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今非昔比(001) 第40章

”,“那我问你们。我床上那条黑色的蛇,想要夺我的命,昨天晚上,是谁主使的

”,“四小姐。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妾身再不明理也断不会做此等影响慕容府声誉的事情呀

,二姨娘哭得梨花带雨。就连出了事,哭一哭,楚楚动人,也哭得一点也不狼狈,这二姨娘,天生就是一个演员,还让人看着,惜月望着闪过一丝笑意,非常的心动

”,“丹奴。这几日,咱们院子里有可疑的人,你可发现,出入啊

”。“咦

,在这个家里。不如四姨娘有家世,三姨娘沈芊芊冷冷的回了话,所以谁好谁不好,几位姨娘里,对她来说,不如大夫人有权势,不如二姨娘会勾引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日子最不好过的就是她,反正她是无所谓的

”,会不会是遭人陷害。请老爷明察秋毫,“老爷,不要冤枉了妾身啊

,这个时候。要的就是聪明,故作惊讶的呀了一声

不过

“匡——”

,惜月懒得再和她挣来挣去的。点了点头,冷睨着柳嫣红和慕容落然,浪费时间,轻声再问道

”,“奴婢没有看到不认识的人和别的院子里的人出入呀。二姨娘

,宛柔微微吃惊。这个妹妹竟然变得如此的聪明,以前,怎么也料不到,她一直都是废材、傻子啊

,一直坐在一旁的大小姐慕容宛柔似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捏着丝绢轻拭了拭红唇,这时候,对身旁的三妹妹、五妹妹道

,委委屈屈的唤了一声。惜月眼里的泪顿时溢了出来,一滴一滴落下

”,“四小姐。妾身可没有想过要你死

,慕容落然失神往后跌去。一看就知道有事,柳嫣红急忙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冷静,脸色慌乱,随后也是慌着摇手

“二姨娘~~~”

”,二妹妹曾经养过一条通体黑亮的小蛇。当时爹爹还不许她养,“你们还记不记得,听说那条蛇很毒呢

”。“好

,二姨娘的贴身丫鬟身子一个颤抖。下意识的看了喜鹊一眼,喜鹊瞪了她一眼,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丹奴就啪啪磕头哭着说道

”,“可是一尺来长?额角有一个金色的小点

,这慕容府里。个个都是行家啊,不好对付

,手握着惜月的手。惜月聪明无比,惜月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慕容宛柔说话的时候,一点就透,迅速的在她的手心里写着什么,于是便把蛇的特征给说了出来

”,“四小姐在说什么。妾身不知

”,做得真漂亮!但是二姨娘,“二姨娘这招落井下石,我已经与景王退了婚,我知道,您何苦再来这一招,嫌我给慕容家丢人,嫌我是个废材,把我置于死地,你们都想我死,我又不会挡二姐姐将来嫁好人家的路

”,“不……这不可能啊。妾身一不识字,二不会绘画,老爷,也没法做这些事情啊

,什么也不管的。既然刚才红儿说出了真相,原本惜月准备做个哑巴,那二姨娘的事情,不过,可不得添一把火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状元王妃状元王妃|古言从皇宫到官场,让她懂得什么是真爱。王妃与官员的双重身份却让她分身乏术、难以招架,她遇上了一个让她又气又恼的书虫。让她慢慢地明白了思念这回事。从王府到皇宫,而她会以悲剧或喜剧来结束这身不由己的双重身份呢?--情节虚构,从江湖到王府,请勿模仿
  • 宠夫成瘾之农家媳妇宠夫成瘾之农家媳妇雨樱婲|古言烟雾缭绕的悬崖上,一个华服男子负手立于崖边。 他的身后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瘦弱少女,正极力压抑着不断从口中溢出的低泣声。 男子眉宇间满是不耐,转身嫌恶的看向少女:“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走了。” 少女伸手拉住他的衣袖,哽咽道:“我不要……” 男子斜斜的扫了一眼被她抓住的衣袖,眼中的嫌恶之色更甚,努力克制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如今你我门不当户不对,凡儿你就放我一条……
  • 淡定小傻妃:王爷,有种就休我淡定小傻妃:王爷,有种就休我疯子一枚|古言什么?!当朝有权有势、风华绝代的王爷,竟然使计娶了众所周知的傻小姐?天下多少女子想嫁给他,这……有违常理……咦?一个傻瓜怎么脾气刁钻古怪?在闹得王府鸡犬不宁后,又跑到一旁乐悠悠地瞧戏,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这,怎么回事…
  • 重生之花开富贵重生之花开富贵烟波江南|古言举案齐眉,白头偕老。前世,她为了这个梦而毁去婚约,抛弃未婚夫。然而,看似深情的表哥却不是她的良人。家破人亡,坎坷孤独。重活一世,浴火重生。
  • 腹黑夜王独宠:特工狂妃腹黑夜王独宠:特工狂妃琉月竺念|古言她楠国丞相之女,楠国外姓郡主,年幼的她却是少有的天才,一道圣旨她变成了她,无心无情的她,谈笑间取人性命:“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了,你说我挖了你的双眼,还是折断你的双手好了。” 面对可恨之人她从不手软,二十一世纪的王牌女杀手,且看他如何权倾天下,风云榜上,温文儒雅的他:“我会在你身后,只要你转身便能看见。” 他风云榜上最神秘之人,银色面具,邪魅,狂妄:“没想到娘子如此的想为夫,刚见面就投怀送抱!不做点什么,岂不辜负了娘子的美意……” 他纳兰族少主,红衣妖娆,“虽说我们相识不久,但是我对你的爱,不比他们少……”在这乱世楚歌,面对天下掌权者 本文暂停更新,将在明年恢复。
  • 后宫陌妃传后宫陌妃传冰绡|古言那日繁花似锦,翠锦稚女,提罗裙笑颜沐春风。 那月影绰半掩,陌上佳人,舞长袖轻歌照月华。 时已迁,景已变,人犹在,情难堪。 国恨情仇,后宫争宠步步惊心。 苏紫陌,恬然淡漠入宫来,殊不知后宫如镜,镜面平静无波,镜后是袖里藏刀血染红。 为护得身边人周全,不得不步步为营,如履刀锋。 圣宠面前从无情义,紫陌心头却存一寄光明,仇恨背后,是天下再无战乱,举世安宁的希望。
  • 替身太子妃替身太子妃萌软淑|古言身穿之后,长乐的目标就是嫁给村头的软柿子林秀才,可是万万没想到,她最后嫁给了当今太子,自己变成了软柿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之农女要翻身穿越之农女要翻身凤栖凰|古言未婚先孕,火台高架。 一朝睁眼,江卿月懵了,五花大绑是几个意思? 好歹老天爷怜悯,没有让她一穿越就死翘翘,独自撑着小蛮腰走进了山沟里。 家里不容,村人不喜。 穿越前万人追捧香饽饽,穿越后世人唾弃避瘟神。 艾玛,这落差难以想象! 啃草根,偷红薯,暗敛锋芒养身子。 采百草,集雨露,一朝出世潋芳华。 世人道:百花楼里莺燕语,千金坊里千金方,万亿金子都不换,只问一声老板娘。 一双活色生香的手,一颗睿智勇敢的心,在这乱世里卷起阵阵风尘,仅为护自己与娃儿周全。 小日子倒是舒坦了,这攀上来认亲的人却越来越多了,还有那自称是娃儿爹的男人。 -- 一身白衣倜傥的男子坐在紫檀木雕的椅子里手上拿着一根如意腰带含笑看着她:“凤娘若是对我没有意思,这等贴身之物又如何会日日夜夜的揣在怀中?” 江卿月默,她根本就不知道这腰带是这个祸害的,要知道,早八百年一把火烧没了才好。 “现如今,本人就在眼前,凤娘却能如此按捺得住,唉,不知道是不是借物思人久了连真人都辨不出来了……” 江卿月太阳穴跳了跳。 “娘亲!”一对粉雕玉琢的娃娃走了出来,小女娃眨巴着眼睛,看了看男人,又回过头去看了看自家哥哥,“咦,为什么大美人跟哥哥长得这么像?” ……
  • 水秀山明水秀山明那只狐狸|古言本文讲述因为意外变傻了的原心狠手辣腹黑卑鄙的男主与嚣张跋扈傲娇任性霸气外露的女主展开的一段狗血小白的爱情故事。通过讲述这个爱情故事,展现出在爱情面前智商和骄傲都是浮云……
  • 第一狂妄娘亲第一狂妄娘亲梅小非|古言穿越便遇上了临盆产子,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生出来的是个肉球?还是三年怀孕所致。 肉球里跑出粉嫩小萌宝,岂料腹黑而强大!杀手成为异世界天生煞体,无法修炼?NO!NO!NO!越是无法修炼,她还是就偏偏修炼给你们看!娘亲嚣张,萌宝腹黑,且看母子俩是如何把这异世界闹的天翻地覆的! “娘亲,那人长的好像我,是爹爹吗?” “NO,你爹是太监!” “太监是什么?” “太监就是太监!”某男幽幽道,“你见过这么美的太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