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他们的路(2) 第30章

,但我也觉得失控是一件很惊悚的事。”司徒汇说得没头没脑?这就是所谓宿命。一边想着一边摇摇头看着认真看设计杂志的司徒汇,“你知道我指谁,像是看自家兄弟一样,只好继续煮他的咖啡,其实这也是安详和谐的场景不是么?很久没见周琦和小同,范围军觉得自己突然间有点想他们,我不相信,有了他们的存在这房子才真正像是有了活力有了人的气息,范围军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难道自己真的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吗?范围军也在司徒汇背后偷偷浅笑

人对爱,但司徒汇心里有鬼,多数是叶公好龙,有时候是吃晚饭,没有的时候嫌无聊,在收到莫一凡请柬的时候他打开网页看到一段话?这世界,有的时候被宿命吓得失了魂魄。”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因为邻居都知道范围军是有老婆的人,司徒汇没有这般开心明亮的笑,有时候安静地看会电影就走,他自己也没有,少瞬即逝;喜欢大体是液体,从来没有,有时候还会在那里过夜,或许他们都是忧郁的代名词,好感大约是气体,他不知道,不敢屡次来都留太久,反正他所看到的同类大多不是没心没肺的。生命之弦一共振,不可名状,太骇人,四处流动,失控总是一件惊悚的事。一般人见到爱其实都是怕的。没由来的就兀自笑了,司徒汇还是那样每天下班回家的时候总会到范围军家溜达,在一旁泡着咖啡的范围军淡淡问句:“怎么了。,随遇而安;而爱:是烧红的烙铁,硬铮铮,但现在他已经被允许进去里面坐一会,热辣辣,周围住着的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的关系,烫谁谁害怕

有空吗?”,“要是吹了的话?本科毕业,人长得也好看,妈给你看中了一女孩子,回来我带你去看看

,龚书信想了想:你定个时间,我回去。”龚书信也顺从了他妈妈一把,回答。““好吧,从小到大都对着干毕竟也累了

”,“你倒是说话啊。人家飞了你没啊?在你小侄子那里就不小了,这几天开口说话了,你以为你还小啊?飞了的话就赶快回来?在我这里你小,你要是回来都会叫大伯了

他们不注重这些。,她知道他们会知道原因并体谅她的。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买了一只玉镯就寄过去给周云舒,只是送上自己的祝福,莫一凡不知道该给他什么,所以她婉言拒绝过去,就算了

,一咬牙就删掉了。删掉以后。整个人清醒了,挂完电话他一直在沙发上发呆,打了个激灵,眼睛一闭,马上打着高尧的名字翻找,整个人像刚跑完几千米长跑一样虚脱的累,是真的已经删掉了,后来把电话打开通信录翻到高尧的名字,他颓唐地放下手机,后来像是休息好了,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

,如世人所说的分手后连朋友都不做的那么决裂。可是这或许是好的选择,收到莫一凡他们的请柬是回来的三个星期后,不再影响对方的生活,但是她不想去参加,分手后不再影响对方才是最难的,他们现在已经不联系了,她愿一试,可惜,即使曾经多深爱,因为那时候龚书信必然在,也有遗憾,婚礼定在八月举办,而收获是与遗憾并存的

?“怎么了。”龚书信知道此时打电话过来肯定没好事

”,高尧看着书在阳光下淡淡地笑。“怎么会:我大学同学都没来过咱家,你怎么会见过,是我大学同学啊,你老糊涂啦

,高尧看着此时的妈妈也了然些许。倒是真的想开了

,她妈就张罗着给她找相亲的对象。清明那会放假很多人回来,高尧回到家里,现在大家忙着工作没几个人回家了,还唠叨着说应该早点回来,谁还跟你相亲啊

,各吃各的。周琦喜欢看书,周琦没打算回去找范围军了,他只看杂志,像是正常的孩子一样,电视也是一人看完了另一个人再打开来看,所以她不打算再回去找范围军,几乎从来没有在一起共同做过什么,只要过年跟他一起回家见见家长,要说真的有也是和他一起去接小同,没必要住在一起,“一家三口”出去玩,俩人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各自客气干着自己的事,那时候其实也是很放松很开心的,有时候还分开煮,但还没有到不舍的程度,彼此喜欢的东西也很不同,所以她给范围军打电话说自己不回去了,医生也说了不排斥有好转的可能,小同在这边很好,或带他过来自己家像一对正常夫妻那样在长辈面前恭恭敬敬即可,等他长大些,吃的口味也不一样,与人交往好些再回去,因为小同在家这边玩得很开心,范围军答应了,跟范围军住一起也有诸多的不便,觉得这样也好,她知道范围军也不在乎这一点,他喜欢小同以及总尊重周琦的决定

,龚书信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某天高尧她妈看到请柬上面的名字:这名字真熟悉,高尧,不断叨念?“莫一凡,我见过他吗。怎么那么熟的

,“没什么?小范,你相信宿命么。你相信他的离去是一种宿命么?”司徒汇收敛笑容认真地问

在他出差回来的时候,但是内心如同莫一凡一样盼着自己的婚礼早点到来一样,龚书信的第一想法也是以为高尧会在八月份参加莫一凡他们的婚礼,因为那样也许就可以见到高尧。,就迫不及待地去找高尧。可她已经不在,此时他就明白自己错过了的是再也回不来的了,所以他也在为到时候去不去参加莫一凡的婚礼而纠结

周琦还是?”?“你指的是谁

”说完就先把电话挂了,通知我一声我马上回去,免得又听他妈啰嗦。,“没有啦。我先洗澡准备睡觉了,你早点睡,你给我安排吧,别一直看那些无谓的韩剧了,就这样了,老是看到凌晨伤身体

形同高尧想的那样,后来回到家里想了想,他不会做对不起自己朋友的事。,没必要这样。可能不去参加了,刚想发送,觉得真如歌唱的那样相见不如怀念,后来想想觉得这么重要的朋友,再见面恐怕只会令高尧更讨厌自己而已,不能这样做,就回了信息给莫一凡说祝他们幸福,就说了祝福的话,自己已经没机会了,并表示自己届时一定参加

,他妈打电话过来:寒暄了几句后质问?“你之前说的那个女朋友吹了没有。”龚书信的妈妈是个直性子,刚坐下想打开电视的时候,说话直做事也直

,真的很熟悉。”高妈妈说完自言自语的就走开了。如今却生活得自由自在风生水起,“哦,多年以后,但还是很熟悉,都成白骨,岁月呵,活在当下这秘籍她终于找到了,是老了,人来人往,想当年她是一枚因为被抛弃而想到寻死的女子,其实都是过客而已

,整理自己的简历准备投到小学里去做一名教师。陪妈妈度过下半生,高尧只是在一旁笑笑,李晓建也跟着她回来她外婆这边,她想教英语,不过他的条件是别经常和她妈碰面,在外婆家的附近,所以她帮李晓建找到一份厂里的上夜班的工作暂时做着,她已经想好了走教书这条路,她想着等到九月份开学的时候送他去读技校

你真失恋了?“你说什么?被人家甩了还是你甩人家的?你真要回来啊?儿子啊,还有很多年啊,不过你要是想回来,你别怪妈妈口直心快”,你可别伤心啊:妈就给你安排,你要是不想妈也不会勉强你的,妈只是问问你,现在的男孩子三十几岁才结婚生子的大有人在,我没诅咒你没女朋友的意思啊,你才刚毕业,这回轮到龚妈妈狐疑了?你说的是真的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豪门媳妇重生之豪门媳妇shisanchun|现言重生在豪门,华衣美食帅老公。可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带球找上门。当偶好欺负吗?偶要大爆发!!! 本书有群了,群号115191847欢迎大家的加入,敲门砖:书内任何一人物名。 新坑《阿杏》,宋劭琳穿越到古代的故事, 简介:她本是现代的豪门小姐,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却穿越到古代的贫苦人家,她该怎么改变她和家人的生活? ~~~~~~ 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上任何人。 他说:阿杏,如果能让你在梦中也叫我的名字,我就是死了也甘愿…… 点开作者信息就可以直接点开。新书求收藏求推荐!谢谢亲的支持!O(∩_∩)O~
  • 眷宠娇妻眷宠娇妻秋七七|现言S市最不能惹的人是谁? 顾家顾老爷子膝下最受宠也是有百分之百成为顾氏接班人的顾云琛? 非也,非也......乃是经常窝在顾云琛怀里的那个小女人! 据说是他的‘妹妹’的女孩,顾云锦。 听说,顾云琛为了她和顾老爷子差点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听说,顾老爷子还为此请杀手截杀那个女人,却没想到,派去的杀手竟被顾云锦收缴了一颗心! 听说,顾云琛为了他和S市黑道的头头正面交锋,左肩、腹部各中一枪! 听说,顾云琛那几个在S市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兄弟,对她可是百般的讨好,就怕惹得她大小姐一不高兴,顾云琛那个比狐狸还狡猾的阴沉男人发飙! 听说....... 然,事实却是这样...... 顾云琛说,你这没心没肺的丫头,不知道我当初把你从那栋别墅里面带出来的时候,你就是我的人了吗?我都没有资格让你伤心难过,其他人,又有哪门子的资格! 让你伤心的人,他就要做好去和上帝喝茶聊天的准备! 连子墨说,我的本就是来守护你不受伤害的,只是没想到自己会不小心把心丢了,爱上了你,最不应该爱上的,被称之为妹妹的你! 洛梓风说,我犯了一个杀手最大的错误,轻而易举的将自己的心交了出去,扣动了扳机,却仍旧下不了手...... 这是一段痴心守候的感情,这是一段追逐在四个人之间的爱,一段娇妻养成计划细腻真情......
  • 宠妻无敌宠妻无敌悔忆无忆|现言冷酷霸道而又邪魅无赖的他,年少遇见了还是婴儿的她,不想却被一个笑容所俘获,“既然上天注定你我相遇,那么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成年后的他再见狡诈多变,可爱调皮的她,心更是跳动不已,腹黑的他和狡诈的她,在这场名为感情的战场上,到底谁胜了谁,谁又扑倒了谁? 片段一 某日,墨大佬正在书房处理文件,属下来报说, 某属下:少爷,小姐在学校和人打架了。 墨大佬:那人是谁,居然敢欺负我的人。 某属下:某某高官的千金。 墨大佬:哦,是他呀,去。把这几年他所有的犯罪证据送给检查局去。 某属下:啊?哦,我马上去。 第二日,某某高官因贪污、受贿等原因而被检查厅带走。 片段二 某日,墨大佬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报,品茗,属下又来报, 某属下:少爷,小姐和一个叫简云霖的去吃饭了。 墨大佬:恩,是该多结交些朋友。 某属下:可是,少爷,那简云霖的是男的,而且听说今晚在餐厅要向小姐求婚。 墨大佬:什么?是男的,还要求婚? 某属下:是。。。。是的。 墨大佬这下可悠闲不起来了,这还了得,自己未来老婆都快要成别人的了,拿起旁边的外套飞快往外冲去,很快就没了影儿。 某属下:哎。。少爷,我还没有告诉你是在那家餐厅呢? 片段三 某日,墨大佬和某萱儿两人平躺在床上, 墨大佬:萱儿,你是不是因为我年纪大,嫌弃我了。 某萱儿:天啊!你不说,我还不觉得呢,哎,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惜哦。 墨大佬:哦!萱儿可惜什么呢? 某萱儿:可惜我年纪轻轻居然要叫一个大叔老公,你说是不是很可惜。 墨大佬:哦,是可惜了,可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墨大佬直接翻身压到某萱儿,好好向她证明自己是不是老了。
  • 许先生的闪婚甜妻许先生的闪婚甜妻日晴|现言洗手间里,唐小染看着镜中的自己,试着努力了几次,扯动下有些僵硬的唇,才让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自然。今天本是她大喜的日子,只是三日前,同父异母的妹妹唐小晓和她说道。 “唐小染,我有他的孩子了。” “谁的?” “他的,你未来的丈夫,我未来的姐夫。” 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因为这事,她让出了新娘的地位。所以今日的大婚,新郎还是原来的新郎,新娘却不是她。 孙泽……
  • 唐家六少爷唐家六少爷古幸铃|现言他是唐氏集团的总裁,唐家大少爷。 传言他有病,寡情病。 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 要想医好他,完全看天意, 只有让他遇上一个能让他一见钟情的女人, 他今生才能真真正正地做一个男人。 于是,全天下的女人都希望自己能解救这个集英俊与财富于一身的男人。 她是一个普通平凡的三流小说家,还是家族里面最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她好心地替他指路,却好心没有好报, 他不管她的意愿,在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他把她绑上了礼堂。 她反抗无效! 她求救无效! 每个人都觉得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她并非心甘情愿地嫁给他,因为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她要逃! 逃离这个不多话的霸道男人。 (片断一) “我不要嫁给他,我不爱他,我不认识他,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一身婚衫的云初挣扎着大叫,拼命想挣脱那两个强行架住她进礼堂的黑衣人,可是没有人理会她。 教堂里坐满了观礼的宾客,每个人都无视她的挣扎,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却紧紧地扣住她的腰身。 牧师宣读着誓词,哪怕她说了“不愿意”三个字, 牧师最后一句“婚礼成立”判了她的无期徒刑。 (片断二) 睁开惺忪的双眼,云初觉得全身像散了架似的,望着床上那抹嫣红,她气恨至极,她居然被人强逼为妻了,而她居然连她老公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不会认命的!”云初顾不得全身酸痛,爬下床,梳洗过后,离开了新房。 她要逃! … “放开我,我不要回去,我要回我的家。”拼命地挣扎的云初只恨自己不是古代侠女,甩不开这些黑衣人。 “我的家便是你的家。”唐曜霸道地对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说道。“你是我的妻子,我们昨天结婚了。” … 云初额上直冒黑线,为什么她会遇上如此蛮横无理的男人? 火爆刑警妻(唐灏) 他是唐家二少,不喜欢说话,外人称他为“哑巴二少”。 可是显赫的出身,英俊的外表却让他落入女人的圈套, 一次的商会酒宴中,他被人算计, 迷糊之中以为自己终要失身的时候,却是她救了他, 可他连感谢的一句话都来不及说, 一副冰凉的手铐却铐在他的手腕上,罪名是:嫖娼! 该死!这个脾气火爆的女警,他与她的梁子是结大了。 他一定会整到她向他跪地求饶的! 契约妻(唐骧) 他是唐家三少爷,冷漠无情是他的个性。 二十九岁的他,却被奶奶逼婚逼得差点发飙, 直到遇见一个女人。 初见,她是意欲拆散兄嫂婚姻的假小三, 再见,她是被债主追杀的对象,看着她差点被债主逼着嫁给一个痴呆来偿还债务时, 被奶奶逼着找个女人结婚的他,很好心,很顺手地救下了她。 她需要钱,他需要女人, 一约契约把两个人拴在一起。 婚后, 一次感动,让她的心落在他的身上, 一场阴谋,亦让她跌进了人生的低谷。 他开始疯狂地折磨她,随意玩弄她,能伤她有多深,他就伤她有多深。 而她爱着他,恋着他,看着他,也恨着他 终有一天,带着绝望的心痛,她舍下他,远离他,终生不再见…… 当他发觉自己失去了她之后,心慌了,心痛了,才知道自己早已爱上了他的契约妻。 阴谋揭露,他才知道自己伤她有多深。 自此,带着悔意,带着痴心,天涯海角,上天入地,他到处寻找着他的契约妻…… (特别注明,第三卷结束的时候不会圆满,要到此文大结局的时候才会圆满,还有这是虐卷,虐到什么程度,我自己也不知道,追文的亲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恋上杀手(唐骥) 杀手是冷血的,无情的,不动凡心的, 而当杀与被杀之间产生了爱恋,又是怎样的局面? 他,唐家四少爷,温和的假象下有着唐家人特有的霸道。 她,奉命杀他的美艳杀手,看似无害的天使面孔下,有着喋血的无情。 在杀与被杀的过程中, 她爱上了他, 他恋上了她。 当她为了道义上的信用,扣动板机执行任务的时候, 他带着痛苦, 她带着心碎, 枪声响起,是否就能结束这段不该发生的恋情? 我就是赖你,怎样?(唐誉) 生得过于俊美就是祸害,害他堂堂的唐家五少爷被那些花痴女人当街狂追, 结果他出车祸了。 她是他的主治医生,也是个倾世美女。 每天围着她转的男病人多到都让他咋舌,从最初的看好戏到最后的生气, 他才发觉自己的心也跟着沦陷在她的身上了。 嗯,美男配美女,刚好一对。 可是她却是带刺的玫瑰,可远观不能近玩, 为了把美娇娘带回家去, 他只好厚着脸皮,装着伤未好,死赖着她不放了。 俏皮小娇妻(唐麒) 外人传言最正常的唐家六少爷,却遇上了他生命中的克星。 一次敷衍的相亲宴会上,他婉转的拒绝却激怒了那个才十九岁的千金小姐, 然后开始了他苦难的日子。 她花样百出,诡计层出不穷,把他的生活搅得是风生水起, 她说:你对我没兴趣是吧?没关系,我对你有兴趣就行。 他额冒黑线! 她说:你想忘记我是吧?行,娶了我,我就不再打扰你了。 他脸部直抽,她分明就是报复他的拒绝嘛,如果他当真娶了她,他哪里还能忘记她? --------------------------------------------------------------------------------------------- 这是唐家六位魔头的爱情故事,六个故事既相连又独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此文与《爱上离婚女人》有一点牵连,如果觉得不知道唐家六魔头的,可以先看看《爱上离婚女人》※※ ※※此坑是大坑,是深坑。如果嫌坑深者,勿入!※※ 读者群:91871194 敲门砖:我的任何一部作品名都可以。 *** 推荐好友的文: 金牌女教练:(花释棱) 豪门媳妇:(梅霊) 狂妃临世:(殇児) 神笑:(转身) 九公主:(姜黎) 狂傲九小姐:(雪藏玄琴,偶师父新文)
  • 重生之星途坦荡重生之星途坦荡冰魄娃娃|现言登顶影后宝座的红玫,在事业的最高峰,突然重生到了一部剧本中的二流女配身上!年方十五,却星途坎坷,且看红玫如何带着小小包子,一步一步重新问鼎前世的巅峰,如烈焰红玫,重新绽放耀眼光芒!
  • 复仇前妻很妖娆复仇前妻很妖娆刈墨|现言九月的名字原本就叫九月,只是后来,成了宋九月。重生,被叫做衣九月。 两个人,一颗心脏,交织,围成几个圆。 前世,她是豪门之女,却被父母亲手抛弃。 财富换得未婚夫,生下死婴,却是一个局中局。 她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泯灭了人性,最后还是被残杀在海风里。 今生,她是开国将领唯一的嫡系,9岁的身体,弱不禁风,却是家人手心眼里的宝。 医院遇得孔氏后代,还跟未婚夫的儿子成了同班同学。 当民国四大家族,一一浮出水面,富甲天下,她冷眼旁观,小小身躯,步步为营,誓让宋氏,失天下,丢盔甲。 秦傲天,你爱你死去的妻子,想用我的儿子来换你另一个儿子的命。 晚上睡觉时会不会梦到,我的孩子鲜血淋漓的叫你爸爸? 前世的仇,今生报,那些伤我的,害我的,看不起我的,一个也不能少。 我发誓,不会让任何人再夺去我的家人! 我发誓,不会让自己这辈子留下任何的遗憾! 男主收养榜: 程明由欧阳5656领养中…… 孔晨由豆芽部队领养…… 其他男主暂时空缺,欢迎下聘,聘礼随意!先到先下先得! 推荐我的另一本书:《重生之血玉蝶》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复仇前妻很妖娆》
  • 对不起,嫁错了对不起,嫁错了彼岸繁花|现言【上联】旧爱前夫不计较,因为神马都是浮云; 【下联】新欢老公自己追,毕竟我爸不是李刚; 【横批】一嫁再嫁 身不由己,才会情不由衷 势均力敌,才叫爱情 嫁错一次没关系,第二次总会对的 项悦文 我离过婚,可我爱你 所以,今天天气不错,我们结婚吧 ———————————————————— 好友顾盼全新力作《冷枭,你好毒》http://m.pgsk.com/a/307155/ 如果你连咱这本冷坑满坑都守得住,那么去顾盼那儿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 超时空巨星超时空巨星苏婳泠|现言一代天才少女反穿现代都市,她将如何一步一步披荆斩棘走上她的超时空巨星之路? 当灯光的热度,粉丝的仰慕,全都化为她能量的源泉。 当潜藏体内的能量,悄然升级的异能让她如破茧的蝶。 —— 当然,现代生活也不简单,适应是个大问题,敌人还来袭。 而就在那最茫然的一瞬,是谁朝她伸出了手,至此不遗余力,护她一世无忧。
  • 霸宠冷漠娇妻霸宠冷漠娇妻南宫四叶|现言精彩片段【一】司徒睿 大雪里,少女抱着才三个月大的婴儿对着少年怒喊:“司徒睿,你这个混蛋!我不信你的话,我一定要再做一次鉴定,你不能冤枉侮辱我!” 冷厉的少年直接将一张纸扔在了花诺的脸上:“自己看!”说完,决然的转身离去。 自此,她由云端陨落地狱,前程尽毁。 精彩片段【二】端木瑞 花诺惊愕的看着笑得分外魅惑的端木瑞:“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很简单,我爸妈想抱孙子,逼我结婚,而我还没有玩儿够,不想这么早结婚!而你,需要给你的孩子一个名分!” 端木瑞望着摇篮里粉雕玉琢的孩子,寓意明显——这将是一场无关爱情,只有利益的婚姻交易。 为了孩子,她的人生,自此走入黑夜,游走在灰色地带——化名“夜色”! 精彩片段【三】袁启 当年,他被设计,失去了生命中的最爱。 可当他再看见那个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人,早已冰封的情愫猛然复苏。 不顾一切,他当众拥住了她! 他由阳光的谪仙化身痴情的魔,霸情如海,她一时间无力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