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

他心里说:“茉莉,我有罪呀,我对不起你!”

2008年圣诞节完稿于上海家中

李麻子乐呵呵地走了

何国典却觉得李麻子十分凄凉和无奈

杜茉莉站了起来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谁活着也不容易

他们路过一个小区时,小区里好些人在放鞭炮和烟火

……

其实到现在,杜茉莉才知道他的名字。杜茉莉的泪水流了出来,她伸出手和何国典的手紧紧地相握,哽咽地说:“国典,张隋就是张先生,活着真好,无论怎么难,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

很多时候,下身涨得要爆炸!这个时候,他就会起床,穿着一条大裤衩子,走到外面,夜深人静的时候,用一大盆凉水往自己的头上浇下。他的心就猫抓般难受,浑身火烧火燎的,他也有欲望。要是凉水也浇不灭欲望的烈火,他就走出家门,一个站坐在山坡上,朝着大山吼叫,何国典是个男人,他野狼般的吼叫传得很远。他的脑海也会浮现出龌龊的想法,这个时候,杜茉莉是不是躺在别的男人的床上

突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何国典的眼睛潮湿

李麻子说:“想不到的事情多去了,这年头,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奇怪。就像你们那里的大地震,不是说发生就发生了!”

他从来没有如此清醒地意识到,活着就是奉献。他下了三轮车,鬼使神差地朝教堂门口走去。何国典颤抖着,十字架被城市的夜光照亮,有股强烈的电流通过他卑微的肉体,脑海里升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清爽之气。仿佛有种飘渺而又真实的声音在召唤着他。他来到了教堂的门口,他不经意地转过头,伸出手,敲了敲那扇沉重的门。没有人给他开门。他站在门口,黑暗的心灵仿佛被神圣的光照亮。或者说是它照亮了这个城市,尽管教堂里面还是一片漆黑,没有一扇彩色玻璃窗可以透出光亮。他相信自己受难的心灵已经获得了力量,他在获得拯救。他希望看到那个肮脏而又快乐的老人,目光落在了教堂顶尖的十字架上,他要给他奉献一条香喷喷的烤红薯,还要向他倾诉自己的罪,可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他想,等杜茉莉的伤好转后,一定要把一切都说出来,那些事情憋在心里,的确是有毒的,何国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时间长了,会把他毒死,他不能再承受着巨大的精神枷锁生活了

现在,他清晰地知道,自己的罪恶的根源就是猜妒和欲望

天上飘起了雪花。杜茉莉裹紧羽绒服,坐在后面。杜茉莉伸出手去迎接雪花,那些飘落的雪花是一个个精灵,那些精灵中有没有何小雨?杜茉莉心里一阵疼痛,往回走,何小雨就像那些雪花般飘落,落在地上,落在她的手心就化了,再也找不到了。她心里呼唤着儿子的名字,何国典蹬着三轮车,她不敢大声呼喊出来,怕让何国典难过,怕他再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

除夕夜

何国典心想,这些人应该在温暖的家里和家人团聚的呀,可他们却还在这里等待,很多店铺都不开门了。纷纷抢着买烤红薯。那些等待回家的人在寒风中看到何国店三轮车上的烤炉,唉,今天的烤红薯就免费送给他们吃吧。他的眼珠子转了转,就大声说:“大家别急,别抢,都围了上来,一个一个买,今晚我给大家打折,半价卖给你们吃!”人们欢腾起来

实在不行,我就出来和你学烤地瓜,我就不相信能把我李麻子饿死了!好了,李麻子说:“明年还不知道怎么办呢,不和你说了,我该走了。吃你这条烤红薯,我就不给你钱了,给你你也不会收的,哈哈,我懒得和你推让。老弟你多保重呀,希望过完年回来能够再看见你,到时我们哥俩好好喝两盅!拜拜了!”

他要我感谢你,就会变得坚强。他也要我感谢你,这些年来对他的服务,他从你这里得到了安慰。杜小姐,我也感谢你,“我是张隋的老婆。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让老张走时一点痛苦都没有。在他最后的这段日子,想起你来,他心情就会好起来,在他走后一定要给你打个电话。他明明知道自己的病是没有办法好转了的,可他总是说,会好的,我好了还要去找杜茉莉做脚呢,他去了。他走之前告诉我,我这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做脚,而杜茉莉是世上做脚做得最好的人。我本来想让你来医院给他做最后一次脚的,可他没有答应……”

“你是杜茉莉吗?”

他的目光在烟花绚烂的天空中寻找。他的内心也疼痛不已。儿子满是泥土和鲜血的脸浮现在烟花之中,他紧闭着曾经明亮的双眼,何国典没有发现杜茉莉的泪水,他曾经想春草般的头发也枯萎了……何国典的泪水也流了下来,背脊不停地抽动着,不一会就哽咽着哭出了声

杜茉莉接过手机:“喂——”

何国典有种负罪感

要不是工资没拿到,我早他娘的回家抱老婆了!你可能不知道吧,王向东那狗日的小白脸出事了,李麻子说:“他娘的,他串通开发商的仓库保管,把建筑材料偷出去卖,东窗事发了。看不出来,这狗日的满肚子坏水,别提了。早停工了,还想赖我们的工资,要不是我带工友们去政府闹,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到我们的血汗钱呢!”

他们知道,在这个夜里,就一起出门,火车站广场还是有许多等待回家的人。到火车站广场去卖烤红薯。何国典想,这样又可以让那些人们吃到暖烘烘的烤红薯,自己又可以赚点钱。杜茉莉本来不让他去,要他好好的陪她度过这个夜晚,何国典和杜茉莉吃完年夜饭,可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去,而且决定自己也和他一起去

他的心在颤抖

此时,她应该好好睡觉,这些年来,她也没有好好睡觉。何国典根本就不希望手机响,也不想接电话,怕杜茉莉会吵醒,要是杜茉莉有什么事情好联络。可还是把她吵醒了,何国典来不及把手机铃声按掉,杜茉莉出事后,杜茉莉就睁开双眼,轻轻地对他说:“国典,接吧,不要紧的。”何国典接通了电话,他就一直把手机带在身上,他听了一下,递给了她:“茉莉,找你的。”

那天,他也不理不睬,还把房间门反锁上了。何国典觉得很奇怪,小雨这是怎么了?何国典好言好语对他说话,希望他开门出来吃饭。好言好语行不通,一声不吭地进房间去了,何国典就发了脾气。“爸爸,你朝我发什么火,何国典起初并不知道这事情,有本事去朝那些说妈妈坏的人发火!”何国典说:到了吃饭时间,奶奶叫他吃饭,还是儿子何小雨告诉他的。他正在凶巴巴地说话,何小雨突然打开了门,眼泪汪汪地说:“他们说你妈妈什么了?”何小雨委屈地说:“他们说妈妈在上海是卖的!我不相信,不相信!”何国典心里“咯蹬”了一下,他们怎么能这样说,他也不相信,何小雨耷拉着小脑袋回到了家里,茉莉不是那样的人。何国典对何小雨说:“小雨,不要理那些嚼舌头的人。你妈妈在工厂里做工,赚的钱都是干干净净的……”

深夜的医院十分宁静,何国典把杜茉莉的手捧在自己的手上,这是一双因为生存而变得粗糙的女人的手,特别是她食指上关节上鼓起的那个褐色的包,看上去是那么安详。她苍白而秀美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身体异常疲惫,杜茉莉躺在病床上,大脑却异常的清醒。这种淡淡的笑意令何国典心碎。何国典坐在杜茉莉的病床边,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痛苦和自责。这个褐色的包的形成,是按摩了多少人的足底形成的呀

杜茉莉的泪水流了出来

我想,你就是逼她回来,她也不会回来的,要嘛让她回来,那钱多好赚呀,只要往床上一躺,钱就来了。况且,茉莉自己难道就不想做那事?那么长时间不和你在一起,他就会气得浑身发抖。李幺妹就笑着对他说:“何国典,我就不相信她能守得住,你看她每次回来风骚的样子。哈哈,我家何老三那个死鬼就说,茉莉怎么打扮得像鸡,你气也没有用呀,我问他鸡是什么,他就说是卖的女人叫鸡,笑死我了!是个正常人都会想那事的,何老三那王八蛋就叫过鸡,同村的少妇李幺妹也多次的和他说这事情。她要是回来,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他不知道李幺妹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事。每次李幺妹和他说这事,他喝醉酒和我搞时就叫唤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我问他那女人是谁,他说是鸡!”何国典大吼道:“你他妈的别说了!”李幺妹笑着离开

此时,他心里装满了杜茉莉,何国典该回医院去了。他蹬着三轮车离开了火车站广场。冷得出奇,夜深了,他的耳朵都快冻掉了,这是他人生的严冬,他必须度过。天在降霜,为了她,他也要顽强地活下去。他骑着三轮车路过那个教堂时,停了下来

黄莲村悄悄地蔓延一种流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是关于杜茉莉的流言,说她在上海做见不得人的事情赚钱。这种流言甚至蔓延到了米镇。何国典走在路上的时候,后面有人会偷偷地戳他的脊梁骨

何国典想起那些事情,内心就不得安宁,那是他灵魂的地震

何国典哽咽地重复妻子的话:“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悲伤,可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活下去的勇气!”

提到地震,何国典的心刀扎般疼痛了一下

你怎么不问问,女人说:你鬼叫什么呀!”他回头一看,发现是李幺妹,月明星疏。“何国典,裸露着上身,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他穿着一条大裤衩子,她上身穿着一件无袖的花布内衣,下身穿着花布内裤,她没有戴胸罩,两个大奶子鼓鼓胀胀,去年夏天的某个晚上,就是在月光下,也呼之欲出。何国典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的火在燃烧。但他还是克制着自己。李幺妹靠近了他,笑了笑说:“何国典,我想不想?”何国典无语了。”何国典说:“不,你不知道!”李幺妹说:“我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想那点事嘛,有什么复杂的。李幺妹猛地抱住了他,咬着他的耳朵说:“何国典,我也想,真的想,半夜三更的,我不想在家守活寡,何国典……”何国典要推开她,她的力气却大得惊人,根本就推不开。李幺妹说:“何国典,正站在山坡上吼叫。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人,你老婆在外面也和别人睡,何老三在外面也叫鸡,我们……”何国典心里最后一道防线被摧毁了……

“是我。你是?”

她和丈夫一起在这个大年夜里感受着悲恸。杜茉莉把嘴巴凑近何国典冻得发紫的耳朵,她从后面抱住了何国典,哽咽地说:“国典,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悲伤,可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活下去的勇气!”

火车站广场真的还有不少人

时间一长,何国典心里也有了疙瘩

让他无法解脱。开始,他是觉得对不起杜茉莉,这种负罪感日益深重,后来李幺妹死后,他觉得她们俩人,他都对不起……

一阵寒风刮过来,何国典打了个寒噤

到处都有人在放鞭炮和烟火。何国典停了下来,对杜茉莉说:“茉莉,这个城市像是被点燃了,你的一年开始了。”杜茉莉没有说话,她的心沉浸在悲伤之中,连成一片的鞭炮声和满天绚烂的烟花无法带给她节日的喜庆,她不知道自己内心的痛苦会持续多长时间,不一会,或者一生。她仿佛看到儿子在烟花中绽放出笑脸,对她说:“妈妈,我今生还要做你的儿子——”

何国典不解地说:“怎么会这样?”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落果落果温亚军|小说温亚军,现为北京武警总部某文学杂志主编。著有长篇小说伪生活等六部,小说集硬雪、驮水的日子等七部。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第十一届庄重文文学奖,《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和《上海文学》等刊物奖,入选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 复活复活(俄)列夫·托尔斯泰|小说《复活》是托尔斯泰晚年最重要的、最杰出的作品,以真人真事为基础创作,是歌颂人类富有同情心的最美丽的诗,给读者强大而深刻的震撼力。
  • 今古奇谈:荒郊老店今古奇谈:荒郊老店马敬福|小说共收录了十五篇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故事,每一篇都惊奇不断,令人心跳不已。《荒郊老店》气氛恐怖,人物怪异,似人似鬼,这是一部悬疑、惊悚、涉案经典集成,似魔似妖,但最终皆为人在作祟;《巨麝谜案》中的一群中药贩子为了利益不杀人越货,铤而走险;《和谐卫士》中的刑警机智勇敢、破获了高铁爆炸案;《血热江冰》谱写了缉毒警察与大毒袅殊死决战的悲壮诗篇……惊悚的场面,出奇的悬念,惊心的案情,真挚的情感,令人击节慨叹
  • 兄弟我在义乌的发财史(大结局)兄弟我在义乌的发财史(大结局)BOSS唐|小说本书详细记录了BOSS唐从1998年身无分文的惨状,到2003年身价数百万的历程。在BOSS唐的发财道路上,他几乎遇到了所有小本生意人都会遇到的难题与麻烦,书中,这些难题和麻烦被“义乌发财哥”逐个击破,逐一解决。
  • 夜葬夜葬庄秦|小说西南一隅,有一奇特的丧葬习俗,名"夜葬".凶死的人只能在夜晚静悄悄地送到死人沟中埋葬.四个研究民俗的学生来到这里,想要揭开这神秘文化中不为人知的一面.可他们碰到的,却是一连串不可思议诡异莫名的事……村中的地理先生,欲言又止……山村中唯一的大学生,发现了秘密,却又神秘失踪……山腰上绿树掩映的别墅中,隐居的推理小说作家……别墅中,一瘸一拐走过的管家……还有一只低吠的狼狗……
  • 古龙文集:猎鹰·赌局古龙文集:猎鹰·赌局古龙|小说每一次紫烟燃起都会有一个名人被杀,但这些人却互不相识。一连串的凶杀案牵出一系列疑点,看似毫无联系的案件背后竟有着某种隐秘的联系;一场看似胜负已定的赌局竟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大赢家,成了一环套着一环的局中之局。
  • 康熙大帝:乱起萧墙康熙大帝:乱起萧墙二月河|小说《乱起萧墙》是《康熙大帝》的第四卷,着重描写了康熙选择皇储及诸皇子为争当皇储而互相倾轧的事。 康熙晚年出现了许多弊政。如官吏们贪脏枉法,冤案迭起;皇亲旧勋们借支库银,国库亏空;田赋不均,土地高度集中。康熙曾派人多次清理整顿,皆因皇太子胤懦弱无能,贪色好淫,不谙政务,忙于党争,只好半途而废。康熙对此十分不满,不得不将他废黜,以后又立,再立再废。众皇子趁机作乱,拉帮结党,争当皇太子,以致引起兄弟阋墙。康熙后来索性“放鹿中原”,任其相互逐鹿。四皇子胤一向待人刻薄,人称“冷面王”,由于谋士邬思道的指点,他在革除弊政中,政绩显著,被康熙选中。康熙立下谴诏:传位于四皇子,即为以后的雍正皇帝。
  • 幻夜幻夜(日)东野圭吾|小说是什么样的过去,造就了她的魔性?是什么样的幻影,操纵着他的灵魂?地震之后,宛如人间炼狱的断壁残垣中,水原雅也借机杀了舅舅,却被一神秘女子当场目击,她答应为水原终生保守秘密。他们相偕前往东京,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从此再无一丝太阳的无边幻夜:凡是接近过她的人,都遭逢厄运;凡是触碰过她过去的人,都不知所踪……《幻夜》被媒体和读者列为东野圭吾的巅峰之作,多线演进、暗藏伏笔、丝丝入扣的写实技巧在本书中愈加纯熟,以笔为刀,直刺人性最深处的无边之恶,将人为活下去而不择手段的绝望,书写得血流成河……正如评者所言:“《幻夜》乃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绝望之书’。”
  •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苏)奥斯特洛夫斯基|小说小说通过保尔·柯察金的成长道路,告诉人们,一个人只有在革命的艰难困苦中战胜敌人也战胜自己,只有在把自己的追求和祖国、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创造出奇迹,才会成长为钢铁战士。
  • 不速之客不速之客杨袭|小说杨袭,女,1976年出生于黄河口,08年始在《大家》《作品》《黄河文学》《飞天》《山东文学》等文学杂志发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