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生如夏花4

又是靠墙而坐,身后有一颗高大的绿色植物挡着,夏蓦然她们坐在咖啡店的最里面,所以从外面进来是不容易注意到这里的,反而她们却能将门口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太过分了!”米晓晓袖子一卷,就要拍桌而起。幸亏潘菲在桌子下面死死地拽着她的衣角,“那个家伙,拼命地用眼神暗示她,不要忘了坐在她们对面的夏蓦然和陆卿哲

便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看着夏蓦然苍白的小脸,陆卿哲只略微扫了一眼,还有伤心的眼神,他的心微微的痛了一下

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米晓晓看着她俩拼命暗示的眼神,看着陆卿哲打量着那对情侣的眼神,腼腆一笑道:“让陆学长见笑了,那人是我的前男友,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劈腿,开叉,脚踩两只船,马上醒悟过来,每次看见他们,我都有一种要上去狠扇他们的冲动。”

但那个男生身边的女子,他还是认识的,他不认识,安静,有句话叫做人如其名,但在安静身上,那个男生,只能说是名不副实。那个性格热烈甚至有些奔放的女子,曾经也打过他的主意

夏蓦然也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

看着面前一脸腼腆,陆卿哲收回打量的眼神,郑重其事的米晓晓,随意地笑道:“这种人确实挺差劲的。”

知道她是生怕海蜇误会,才这么说的,夏蓦然看着米晓晓,只是她跟海蜇之间,并不是她们所想的那样

勾住了米晓晓的小腿,苏紫雯也悄悄地伸脚,生怕她一个冲动就奔去那一对刺眼的情侣面前,甩他们两个巴掌

替安静拉开门的同时一只手接过安静手中的球拍,另一只手则待安静进来后,便紧紧地搂住她的肩膀,唐亦轩进了店门以后,俯身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安静咯咯直笑

陆卿哲看着她突然苍白的脸,也顺着她的目光向后望去,一眼便看到那一对人群中也显得十分引人注目的情侣

他很爱她,曾经爱,这就是前几天那个打电话告诉她,现在爱,未来也会爱的那个人,那个一边说着爱她,夏蓦然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边搂着别的女子,有说有笑的人

上面印着匡威大大的圆五星标志,下面是一条同色系的运动裤,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棉质T恤,夏天烈日炎炎,汗水顺着他的发梢缓缓流下,他的脸庞因为阳光的照晒而微微的有点发红,推开咖啡店门的是唐亦轩,此刻他正兴高采烈的朝着身后的人说着什么事情,满脸的笑容

她同样穿着黑色的匡威T恤,等到咖啡店的门开了,只是那T恤穿在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上,更显得|性|感|妖|娆,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超短裙裤,跟在唐亦轩身后的是安静,手上还拎着一副羽毛球拍,看样子,两个人应该是刚刚打完球,众人才看清,过来喝点饮料,补充一下体力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冷酷BOSS放过我冷酷BOSS放过我兰陵笑笑|现言一个大雨滂沱的雨夜,20岁的他去了孤儿院。8岁的她,嗲嗲地一声,“叔叔。”他心中融化,将她脏兮兮的小手捏住,带回家中。 她18岁生日,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可以接受男生么?”他眸子瞬间僵硬,转瞬却一记漂亮的微笑,“爹地会送你一个惊喜哦!”她笑靥如花,满心期待。18岁,一场雪的订婚宴和一次粗暴的掠夺,她失去了初恋也失去了童贞。 两年后,他为她披上婚纱,他深邃冰冷的眸子,勾起邪魅,“你再也别想离开我!”她灿若春花地笑,在一片祝福声中,与他拥抱,“那就一起下地狱吧!”“砰”,子弹穿透了他,也穿透了她…………….
  • 豪门重生之千金归来豪门重生之千金归来沈慕苏|现言前世,她被继父一家玩弄于股掌之间,惨遭闺蜜劈腿、前夫抛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亲手摔死,整个家庭分崩离析,偌大家业拱手于人。 今生,重生到12岁的时候,她发誓,前世的仇恨要一一报回来。前世人为刀俎她为鱼肉,这一世,她要将自己化成利刃刺入仇人的胸膛,血债血偿! 人若让她痛三分,她要让人尝到十分痛! 以孩童之躯,在成人的世界里步步为营,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建立属于她自己的商业王朝! 眼带异能,所有珠宝奇石在她眼里真假立辨; 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灵兽随身,帮她遇魔杀魔,佛挡杀佛! 她强,有人比她更强,他是世界闻名却神秘莫测的商业帝国掌权人,传说拥有全世界最为巨大财富的男人,天底下只有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守护着她长大,在她的复仇事业中给予最强有力的支撑,化开她的心结,温暖她的寂寞。 她说:我穷得已经只剩下钱了。 他虔诚地单膝跪地:不,你还有我!
  • 老公,你很坏老公,你很坏玉楼春|现言“嫁给他,嫁给他……”耳边是众人异口同声的呼喊,伴着些许的尖叫和口哨声。 林檬无措的看着拿着戒指单腿跪在自己面前的顾瑾白,今天是她二十岁的生日,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选择在今天向她求婚。和顾瑾白结婚,她从来没有想过,而且她才二十岁。 她抬眼看向站在顾瑾白身后的欧阳骏,想从他脸上看出些她想要看到的表情。可是他的脸上却带着暖暖的笑意,更像是一种无声的鼓励。她的心开始下沉,他什么……
  • 蛇蝎毒女复仇千金蛇蝎毒女复仇千金时秋醉|现言一朝重生,只为复仇! 临死才知,原来她存在的意义,她身怀异能誓要报仇,活生生的器官捐献人! 被同父异母的姐姐在手术台上活生生地挖心取肺而死。所支撑她的,唯有仇恨的力量 她的幸福已断送,就只是她姐姐的移动血库。 订婚宴上,未婚夫变成姐夫。就连她的孩子,要把他们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一一讨还,她的心已成灰,她的重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生来也只是为了剜出心脏移植给姐姐的孩子……无边的恨意让她死不瞑目!
  • 爱罢不能爱罢不能绿枢|现言只为等待着自己梦中的王子;六年后的现在,她才清醒的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遇不到王子的灰姑娘,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子心里住着他自己的公主;总要到了最后,她才明白,六年前的任淰以为自己是一个公主,自己不过是灰姑娘恶毒的姐姐,是在破坏着别人的童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脸盲妈咪脸盲妈咪不淚箫烟|现言19岁的颜非梵抱着体验人生的想法随摄影队的队友进了酒吧“帝爵”,不幸被下药,碰见万年冷血一时好心的君羿,发生one-nightstand… 七年后,颜非梵携双生子皓辰留学归国,并在与君氏有着良好合作关系的天音上班。因被派往君氏指导培训,她再遇君羿。 场景一 阿辰:妈咪难道分不清空姐和服务员,还是迷路了? 阿皓:妈咪分不清的是脸,不是打扮。 阿辰:阿皓,为什么妈咪会有这种毛病呢? 阿皓:人人都有病,妈咪的比较稀罕而已。 场景二 阿皓:妈咪,你装淑女的话一定要装得很漂亮,不要一下就被人看穿了。 阿辰:是啊,虽然妈咪是个货真价实的伪淑女,但如果被人欺负了,也不要担心形象问题,尽管欺负回去。反正现在小辣椒也很流行。 颜非梵:嗯,妈咪一点也不担心会因此丢掉工作。实在不行了,可以卖阿皓的菜阿辰的笑,不管怎样,都还是养得起两位的。 阿辰:我们这么小,妈咪忍心让我们卖艺街头吗? 颜非梵…为神马她会想到胸口碎大石? 场景三 阿辰:妈咪这几天工作很累。 阿皓:一直都是妈咪一个人养活我们。妈咪很辛苦,但很温柔体贴,人又聪明、优雅、大方、可爱… 君羿:你们都开宾利了,能穷到哪里去? 皓辰:车是我们买的,妈咪还是很穷的。 君羿…强。 此文偏轻松诙谐,亲情为主,爱情为辅。
  • 段少,快把你老婆追回来段少,快把你老婆追回来陌上纤舞|现言一场婚姻让她倍受伤害、心力憔悴,她怎样努力,换来的都是他的厌恶。 离婚后她闯职场、赴晚宴、千姿百媚晃的他眼直花,也将他的生活搅的天翻地覆 【片段一】 他淬了毒的眸直直地盯进她澄澈的黑瞳中,“你不是一直想嫁给我吗?那我如了你的意,三天后,我娶你!” 她吓了一跳,费力地挣开他的禁锢,“段煜麟,你怎么能妥协?你应该坚持下去,不能辜负她呀!” 【片段二】 他执起她的手,将堪比鸽子蛋大的钻戒套在她手上,咧开唇,露出雪白的牙齿,阴森地说:“这辈子,我不幸福,你也别想好过!” 【片段三】 他忍无可忍,终于拍案,“离婚!” 她眸中闪过晶亮神采,七寸高跟鞋立刻凿到他头上,“段总,您真英明,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照样走励志路线!
  • 犯上豪门老公犯上豪门老公颜舞珏|现言〈本台快讯〉娱乐圈羡煞旁人的金童玉女情海生变,日前流行天王韩日栩劈腿新晋银柳影后柳君伊,高调携手新欢,而新欢竟是同门师妹李茉莉,柳君伊大受打击,在其家里自杀未遂…… “君伊,我们结婚吧!” 一高档的餐厅里,邪魅的男子,轻啜一口红酒,嘴角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缓缓放下手中精致的水晶酒杯,望着对面有些失神的女人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邪魅男子勾起的弧度,慢慢的回收,看着对面女人因震惊……
  • 前妻来袭(影视出版)前妻来袭(影视出版)纤手破新橙|现言李敖说:世间最凶猛的动物叫前妻。前妻究竟是种什么动物,她对婚姻的杀伤性有多大,在离婚的那一刻,没人知道! 林朵渔、纪琴、颜樱是三个年过30岁的离异女人。她们因不同原因走出婚姻的围城,在如何走出自我否定的困境,如何对待那个伤害过他们的男人,如何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她们有着各自的选择。 三个失婚女人一个未婚女子之间的情感迷惘与困惑,期间穿插着三个女人的友谊…… 当当购书地址:http://m.pgsk.com/m.pgsk.com?product_id=20944743&ref=search-1-pub 另:作者的另一本短篇小说集《因为爱过,所以慈悲》也在当当有售。感兴趣的可以看看:http://m.pgsk.com/m.pgsk.com?product_id=20944745&ref=search-1-pub 读者群:112510704 欢迎加入。
  • 独宠迷糊小丫头:误陷花心恶男独宠迷糊小丫头:误陷花心恶男凤凰夜|现言杀手世家的独生女终于可以分派任务了,可是第一次任务就是要暗杀一家跨国集团的总裁,听说这个总裁在亚洲有很神秘的背景。不过没关系,她喜欢挑战最强的!第一次去任务就失败,她被他啃得满身都是吻痕。再次在故障的电梯里,他双臂将她挡在身前。然后,他像猎人一样守候着她的光临,识穿了她的身份,并要胁她做他的女人。结果,她任务完成不了,拍拍屁股想一走了之。他拦在她面前,露出邪魅的笑,“等等,谁说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