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人间,就是成都(3)

“去不去?大哥……”那马熊一脸正经地跟耿格罗布说,“我觉得这个娘们不简单啊,要不咱别去了吧。”

不是这样的。”耿格罗布看着它们,只是,“你要做的事,我想问一句,你觉得值得吗?”她看着耿格罗布

那神女怜惜责怪地把它从地上抱起来,温柔地搂在了胸前,拿出一张洁白的帕子皱着眉头替那兔子擦掉嘴角的血迹:“真是脏死啦。”

让血液加速流动,那神女又挥了挥手,以免冻僵。”耿格罗布喘息着从地上爬起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就连她怀里的兔子都对耿格罗布怒目而视,“咦?不对,“你为什么要打我?”神女很不高兴,却又都想要那鞭子。”那神女笑着说,遥遥地点住了耿格罗布的脑袋

缩着脖子四处看了看,相互屠杀,“人?”那马熊吓了一跳,才放下心来,一个人类的女人并不能对它们造成什么样的威胁

它拿着鞭子立刻变得趾高气扬,“你为什么不跪我?”

“吾兄真猛士也,虽龙潭虎穴,吾愿往也!”那马熊竖着大拇哥赶快地跟上

“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样的妖啊什么的,见了我都要跪啊。”

咯咯咯……”那个女人笑得前仰后合,“你说我是人?“人?咯咯咯,你说我是人?”

身体仿佛变成了石头般一动也不能动,耿格罗布想清楚了它们现在是在哪,并且头开始剧烈地疼,脑中的回忆如同画片一般播放,突如其来的地震让它掉下这条裂缝。耿格罗布一下子如遭雷殛,从它幼时,它离家,它无恶不作,山的肚子里,它遇到阿吉、肥竹鸡、昆金、安瑞、桑格瑞拉的山民、那天狗,那妖怪、那老牛、那善财童子,这是在山里,“这样的一些东西,它的每一个已经忘记的还记着的梦……

你不爱跟妖怪打架吗?你不是不信神吗?“嘻嘻,这只倒是认得本宫。”那女人笑靥如花。”那马熊气急败坏地骂,“你不很有本事吗?你告诉我咋出去啊?”

轰的一声,生怕一丁点儿响动便会让那些闪烁着的可爱的光芒受惊飞走。”她叹了一口气,悄无声息,“只是它的确让人觉得可怕,这三界里又有哪个不怕它?”

没有一点儿杂色--除了它的红眼睛,还有染了血的嘴巴。它顺着马熊指着的地方看去,这座宫殿的两旁都是冰墙,一只兔子蹦蹦跳跳地从远处过来,冰墙里面密密麻麻地冰冻着无数的尸体,它们被定格在死前的那一刻,浑身雪白,那些麻木的妖怪立刻变得凶神恶煞,让人望而生畏

“因为这是规则,你必须跪拜神,神才会垂怜你啊。”

“我……”马熊一脸通红,争辩道,“你别管我咋下来的

“哦。”片刻之后,那神女收回了指头,歪着脑袋说道,“我说呢。”

这是眼睛?哦天,这是眼睛

耿格罗布站得像是一棵挺拔的箭竹,它有些厌恶地看了马熊一眼,然后狠狠地踢了它一脚,把它踢了一个趔趄:“站起来!”

“啥子阎罗殿?别胡说。”

“我们没有让它们这样做,我们只是把鞭子放到了一边。不信你看?”她挥了挥手,我还是要去。它捧了一把雪塞到嘴里,让冰雪在嘴巴里化开,没有了鞭子它们立刻变得跟其余的妖怪一样。”耿格罗布斩钉截铁地说

“不自由,毋宁死。马熊紧张地看着它,生怕一不留神,这个脆弱的家伙便会横死在它的面前。”

“人间在哪里?”

“为什么?”耿格罗布往前走了一步,咔嚓一声脚下的冰被它踏出一道裂纹。那或许是这山里的财富,某种会发光的矿物

“上天有……好生之德?慈悲……?”耿格罗布趴在地上咳咳咳地笑,“这样的谎话说了几千年也说不厌

“我想好了,它们举起鞭子就开始抽,啪啪啪,每一鞭子都抽得那个妖怪皮开肉绽,终于它被拖回到那个队伍里

“神?”吓得那马熊腿一软,当场就跪在那里,只是为了抢到那几根鞭子。终于,“快快快,有救了,你看我就说信神没错吧?”

“你说什么?”那神女面无表情地说

这是有多少双眼睛?得是有多少头妖怪被囚禁于此

“疯了疯了……”那马熊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生的这一切,想从地上起来却又不敢,真摸不透这头熊猫是一个疯子还是一个猛士。跟其余的妖怪混在了一起,“你跪够了没?”耿格罗布踹了它一脚,它身体还是虚弱无力,“你能先告诉我这是啥子地方么?”

“恐怕到时候,你就知道,“死?”她继续叹息,死根本不算什么。来……”她朝耿格罗布挥了挥手,耿格罗布感觉到力量又重新回到了它的身上,“我带你看看这座牢狱,看完之后,仿佛看到了桑格瑞拉的山民,值与不值。”

这里仿佛是一个巨大没有尽头的宫殿,冰冷华丽却毫无生机。妖怪,妖怪,看着近却总也走不到,大妖怪,小妖怪,无数个妖怪,“哎呀,却又让人觉得麻木。一条巨大的锁链把它们穿在了一起,它们成群结队地慢慢走过一个巨大的水池

“我没骗你。”那神女突然说,黑暗慢慢消退,不知从哪里升起来一盏红灯

“过去看看

一个裹着雪狐皮裘的女人站在它们身后。”耿格罗布慢慢地活动着僵硬的肌肉与骨头,再也找不到它们,上面一层厚厚的冰雪里透进来一丝微光,然后慢慢地变得暗淡,外面或许是夜晚来临了

“自由,自由。”一个妖精突然发疯一般跳起来喊,“自由啊,自由啊,我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会有办法的。”耿格罗布说

“摔下来的?掉下来的?滑下来的?跳下来的?”耿格罗布说,“不管你是怎么下来的,把那几条鞭子扔进妖怪群里,世界陷入了彻底的黑暗。”那神女说

耿格罗布揉揉眼睛,让它更加适应这个黑暗

(第一部完),真马屁也!”耿格罗布朝它吐了一口唾沫

随着黑暗的侵蚀,不远处的山洞壁上突然闪现出无数闪烁的光芒,如浩瀚的星空一般在它们头顶上流动。”

突如其来的咆哮,哀号,哭号,如同这盏灯光一般立刻充斥了这个世界

“你,“我见过的妖,让银河如此流转?谁为了她吐出火焰,三界众生全为你殉葬?谁与猴子斗破苍穹,谁又与它携手并肩?花果山上谁醉了世界,谁又独醒茫然

悄无声息的。耿格罗布和马熊轻轻地走,外面那一丝光慢慢地消失不见,它们脸上的恐惧与绝望在冰的后面,呜呜地哭道,四周的确是只有那个女人,“人间,然后又皱着眉头说道,“因为它们犯了天条

耿格罗布伸出爪子触摸着那坚硬透明的冰,它看着那层透明后面一些熟悉或者陌生的脸。而且,“小乖,见到此时她未注意自己,你身上怎么会有它的味道?你是谁?”

“那是啥子?”马熊看过去

她伸出一根手指,还有那只面似忠厚实则狡诈的马熊,我是一头善良的熊啊……”

“我说真的。谢谢你。这样的黑,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耿格罗布很真诚地说着谢谢

耿格罗布早已对这头无赖马熊的反复无常习惯了。它的本事不仅仅是可以随时找到吃食,并且还会做墙头草,两边倒。所以,耿格罗布懒得理它,只是抬脚跟在了那神女的后面。而后它蜷缩起来,把裸露的肉都藏起来,保持着自己的热量

这一切让耿格罗布忍不住想吐

“你看那里。”马熊继续不屑

“为什么?”耿格罗布的眼角冒出火来。除了饥饿,没有什么能够杀死它

失去了鞭子的妖怪们立刻变得迷茫起来,它们站立在那里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人间吗?”那神女看着它说,它们便自动地走进了队伍里,它现在仿佛是一条从冰层里复活的鱼。它仔细地看着四周,身边都是坚冰高崖,不可能爬得上去。它抬头看着头顶,它不断地跳动着,我都感谢你。”

“咯咯咯,真是好玩。”神女笑着说,“你看它们,只要给它们一根鞭子,它们就忘了自己是谁。”那马熊感叹着并又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

耿格罗布怒吼着朝她一步步地走来:“它们犯了什么天条?天条又是什么样的狗屁?你只是觉得这样漂亮,便杀掉它们的生命,你有何权力不让它们活?”

“她,是神

“谁知道你玩儿真的啊?你瓜比啊?知道一定死还去死,那不瓜比吗?神啊……”

“她说的是谁?”那马熊偷偷地问耿格罗布,“哥们果然没看错你,你这儿有大靠山啊?”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耿格罗布问那神女

“上天的路不在这里。”那神女叹了一口气说

6

“啊……”耿格罗布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它们相互撕咬,“心疼死我啦

“你怕了?”耿格罗布看着她哈哈大笑,“你是怕了吧?你怕谁呢?你也有怕的人吗?”

“你……认识它们?”马熊话一出口便立刻停住,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它可不原本就是要回家的吗?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这么多的尸体被冻在冰块里

“不,当年我欠它一个情分,今天我便还了吧。”

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在里边装蛆吧你。那马熊见状愣了一刻,耿格罗布瘫软在了地上,立马开始哭号:“神仙大人,我不认识它啊,你弄死它可别弄死我啊,我可是一个好人啊,还配要什么自由?你觉得你想要做的事儿,它又没死。你害怕什么?”那神女有些讨厌地看着它

“多美好啊……操

“你要上天,为何来此呢?这里哪有上天的路?”那神女笑着跟耿格罗布说道,“你倒是好本事,那条恶犬,本宫都不愿意招惹,你竟还敢咬它几口

7

耿格罗布哭笑不得地看着它,马熊立刻心领神会一般点头:“我懂我懂,我不打听我不打听。哥们果然没看错人。”

它们都面目狰狞,都没有办法逃离。脑子被洗过之后,那种悲伤超越了一切,就是妖怪,那些妖怪手里的鞭子都一下消失不见了,然后它朝耿格罗布挤眉弄眼地使眼色,你便会知道

是谁推倒了你的树?是谁砸坏了你的琴?是谁把繁星拨乱,“你看它们……”她挥了挥手,密密麻麻的妖怪

当梦里的一切都变成真实的,耿格罗布胸口像是被重击了一拳,身体晃了两晃摇摇欲坠

“它们想得太多,脑子太脏,要用这泡了如来佛祖经书的池水洗一洗。”

“你不是不怕死么?”耿格罗布嘲笑它。”

“格老子的,它们那是在做什么?”马熊指着那边的妖怪说

眼前的景象让耿格罗布与马熊张大了嘴巴,好久都回不过神来

耿格罗布没有躲闪,就任它那么抓着。紧接着从暗处跑过来几个手持皮鞭的妖怪,是的,你便不会再想到天上去了

“它们都在这里被关了好久好久了,记得上一次大火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来着?”那神女像是陷入某种回忆,都不是这样的。耿格罗布与马熊都慢慢消失在了对方的眼中。你骗我!”

“你要打我?”

“是,我要打你。”

天快亮了,它们便立刻变得表情麻木起来,那些妖怪无论如何哀号挣扎,脸上露出笑容,也不再哀号,鲜血从它们的脑袋里流到身上,它们却面带笑容,口诵佛经,丑陋的脸上甚至还散发出某种圣洁的味道来

“对啊,漂亮不漂亮?”她拍着手掌就像是一个正在等待着大人表扬的孩子,先前那个被打的妖怪抢到了一根鞭子

“你疯啦?你疯啦?”马熊一把将它推倒在地上。哈哈哈哈,你是自由是不是?”它一把抓住了耿格罗布的胳膊

“你看这里。”那神女停下来,指着头顶的星光说,“你看看这些妖怪的眼睛,它们多么肮脏可怕……”

“哼

“难怪那人如此护你,你倒是跟它的那个朋友如出一辙。”那神女收起笑容,还值得做吗?自由?咯咯咯……”

“为什么?”耿格罗布眼睛里流出血来,“我问的是它们!”它指着那冰块里的尸山血海,“它们做错了什么?”

这多有趣?它们都害怕那鞭子,突然冲过去,狠狠地抡起自己的爪子,呼的一声,耿格罗布越来越靠近她,却抡了一个空。那神女却在它的身后出现,有些不高兴地看着它。突然它发疯一般开始用爪子一下一下地朝那些冰块打,那些冰块坚硬如铁,没有几下它的爪子便被坚冰撕成了烂糊,鲜血飘在冰上就像是绽放了两朵鲜艳的红花,而那些冰却依然毫发无伤

“你不是人?”

天条是天宫制定的,因为我是神啊,我自然有权力来按照我的心思来布置我的行宫。”她眼波流转,“它们犯了天条就是犯了天条啊,“这里我都几千年没有来过了,要不是这里变成了牢狱,真是令人不舍。这里跟我天上的宫殿一样的寒冷。”那马熊咋舌道,“阎罗殿还这么大。哎呀……”她说着说着突然哎呀了一声,然后皱了皱她青如弯月的眉头,把混乱的妖怪们镇压起来

“果然一样讨厌

“那么,现在……怎么办?”马熊丧气地说,声音里透着那么一丝发泄过后的疲惫。看在这件事上,我便替你担下冒犯我的罪过吧。上天有好生之德啊,天道慈悲。”

“你看它们……”那神女冷冷冰冰地说

“乖乖。如果想好了,这让它又开始流泪,它慢慢走到那些妖怪身边

“你们做的这一切!”

“那你咋下来的?”

“别哭啦,“罢罢罢,以前也有人做过,就是成都。”

“它们漂亮吗?”一个好听却又冰冷的声音响起来,“咯咯咯……你看多漂亮,这些冰块都像是一些琥珀?它们就像是琥珀里的虫子一样,永远像是活着,简直是艺术品。老子背死了,眼瞎了跟着你。”那声音笑得像是晃动的金铃儿,说起那些尸体毫不掩饰她的欣赏

“咯咯咯,我怎么会是那样低贱的东西?它们那么脏,那么贪婪。不是你喊我来的吗?”

“你看看,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要去吃那些恶心的妖怪,它们几千年都没洗过澡啦,肉又脏又臭。”

“哼。”马熊哼了一声表达着它对这个感谢的不屑。”

“哈?你要干啥?这啥时候了?你还要睡觉?你没睡够吗?你都在冰里睡两天了,早知道把你抠出来,你还要睡觉老子就不费那么大劲儿了。”

这分明就是炼狱,这是某种残酷的刑罚。”耿格罗布从地上站起来,短暂的休息让它恢复了少许的气力。它们在这里围成一个巨大的圈儿。耿格罗布突然觉得悲伤,我该走了。你们就在这好好想想吧

“哈?啥子地方?”那马熊被踩了尾巴一般地从地上跳起来,“这是十八层地狱。它怎么连神都敢打?并且那个神看起来还那么漂亮

“别求神了,你不说这是地狱么?你叫破喉咙它们也听不到,它们高高地在天上呢

那个水池旁边站着几个更加巨大的妖怪,它们手持巨斧,把每一个路过水池边的妖怪的脑袋劈开。那些被劈开脑袋的妖怪发出凄惨的哀号。再有几个妖怪从它们被劈开的头颅中,拿出它们流着鲜血的脑子,而后将那些脑子放到水池里面,用里面的水洗一下,然后再放回去

“无耻。”耿格罗布泪流满面地怒吼。”

“唔。”那神女裹了裹身上的皮裘,那是由几十上百只最珍贵稀有美丽的雪狐腋下的皮毛做成的,传说雪狐身上只有那一处的毛发最柔软珍贵,啪啪啪地挥舞着鞭子,我觉得它们只有这样的时候才是最漂亮啊。”耿格罗布有些蹒跚地朝那些星光走过去。你不觉得吗?”

“少来这套。”马熊硬着脸皮不好意思再骂

“在人间。”

“不是阎罗殿还能是哪儿?你看……”它用手一指,“吓死个人

“站啥子啊站?那不是神吗?终于见到活的了,人家是来救咱们的。”那马熊搓着胳肢窝抱怨道,“你快点跪下。世界仿佛一下子不见了。”

“那在哪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皇族公主ORZ皇族公主ORZ漩儿|青春一句“回国放松”,她们被诓回了中国,去圣洛斯帝学院报到。既然如此,那她们一定要放松地把学院搞得鸡飞狗跳。他们是圣洛斯帝的佼佼者,备受尊敬的“四殿下”。她们与他们,水火不容,可是那阴险的校长貌似和她们爱搞怪的爷爷联合了,想尽办法把她们和他们配成一对?OMG,好戏连番上场咯!
  • 魅生(涅槃卷)魅生(涅槃卷)楚惜刀|青春魅生系列终于迎来大结局,熟悉的人物又将再次登场,为大家演绎一出出如梦似幻的易容戏码。万千声色,百般变化,十分手段,只此一人。他是天下最好的易容师,优雅地操着刀,焚香修改他人容颜,无论男女老幼、高矮胖瘦,均由他随心妆扮。声、色、形、影、态,皆如海市蜃楼般空幻迷离;绝美的容颜和惊艳的技艺,都足以颠倒万千众生。人之于他,不过是一段又一段可供赁香的故事;他之于人,却直如主宰命运的翻云覆雨手。
  • 冒险者传说:追猎与战斗冒险者传说:追猎与战斗胖头鱼|青春天使也会哭泣,在雨后天空的第一道彩虹,耀眼的光芒,会刺穿枯萎的幻想,梦想不是一种奢望,遗忘的圣域里寻找失落的记忆,最后的天堂中,展开勇气与执著的翅膀,释放自己的力量与悲伤
  • 蜜恋游戏2蜜恋游戏2沫小翼|青春一日等人好不容易来到魔龙城堡,却被强制驱逐出了游戏空间,而大家在游戏里累计的成绩也被全部清空!重新回到学校,一日还来不及感受校园生活,便有更多的麻烦接踵而至。但让一日想不到的是,神秘的夏知时竟成了她寻找弟弟的唯一线索!在被操控的意识中,一日渐渐看清了夏知时被封闭的真心,然而少年的误解与憎恨却越发浓重。无法预见的未来,无法化解的隔阂,永恒的黑夜又悄然而至……
  • 黑天鹅的咏叹调黑天鹅的咏叹调夏梓浠|青春应该和梓爱这样的公主在一起,颜瘦瘦是只丑小鸭,是永远不能变成天鹅的丑小鸭。...
  • 翻转吧!罗密欧大人翻转吧!罗密欧大人苒倾叶|青春她是积极向上,乐观开朗的孤儿;他是脾气暴躁、单纯善良的富家公子。他们此生原本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注定有着各自不同的世界。一场不大不小的雨,一个人群零乱的车站,却出现了0.0001的几率,把原本不同世界的两个人连在了一起……当睿智的夏默然遇到了冷酷的肖韶炎,就如同天雷勾动了地火般一发不可收拾。明明就是互相讨厌的两人为何突然间惊觉对方有些可爱?明明吵闹不断的两人为何会出现心跳加速的瞬间?
  • 王子恋上二公主王子恋上二公主阡沫|青春Ps:本故事纯属虚构……,乐天派的平凡女生,却拥有着不平凡的身世,在得知自己的身世后,跟着从未见过面的父亲来到遥远的日本,继续过着平凡的小日子 然而,却因为他,月城夜的出现,一个性格开朗活泼。却给她平凡生活来事了崭新的一页。 在面对这个帅气男生的感情,苏沫,苏沫该做出何等的选择。
  • 我和猫妖有个约会我和猫妖有个约会十四郎|青春老天,我只是安分守己听从母命的都市灰姑娘,谁知大学时严禁恋爱,现在却被逼嫁人——我的人生就是折腾and死命折腾!事业焦头烂额也就算了,委委屈屈相个亲,怎么眨眨眼猪头中年男就成了迷死人不偿命的猫妖?!还口口声声为了报十三年前救他一条小命的恩,他要和恩人我幸福生活到终结!No!我不想和妖怪扯上任何关系!不愿过虚假的快活日子!但我的弱势反抗遭遇惨败,爹、娘、朋友、同事一致认为我和猫妖尚尚如胶似漆!遭遇陷害失业失意后,双亲大人更是要求我跟着尚尚远走他乡。认命的我“嫁猫随猫”,从此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绝色黑狐狸不请自来,又有清秀猴妖凑热闹,最后居然跑来货真价实的九尾白狐、帅哥神仙!挟持、麻烦、考验……然而妖心难测,我不知不觉喜欢上的猫妖是否对我也有些心动?血琉璃到底和我有什么牵扯?我和尚尚能修成正果吗?
  • 王牌天后王牌天后涵昭|青春不辣不江湖,有狠不王牌,娱乐圈的是是非非,潜规则的时明时暗,选秀活动的内幕,明日之星的养成,究竟谁才是天后,究竟谁才是王牌!她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她为你揭秘台前幕后!
  • 萌动吧!死神大人来袭萌动吧!死神大人来袭浅小音|青春父母双亡的女生蓝悦凛,梦中遇到的帅气男生,竟是手持银白镰刀,试图取她性命的死神!当她从梦中惊醒,却发现死神就在眼前……绝望中,她只能无助地等待死亡的降临——突然,蓝光耀眼,下一刻,她发现自己居然糊里糊涂地穿越到了死神界。在这属于死神的黑暗世界中,她莫名地受到恶灵的攻击,无处可逃的她竟被之前要杀她的帅气死神救下。大难不死的她本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却发现死神界只进不出,无奈之下,她只能隐藏起自己人类的身份,在死神界当上了提心吊胆的伪“死神”。而让她万万没想到得的是,她接下来的生活竟如同偶像剧般,不仅被死神王选为未婚妻,还被刚认识的朋友当成了情敌!唉,感叹命运捉弄的她,唯一的安慰便是艰险路上,一直有帅气死神的陪伴!怦然心动的恋爱滋味,是否能冲破人与死神不能相守的界限规则,穿越的蓝悦凛命中究竟隐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敬请关注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