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番外:冬离

“京城王老爷的九小姐。”立在马车前的侍卫,剑眉星目,寒气逼人

大雪纷飞,含音已然与众人辞行,而她站在他面前,冷眼看着被冻得满脸通红的他,“八年,八年之后你们要将荷音还给我。”

“啊?”有些难以置信的回答让柏末一下子未反应过来,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点着头说了不知多少个“是”了

“让她们进来吧,还有……把后屋的那个屋子腾出来给那九小姐。”

柏末抱着药篓子,有些不耐烦道,“若是来寻我师父,他老人家——”

“这是你家夫人。”含音说的极为肯定并无半点疑问的语调

那个冬日之后,他便换了名字,名叫——冬离

“你不是要去看你家夫人么?”含音将眼前的人上下打量了一圈后便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等着他的反应

“这个么?”将从柏末身边拿来的药篓子递了过去,含音似笑非笑地靠在了一旁静静地看着所有的一切

看着院子里繁密的夏花,含音终是犹豫了一下,但随即便笑了起来,“是该走了。”

“既然凤音姐姐说过要将荷音交与他照料的,那必然要看看他到底能做好什么吧。”含音扬起了嘴角,“还劳烦凤音姐姐在这盯着他,将他做的不好的地方记下来,等我回来过目。”

不为求医?柏末探着头朝那轿子之中看去,未想竟只见着一方紫帕,还有一双让人怎么也看不透的眼睛,“那你们作何而来?”

“呵。”淡笑着转身,“没什么。”

莫神医在帮被猎人箭所伤的小鹿,含音进屋的时候,他连头都未抬一下便道,“拿来!”

“好奇。”

“你的大夫人么?”

看着那住兜兰,品质是极好的,从花的形制也能看出养花人的用心,也不知为何,她就不经意地笑了起来,最后笑道,“你教我养。”

想了许久,含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们走后,谁来照顾荷音?”

“这兜兰可刁钻的很,娇弱的很,不过……我觉得这兜兰倒是很想一个人。”柏末轻抚着兜兰娇嫩的花瓣,嘴角噙着笑,不期然地想起了那双眼睛,紫色纱巾颜面,字字铿锵,让人难忘。思及此,他悄然问道,“你家小姐叫什么?”

这些人,还真是奇怪

他到底合不合适,许是要自己说的才算吧

“那谢谢了。”那人只简单地丢下了四个字便转过了身,柏末看着那抹背影,牵强地扯了扯嘴唇

“老爷交代的事想来您也十分清楚了。”微微颔首,看着桌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的桌子,含音浅笑着一一摩挲过去,带着三分好奇,七分无趣,“那莫神医应该知道,本小姐是不会允许荷音受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伤害的。”

“恩。”

“音儿,这都夏初了,还不走么?”练完剑的凤音,一手执剑,一手指了指京城的方向,“主子已经问起日程了。”

“如果不是,便算了。”

“你去与莫神医说一声便是了。”悄无声息地将桌上的兜兰搬到了窗口,含音垂眸,“辞了莫神医,我们便走。”

“啊?”忙着给师父送草药的柏末忽地停了下来,“什么事?”

她就那样离开了

“那是当然的。”莫神医显然对此很不在意,“那娃都四岁了,已经该学会照顾自己了,老夫当然也会好好照顾她的。”

看着被紧紧合住的大门,柏末一皱眉,张了张嘴却是最终把骂人的话给吞了下去

“你可以好奇其他人。”拍去掌心的泥土,含音不在理会柏末,兀自站了起来

“恩。”柏末与之前不同,言语之间竟是透出了些许羞涩,特别是在对上含音那审视的眼神之后,更是尴尬地扭过了头

“你和他见过了?”

那一眼,含音是不懂的,可莫神医是懂的

冷眼一扫,柏末突然就忘了要说些什么了,而含音则是用平日的语调冷冷道,“莫神医那,我们会帮你解释的。”说罢,也未去理会柏末是否答应了,兀自朝前走去,而身后的凤音虽有犹豫却也跟了过去

“什么?”

掷起一块断木,静静地依着脑海之中她的模样雕刻着人偶,大大小小摆满了一桌,他知道,她叫含音,九公主含音

“那……”

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含音似有若无地看了一眼那抹背影,最终转身没入一片春日的暖阳之中

“你说什么?”

“进了院子你可小心些,别弄伤了我家夫人。”

“那便好。”含音歪着头,浅浅地笑着,“我要八年之后才来带她回去,你可记得答应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看着眼前的花,含音未笑,只懒懒地问道,“这可是你的大夫人?”

“春末么?如果不急,当然要让荷音适应这里以后再走。”凤音浅笑着走了过去,“你是急着想回京城么?”

原来她不是那个小姐,柏末突然感觉心中划过一阵失落,但随即便笑了起来,“热水要从后山打了山泉来烧,还要你家小姐多等一会。”

“凤音姐姐,我们何时走?”看着书架上的书,含音轻轻地敲击着桌子,听着舒缓的音调

虽然含音所说的亦是凤音所担心的,但有莫神医曾交代过不能有其他人再留下来,遂安慰道,“他还是很会照顾人的,昨天是他亲自煮好了热水送来的,你还担心什么?”

此后半年,含音再未顾及过其他,只平平淡淡地照顾着荷音,直到她痊愈,已然是隆冬时节

那年的春天,柳絮飞扬

入了院子,柏末自己倒是乐得边说边从角落里拿出了花铲和花洒,全然忘了身边还有一个跟随而来的含音

“恩。”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将手里那盆种了六年的兜兰递到了她的面前,然后开始喏喏出声

直到看见她与众人没入了那片白茫茫的山隘之中,柏末一直都觉得,所有都的一切,就好像……好像一场梦一般

“是。”

“你帮我好好照顾……照顾它。”

“那跟我来吧。”缓过了神的柏末,心里叹着这群人都神神秘秘的后便朝偏院走去。“我可跟你说,我家夫人可漂亮了。”

“哦,那是我家二夫人。”柏末扫了一眼含音跟前的那株兜兰,“这才种了四个年头,我家大夫人都种了六个年头了。”

看着明明舍不得却还是要将兜兰送给她的柏末,含音只有苦笑,“是你帮我好好照顾它,既然你将它送给了我,那么现在是你帮我好好照顾它。”

“恩。”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含音有些担心,“还是留下几个人来照顾荷音吧。”

“恩。”

“是。”

“你家小姐是什么样子的?”柏末一边帮那几个随从收拾着被褥一边淡淡地问着。未想那几个人竟是丝毫未理会他,反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将他推了出去

“音儿,这样……合适么?”朝后头看了一眼还依旧愣在原地的人,凤音有些担心

这会柏末倒是未再追问下去,只交代着他们别乱闯后便转身一路小跑,寻师父去问个明白

“他么?”想到适才只顾着自己的花全然不顾她的人,含音微微皱了皱眉,“他不合适。”

“柏末,我是九公主含音,若有朝一日你入了京城,可以来寻我。”一如既往的疏离的语气,她似乎是习惯了,一个从小就养成的习惯,无论如何想要去改变,却终究改不了的习惯

循着声,柏末转过了身,只见一高挑的女子出现在了自己身后,“你是……”

“那个叫柏末的小子吧。”

“我家小姐要些热水,我该去何处寻?”

“你且向莫神医同传,他自会放我们进去的。”

冬离,冬离,冬日离去

“来者何人?”

问起缘由,似乎是柏末将她独自留在了山亭之中,忘了带她下山了

看了含音一眼,他竟是未有一丝的惊讶,只点了点头后便专注地忙起了手下的伙计。等他忙完,俨然过去两个时辰了

柏末还想解释,可凤音没有给他这样一个机会,因为她匆匆而至告诉了含音一个坏消息——荷音滚下了山谷,摔折了腿,还撞伤了脑袋

自从荷音受伤之后,她便再未与他说过话,他是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可是……

“可是我还要去师父——”

说是不舍,终究是有一点的。看着窗外那片柏末专门用来种花的花圃,含音苦笑着,对花不舍,还是对人不舍呢?她当真不知道

“我叫柏末,你们临走的时候,我想送一盆兜兰给你家小姐。”同时起身的柏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其实……懂不懂,也没什么了吧

“这花是通着灵性的,所以从一开始就要用心去养。”柏末手把手地教着,那认真模样,当真是连凤音都要认输的

“浇水也是有讲究的。”提着花洒,柏末偏头看着含音,又是傻笑了一阵

“帮我们照顾一会荷音。”

“恩。”

“一定一定。”宠溺地揉着她的碎发,看着明明还很稚嫩却已然要佯装出大人模样的含音,莫神医只用沙哑的声音轻轻道,“你也要学会照顾好你自己。”

“恩?”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柏末吓了一跳,甚至连讲话都磕磕巴巴起来,“你……是……你……”

“你问这做什么?”玩着旁边的几株花草,含音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着

“你倒是好耐心。”莫神医擦干净了手上的污血,边说边笑,“你这模样倒是一点也不像一个孩子。”

“那个……柏末?”站在院子之前,含音懒懒地唤住了匆匆而过的人,“你做什么去?”

“喂!”

还未等他说完,那高檐纹金的轿子之中竟是传来不温不火的声音,“吾等不为求医而来,还求放我们进去。”

这草药啊,要乘着新鲜的时候整理烘干,柏末收拾着草药,嘴里碎碎念着师父平日里交代的事情。仰头看了看山头的太阳,柏末一摆嘴,“这天气可别把我家夫人给晒坏了。”说罢便拍了拍手,起身朝偏院走去

“是。”柏末虽是不懂师父话中的含义,但还是一路小跑了回去,将他们众人带进了药谷

就在柏末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含音已经走远了,虽然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但是她依旧未有停留,因为她从未为任何人停留过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痴傻神女:邪王的盛宠狂妃痴傻神女:邪王的盛宠狂妃南妃妃|古言原本皇上亲封的神女,爹宠娘疼的天才小姐,却因引狼入室而成为众人口中的痴傻小姐,瞬间从天堂坠落地狱,亲娘上吊而死,亲爹不闻不问,整日被自己的哥哥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谁知,上天眷顾,让她再次清醒,从此脱胎换骨,开启了逆袭之路,棒打狠毒哥姐,惩罚亲爹嫡母,收获世人艳羡的爱情。
  • 毒妃倾天毒妃倾天如面|古言全能佣兵女王魂穿废材花痴,医毒双休,天赋禀异,庶姐、后母统统虐死。杀手王爷百般刁难,某王妃:“不好好表现,照样休了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错嫁错嫁依林雪子|古言“无论今生是贫是富,都要入赘王府。人在世,不背诺啊!”齐博看着一脸悲痛的母亲,想着大着肚子的落雪。他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新婚之夜,郡主。望着齐博好久,才轻轻而又认真地说:“如果她果真怀了你的孩子,那么她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介意你这么快就纳妾……”“我没要纳妾!”
  • 至尊邪凤惊天下至尊邪凤惊天下倾落尘|古言她向来善良,只愿为她回眸。凤有麟角,【正文完】她身为时空守护者,触者必亡。天下动荡,却是去守护99份爱情,时空耗损,萌宠一出咬死你,她以绝地反击之势游走,她信手拈来。你有金品灵丹?那算什么,黑暗之王,远古上神,还不用亲自动手。你灵源醇厚?不好意思,血染琉璃,但龙有逆鳞,凤惊天下。他人魔之子,跟月老抢饭碗
  • 逃婚弃妃逃婚弃妃绿和|古言“我死了吧!” 当慕容雨再次争开眼睛的时候,不禁对自己说:“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犹豫了一下,苦笑道:像我这种自动放弃生命的人,死后应该是会下地狱的吧,并且是十八层的阿鼻地狱吧。 一想到待会有可能要忍受“上刀山、下油锅”的痛苦,慕容雨不禁直打寒战,心里暗自懊悔。如果,如果可以重来,她决不会走这一步。回想从前,她是多么的热爱生命,即便从小就生活在悲伤中,她也从没动过……
  • 不良母后不良母后浅蓝之殇|古言叶岚,21世纪叶氏帝国的总裁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她OOXX时,穿越了——灵魂转换…… 她成了死囚台上的罪臣之女,再次睁开的眼眸中,风华耀眼绝世! ☆她狡诈腹黑,魅惑勾人,嗜钱如命,是秦昭国上年仅十九岁的太后。 ☆他邪魅腹黑,冷酷无情,宠她至极,是她名义上的儿子,秦昭国的皇帝。 【PS:宠文+女强+男强+爽文+1VS1!带点玄幻的味道】 ★★宠溺★★ “皇上,皇上,太后娘娘打伤了珍贵妃!” “太过分了!”秦傲烈满脸心疼! “太后娘娘太过分了,把珍贵妃牙齿都打掉了!” “什么?牙齿都打掉了?”秦傲烈袍袖一挥心疼道:“快宣太医,为母后医手!” ★★吃醋★★ 某日,京城第一酒家大厅处。 “娘娘,皇上来了!”宫女在叶岚身旁提醒一声。 叶岚翻了个白眼,继续奋笔疾书。 片刻后,门口传来一声爆喝,秦傲烈凶煞狠恶的走进来,甩出一张纸。 “你给朕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岚肉疼的捡起她花了半个时辰写的征婚广告,小心的铺平。 上书道:某女征婚,要求雄性,高,富,帅…… ★★邪魅★★ “母后,今晚您可满足?”秦傲烈衣裳半敞,姿态风流,媚眼如丝道。 “满足,满足,绝对满足。”叶岚气喘嘘嘘,香汗淋漓,点头如蒜。 “那,母后满足后,是不是该轮到让儿臣满足了?” 松垂的衣裳不知何时已落,秦傲烈如一只矫健的豹子,步步紧逼猎物。 叶岚双目发亮,盯着面前金山银山,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危险降临…… 一盏茶后,皇宫大乱……因为…… 【此文一对一,毋庸置疑!】 ★★★——以下是好友推荐区——★★★ 推荐浅浅的完结文: 《特工下堂妃》 推荐未央长夜的爽文 《狂妃·狠彪悍》 推荐莫风流的女强文:《煞妃,狠彪悍》 推荐暖七七的现代文:《总裁的调皮小妻子》 推荐恱儿的现代文: 《天黑“狼”出没》
  • 鬼医毒妃鬼医毒妃道貌岸然|古言一朝穿越,异能附身,医术精湛,毒术更是一绝。只是,这个本该是受万人景仰的千金小姐怎么是个“废物”?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用眼扫视周围,她看见了一切,包括那些被尘封在内心的秘密,原来,现在的她竟然可以透视?呵,又是一个医药世家,又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狱! 变强,变强,变强…她的东西谁也不准玷污!她要保护她所有珍惜的东西还有那些真心对她好的人!她蓝子汐——对天发誓! 他——温柔的笑容下又藏着什么东西,是否如表面一般温文尔雅? 那时他对着她温柔的笑着,那笑蓝子汐从来没有看过,从前也没有,现在,她愣住了,第一次有人用这种微笑看着她,是暖暖的,暖彻心底的笑。从此,她说:“你,就是我最珍视的人,我会变强,我会永远保护你”。但是,却是他一次次的救了她。 那时她坚强的背影,震撼了他,他对她微微的笑,不同以往的虚伪,那是发自内心的笑,他看见她愣住的深情,他听见她那稚嫩的承诺,他又笑,更暖的笑,从此,他的心中拥有了对她一生一世的承诺。 他——霸道的行为,冷酷的脸庞,强大的背景,可是为何对她情有独钟? 第一次见到蓝子汐,他轻笑,不就一个小女孩,为什么那么多人害怕这么一个孩子?可是见到她那稚嫩脸上,坚韧的表情,他也忍不住动容了,难怪,他明白了那个人为什么对这个女孩那么上心了。特别是她那不同于普通女孩的性格,然后,他也深深着迷了!他,要永远拥有她! 谢谢小晨奉献的视频:&pstyle=1
  • 随身空间:重生小夫妻随身空间:重生小夫妻瑶瑶|古言这辈子,她成了乡下小农女,他却是世家贵公子,上辈子,相隔千里之遥。她和他皆是孤儿,艰难修成正果,不想一朝穿越。 幸得老天爷庇护,随身农场妙用多多。 属于俩人的农场,塑造完美农家生活
  • 殿下独占小狐妃殿下独占小狐妃独步云霄|古言总之,这是一只雪狐一心成人,却被某殿下坑蒙拐骗的故事。 一朝穿越,她由人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雪狐,梁慕熙觉得没有谁比她更悲催了。 努力修炼成人,可是却欠了某人一个大恩情,于是乎,开始了悲催的宠物生涯。 “真没想到,原来雪狐的传言是真的,你说,如果世人知道你可以治愈任何的伤口,也不知道你出了这道门会怎样呢?” 报了恩想要离开的梁慕熙,就那么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心里不断腹诽,最终还是乖乖的回到了男人的身边,全身缩成一团雪白,将自己全部给埋了,不理会男人。 “这才对嘛,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这样才有保障!”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眼前这只闹脾气的雪狐,男子的脸上,满是温柔。 于是乎,某雪狐开始了它报复性的闯祸生涯! “王爷,不好了,你在后院种的梅花全部被肉团子毁了!” “哦,是吗?”男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无奈的笑了笑,“没事,它喜欢,多种一些就是!” “王爷,不好了,肉团子弄脏了丽妃新制作的霓裳羽衣,这会儿正在咸福宫受罚!” “谁敢伤害我的东西!”风吹过,那道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王爷王爷,肉团子打碎了祭祀的神像,性命不保啊!” “谁说的?”他的东西,谁可以决定生死! “但是……”那可是皇上啊! “来人,进宫!” 反正每一次闯祸都有人擦屁股,某雪狐几乎可以横着走都不看路了。 然而,在某天,某个夜晚,某个房间…… “你说,你看光了本王的身子,可怎么办呢?” 终于,某雪狐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得意忘形,自投罗网了!
  • 重生之惊世亡妃重生之惊世亡妃莫言殇|古言大婚当日被诊出身怀有孕,人人艳羡的静安王妃,转眼间被休弃,紧随而来的暗杀,让一切看上去仿佛是精心谋划的局! 当死局逢生,她挟恨归来,与从前一模一样的面孔,惊才绝艳,震惊朝野!。 曾经的夫君爱悔莫明,三国皇子倾心相付。 她皆冷笑置之。人若辱我,我必辱之。人若毁我,我必毁之! 彼时,她含冤逼泪,斥问:“王爷可愿信我?” 他神色冷酷,大掌直挥,用最残酷的方法证明她的清白! 此时,他惊悔交加,痛说:“我相信你!” 她冷冷一笑,“我永远不再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