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两点火星在夜幕里一明一灭地闪动……

“副连长,你看!”郝黑子惊喜地喊着

”他握着郝黑子的手,“黑子,用少有的温柔语气说。好好干。“复员了来找我,我们……一起种苹果。”

“蓝排长,下来坐!”

难得这样灿烂。血红血红的太阳颤动着冉冉升起,冬日的早晨,把它的光慷慨地铺在白雪覆盖的乌兰哈达大戈壁上,使无边的冰冷的雪野有了温暖

刘副连长来查哨

“怎么样?”

无异常情况

“汪!汪!汪……”

刘清涧站在潜望镜前观察了几分钟,拿下挂在墙上的《观察记录》,工工整整地写上

蓝禾儿的身了颤动了一下。这里的一切一切。现在他什么也没有了:委曲、怨恨和苦恼,只剩下了沉重的留恋,多难舍呵,再有,就是一点说不清的愧悔歉疚之感

“就这样,走吧。”

熟悉的鼻息,熟悉的鼾声,熟悉的呓语,还有这微微地散发着汗腥味儿的熟悉的黑暗

此刻,这张床在蓝禾儿的眼里莫名其妙地变得神圣起来,他又悄悄地走到哨长的单人床前。看来睡得很沉。刘清涧一动不动,变得庄严起来,致使他不由地与它保持了两步的距离站着

十年,黑妞儿“汪汪”叫起来。就象十年前他刚踏上这块荒漠的土地时一样,汽车启动了,一个背包,一身军装,只不过当年的军装和背包新些、绿些,永远走了,而现在却旧了,白了。排长蓝禾儿走了,除在他的眼中和心中积淀了一些军人的沉重之外,他什么也没有增加

他依恋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他羡慕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从一个铺位移到另一个铺位,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依恋。明天,辨认着,后天,他们依然是军人,铁舰山依然是他们的,听着,这间房子依然是他们的,他们依然川流不息地上哨下哨,蓝禾儿在黑暗中默默地站着,依然川流不息地做饭吃饭,依然继续那些熟悉的欢乐和熟悉的痛苦

他们默默地坐着

他只是贪婪地摄取着--用眼睛。那是房子,蓝禾儿没听见这喊声--已经离得太远。那是铁舰山,那是路,那是“红岩”……渐渐地,那是山顶隐蔽的哨塔,一切都模糊了,溶进了茫茫的雪海

刘清涧走过去。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他想。他将恢复农民的名字。他将脱下穿惯了的绿军装,和家乡所有的汉子一样,换上蓝的或者黑的衣服,去开始一种新的截然不同的生活。他将失去军人的称呼,头上扎上白毛巾;他将努力改变在军营里习惯了的一切,而去重新熟悉春种秋收,蓝禾儿不再是这里的主人了。农民?是的,从明天起,农民。他将离开这里,耕耱耙犁,重新熟悉二十四个节令里的铁律

隔着玻璃,他看见一只漂亮的玛祖鸟站在了望孔前边的一块石头上,刘清涧走到了望孔前,正扭动着灵活的脖子。如果不是隔着双层玻璃,一定能听到它美妙的歌儿

他真想再和他们甩把牌,戴帽子就戴帽子,钻桌子就钻桌子,而他却要永远离开了。此刻,决不绷着脸端架子,决不!陪大家痛痛快快打上一整天

战士们列队在汽车边,为自己的排长送行。蓝禾儿和他们一一握手告别

拉水车停在铁舰山哨所的院子里,黑妞儿绕着它转来转去

望着黑白斑驳的旷野。积雪正在悄悄融化,郝黑子站在哨塔的了望孔前,大片大片灰褐色的戈壁、山岩又裸露出来,春天总是来了

“那儿,你什么人也没有了。”

最后,他恭恭敬敬给刘清涧敬了个军礼

一阵脚步声由身后传来

哪有那么多的笑呢?回去太丢人了!可怜的小伙子,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俯下身子听了听,他祝愿他成功。冷春的铺空着,他正在上哨,他不知道韩五一究竟哪点儿象自己,蓝禾儿在那空着的铺位前站了几秒钟,他有点迷惘,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原谅他,他走到郝黑子的床前,还是应该求他来原谅自己。谁轻轻笑了一声?象是憋了好久似的,韩五一的呼吸平稳、匀称,白天笑不完,夜里来补上。唉!是冷秋吧?这个快活的小东西,总在梦中笑。罗长贵总是脸朝下趴着睡的,熬到年头,现在依然是那样,象是在潜伏。小业主,咱俩日后相遇的可能性最大,他的脸承受着他的温暖的鼻息--这就是自己的影子吗?战士们都那样说,我种苹果,种黄花,把他露在被子外边的一只胳膊轻轻掖回去,种蘑菇,兴许会送到你的货摊儿上。他又悄悄地来到了黎凡的铺前,将来能当个烧锅炉或者做饭的志愿兵。他懂得韩五一的心思,他是想在与同乡冷春的暗中较量中得到一点补偿,而获得感情上的平衡。“不然,这家伙,睡觉也象在构思,你看他仰躺着,他只知道他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两只手垫在脑袋后头,一副凝神沉思的样子。“盼你出名!”他在黑暗中对他说,在那儿站了很久。”他这样沉重地跟自己说过。然后走到班长韩五一的床前,但觉着说得有点勉强,有点违心

蓝禾儿一把搂住了他,长久地抚摸着他的年轻结实的肩膀

“哦……走吧。”

黑暗中,屋门轻轻响了一下,蓝禾儿走出了屋子

同志们帮他把一切都收拾停当以后,宿舍里出奇地安静,他从铺底下抽出一个草绿色的废手榴弹箱,从里边拿出一双发白的解放鞋,红梅牌收音机破例缄默不语。似乎更加消瘦。摘去领章帽徽的蓝禾儿使战士们感到有点陌生,插进背包带里,然后拿着箱子走到刘清涧跟前

刘清涧嘴角翕动着,没说出话

请蓝禾儿上车,可他却爬上了拉着水罐的车箱,他在一个角儿上站牢,司机小刘打开了驾驶楼的门,把背顶在车头上方的车厢板上,眼睛朝着车尾

“回去!听话!”他对黑妞儿说。他觉着两滴沉重的泪水从眼睛里掉了下来

“秀秀……等着,我回来……就接你……”郝黑子的梦话说得真极了,把幽静中的夜搅得微微发颤

郝黑子轻轻摇了摇头,说:“不,我还回我们陕北老家去。”

“快看,腿上有红线线哩!”郝黑子扒在玻璃上,激动地说

“什么?”

刘清涧翻了个身,轩轻吐出一口气。他这个从来不抽烟的人忽然想抽一支烟

摸到桌子前,拿起了蓝禾儿放在那里的香烟盒,他坐起来穿好衣服,犹豫一下,朝屋外走去

递给蓝禾儿一支,刘清涧掏出两支香烟,划根火柴点着,挨着他坐下

月光皎洁,雪光晶莹。蓝禾儿坐在矮墙上,望着徐徐转动的风叶出神

紧紧地追着汽车,不时地窜到他站着的地方,这是黑妞儿吗?它气喘咻咻,跳起来,用洪亮的声音叫几声

”刘清涧倏地想起了雪雁赠给他的《木兰词》里的这两句,“将军百战死,壮哉!壮士十年归!国境线上的大兵!他不由一阵冲动,朝着已经远去的汽车大声喊道:“蓝排长--铁舰山永远记着你--”

”蓝禾儿说。“我走了。他努力笑了笑

呵!风力发电机还在视野里,现在它多小呵,就象一只抖动着翅膀的小蜻蜓

刘清涧还礼

我借用的,“刘副连长,留下了。”他说,把箱子放在了地上

他不知道自己走后他们还会不会记住他,他们还会不会提起他。不过,他希望他们记住他,瓜瓜葛葛,议论他,爱他,恨他,一切都结束了。恩恩怨怨。他和他们的是是非非,骂他,赞扬他,结束了,讥笑他,只是不要忘记

呵!真的,它的腿上有一根鲜艳的红线线……

“玛祖鸟!”

“一切正常!”

“我……陪着我妹子……”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雾都孤儿 远大前程雾都孤儿 远大前程(英)狄更斯|小说本书是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最具诚意的两部代表作的合集。《雾都孤儿》是一部写实小说。小说以雾都伦敦为背景,讲述了孤儿奥立弗悲惨的身世及遭遇,他在孤儿院长大,经历了学徒生涯,艰苦逃难,误入贼窝后,又被迫与狠毒的凶徒为伍,历尽艰辛,最后在善良人的帮助下,查明身世并获得了幸福。《远大前程》讲述了孤儿皮普从小就和姐姐、姐夫生活在一起。姐夫一直对他很好。一笔意外之财使他得以去伦敦进入上流社会。为了追求自己的“远大前程”,他慢慢地丧失了判断是非的能力。好在最后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明白了应该怎样去寻求自己的幸福。
  • 有时岁月徒有虚名有时岁月徒有虚名付秀莹|小说杀猪的老四,喂牲口的槐叔,牲口房的香气弥漫的童年时光,那些暧昧然而温馨的夜晚,那些甜蜜而又苦涩的游戏,像一幅画,明亮的调子,恍惚的阴影,淹死的瞎朴子,老去的槐叔,消失的猪圈和牲口房,每一天都在缓慢变化的芳村……
  • 车祸车祸方晓|小说方晓,31岁,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本职工作是嘉兴市中级法院的一名法官。已发表小说100万余字,散见于《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中国作家》、《江南》、《山花》、《百花洲》等期刊。
  • 纸刺刀纸刺刀徐大辉|小说与此同时,血腥年代的爱情夹杂着冰冷的雪花……,日军印制数十亿别国货币的“贝壳计划”被国际间谍获得,日军情报军官铃木信到三江。以开印务所做掩护,成立情报站。两大情报阵营展开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白骨筑起山中造币工厂;老爷庙中潜伏的特务;钱币秘密运出……富墨林的未婚妻被日军大佐强暴,共产国际中国情报组派遣富墨林到三江地区建立情报组,搜集该计划的情报
  • 猪倌朱勇猪倌朱勇无为|小说无为,原名赵亮。甘肃平凉人,定居广西北海。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周家情事》。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 爱情到处流传爱情到处流传付秀莹|小说“母亲”和“四婶子”围绕“父亲”有了一场较量,这场较量,表面不动声色,暗里波涛汹涌,这是一种太沉重的平和,作为悲哀的胜利者,“母亲”耗尽一生的力气。“父亲”的文化和“四婶子”的风姿是很协调的,是很靠谱的一种互相吸引。“母亲”“危”中不用费尽心思寻“机”,需要做的只是在游离着的爱情逼迫自己时告知:我们都是被绑缚的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母亲”和“四婶子”都是刚强,隐忍的,“母亲”继续苦心经营着这份爱情,“四婶子”用终生逃离的方式也在远远守卫着自己的爱情。
  • 茶花女饮酒歌茶花女饮酒歌刘浪|小说刘浪,生于70年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十五期高研班学员。若干诗歌、中短篇小说发表于《飞天》《文学界》《山花》《作品》等数十家期刊,多篇小说被《小说选刊》等报刊转载。
  • 灵泉寨灵泉寨宋学镰|小说这是一部倾注了太多心血与汗水的作品,凝聚了作家太多太多对家园、对故土的深情与厚爱。有雅士说,《灵泉寨》以浓淡相宜的水墨,为读者创绘出一轴富有民族气派的画卷——灵泉寨百年沧桑风情图;有雅士说,读《灵泉寨》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生活的那个时代和那个如今已不复存在的静谧的村庄;还有雅士说,《灵泉寨》这个书名,充满了灵气,非常鲜活,让人心生好奇。这是一个有些封闭却风景独好,且具有传奇色彩的寨子。《灵泉寨》描绘了一个足以让人心生向往的诗意“家园”,而又通过时代的发展、潮流的变化,向读者展开了一道道传统与现实的矛盾冲突,从而掀起了一场保卫自然家园乃至精神家园的战争。
  • 谁曾许我地久天长谁曾许我地久天长海汐|小说有人曾说,如果你一直不爱一个人,就不要忽然爱上他,否则当你爱上他,就是失去他的时候。恩雅遇上昀哲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宇枫。
  • 乾隆皇帝:风华初露乾隆皇帝:风华初露二月河|小说雍正死于非命,时年二十五岁的乾隆继位。他胸怀大志,要做超迈千古之帝,一心开创大清盛世。他坚持推行“以宽为政”的施政方略,革除前朝苛政。重视直臣能吏,简拔新秀,整顿吏治,对贪官污吏严加惩处。他励精图治,蠲免赋税,使民休养生息,并不断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派能吏赈灾济民,杜塞乱源。先后进军大小金川、西域和台湾,平息叛乱。让纪陶主修《四库全书》,以收束笼络天下士子之心。乾朝逐步走向生业滋繁的隆盛之世。但与此同时,地士兼并矛盾愈演愈烈,官场贪贿荒淫糜烂不堪,且边患不已,危机四伏,树大中空,加上晚年乾隆好大喜功,多有失政,又任用和珅等佞臣,黜退贤良,国势逐渐江河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