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推举(2)

郭沫若称柳亚子为今之屈原,并说他的草书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茅盾则称赞柳的诗为旧瓶装新酒的成功者

有联句称:“返国空余挂墓剑,靳况难觅运风斧。”并有附记:“余与鲁迅素末蒙面而时受斥责,郭沫若写《孔雀胆》附录,虽当时受之,每有难忍之处,但今实求之而不可得矣。”

陶行知在南京晓庄创办试验乡村师范,向街巷贴出招生广告,末了有这么一行颇为别致:“学费无,1927年,膳宿杂费详简章,小名士、书呆子、文凭迷、小政客最好不来。”陶的办学极受陈鹤琴称赞,陈曾称誉他是“近百年来的大教育家”

郁达夫最喜爱鲁迅的七绝诗“洞庭木落楚天高”,称是鲁迅七绝中的压卷之作。他准备请鲁迅题写装裱,挂在书房里;但后来鲁迅写给他的却是另一首律诗

赵浩生称全世界大学里的人,只知道中国有两大文人:一是孔夫子;一是学贯中西的林语堂

鲁迅逝世时,郁达夫曾说:“鲁迅的灵柩,在夜阴里破埋入浅土中去了,西天角却出现了-片微红的新月。”

徐志摩对孙大雨的三百多行长诗《自己的写照》赞赏备至。他在孙赐与自己的《猛虎集》的扉页写上:“大雨元帅匠正,志摩小先锋赠”,然后回赠给孙

吴晗用3天时间,一气读完姚雪垠的《李自成》第一卷,说:此书“质量不在《水浒》之下,甚至比它高。”

文字清新俏丽,日本女作家林芙美子笔调奇特,为人性格开朗。郁达夫颇为称赞,曾赠以杜牧诗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福建《民报》记者曾在报上征答“我所喜爱的文艺读物”。郁达夫的书面回答是:鲁迅《野草》、茅盾《子夜》和沈从文《阿丽丝漫游中国记》

鲁迅有“东方高尔基”之称,日本人比之为二叶亭四迷,而赵景深说颇似俄国契诃夫,更有人尊之为当代施耐庵

曹聚仁初读房龙《人类的故事》,从下午一直读到天明,并说房龙对他的影响比王夫之、章实斋还深远

黄岳渊把他数十年栽培花木的心得和经验写成数十万字的《花经》。该书问世时,包天笑,郑逸梅、周瘦鹃等十余人自告奋勇替他写序

林纾最佩服的外国作家是狄更斯

他讲的故事,我翻了许多书,郁达夫敬佩鲁迅的学识渊博。曾对他人说:“鲁迅厉害。有次他听了鲁迅讲故事后,都找不到出处。不像钱武肃王还有方志可查,这回是大海捞针,更加不着边际了。”

原稿无目录,他便加了364个条目。因而书出版时,周振甫编辑钱钟书的《谈艺录》,钱赠书扉页题字有:“校书者非如观世音之具千手千眼不可。此书蒙振甫道兄雠勘,得免于大舛错,则赐良多矣。”

朱光潜曾说:“从文不只是个小说家,而且是个书法家和画家。朱光潜与沈从文是挚友。他大半生都在从事搜寻和研究民间手工艺品的工作;先是瓷器和漆器,后转到民族服装和装饰。我自己壮年时代搜集破铜破铁、残碑断碣的癖好,也是由从文传染给我的。”

在新文艺作家的队伍中,除鲁迅、田汉外,能与之抗衡者寥寥;郭沫若作新诗是一代巨匠,刘海粟认为,但说到旧体诗词,却稍逊一筹。刘并称郁达夫虽无意做诗人,“但讲到他的文学成就,我认为诗词第一,郁达夫的诗,散文第二,小说第三,评论文章第四”

叶圣陶曾撰文评论曹禺和夏衍,称曹禺“慢工出细货”;说夏衍“浅吟低唱之作风,极配合绝经忧患之中年人胃口”

许寿裳评鲁迅诗有四长:使用口语,极其自然;是解放诗韵,不受拘束;能采取异域典故;时常讽刺文坛短少

他说,我只是“抛砖引玉”。郭沫若却说:“我是搞考古的,翦伯赞作义和团运动的学术报告,根据我的鉴定,翦老的报告不是砖,是一块美玉。”

攻击者甚多。只有周作人为他辩护,将此书定为艺术品,郁达夫《沉沦》出版时,与《留东外史》有异。经他评定,众论翕然而定,而郁达夫声誉为之日高

集龚诗题《城东诗草》:“秀出天南笔一枝,郁达夫熟谙龚自珍,少年哀艳杂雄奇,六朝文体闲征遍,欲订源流愧未知。”

汪静之说陈望道享有三个第一,即:《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的译者;中国第一部系统的修辞学专著《修辞学发凡》的著者;中国第一本简明美学理论《美学概论》的作者

说他虽继承了杜威的衣钵,但与杜见解不同。杜所提倡的是“教育即生活”与“学校即社会”,陈鹤琴称赞陶行知,而陶却更进一步提出:“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因此杜威也说,陶行知是我学生,但比我高过千倍

史东山被誉为“中国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郭沫若曾用四句话评述他:“虚怀若谷的谦称;开门见山的真率;条分缕析的致密;休休有容的诚恳。”

他最喜欢、最佩服三位:一是毛主席,二是柳亚子先生,邓拓与袁鹰谈旧体诗。邓说现代诗人写旧体诗,三是田汉同志。袁鹰认为柳诗奔放沉雄,田诗清健绮丽,而毛诗兼而有之

夏衍曾称,鲁迅之后,中国杂文当推聂绀弩为第一人

周作人说:“我所见三个具有天分的诗人:一个是俞平伯,一个是沈尹默,一个是刘半农。”

1933年1月19日,郁达夫为鲁迅作诗一首:“醉眼朦胧上酒楼,《仿徨》《呐喊》两悠悠。群氓竭尽蚍蜉力,不废江河万古流。”并将书就的条幅亲自送赠鲁迅

冯友兰说,金岳霖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懂得近代逻辑学的人,是使认识论和逻辑学在现代中国发达起来的第一个人

郭沫若称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和王国维的《宋元戏曲考》是“中国文艺史上的双璧”

周作人曾说,旧文学中有许多字在现在仍有利用的价值。好像一串“朝珠”,我们把它拆散,仍可作新的装饰。现代作家中的俞平伯就是最善利用拆散的朝珠

40年代《春秋》杂志曾载文称,现代国内作家创作,使人读之忍俊不禁的只有两人:张天翼和老舍。老舍的作品使人笑是由于幽默,张天翼的使人笑则是由于讽刺

张含英却在报上撰文说,1931年,治黄河只注重上游欠妥,应上中下游并重。李仪祉提出治黄河“宜注重上游”的建议。李读后非常称赞。两年后李出任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时,即请张任秘书长

1934年,上海某杂志征答“1934年我所喜爱读的书籍”,唐弢提了两本:威尔斯的《世界文化史》、萧一山的《清代通史》

李季在三边民间收集“信天游”、“二人台”,创作了《王贵与李香香》。因此孙犁称他“不是天生之才,而是地生之才,是大地和人民之子”

郭沫若曾评郁达夫的旧体诗“颇耐人寻味,真可谓名实相符,‘郁郁乎文哉’(郁达夫名文)了”

郭沫若以几天时间,读完李劼人的《死水微澜》等三部曲,说它是“小说的近代史”、“小说的《华阳国志》”,并称李是“中国的左拉”

晓庄公祭陶行知。罗隆基发表演说:“孔夫子教育,一切是往后走的,目的在于恢复周朝的天下。而陶先生的教育,一切是向前走的。”

写他童年的私塾生活,鲁迅在清末写有文言小说《感旧》,发表在《小说月报》上。主编恽铁樵在审稿时认为,此文能处处传神,还对不少句子加上了双圈

乃以司马迁为中国的希罗多德,班固为中国的修昔底德。后撰《杜佑年谱》,郑鹤声撰司马迁和班固两人年谱,说:“环视西洋史学家中,其地位学问与史著之价值,唯希腊史家波里比阿最为相似。”

蔡元培为《鲁迅三十年集》作序称,鲁迅的学力“鄙人敢以新文学开山目之,1938年,然欤否欤,质诸读者”。其中“然欤否欤”原为“是否有当”,因余天民建议改写

柳亚子推崇屈原,建议改农历五月初五为诗人节,郭沫若致函表示赞同

郭沫若写有《吊聂耳》一诗。陈子展以为是自有新诗以来不可多得之作,称此诗“情文兼至,余尝摘其纠疵,而仍推为绝唱”

后为商务印书馆《大学丛书》之一种,最后在1956年由中华书局出版,邓之诚专心致力于《中华二千年史》(200万字)。该书初印为燕大讲义,洪煨莲称此书:“其以正史纠稗野之诬,以稗野补正史之阙,犹万斯同季野之遗意也。”

陈敬容一口气读完师陀、柯灵改编的高尔基《夜店》,不禁称赞:“改编外国剧本而能如此鬼斧神工,真不容易。”

刘大杰称,鲁迅和郁达夫是“五四”以来在旧体诗方面最有成就的

早在20年代末30年代初,金岳霖在《哲学评论》和《清华学报》上发表过哲学论文多篇。张申府撰文赞扬说:“如果中国有一个哲学界,金岳霖先生当是哲学界的第-人。”

原是放在“开心话”一栏的,隔7天一节。还只刊载一半时,沈雁冰就发表评论认为它是杰作,说是阿Q并不会真有这样一个人,《阿Q正传》最初在北京《晨报》发表时,可是到处可以碰见这样的人,他是个代表人物,就是所谓典型

田汉认为,写农民典型成功的作品,中国一共两部:写南方农民典型的《阿Q正传》和写北方农民典型的《国家至上》

但吴晗极其推崇。他在西南联大讲通史时,还将它列为必读参考书。吴说,这本书不仅是历史,张荫麟的《中国史纲》仅写了上古部分,且很有文采,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后来书中的《子产治郑》章,被选进中学国文课本

美国学者裘斯曾说:“赵(元任)是不犯错误的。”为此,81岁的赵元任特地为裘斯的纪念论文集写了《回想我在语言上犯过的错误》

他尤其欣赏刘的佳句:“夜深长抱西湖卧,不及青年福分多。在他集子里,倘使不全是最好的诗,但也寻不出一首最坏的诗。”(《滨湖之夜》)“两岸青山相对坐,赵景深以为刘大白的旧诗词是最好的诗,一齐看我过江来。”(《雨里过钱塘江》)因此赵景深说,如张先别名张三影,那么刘大白也许可以别名刘二山了

梁实秋曾说:“如果作家可以按民族分类,三百年中满洲人有三位杰出的小说作家,可称为满洲三杰:第一个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第二个是《镜花缘》的作者李汝珍;第三个当推老舍。”

1930年,萧友梅称赞赵元任的《新诗歌集》是十年来最有价值的,并称呼他是中国的舒伯特

1927年,许钦文去杭州商科中学任教。学生们都迷恋包天笑的小说。有次上课一同学问许:现在中国的大小说家要算是谁?包天笑怎样?许钦文良久始答:“现代中国可以说没有大小说家,勉强说只有鲁迅……等几位。”

田汉不以为忤,田汉改编传统作品《白蛇传》为《金钵记》。唯戴不凡撰文批评。此剧发表后一片赞扬,却连连称赞:“写得好,有胆识,有才华。”他还推荐这位写文章批评他的人

曹聚仁称赞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新理学》至少可以和章太炎《说名》、《说性》诸篇并驾齐驱;说钱穆治宋明理学之深入,更在章太炎谈儒之上

艾青长诗《吴满有》中有一句是“皱纹里也充满阳光”。李又然说,这是他见到的现代文学史上写皱纹的最好的三句话之一。另两句是鲁迅的写孔乙己被打后“皱纹间时常夹些新的伤痕”;萧乾的“彼此数不清额上的皱纹”

40年代,《人物杂志》上M·M著文《黑格尔其人》,说:世界上最著名的研究黑格尔思想的专家只有三个半人;这半个人是中国的张真如

林语堂最佩服辜鸿铭所译《中庸》,称之为“此真挖空心血之作,非俗手所可与同日而语”,并编入《大哉孔子》一书里

身无尺寸齐难霸,死有头颅汉不王。西楚灭亡项羽纪,南蛮春老尉陀乡。海云岛树郁苍苍。韩彭地下羞相见,蒋剑人有七律《咏田横》:“五百英雄尽国殇,烹狗功名事可伤。”徐悲鸿读后大为欣赏,尤称诗的前两句为最佳,由此启发创作其著名油画《田横五百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百位名人读书心法百位名人读书心法邢群麟 宿春礼|文学阅读,是通往人类文明的旅程,100位先行者的心得与感悟,洒播了一路的智慧之光,像路标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沿着满径的书香走来,我们一定会收获人生最丰硕的果实……本书精心擷取了古今中外100位名人、伟人的读书心得,按编年的方式编排,分为上、中、下三卷,力求做到条分缕析,让人读之有轻松之感。
  • 蒙田随笔集蒙田随笔集(法)蒙田|文学蒙田是文艺复兴后期法国人文主义最重要的代表之一,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受到现代人的尊敬和接受。《蒙田随笔集》于1580-1588年分三卷在法国先后出版,它开创了近代法国随笔式散文之先河。全书语言平易通畅,妙趣横生,充满了作者对人类感情的冷静观察。
  • 我的现实 我的主义我的现实 我的主义阎连科 张学昕|文学本书选取了当代著名作家阎连科与评论家、翻译家的多次有关文学问题的对话,追寻土地、介入现实、谈论语言、评论世界文学,在观点交锋和激情碰撞中,勾绘出一幅文学图景。这是一本写作宣言,一次生命剖析,一场从土地出发的文学之旅:阎连科畅谈自己三十年写作历程,细数笔下故事与人物的诞生,纵论世界文学名家。第一次提出了“神实主义”创作观念,为我们理解中国文学提供了新的思路。
  • 当你途径我的盛放:一个行者的心灵旅程当你途径我的盛放:一个行者的心灵旅程扎西拉姆·多多|文学这是一个行者的心灵旅程。也是每一个向往自由的人都应该阅读的文字。它是来自人和自然互赠性情的心灵之歌。书中收录多多诗作60余首,随笔40多篇,另有作者行脚途中若干摄影作品。
  • 生命穿越死亡生命穿越死亡朱增泉|文学《生命穿越死亡》是朱增泉将军的军旅诗,共分五个部分,是作者在自己漫长军旅生涯中的感悟和思考。因为将军特殊的身份,他的军旅诗也被赋予了独特的个性:直面战争、呼唤和平、赞美生命、书写英雄。从古至今,战争都是人类逃避不了的话题,和平更是人类一直在追求的目标。而作为将军的作者,对战争与和平更是有着不同常人的思考。几十年的军人生活给作者留下了沉重而深邃的人生思考,看着自己身边的生命一次次穿越死亡,作者对生命的珍惜和渴望显得尤为真诚与强烈。其中《猫耳洞奇想》是一组很独特的军旅诗,更是一个军人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后的思考与感悟,充满着血的浓烈与烫热。
  • 古典之殇:纪念原配的世界古典之殇:纪念原配的世界王开岭|文学王开岭文集之自然美学卷,系作者最新文字结集,作者的注意力从自然细节开始,从那些曾经来过却正在消逝的风物开始,从那些被人类辜负的美好元素开始,从儿时的记忆和笑声开始,以独特的视角、细腻的笔触表达了自己对于自然美的无限眷念。
  • 骗局骗局丁一鹤|文学因为作者的采访和掌握的资料是一手的、真实的、独家的。本书的内容全部来自丁一鹤对案件当事人的亲自采访和他所接触的相关案卷,本书的内容全部来自丁一鹤对案件当事人的亲自采访和他所接触的相关案卷,而且是对案件鲜为人知的内幕进行原汁原味的展示和披露。,所以本书对于案件的报道是具有一定深度和广度的,而且大多内容是读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丁一鹤用纪实文学的方式记录中国法制进程的一些片段,本书所展示的案件都在北京和全国产生过一定影响,有的案情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为广大读者所知。但与其他媒体报道不同的是,而且是对案件鲜为人知的内幕进行原汁原味的展示和披露
  • 狼的故事狼的故事刘烨|文学,本书由几十个独立的“狼故事”组成。首次破译了关于狼的诸多密码
  • 青春变成鱼尾纹青春变成鱼尾纹缪克构|文学生活已成碎片。短暂的宁静之所以能够常常回到内心,完全是因为内心还在自然地抵抗着。这样的内心自然是不够强大的,它充满了矛盾、放弃、坚守、游离、妥协。它自然无法构成一股强大的精神洪流,冲破现实的束缚和藩篱,它同样又无法退回到自己的理想国中。一个更大更久远的困惑常常将我抛上抛下:哪里是我的故乡?
  • 一个中国人的激情史一个中国人的激情史田海|文学全诗选取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中许多重大或重要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作为吟唱对象,约有数百位人物相继登场,或主或次,或详或略,或独立成篇或相携亮相。约有数百件或政治或经济或军事或文化或科技等各方面重大重要或作者认为有必要叙写的事件纳入其中,共襄情的盛举,共织歌的经纬,共同演绎伟大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沧桑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