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风姿潇洒的鲜奴藩王鲜于,湖岸之上。沉稳睿智的金晖,还有威武健壮的大郝藩王墨濯气哼哼的望着急着跑路的一家三口

”,“可是王爷您就不担心皇甫大人说的变成现实吗!虎毒尚不食子?皇上可是亲手溺死了小公主

,“我不会。”男子为难的皱眉!可爱的眉眼为难的挤成一团

,两人不齿的开口!“都有王妃了,鲜于与金晖望着身后女子那依赖的双眸:还跟我们抢,一边去。”两人默契的将墨濯三振出局

,男子轻轻的摆摆手,“王爷难道您就不考虑一下吗。”皇甫南然还是不死心?背负了双手,冷冷的出了寝殿

,双截棍。”紧接着传出一个咿呀学语稚子的声音,“双截棍!他威武的坐在娇小女子的肩膀上,挥舞着胖胖的小手

,“最毒妇人心!果然不错!可怜墨濯就被这样一个女人俘虏了。”金晖叹息着摇头

”,金晖顿顿!“让他进来吧

,墨濯落寞垂眸。绿映却抿唇而笑

,男子猛然沉默了。眸光也是深沉不可测

”,就我们两个人,您是三朝元老!定不饶恕!”金晖冷冷的抬眸,“皇甫大人,喊了戎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今天,“戎天,本王可以容忍你这一次,如果有下次,送客

,然后赏了两人各纹银千两,“好。好!”男子连说了三句好!好!布帛千匹,然后让其退下了

”金晖冷哼,想要逃:转眸大喊道?“戎天,“所以朕一知道柳芽没有死,就明白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让你准备船只这么慢!”,哪能逃出朕的手掌心

,吱呀吱呀,取了笛子就吹!异常难听的曲调别说是鸳鸯,“我会啦。”女子兴奋的上前,就是鸭子也全部惊飞

,只是看一下芽芽与小日儿,这么小气!又不跟他抢,“是啊,躲什么劲。”鲜于也是冷哼

,“是。”戎天出去!一会便带着皇甫南然进了寝殿

,他站在窗前,忽明忽暗的烛光映照着男子落寞的身影。望着那些扑火的飞蛾一只只的仰躺在桌上,朝晖殿,生命化为虚无

,平日里又是同朝为官,立即将他搀扶起来。因为皇甫南然是三朝元老!见面也只是互相抱拳打招呼而已,“参见王爷。金晖一怔,金晖万万没有想到他今天竟然会行跪拜大礼。”皇甫南然双膝跪地,行跪拜礼

,又追来了。”男子一个起跃冲上画舫,糟了!将宝宝向柳芽怀中一丢,“娘子,呼呼呼大力的摇了船桨

”戎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臆想,“皇上:他转眸,疲惫的挥挥手!“不见!”,皇甫大人求见

现在朝中重臣对王爷的呼吁声很高,如果王爷真的对皇位有意……”,皇上今日的话语也仿佛有意将皇位禅让,“王爷

,戎天赶紧应着。一艘大船缓缓的驶到众人的面前

”,老臣知道这是大逆不道,皇甫南然一怔:愿意拥戴晖王您坐上帝位,王爷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没有想到金晖竟然翻脸翻的如此的快,他再次跪拜在地上:“王爷,金晖就猛地拍案而起?“戎天,但是老臣这么做也是为了金狼王朝,老臣与门生已经商议过,还站着干什么?还不送客

,望着晃动的马车。鲜于与金晖对望一眼

,一句女子轻叱之声打破了这份宁静,要听《双截棍》。”蓦然!笛声骤停,“不要听这个,惊得鸳鸯四处逃窜

,一刻钟之后。戎天在御花园找到了站在假山顶上观赏星星的金晖

”鲜于迈腿上岸:疾驰而去,口中大喊着!“传令下去,皇上您自己去追吧,我有急事,本王要选妃!”,“没错没错,先行告退

,翩翩飞舞,紧邻一池不知名的湖泊。似光亮如玉人的凝脂肌肤,城外,不知名的山坳间,偶尔兴起微风一阵,沿湖岸则是一排排丰姿纤雅的垂柳,清风拂过,那淡淡的圈圈涟漪,空中的白云映在水中,彷佛一幅幅难以捉摸的幻梦。湖面漾着湛蓝的颜色,幽深而广远

”,呆愣的戎天立即上前,将皇甫南然拉了起来!“老大人:还是请吧

,接管了金狼王朝呢,你怎么会怀疑他狼性复发!他终究是算到了这一点。”墨濯笑的得意,“要不是这样,正好报方才的出局之仇

,“又跑。这天下都是朕的?要跑去哪?”金晖冷哼一声

,就连他的亲生骨肉小公主都惨死在皇上的手中。古语有云,喜爱杀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老臣是真心的,如今的金狼王朝虽然在外人眼中是日趋强大,可是老臣至少求一个死的明白。皇上自青妃娘娘出事之后,心思就是恍惚,老臣怕皇上继续这样下去,慕容大人,云妃,金狼王朝迟早是要……”皇甫说完,“王爷,可是在我们这些老臣的眼中,竟然禁不住老泪纵横起来。王爷,那是惶惶不可终日

,这次不只是一个金晖,“哎呀。那不是……”金瞑大喊了一声凄惨,更加卖力的划船

,画舫的甲板上站着一名比女子还要美丽上许多的男子,样式虽然简单。但是衣襟处那几片精致的幽绿竹叶却透出男子俊雅高贵的气质。他临船而立,湖面上驶来一艘异常壮观美丽的画舫,手上持一管金笛,一头金发随便束在身后,穿了一件纯白的衣裳,缓缓奏出清新幽怨的曲子

金日,金日的心永远的与他们在一起。,摇船的女子正是柳芽,是芽芽孩子的名字!这样,金日的人,而那对黑没有义气丢下她不管的父子,自然是金瞑与金日

,转而抱住男子的脸,“难听:双脚踏在甲板之上,身子直直的掠向湖面,难听!”小胖子挥着小手,嫌弃的开口,肩上,呗的亲了一口!飞飞!“爹爹,飞飞。”男子会意,扛着不断欢呼的宝宝

,“你,我们追。”金晖一指墨濯!冷冷的开口,众人上船,跟你的王妃逍遥去,鲜于,独独将墨濯与绿映丢在岸上

,“主意好是好,一阵思虑?还是要追,金晖一怔,追上了,眯眯眼望望天边几乎成一个黑点的画舫,慢条斯理的上岸,将皇位丢给金日,可是我的女儿与日儿是近亲……”呜呜,他要怎么办!不行,看他们哪里逃

,“日儿,呼啸而去!徒留女子拼命的摇着船桨,靠岸,爹爹带你去买糖糖。”男子轻笑,将宝宝从肩膀上拉下来,想要追上

,“开船。”一声令下!大船驶向天边

,一对对的鸳鸯交颈,湖面之上。听着曲子,甜蜜缠绵

,在后面生生的加上了,他一顿!“妹妹!”两字,“那是我的青青。”墨濯幽叹,猛然衣襟被人拽住,生硬而怪异

,金瞑突然颁布了圣旨,就得到了大部分臣民的拥护。金晖纵然千不愿万不愿,第二日,但是在重臣的拥护之下登上了帝位,将皇位禅让给金晖,圣旨一出,号永曦皇帝

,“这个金晖,不好好做他的永曦皇帝老追我们做什么。”柳芽气哼哼的回首?瞪着岸上越来越近的人影

,我们现在就去努力。”说做就做,“娘子好聪明!打横抱起绿映,进了等候在一旁的马车就是嘿咻嘿咻

,“皇甫大人?你这是要折煞本王吗。”金晖扶着皇甫南然到圆椅上坐下

,“濯,生个女儿嫁给日儿!拐走他们的儿子,让青青追着我们跑。”绿映突然开口道,让他们去追吧,我们回去努力,一句话哄得落寞的墨濯喜笑颜开

,就见对面疾驰过一个人影,没等到上岸。柳芽张目一看,不正是刚刚上岸买糖糖的金瞑是谁

”!“可是皇甫大人说有异常重要的事情非要见到王爷不可

,“难听!难听。”宝宝回眸做了鬼脸,趾高气扬的站在男子的肩膀之上站在湖对岸!不断的比划

,可是那小子美人在怀,我被他骗着做了皇帝一年!逍遥江湖,“我就知道当日这小子知道了柳芽没有死的真相却不大白于天下,而是径直杀了慕容一家很奇怪,真是可恨。”金晖望着越来越远的画舫扼腕轻叹

只是现在,明明知道永远回不了头?那火已经熄灭,他对女子的爱恋,就宛如这只扑火的飞蛾,他这只飞蛾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却还是勇敢的扑了上去

”宝宝高兴的大叫,你们给我回来!”,“小日儿,画舫之上只剩下女子一人跺脚!飞飞!金瞑,“飞飞

,“我有意的不是皇位,打断戎天的话。而是……”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男子冷冷的摆摆手,只是看着那天边的星星一闪一闪

上一章第155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非礼皇上非礼皇上是非因|古言她脚踩黑白两道,执掌庞大势力!一朝穿越,却被处处欺压? 且看她咸鱼翻身,一鸣惊人! *** “皇后胆敢非礼朕,其罪当诛、当即赐死!”某男为铲除眼中钉,可谓费尽心思。 她妖娆一笑,迅即掷出锋利小飞刀,“咻咻”几下将男人身上衣衫割成碎片,还不忘上下其手将他狼吻一番:“看清楚,这才叫非礼?” *** 他终于明白:他能抵挡她惊世的美貌,却难挡她浑身的胆识和超人的谋略; 他的心,已被俘虏。 “欣儿,欢迎继续非礼我。”他洗得香香,摆好姿势,大抛媚眼儿。 她厉眸淡扫,飞腿而去:“滚!” *** 硝烟乱世,浴火明珠,锋芒毕露; 宫廷斗志、江湖称雄、沙场泣血,她是巾帼英雄、女中儿郎。 烈火中的爱,马背上的情,刻骨铭心、荡气回肠…… ﹍﹍﹍﹍﹍﹍﹍ 《迷人小王妃》: 《皇宠》: 《小小火辣妃》:
  • 王爷让偶轻薄下王爷让偶轻薄下夜初|古言本文实体书已上市,改名为《腹黑王爷要调教》,各大新华书店有售,淘宝网购买地址:http://m.pgsk.com/m.pgsk.com?id=13651536912&prt=1319273300778&prc=3 大婚前被人退婚?退就退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新婚夜被人休?休就休吧!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情 一匹小毛驴,一个小木箱,是她行走江湖的道具 外表温柔美丽大方,端庄又淑女,却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 没事的时候煮煮人,有空的时候调戏调戏帅哥 被休的日子滋润又多彩 管你是卓一航还是欧阳锋, 是薄情王爷还是冷酷的皇帝 遇上她,都会让你成为温驯的小绵羊 勤给偶做的漂亮视频:?pstyle=1 很精彩,不可不看 情景一: "你还是不是男人!”她讪讪一笑道 他大怒冷道:“我是不是男人你刚才已经摸过了,用得着怀疑吗?” 她咬着牙道:“好,你既然是男人,现在就求我放了你!” 他不解道:“求你放了我?” 她狡黠的道:“你中了我的迷魂药,难道是我求你放了我?” 情景二: 大锅里,他被热气腾腾的煮着,原本明亮的眸子有些晦暗不明。 大锅外,她浅浅的笑着,纤纤素手轻轻勾起他的下巴,眸子里满是坏笑。 她懒懒的道:“相公,这便是你休了我的下场。” 她望了眼餐桌又接着道:“菜都好了,就差这个汤了!” ----------------------------------------------------------------------- 推荐自己的文: 《丑妃无敌》:丑女不丑,帅哥很帅 《坏坏相公倒霉妻》:聪慧可人的女主,腹黑的男主 《娘子你别太嚣张》: 男扮女装,女扮男装反串 《夫君,女子不好欺!》: 《错惹狂帝》: 《王爷让偶轻薄下》:被人退婚不是可耻的事情,而是生命的新生 《劣妻》: 夜给自己建了一个群,群号:45841753,非铁杆勿入,定期清理群成员,敲门砖:潇湘帐户名+喜欢的文名 ----------------------------------------------------------------------- 推荐自己的新文《劣妻》:,某夜的第一本现代文,请亲们多多支持! ----------------------------------------------------------------------- 推荐朋友们的文文: 月七儿《军火狂妻》: 呆呆小猫《狂揽众相公》:
  • 农门福妻农门福妻认认真真|古言重生前—— 他是天之骄子,华尔街最年轻的商业精英。坐拥数不尽的财富,有着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完美俊容。 而她,只是他的代孕老婆。她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爱的惟命是从,爱的没自我… 高高在上的男人,永远用嫌恶的目光睥睨着身边那个卑微到如此,却还要死心塌地的爱着他的女人。 终于,爱情夺走了生命,弥留那一刻,她发誓,如有来生,她定要为自己而活! * 重生后—— 没有美男成群,没有繁花似锦,不在月怡红院,也不是华丽的宰相府。 而是,一处农舍,还是一处破败不堪的农舍。 腥臭虫鸣的原野上,一间破草屋,一盏古老的破油灯,她坑爹的获得了新生命,不只如此,还获得了半亩杂田,以及吃不了宰不得的小乳猪一枚。 婆婆嫌她骨瘦如材,老想另讨个富婆做儿媳。 大姑狡诈,心眼多,成天窥探着她的那半亩杂田。 小姑爱美,走到哪都随身带上铜镜一面,比美的世界里,一定要斗个血雨腥风。 好吧,趁着农村空气好,让老娘来好好收拾收拾你们这群疯婆娘! * 只是,一声‘老婆——’,叫的兴高采烈,无比欢脱,却叫得她惊了魂…… 她忘了,坑爹的作者,还不忘给她安排一个田园乡村的相公! 可是一回头,她傻了眼。这个田园相公,不仅比她还白,还有深深深的黑眼圈,病病弱弱不说,还尼玛肾亏! 还有……尼玛,怎么又是他! 演员组是没人了吗?还尼玛穿的跟个熊似的,朝她狂奔而来,那滴汗,珍珠那么大! * 曾今,他不知,她并非他所见到的那般懦弱无才,只是为了爱他,她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光芒。 曾今,她不知,在她闭上眼的那一刻,他痛的撕心裂肺,许诺,如能有来生,他愿弃所有,终生无悔的紧紧陪伴在她身边,守护她。 【精彩片段】 NO1: 月亮瓦亮瓦亮,亮的人无心睡眠,她捧着手里的鸡蛋,看着不远处大石头上站着的男人,男人迎风对月,昂长的身影衣炔飘飘。 微风吹送着花香,她抬眸,他回首…… “尼玛,大半夜的装鬼啊!”她猛的跳起来惊呼。 他翩然回过身,低下头看着她,遮住了整个月亮,“老婆,我只是长得白了点,眼圈黑了点,你还木有习惯么?” “尼玛,肿么又是你啊!” 相似的容颜,一个是曾今精壮有力的大贱男,一个却是村子里帅气逼人却病弱一身的“空虚公子”,成天“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唯有对月吟诗”,所谓‘空虚’,实则‘肾虚’。 NO2: 夜无声息,她看着烛火下的他,同样完美的容颜,却是纯真无害的笑容,只是,同样一张面容,那个他,冷血残暴,从不对她笑,成天日理万机。 而眼前的,却纯的似滩水,蠢的似头猪,除了跟着她,什么也不会。 “老婆你看啥?”见她看了他好久,他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但那双眸子里,却是璀璨的星光一片。 “看你。”她直言。 他乐呵呵的一阵娇羞,“矮油,你介样,伦家会害羞的啦。” 她轻然一笑,“只是觉得你长得像个人。” “什么人?” “贱人!” “……” * 她是村子里聪明绝顶的大美人,却嫁给了一个不求上进,万事不懂,啥事不会的丈夫,虽然帅到人神共愤,但在荒年里,却成为了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她也成为了村子里的笑话。 恶霸来调戏,她手里的水桶还没泼出,恶霸的头上已经扎扎实实的顶了一桶猪屎。 金光灿灿的田野上,他挡在她的身前—— “谁敢欺负我老婆,我就给谁一个了断!” 她白了一眼,提着水桶往回走,“那你先自行了个断吧!” 从此以后,她什么都不会做的相公,终于会了一件事,保护她。
  • 美男不争宠美男不争宠魅魇star|古言夙景然:冷魅妖娆 夜梓辰:奸猾嚣张 君默颜:冷静睿智 舒亦月:温柔如水 ……(以下省略N美男) 本文美男多多!喜欢看美男的亲们,千万不要错过…… ★☆●☆★ 在女仆店打工的现代女大学生沐青衣,因在打工回家的路上被店里的客人围攻调戏,意外穿越,为了生存,突发奇想,居然大胆在古代开起了女仆店,期间莫名成为了隐藏在诸国背后,拥有最大权势的暗夜之国的帝位继承人,随即流连在众国之间,只为了寻找出最合适的帝后人选,方能正式继承王位,寻后之路,美男环绕,战火蔓延,意外的相逢,缘分的邂逅,到底谁才是谁的归属……
  • 惊世傻弃妃惊世傻弃妃马涵|古言本书已出版,出版名改为《惊世弃妃》。 傻郡主惊鸿,芳龄十七,智商却不如五岁稚童。 爹不疼,娘早死,姐妹不爱,被人耍得吃沙、啃泥,只要给颗糖,她就追着人家叫奶奶。 一纸赐婚,天下哗然,权倾天下的骧王怎甘心沦为天下笑柄? 没有婚礼,没有迎亲队,连炮仗都不放,拜堂礼也省了。 洞房花烛夜,王爷的爱妾命三壮男替王爷入洞房。哪知傻郡主反抗,一命呜呼。 再次醒来,她不再是以前的她。设圈套,骗休书,从此,惊才、惊国、惊天下! 欠她的,连本带利,全部讨回来! 冷眼观世,看尽人间尔虞我诈。 面瘫前夫、隐世权贵、临国皇子对她倾慕不已。 为权?为爱? 究竟谁是真情,谁是假意? 江山倾尽,却换不来她回眸一顾。 被狠狠伤过的心,还能为谁绽放光华? 力荐涵的完结文: 新书《极品世子妃》出版完结 《宝宝他爹是哪位》出版完结 《绝色弃妇》出版完结 《穿越之极品美女》 《涩妃别乱来》
  • 无良家丁之爷您神武无良家丁之爷您神武晴柳依依|古言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坑,而且,都是为她苏安安准备。 她苏安安,打小运气就差,可谓是差到了喝凉水会塞牙缝,放屁都能砸到脚后跟的地步。这不,好不容易得了医大奖学金,报了个旅行团。可在那繁华似锦,碧草如莹的风景游览区,她也能一脚踏空,掉进坑中,遭遇这传说中千万分之一机率的“穿越”——这也太坑了,是不是? 【小气男呀腹黑男】 “来人,将这个吃里爬外的奴才,给本将军杖毙。” “等,等等。” 苏安安急直扑到某男身侧,抱住了他的大腿:“爷,不要,爷您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明神武,胸怀若谷,豁达大度。刚刚那人,在您的跟前,我呸!那根本是连根草都不如!” 众人狂抹汗!那位爷是谁,那可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你这是想让爷饶了你?”邪气的眯起了凤眸。 “爷您英明!若是杖毙了小的,谁给您捶背敲腿,谁给您端茶倒水,还有谁能像小的这样忠心不二的伺侯您?” 四周一片寂然。 “说的有理!”某男却是在静默中轻轻的笑起:“只是你的忠心在哪?掏出来让本将军瞧瞧。” “……” 【全城通缉】 将军府敲锣打鼓,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一老嬷嬷急速跑来,跪倒在地:“将军,将军,不好啦,苏姑娘不愿意喝红花,逃跑了。” 新郎官凤眸笑意凝结,沉声道:“来人,立刻封锁长安城,全城通缉。” 通缉令一出,闪倒众人: 本将军以百宝箱做要挟,命苏安安你七日速回将军府。否则,本将军就令人将箱子拆毁,将里面的金银尽数取出,打赏难民。 【萌宝出击】 “爸比,你会唱小星星吗?”萌宝在某女的暗示下,胖胖的小手极帅气的甩向了星空。 “不会——”某男的笑容有些僵硬。 “那我教你好吗?” “好啊!”迫不及待的点头,笑得很有爱。 “twinkle,twinkle,littlestar……” “……” 某男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 重生之闲妻重生之闲妻花落春归|古言新书推荐《随身空间:邪王的金牌宠妃》 她是被夺走能力,抢走地位的废材王妃,受尽欺辱后一朝重生,誓要夺回一切,改写命运。 他是天生病弱,寿命有数的太子,强大,聪慧,却难容于天地。 当他们相遇,命运开始脱轨。阴谋、暗算、毒计全都不在话下!灵丹、妙药、珍兽全部接踵而来。 这一世倾情,我将与你携手,君临天下!
  • 食色满园食色满园蝈蝈肚|古言现代厨师陈然意外重生古代农村,作为一个美食爱好者,既不懂得如何种田,也不了解如何养殖,且看陈然如何扬长避短,利用一技之长带领一穷二白的陈家致富奔小康。
  • 红楼之黛妃难宠红楼之黛妃难宠雨若菲彤|古言★★父亲病重,黛玉回南奉亲,亲聆父亲的教诲,迅速成长蜕变。父丧回京,太后赐婚,黛玉奉旨而嫁。 她的夫君:人前亲昵地唤着娘子,人后却一把长剑抵着她的脖颈,是她看走了眼,还是他伪装得太深? 原来,他娶她,只为报复,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面对他层出不穷的算计,戏弄和羞辱,清傲的她终是无法再淡定。他狡诈阴险,步步为营;她沉着冷静,巧妙还击。 权术与“仇恨”之间,且看聪慧机灵的林妹妹,如何智斗阴险狡诈的北静王! 真相大白时,情何以堪,在彼此的目光中,还剩几分美好?恨,消失,爱,能否再开始… (此文非虐,主旨:有些缘因爱而起,有些缘由恨而生!风格轻松诙谐,请放心跳坑!) ★★共分两卷:上卷溶心玉意;下卷江山美人 ★★本文男主:聪明、阴险、腹黑、无赖、霸道 女主:冷静、理智、聪颖、机灵、俏皮 ★★推荐好友红楼佳作: 栖霞公子:《红楼之情满潇湘》 长天一啸:《水沁玉润红楼情》 雨彤喜欢的文: 《三段锦之醉红楼》(潇湘奇文,错过遗憾!)
  • 繁华梦已沉繁华梦已沉珏望之外|古言一步一惊心,生死悬于一线间。“鬼魅”来袭,谁又能在脂粉洪流中全身而退。“凤凰浴火前,会不会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