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媒婆

韩千落继续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她和刘行之之间并没有什么约定,小男孩陶安这才高兴的拿着水杯回去了,就是碰到了便一起聊聊,没有碰到也就算了,并非刻意约好的

孙氏看到韩清泉,便连忙热情的说:“清泉回来了,我可是来给你报喜来的。”

还没有等韩千落要不要上前去敲门,就听到里面爆发了一阵很激烈的争吵,是一男一女的争执

“你还想要多丢脸?”韩水儿愤怒的说道

“你是千落吧,都长这么大了,我是流阳里的孙婶。”中年妇女笑容满面的说道

韩清泉连忙将已经砍好的柴捆起来,然后挑着柴回去

韩水儿听到这话故意低下头,不过却还是竖起耳朵听。韩千落才不会这么故作纯情呢,直截了当的问:“谈的是谁?”

“如果你不是我妹妹,你怎么做我都不会管你。”韩水儿气愤的说道

“哥,你知道这个孙婶是坐什么的吗?”韩千落好奇的问道

觉得韩清泉去被人认出来的可能性极大,于是便说:“哥,你还是不要去了,韩千落想了想,容易被人认出来,我去吧,他们可能不太认识我。”

“大姐姐,你喝水吗?”

“看来这件亲事是不行呀。”韩清泉说道

“既然条件不错,怎么会上看上我们家呢?”韩千落实事求是的说道,并没有注意到韩水儿一闪而逝的不悦

“二姐,”韩千落脸上平静的说,“你有你的做法,但是请你不要用这个标准来要求我。”

听不太清楚说什么,屋外孙氏的声音一会儿高一会儿地,只是偶尔飘过来一两个字眼,比如什么“兄弟”、“老实”,心里便有了一些谱了

顺道拐去了流阳里,果然,这里的人都不太认识她,第二天韩千落卖完饴糖从城里回去的时候,只是以为她是一个普通过路的人,都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不再理会

现在她过两天便要做一批饴糖出来,回到家里韩千落便开始制作饴糖,因为生意越来越好了。最好饴糖之后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往西斜了,于是便打算将院子里装着蘑菇的笸箩端回屋里

走过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中年妇女,韩千落听到敲门的声音便放下手里的笸箩,打扮倒是和普通的中年妇女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在嘴角有一颗大大的黑痣,韩千落看到这颗痣一下子就想起了电视剧中的媒婆

韩清泉也没有介意韩千落一个女孩子问这种问题:“是流阳里的张屠户的儿子。”

“咚咚咚。”

一声脆响过后,韩千落便感觉到了脸颊火辣辣的疼,韩水儿的右手还高高的举着,一脸愤怒的表情

不过韩千落也能猜得到是什么,无非就是觉得他们家条件差,后面的话韩清泉没有说,肯定会愿意的。不过愿意不愿意,还真不是他们说了算,要韩水儿点头同意

对于这个人,韩千落并不认识,不过还是礼貌的问:“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这一天的太阳很大,天气有点热了,韩千落还是在昨天的那个地方卖饴糖,这么大的太阳晒着,很快韩千落就觉得热了,而且感觉口渴

她长到这么大,虽然也经常被外人欺负,可是都是外人,不是自己家人,韩千落心里有些生气,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不过即便是心里十分生气,表面上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样子,这一点倒是比韩水儿强上很多

韩千落回到家里便将这件事情同韩清泉说了,韩水儿也竖着耳朵在一旁偷听,听到这里的时候表情明显的有些黯然

韩千落侧过身子让孙是进来,客气的说:“孙婶,你快请进吧。”说着进屋将跪坐的席子拿出来扑在地上

韩千落一边走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情况,突然看到一个略微有些不一样的院子,韩千落觉得,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屠户的家

那绝对是属于生活很好的那一种类型,不过她有点疑惑,自己家的条件,韩千落知道这个时候能住上砖瓦房的农户,连普通的农户都不愿意上门提亲,这个人家里既然条件不错,怎么会上自己家呢

估计还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街上的人估计都回家吃饭了,少了很多,韩千落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带来的饴糖的也少了很多,韩千落也不打算继续收了,打算收拾东西回去了

韩千落看着蒸熟之后便将陶甑拿下来,然后将锅里的水倒掉,放上一点菜籽油,陶甑上蒸着馍馍,开始炒空心菜,虽然没有味精,但是韩千落切了一点蘑菇丁进去提味

韩千落忍不住在心里想着:果然是媒婆,这媒婆的扮相也太有辨识度了

“千落,你哥哥呢?”孙氏问道

昨天的那个小男孩陶安端着一杯水站在她旁边。韩千落只是愣了一下,韩千落转头一看,并没有矫情,结果水一口便喝光了,将水杯还给小男孩:“谢谢小弟弟。”

韩千落来到山上,继续寻找还有没有蘑菇,不过今天已经比昨天少了很多,到傍晚的时候也没有找到多少

“人怎么样?”

家里也没有兄弟,就这么一个儿子,有几个姐姐,“说是说很老实,不过都嫁出去了,家里条件也挺不错的,盖着砖瓦房。”

斩钉截铁的说:“你喜欢就能娶得到的吗,而另外一个中年妇女也不甘示弱,你也不看看人家那条件,除非你能让她爹娘同意,我就没意见。”

韩千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抬过关注这件事情,反正等到那个媒婆走了再问韩清泉也是一样的

韩千落找到韩清泉的时候他正在地里锄草:“哥,家里来了一个女人,说是流阳里的孙氏,让你回去呢。”

“哥,你怎么不看看她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她这是想让我们一家人出门被人戳脊梁骨呀!”韩水儿慷慨激昂的说道

虽然她现在卖的饴糖并没有什么特色,第二天韩千落继续去卖饴糖,所以生意也就一般,但是总归是一天比一天好,现在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好了很多了

晚饭自然是韩千落做的,现在家里的饭基本上都是她做的,所以现在家里的蔬菜都是炒的,不再是煮青菜了

她在考虑究竟该直接上门去呢,韩千落走得很慢,还是用另外的什么方法才好,而且她不知道那个屠户住在哪里,不过这个问题并不难

原本在一旁制作凳子的韩清泉看到这一幕也连忙走过来,有些不悦的说:“水儿你这是坐什么?”

“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好好考虑一下。”

“那好吧。”

“她是来说关于你姐的亲事的。”韩清泉云淡风轻的说

“娘,我不要娶那个千阳里的女人,我喜欢小羽。”一个男子宣誓一般的说道

她现在只想赶紧将这个贺自己不对付的二姐嫁出去,其实这倒不是韩千落关心她,反正她自己也急着嫁出去,所以只要人没有什么大问题,韩千落肯定会让她二姐赶紧嫁掉

一旁的韩清泉严厉的说:“好了,水儿你去织布,小落也该干什么干什么。”

韩千落才从屋里走出来,听到这句话,看着太阳已经西斜了,便首先去菜地里拔了几颗菜回来,然后将蘑菇端回屋子里便开始做晚饭

“你等一下,我出去叫哥哥回来。”韩千落说着便出门了

韩千落想了想,韩水儿没有说话,还是说:“哥,我们还是明天去打听打听吗,看看那个人究竟怎么样。”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说是他之前成过亲,还有一个孩子,所以……”

心里也知道她肯定是来做媒的,韩千落看着孙氏笑容可掬的样子,不过究竟是给谁做媒呢?虽然很好奇,不过韩千落并没有留在这里听,而是乖乖的躲到屋里去了

韩千落也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以免被人看出来,不过就凭这一点也就足够了,更多的也没必要了解了

韩千落将菜炒好之后端上桌子,馍馍也算上桌子,三味也连忙帮忙将碗筷拿出来摆上,韩千落拍了拍他的手说:“先去洗手。”韩三味便乖乖的去洗手了

饭桌上很是安静,没有人说话,洗好手之后一家人便坐在一起吃晚饭,一直到饭快要吃完了,韩千落才问:“哥,今天孙婶过来是为了什么?”

“水儿,你怎么看,愿不愿意?”韩清泉问道

“也对,说得在好听,总得自己见过才知道是什么样子。”韩清泉说,“那明天我去打听打听。”

该干什么干什么,完全不理会韩水儿。韩千落拿出一些大麦出来,韩千落转身便离开了,开始培育大麦芽,然后又去将蘑菇翻了一个面,然后便提着篮子出门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她是替人说媒的。”

但是韩千落他们这些人是只吃两顿饭的,虽然她也很想改吃三顿,这些街上的人吃三顿饭,不过就目前来说,还是不允许的,所以暂时便将就一下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无心惹相公无心惹相公夜光莹蝶|古言在21世纪某年的一个6月天里。大街上周围都是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 也是!在6月里的大热天里大家都在想办法让自己身体的温度降下去那里还有时间在一起到处跑呀。 不过在某座豪华别墅里有个人却在不停的啃着东西。她就是我们的女主姚蓬蓬。吃!吃!吃!她现在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吃东西。 “小姐。你吃慢点小心呛着了。”厨娘王妈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从厨房里走出一边担忧的看着自家小姐,每次她受……
  • 二货娇妻:王爷的萌宠二货娇妻:王爷的萌宠柠檬不酸|古言”当年的太子,在襁褓中被指婚给了混蛋太子。现在的皇帝陛下大怒。儿子打老子,满月之时就被六岁的太子夺走初吻的安流烟,反了天了!带着你那个缺根弦的娘亲,多年后混蛋皇帝抄斩了她一家!珠胎暗结的她带着球跑路,专门跑到邻国去和自己娃儿的爹作对。更可恨的是,请勿模仿,战场无父子。“玄慕卿,赶紧给朕回家!--情节虚构,你等死吧
  • 傻子小姐:爷,你欠抽傻子小姐:爷,你欠抽盛夏雨儿|古言昏黄的灯光,不停地在眼前晃来晃去,急速的车轮声响遍了整个长廊,辛怡躺在移动的手术床上,脑中一片空白,眼前呈现的仍然是她死都不愿相信的一幕,那个声称爱她一万年的男人居然拥着别的女人在他们的小窝里尽情的缠绵。 “你老婆那么漂亮,为什么你还要来找我?”女人眯着眼,脸上红潮滚滚,男人在她的身上忙碌着。 “她,大着肚子,一点情趣也没有,再漂亮的也有审美疲劳不是?我现在是明白了,女人,都一样,实用最重要!”一席话如五雷轰顶,打碎了她整个完美的世界。辛怡倒在了地上,一股鲜血流了出来。随后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手术台上的灯光黄黄的。辛怡下意识地捂住了肚子。“你们,要做什么?不许伤害我的孩子!”如果她失去了心爱的人,那么她不想再失去这个孩子,没有男人,有孩子她就不会寂寞了不是吗? “孩子已经没有了,你的子宫受了极大的伤害,我们现在要切掉它,你安静一点,麻药已经用了,你,睡吧!”医生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辛怡再次跌入了无边的黑暗。 醒过来的世界与她原先的有点不一样,居然是个穿古装的地方。 “你是谁?”辛怡瞪着面前的男人。 “我们订过亲了,下个月我们就要成亲了。”男人看着面前如花似玉的美人,恨不能立马吃了。虽然是个傻子,但是不妨碍他不是吗?他肯娶她,辛家把他当大恩人呢,他以后这一生都不用愁了,男人算计的眼光让辛怡感到了一阵寒冷。 “是吗?订过亲?我怎么不知道?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会嫁给你,你不配!”辛怡的话让男人傻眼。 为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即便到了现代男人的这种劣根性都没有改变,为什么女人不能三夫四侍,我,不介意多几个二爷! 本文*P,不喜勿入,喜欢的亲们票票,钻石,鲜花,谢谢! 推荐好友的新文!
  • 重生之童养媳重生之童养媳罐子里的鱼|古言一个合着月光和花草茶成长的女子,用她自己的双手,努力守护着她的幸福。她的一生,有过温馨,有过坎坷,有过迷离,有过忧伤,但是她不曾后悔的一路前行,也始终有人坚定的守护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且看这个如月见草一般的女子,怎样在这异世里,悄然绽放,洒下一片幽香……
  • 绝色特工女神:狂傲枭妃绝色特工女神:狂傲枭妃金玉堂|古言前世无敌变异女特工,今生穿越变废材,遭人冷眼,被人鄙视!最最悲催的是,被逼嫁人惨遭羞辱!她闻人雅痛定思痛,绝境反击,掐坏男,灭小三,虐流氓,神挡杀神,佛挡灭佛!却没想到嫁的白痴王爷竟然是个腹黑货,对她情深一片,于是携手并肩祸乱天下,俯瞰江山断生死,指点春秋凌九霄!
  • 帝王恋曲帝王恋曲月夜.常清|古言精灵世界,是一个巴掌大一点的地方也可以成立一个国家的世界。 创世之初! 在这里,人妖共存。 在这里,夜不闭户。 在这里,即使洪水泛滥,也没有流离失所。 在这里,即使暴雪袭城,也少不了鸟语花香。 在这里,少有战乱,少有杀戮,少有鸡鸣狗盗,少有嫉妒与挑拨离间。 因为,这里,有六根柱子,分别叫红武柱、蓝刃柱、碧水柱、青轩柱、墨糜柱、白玥柱,在天之六……
  • 万千美男:陌上初薰万千美男:陌上初薰薇络|古言东豫王一笑惊艳天下,太子连玥阴狠狡猾,七皇子连陌风流倜傥。她的一生,注定要与这三个男人纠缠不清。 应是庄周梦蝶,梦醒,却发现自己来到古代,成为大将军期望最高的儿子,可卿本佳人。 穿越的最高理想是什么?当然是左拥右抱,永享艳福!一群美男在身后狂追,她只需回眸一笑,石榴裙下拜倒无数英雄好汉。
  • 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歆月|古言言慧心洗澡的时候浴室的镜中发出一道刺眼的强光,言慧心就这样穿越了,而且压死了正在与皇上妖精打架的贵妃 “你砸死了朕的贵妃,你就代替她吧。”辛睿看着从天而降的裸女微笑道。 不是吧,言慧心是知道杀人要偿命,但是这种偿法也太离谱了吧,她可以不同意吗? “可以,你意图谋杀当今皇上,判死罪。”辛睿微笑道。 这天下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穿越又不是她能控制的,压死人完全是意外,意外应该不会被判罪的吧,可是这个不讲理的色皇上,竟要给她安了个刺杀皇上的罪名。
  • 小霸王难追妻小霸王难追妻尘飞星|古言听说,南海花城的二公子花千花要迎娶在江湖中籍籍无名的秋叶门朱掌门之女朱云云。 先不说这个消息的来源,光这一说法,在江湖中就立时激起千层浪。 南海花城这个名词,在大周国中,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仅仅是因为南海花城的老城主在江湖中颇具地位,人人敬崇。更亦是他们的生意在大周国南部地区几乎处于垄断地位,钱庄、酒楼、船运、盐业……金银财富如雪球般越滚越大,除了朝廷和楼氏世家,天下再无比……
  • 妃来横祸:赤焰妖孽寒冰妻妃来横祸:赤焰妖孽寒冰妻尛妖儿|古言一朝穿越,成为了世人口中缠绵病榻的呆儿。刹那间,锋芒外泄,霸气四散。宫宴上,未婚夫誓死退婚:“臣弟自认为配不上夜家三小姐,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请皇上收回赐婚的圣旨。”却有人替她回答:“轩王说的对,确实配不上。”面对退婚的羞辱、死缠烂打的追求,身世的未解之谜,她终究不能淡然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