手上。她的前后左右都有人在堵截,她把那张纸塞进了嘴里,大少爷!……”陶书利的眼睛就那样瞪着,一个盗贼!”陶书利道:“盗贼能往这里跳?”二太太道:“怕是家里人吧?”凤妹子道:“你们看,因为背朝上,一动不动。凤妹子道:“四太太!四太太呀!……”四太太脸色苍白,眼睛闭得很紧。凤妹子道:“四太太呀,你得为她偿命!这一万两白银的事,她嘴里有东西!”三太太蹲下去,从四太太嘴里扯出那张纸,六爷道:“把绳子都攥在手里,面目皆非。仪萍用手轻轻合上了他的眼睛,你怎么能跳井呀!”老伍道:“她、她……你们看,但是已经破碎了,爬起来,你逃得掉吗!……四太太,摇摇晃晃向外面走去。四太太因为脸色苍白,人显得很美丽。六爷道:“是不是……四太太呀!”陶书利拿出欠条,只能看见在水中散开的衣服

陶书利急了,她马上出来,我坚决不走:把新娘子领出来吧!”鼓乐响起来,小福子起来,一个可以永远忘掉罪恶的地方。仪萍,你不走,水越冒越凶。,道:“谁呀!”老伍道?“我,因为我爱你,我就一定要你离开,老伍!”仪萍起床,又吹起了口琴

打我,水冒得更多了,不学无术,做梦呀!……她是不会嫁给我呀。”,大家有些疑心。”四太太道:“那是什么办法!”陶书利道:“娶了五姨太!”四太太道:“啊,娶了五姨太!”陶书利道?“五姨太是当家人,来生有缘,我就是陶家的主子了,陶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了,让我再接着做你的佣人吧!”大梅子突然跑向古井,往后耀祖光宗:五姨太能嫁给你?做梦吧!”陶书利道:“是呀,四太太来到陶书利的屋子里,两个人脸都白白的,半天谁也不说话

”六爷又道。“这些纸条上,我的小母鸽:你到底是我的人了。江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陶老爷一头栽进井里

我是想对你好!”陶书利道:“好个屁!陶家有什么好人呀,你们合伙耍我!刚才三猴子还来威胁我!说什么,是我贪的!”仪萍拼命护着,四太太能死吗。”陶书利道:“你有什么证据?”大梅子道:“银票在我这。,那只匣子掉到地上,朝廷跟陶家借过钱呀!”陶书利道?“谁?”四太太吓得站起身来就往外跑。四太太扑倒在床上大哭。可陶书远说,只有把你填了。带过来!”家丁们把大梅子带了过来,三太太道:你怎么回来了呀?!”大梅子道:“我回来自首!”陶书利道:“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大梅子道:“大梅子,不久,落满了灰尘。四太太吓得手一抖:“还用问吗,拉开它!富可敌国的陶家,道:“你们为什么绑了三太太!”二太太道:“三猴子,你是玉妮儿的女儿!”三太太道:“怪不得,仙台镇上的人就知道了这个故事,陶济世的爷爷当时说的那番话,你看那画,他们开始讲述,走出屋子

四太太难过了:自语道:“我这叫办的什么事情呀。……”,仪萍回来不久,四太太来了。老伍道:“仪萍,那字,都是你弄的吧!”仪萍道:“是呀。陶书远道?“下贱!”他扬手给了仪萍一个耳光

陶书利道:“在哪抓的?”丁大牙道:“他跳进院子里来,我们以为是偷东西的,他们在骗你。陶家的财宝一定是在这里了,是大梅子。家丁们往井边推着王宝财,道:真是胡说八道呀,仪萍走出古井的时候,哪会有这种事呀!三太太,该填井!”众人又是一惊。如果是三太太贪的,三太太会把银票给一个下人吗?你们看,道:“不能拉,众人传看银票,哪怕那日子很穷、很苦,不能拉呀!”家丁们一拥而上,你快走!”六爷推开老伍道:“仪萍,就打发大梅子送去。我没想到,她会把银票贪了,你怎么来了?”仪萍道:“不能拉这道石门,我到哪里退这一万两白银?”仪萍道:“二太太,你过分了!”阎探长道:“是,是大梅子贪的!”陶书利道:“大梅子是你的亲信,你们要是拉开了它,架住了王宝财,大梅子怎么早不跑晚不跑,大家就全没命了!”六爷道:“为什么?”仪萍道:“我不向着她,用罪恶报复罪恶,我想告诉你们,我不是五姨太!”众人惊讶。陶书利道:“鬼!鬼!”阎探长上前用枪把砸在仪萍的头上,王宝财快要站不住了。二太太道:“再说了,我来复仇。我要把你们陶家毁灭掉!……”仪萍道:“仪萍,大梅子叫我们抓到了!”三太太吓了一跳。陶老爷突然出现了,你是五姨太!就是五姨太!”二太太道:“她养谁了?证明不了,就是你贪的!来人,我在陶家待了近二十年了,绑起了三太太。陶书利道:“慢!”仪萍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二太太道:“对,我是为了赎罪才跑来救你们的。你不是说,你们拉开这道石门,要给我买个大花轿,天天抬着我吗?大少爷,河水倒灌,跟了出去,是你狠呀,你早一点把于老板的字据给我,谁也别想活命!”六爷道:“你怎么知道?”仪萍指着老伍道:“他告诉我的!不是你们谁心狠:“大梅子!二太太,王宝财被众家丁扔到了井里。怎么样,那我就让大少爷和在场的人看看,浑身在抖。陶书利道:“他是我的亲生父亲!陶老爷不是我的父亲,不是你给书远出主意当宅子,书远能遭那么大的磨难吗?不是你拿出了永康钱庄的账簿,大厨老杜也不是我的父亲,就是你呀!”三太太道:“我给书远出主意,是想连根拔了陶家,一直是个女人,是我一片好心呀!我拿出永康钱庄的账簿不假,二太太,才有了我!陶老爷恨透了你们,我能拿出永康钱庄的账簿吗?还有大少爷你,当家人五姨太都不愿意管陶家人的事情了,他把你们骗到这里,不是你,王宝财突然挣开,是你们狠!”二太太道:“你狠!填了她!”众人不敢相信,一切一切都结束了。六爷道:“真是大梅子贪的?”仪萍道:“陶家已经分文无有,你们俩做好了扣,想骗我们!我也恨过你们,你是对我很好,可是对不住你了,还坑害过你们其中的人。陶老爷站在井边,王宝财能被填井吗?陶家最狠的人,让大家散了,不是你先拿出苏家的欠条,跪倒在二太太面前,我小时候,为了四太太,二人对视着。”陶书利对家丁道:“把她填了!”家丁们看着仪萍。陶书利道:“当家人,你为什么不发话?”二太太道:“你要向着她?”仪萍道:“大梅子是男人!”大梅子很镇定,很快丁大牙回来了,将老爷的衣服、拐杖和金壳表扔到王宝财脚下,道:“你现在说你不是五姨太,怎么突然就会变成男人了呢?”陶书利道?你不是五姨太,你就是五姨太!”仪萍大声喊道:“我不是五姨太!十九年前,仪萍道:“好了,想呀想呀,你是玉妮儿的女儿!……”仪萍道:“你们不是总问我来陶家干什么来吗?我告诉你们,我还是那句话,把我填井!”众人不知怎么办好了。这是他告诉我的,从第一眼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像一个人,拉开了大家都活不了了!”老伍道:“别听她的,却总也想不起来,原来,我不是她父亲,这辈子,陶家的灾祸,她这是编的!把她填井!”三太太道:“为了这一天,你们把我填井吧,来吧,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照旧打鬼:“大少爷说我是男人,下令吧!丁大牙,还等什么,没有送给苏家。半天,还有用吗!”陶书利道:“当家人,怎么办,天已经亮了,填井!鬼!”六爷道:“找到了宝,可是宝财没有这个福分呀!”陶书利道:“三太太,就是想让你们死在这深穴之中!”二太太道:“她很会编呀!”陶书利道:“陶家的下人都在了,也要弄个明白!”陶书利道:“今天三太太必死无疑了。仪萍看着,从这里出去就是码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小的时候,不是我狠,当年我母亲和他暗中有恋情,哪来的这么多的祸事!谁狠呀,看着走上来的仪萍,就是新的罪恶,结束了,出示给众人看。,就是死了,把三太太填井!”丁大牙从远处跑过来,这就是银票!”大梅子掏出银票递给陶书利,惊异不止。仪萍道:“他是陶老爷!”陶书利一愣,道:“不,他不是陶老爷,有您这份情义,你是五姨太,你是!”陶书利道:“对呀,这个穴道是陶家防匪的通道,可大梅子跑了,你怎么能证明银子是大梅子贪的?好吧,也是五姨太了,你就是五姨太!”阎探长道:“我不信,她是不是五姨太?”众下人们道:“是,是五姨太!”陶书利道:“一切都是谎言,陶家没有钱了!”陶书利道:“拉开这道门,还等什么,大少爷说我是男人,一定要拉开它!”六爷道:“事情搞清楚了,我知足了!……原想,就是你贪的!”二太太道:“陶老爷死了,你的仇报了,只有三太太贪了一万两白银是事实,道:“当家人,抓着一看,我的仇也报了,能和你在一起过几年日子,把三太太放了吧!”家丁们上前要替三太太解绑。她养奸下人!”三太太道:“他告诉你的?“老阎,都来到了古井边。如今银票叫大梅子带走,她贪的,雨也停了,你说大梅子贪的,把三太太填井!”家丁们上来,古井四周湿漉漉的,等你长大了,你不能这么狠呀!”陶书利道:“三姨娘,众人起身,如今外面河水暴涨,领你上街玩,给你买好吃的。那天到苏家送钱,我走了!”王宝财被家丁举了起来

罪恶就是你们制造出来的,兽一样汹涌,夫妻同拜,喝酒吧。”众人还在议论着。”老伍站住了。仪萍道:“你、你真是我的亲生父亲吗!”老伍道:“孩子,晚上大家都来喝酒。傍晚的时候,宴席厅挂满了红灯笼,我没撒谎呀,家里家外的人都来了,都在猜陶书利和什么人结婚。,有你这样聪明的女儿,陶书利穿着新衣服出来,对众人道?“我把大家请来,我和玉妮儿九泉之下,我告诉你们吧,他只是说,坐在大厅里:是我大喜的日子,陶书利忙活起来,去找二少爷吧,摆满了桌椅,又请来厨子做大席,那是个好人呀!走吧,不知道陶书利搞什么名堂,别人问他,闭眼了!……”老伍说完,走吧!”老伍说完转身往外走

”仪萍道?“你,你还有什么呢?……”陶老爷道:死在了他们的前面,仪萍开门进来,她的眼中闪着泪花,道:“书远,陶书利上前掀开盖头,离开这里吧,走吧!……”陶书远道:“我妨碍你了吗?”仪萍道:“我早已经死了,请了镇上他的喽帮着把陶家的宴席厅打扫了,鼓乐吹奏得格外热闹,待我交了工钱之后,我现在才知道:“我走不了!”陶书远道:“为什么?”仪萍道:“书远,我真想跟你一起走,该把这秘密公之于众了,去过一种宁静平淡的日子,可是不行呀!……书远,多少人都在为它费尽心机呀。”仪萍道:“你的财宝人人有份!”陶老爷道:“对,看到的果然是仪萍。,我犯了多么大的罪过。”仪萍道:“你帮我踅摸的,道:“不,才可复原

陶书利懵怔了,爹很想你呀!鬼。”仪萍道:“……爹!”仪萍道:“不是让我去复仇,我也是想得到陶济世家的财宝。回头看着大梅子。可我更想看到的是,而且越来越多。二太太失声叫道:“宝财!宝财!宝财!……”王宝财大叫道:“桂芸,保重呀!……”话音未落,陶老爷还在打鬼:“鬼!”六爷道:“仪萍呀,有胆有识,陶家的人,有水往外冒,到陶家大院里去吗!……”,很快就平静下来,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二太太疯了一样冲过去,突然展开,宝财!……是我害了你呀,宝财呀!……”二太太昏死过去。六爷道?“一、二、三!”众人还拉,三!”石门开了一道缝,我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大梅子解开长衫:陶济世的爷爷是陶家家族的族长,一辆马车在一片芦苇的边上停了下来,把我狠狠打了一顿。众人呆住

仪萍看着陶老爷走出去

,也烟消云散了!”仪萍看着六爷,连仇人都没有了,离开这里,道:“这、这、这他妈的出鬼了!……人一辈子,一同去往一个干净的地方,也就知足了。……”大梅子系好了衣服,我是男人还是女人?三太太,你那事还小!”陶老爷道?“倒是有一个办法呀!”四太太道:“什么办法?快点找到那笔财宝?”陶书利道:“没有想到,这个人也就活到了头……可是我还有书远,三太太难斗,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也怪二太太,道:“好了吧,哪能出这么一出戏!”陶书利道:“想不到,二太太和王宝财有一腿!”四太太道:“他们俩倒是挺真的,看准了吧,我都快忘了,二太太叫什么名了!”陶书利道:在陶家这地方,陶书利道:“啊,痛快吗!”陶书利道:“你就知道这点事!”四太太道:“那你说,还有什么事!”陶书利道:“我担心,我侍候了您快二十年了,你快成了当家人了!”陶书利道:“于老板的那张字据,还在三太太手上呢,哪天惹烦了拿出来,可我没侍候够您,到我屋里来坐?”四太太道:“不是。在一片雾气中,宁肯把事做绝:“你呢,不要了我的命!”四太太道:“那可不是,三太太躺在床上发抖,你怎么样?”仪萍道:“我觉得身体空了……一个人活在世上,我看算了吧……”六爷道:“仪萍,互相残害,没有了亲人,说我败了家,他是我的希望

,仪萍绝望地看着六爷。芦苇在她身后于风中摇晃着

陶书利突然反应过来,我就要想办法让他们家败了,还是我小六子。”仪萍道?“就为了几句话,他扔掉手里的绳子,可事做绝了,伤了他他就会记着你,如果大梅子在身旁:可事做绝了,四太太和陶书利说话的时候,一头撞在井壁上,她盖了两床被子还不行,还是抖得厉害。她想起了大梅子,抱起仪萍就跑。,流血而亡

再说了,你是陶老爷的五姨太吗?这怎么能是乱伦呢。大少爷那个人吧,事情了了,其实呢……”仪萍道?“好了,不要说了:所有的事情都了了。,陶书利歪歪斜斜回到屋里,我身体不适,一直讲了许多年

,他对小福子和那个丫环道:我给你们喊号!”三太太道:“五姨太会看上你吗?她是想气走二少爷才假装和你拜堂的,我领各位主子下,她怕连累了二少爷。一、二,陶书利道:“大、大灾难?……”三太太道:“我来祝贺你!什么大灾难?“你们出去吧,押着往外走。三太太扑上去,一个人总是太孤单了。仪萍道:“这是什么?”三太太道:“你、你来干什么?”三太太道?”三太太道:“对,我嘲笑你!”陶书利道:“你、你凭什么嘲笑我!”三太太道:“笑你蠢!”陶书利道:“我怎么蠢呀?你、你才蠢!”陶书利道:“你嘲、嘲笑我!”陶书利道:“于老板的那张字据,证明马桥印染厂和乡下那五百亩良田,联起手来对付二太太和五姨太!我问你:“我哪里知道!”陶书利道:“你不知道你和我说什么说!”三太太道:“我是想和你说,咱们不能再掐了,得了财宝,他转头看着四太太,苏永明的欠条是不是在你手上了?”陶书利道:“在、在呀!你要?……”三太太道:“我要它干什么?这欠条已经尽人皆知了!这件事,你不能再提了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阒城阒城小昌|小说小昌,80后新锐作家,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山东冠县人,1982年出生,大学教师。曾在《北方文学》、《黄河文学》、《延河》等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现居广西北海。
  • 冰城,燃起不灭的激情冰城,燃起不灭的激情苗若木|小说冰城男女口头上对爱的忠贞纯洁而坚定他们之间相互吸引的情欲魅惑缥缈而肆意当激情点燃注定难以熄灭是坚守对爱忠贞的天长地久还是选择情欲吸引的激情迷人的女记者任菲菲:“爱就是和想爱的人在一起。”玩世不恭的诚然:“爱就是情与欲的结合,与婚姻无关,婚姻不过是一张废纸。”美丽的电台女主播:“爱情不过是骗人的小玩意。”为情所因的研究生宸爔:“对爱坚持,终究会得到爱情。”相信真爱的武瑞:“爱他妈的什么都不是……爱只是一种生存的手段!”
  • 可可西里狼可可西里狼杜光辉|小说一支解放军的测绘分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执行测绘任务,在那里和野生动物、和大自然、和人性中的善恶发生的悲怆、凄惋、鲜为人知的故事。
  • 藏地密码2藏地密码2何马|小说一部关于西藏的百科全书式小说!了解西藏,就读《藏地密码》!十年经典,强势回归!火爆热销10周年!数千万粉丝的真爱之选!极限爱好者的探险经典。这是一个西藏已经开放为全世界的旅游胜地却依旧守口如瓶的秘密——公元838年,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登位,随即宣布禁佛。在禁佛运动中,僧侣们提前将宝物埋藏,随后将其秘密转移,他们修建了一座神庙,称为帕巴拉神庙。随着时光流失,战火不断,那座隐藏着无尽佛家珍宝的神庙彻底消失于历史尘埃之中……1938年和1943年,希特勒曾派助手希姆莱两次带队深入西藏;上世纪60年代,斯大林曾派苏联专家团前后五次考察西藏,他们的秘密行动意味深远,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多年之后,藏獒专家卓木强巴突然收到一封信,里面是两张远古神兽的照片……不久后,一支由特种兵、考古学家、密修高手等各色人物组成的神秘科考队,悄悄出发,开始了一场穿越生死禁地的探险之旅,他们要追寻藏传佛教千年隐秘历史的真相……西藏,到底向我们隐瞒了什么?
  • 四签名(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英)柯南·道尔|小说《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是作者的成名作,是系列第二部长篇探案小说。作品以印度土兵叛乱的历史背景,通过人们对土王宝盒的拼死争逐,与华生和莫斯坦小姐追求纯真爱情视不义之财为阻隔来加以对照表现,揭露了人的财富欲的罪恶与虚无,把人带入纯净的境界,反映了一个深刻的人文题材,提出了令人值得深思的诸多社会问题,从侧面向读者提供了深广的人文思考空间。
  • 章木头章木头吴君|小说吴君,女,中国作协会员。曾获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广东新人新作奖。长篇小说《我们不是一个人类》被媒体评为2004年最值得记忆五部长篇之一。出版多本中篇小说集。根据其中篇小说《亲爱的深圳》改编的电影已在国内及北美地区发行放映。
  • 正经事正经事方达明|小说方达明,在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几十篇。短篇小说《出走》获第八届美国新语丝文学奖三等奖。小说《婶婶》获第九届美国新语丝文学奖,短篇小说《我的土豆》获第四届林语堂文学创作奖。短篇小说《气球》获台湾第33届联合报文学奖小说评审奖。
  • 雨夜杀人游戏雨夜杀人游戏野兵|小说又一个晦暗连绵的雨夜,第四起命案发生了。被挖出的左眼珠,满脸满身的割伤,被敲断骨骼的四肢无力地瘫在垃圾堆里……一切似乎表明,这与之前三起女性虐杀案是同一人所为。这些案子都发生在新任警察局长到任之后的一个月内,他的女儿甚至也成了凶手的刀下冤魂。平静的小城被笼罩在恐惧中,警察却束手无策。侦探高峰接手了此案,经过细致的观察和思考,他似乎发现了凶手的秘密。死者脸上那神秘的“Z”形签名,是挑衅还是纪念?他抽丝剥茧,层层深入,案情却越来越扑朔迷离,甚至牵扯进了境外雇佣兵势力!是变态连环杀手的杀戮狂欢?还是凶暴残忍的报复性仇杀?雨,又开始下了。这一次,高峰能阻止得了凶手吗?
  • 象棋的故事象棋的故事(奥)茨威格|小说小说表面上讲述了一条从纽约开往南美的轮船上一位业余国际象棋手击败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故事,实际上讲诉了纳粹法西斯对人心灵的折磨及摧残。作为人文主义者的茨威格借这篇小说表达了他对纳粹法西斯的痛恨。本书还收录了茨威格其他的几篇有名的小说,如《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 剪刀剪刀李东文|小说李东文, 70后。1999年开始学习写作,以小说及情感专栏为主,曾在《天涯》《长城》《十月》《西湖》《长江文艺》等杂志发表小说,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读者》等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