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驸马人选 第10章

“微臣惶恐。”蒋年没有想到女皇会这样评价他

蒋年轻轻地将奏折放下。如此近距离地打量她的容颜才发现脂粉掩盖下的眼底乌青。,当蒋年把整理好的一沓奏折抱到宁月昭的桌案前时,发现她竟然伏在案上睡着了

,“蒋大人!您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青池冲他笑笑

,看她不再说话。蒋年就继续写敕诏了

,“你这又是何苦呢。”今日她为何态度大转变?蒋年心中有了些许计较

,“少爷。”久久等不到回应,井茗直接开门进来了!不过房内的场景让他大吃一惊

”,“大人,公主殿下在休息。您别打扰她了

”,“蒋大人好大的架子,朱唇微翘。昨日说了今日要陪本宫看折子,宁月昭抬头看他,结果还要本宫派人去请才姗姗来迟

”,当他看到蒋年还在“睡觉”时,蒋家的家主蒋齐奚突然出现在了房门外:不由皱了眉头,就在这个时候,沉声道!“什么时辰了还赖在床上

”,磕了一个头,在女皇面前跪下!“臣,蒋年从椅子上起来,不胜欣喜

”,“殿下看折子看乏了。先去后殿歇息了

”,背脊却挺直的男子,女皇看了眼前这个虽然跪在地上:道。“好,朕就喜欢你这毫不作伪的性子。起来吧

,海晏河清。天下承平

,蒋年小心翼翼地将她打横抱起。朝后殿走去

”,“启禀公主。蒋大人到

”蒋年谦虚地说道,总是风趣洒脱。,微臣今日犯懒想多睡会儿,“陛下不知道。”人前的他,“微臣才疏学浅,顽劣不堪,哪能和先皇夫相比。还被家父一顿数落呢

”,又闭上了,蒋年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今日不是休沐么,听到父亲的声音,管那么严

”,“井茗,一个鲤鱼打挺地跳了起来。打水,听到父亲的话,蒋年原本淡漠的脸上染上一层笑意,我要梳洗更衣

,井茗发现从来都起得比鸡还早的四少爷。今天居然未时还未起身

,发现她今日虽然心情不错,“是。”蒋年仔细观察了一下女皇。既然女皇爱听故事,他讲就是了。气色却比之前要差上许多

,就是想试探她的反应。他果断选择了另一条路线。在知道她的意思后,他故作玩笑地表明心迹。昨日在听风茶楼,他心中十分不舒坦。只是,其实蒋年早就醒了,他只是在等待,等宁月昭的答案

,接下来两人不再有言语交流。但处理起奏折来却十分有默契

,握着宁月昭的一只手,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半跪在床前的踏脚上。眼神温柔地看着她,脸上是无限的深情

”,“蒋卿昨日的故事还未讲完。今日该继续了

”蒋年轻轻地道。说完他就回了前殿。,“这里就交给青池姑娘了

,蛾眉螓首,只见大红宫装的宁月昭正在批阅奏折。鬓边牡丹花簪垂下的珍珠流苏随着她的动作,待他踏入锦绣宫的大殿,在耳侧轻摆

”,“啪。”蒋年毫不留情地拍掉他的手,语气冷淡!“我没事

,脸色阴郁,蒋年靠着软枕半躺在榻上。眼睛盯着浅青色绣竹纹的帐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宁月昭气急?“你能认真点吗

,这场景!可真熟悉啊

,虽说今天不用去翰林院点卯,可是少爷说今日要进宫待诏。以弥补昨日带着公主出宫游玩而积累下来的折子

,次日。蒋府

”,蒋年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安御医

,在青池的引导下。蒋年将宁月昭抱到了后殿

”蒋年知道这是女皇亲信,哪敢真受她的礼。赶忙扶住了她。,“姑姑多礼了

”,而非男女之情。她定能看清谁才是她的良人。假以时日,这不过是多年相伴的依恋。但是朕以为,你能对她多一点耐心。朕希望,“安晨,阿昭自小和他一起长大,情分非比他人

,女皇找他绝不是听故事这么简单。蒋年预感有些事该发生了

”。“家父也是为了微臣好

”,几乎要发作了,宁月昭握紧了手中的狼毫笔?沉着声音,“你说什么

既然如今已经想好了招他做驸马,她今日见蒋年不来。她也不希望和他成为一对怨偶,至少也要相近如宾吧。,便知道他是有心拿乔

他轻而易举地就绕过青池的拦截,可蒋年是什么身手。进到了后殿,然而眼前的场景却让他脸上的笑意全无。,岂会被她拦住

,也是她的理想。早晨她向母皇请安时,母皇的心愿。女皇十分欣慰她能以大局为重,宁月昭被这八个字触动了,这是她的父君的抱负,明日便会召集阁臣商讨招驸马之事。已经把她的选择告诉了母皇

从今以后。他将能名正言顺地和她并肩而立了。,从昇龙殿出来,蒋年的心情非常之好

”,“陛下不是说臣肖似先皇夫吗。不要说八年,他勾了勾唇角?就是八十年,蒋年没有想到女皇会这么直接地道出宁月昭和安晨之事,臣也等得起

”,蒋年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我想和你一起守护大兴的江山。打造一场盛世,看海晏河清,“好吧,我其实是心怀天下,想要为国尽忠。当然更重要的是,天下承平

,情急之下。青池想要拦他

”,女皇轻轻一哂:毫不在意地道。“蒋阁老也未免太严厉了

,琢磨了一下,井茗挠了挠头!心想,少爷定是在欲擒故纵

”蒋年自然不会再说一遍。没想到她入戏还挺快的。,“没什么

”他是提了,蒋年闭上眼睛。可是她又没答应,他现在巴巴地跑去算什么。,“不急

”,蒋年缓缓跪下。“微臣参见公主

,今日的她薄施脂粉。更显容光动人

,“少爷?您昨天可是答应过公主今日要入宫呢。”井茗好心地提醒他

”,“蒋卿,朕属意你做阿昭的驸马?你可愿意

”,“好。有劳姑姑带路了

”。“奴婢见过蒋大人

”。“臣洗耳恭听

要知道,陛下得知您进宫了!您那天讲得故事,“蒋大人随奴婢去一趟昇龙殿吧,陛下一直惦念着下文呢。”,就遣奴婢来请人了

”,突然道,“你知道吗。”女皇静静地看着蒋年?“你跟承业,真的很像

,回到前殿的蒋年还没写几个字。在女皇跟前伺候的碧绦姑姑就来了

是以不用蒋年示意。她也知道这会儿该让公主好好睡上一觉。,恰巧奉茶进来的青池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宁月昭昨夜的心酸和不眠她是知道的

,停笔看了一眼蒋年,宁月昭批阅完一份折子。明明是才入翰林院的新人,他做这些事比前一日当值的老翰林要好上许多

,蒋年是读书人,周一壶的故事经过他的润色。再讲出来十分符合女皇的心意

,蒋齐奚在朝堂沉浮多年,看来事情有了变化。而且应该还是他所希望的变化。他眯了眯眼看着不慌不忙的儿子,心中有种预感,女皇的心思他怎会不知,但他也看出了公主的犹疑,现在公主主动来请人,蒋家的尊荣会在他身上更上一层楼

”宁月昭也不想和他多计较。今天叫他过来主要是做事的。,“你起来吧

他厉声道!“宫中来人了,蒋齐奚气得瞪大了双眼,公主宣你进宫。”,懂事了,一直以为这个孩子长大了:怎么一中了状元就故态复萌了

”,蒋年手上的动作一顿,唇边扬起一抹浅笑。“为你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再看看躺在床上熟睡的宁月昭。青池突然觉得这个蒋年似乎也不是太糟糕

”,我会尽我所能,“微臣向陛下保证。护她一世安好;对于大兴江山,蒋年站起身,也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更显容颜清俊,青衫如修竹。昂首信步间,这会儿的他,墨发用白玉冠束好,风采卓然

”,女皇欣慰地点了点头,“那么。朕就把女儿交给你了

,皇宫内。蒋年在内侍的引导下往锦绣宫走去

,他昨天也看出来了,将来的皇夫。少爷确实是真心喜欢公主的,外面都在传少爷会成为驸马,可是公主似乎不太领情

,蒋年没有理她。径直朝后殿走去

,“少爷,您怎么了?是不是病了。”井茗小心翼翼地走到床前?想要试一下他额头的温度

”:碧绦道?“公主殿下呢

”,试探道?“殿下,迟疑了一下:昨夜雷声挺大的,蒋年被她这略显娇嗔的语气震惊到了,您可是吓着了

,到了昇龙殿,女皇见到风姿特秀的他。笑呵呵地给他赐坐

”宁月昭突然叫住他?“你为何要考功名。”,“蒋年

”,目光慈爱,女皇点了点头。“朕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有些事也应该让你知道

”女皇目光有些迷离,眼前满是已经过世的夫君的模样,多了几分轻狂。”,“家世,“你的人生几乎是平步青云。你和他真的太像了。不曾经历过波折,倒是比他少了几分隐忍,相貌,才能

”蒋年起身。整理未批阅的奏折,起草敕诏。,如同前次那般,“谢公主

,“二少爷,您起来了吗。”井茗在房门口试探着问?却没有得到回应

前殿只有青池一人,蒋年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她见到他进来,然而回到锦绣宫的时候,面上还露出一丝古怪。,宫人们都被屏退了

不止不要丫头在房中上夜了,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上心。见了公主,自从少爷十四岁那年落水醒来之后,才开始有了笑容,也不喜欢下人近身服侍,穿衣梳洗都是自己来。直到他中了状元。,整个人就变了。性格中也少了先前的任性和傲慢,变得疏离而淡漠,开始积极地做某些事

同类热门
  • 王爷好神秘王爷好神秘漂亮的海妖|古言“贱人,他不是本王的子嗣,休拿他来污蔑本王。”宁王冷漠的道。“什么?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凌若若傻眼了“你心里清楚。荡妇!”他吐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天啊,儿子不是他的,会是谁的?她一定要找出孩子他爹。若是他敢做不敢当,哼,那他就死定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弃妃狠绝色弃妃狠绝色魅影小妖|古言凤舞,一身验尸,查案的本领,让不法分子闻风丧胆,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直到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世界,让人们知道原来她就是当时红极一时的老大,凌天凯的女儿,人称罗刹公主的凌凤舞。 为了报杀父之仇,她隐身警界,利用天狼,却在复仇成功之时,意外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大陆,附身在左相的大女儿,夜轻尘的身上,传言,左相的大女儿,琴棋书画,一窍不通,且性格暴戾狠辣,然而事实却是,夜轻尘只是个连婢女都敢欺负的可怜女孩。 然而天公作弄,原本钟情于左相小女的战王凰千夜却被下令娶左相的大女儿,一段美好的姻缘,因为夜轻尘,而两厢恼怒。 凰千夜:驰骋沙场的战王,为人冷血残酷,然而也有温柔的一面,只是那一面不是人人都可以看见。他憎恨他娶得女人,可是为什么那么多的优秀男子还围着那个女人转。 夜轻尘,我不管你是恶魔还是天使,你只要记住,你是我凰千夜的女人! 凰无夜:阴险腹黑的皇子,王位的继承人,他是合格的君王,他玩弄权术,他不屑感情,却被那个无意中走进自己目光中的人儿心动。 你是夜轻尘也好,是凌风也罢,我只知道,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跟我比肩的人。 冷寒幽:俊美邪肆的无花宫宫主,他冷酷,他残忍,他暴戾,他狠毒,然而这一切都因为那个轻轻告诉他她叫凌凤舞的女人而改变。 舞儿,天涯海角,黄泉碧落,我都愿意陪着你,可是你为何丢下我? 凰羽夜:温润如春雨的羽王,无意间邂逅了悲惨的女主,憎恨自己哥哥的残暴,一心的帮助女主,然而在一次次的接触中,失身失心,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他善良,还是他无耻,肖想哥哥的女人? 轻尘,你可知你就是那晃花了我眼的精灵。 凰七夜:典型的扮猪吃老虎,一个笑面虎,不知道的人,说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只有夜轻尘看透了他,时常对着他大吼大叫,呼来唤去。 女人,你欠我的债没有还,本王不准你死!死了,也得给我活过来! 本文感情应该不纠结,符合小妖一概的风格,雷厉风行,敢爱敢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女主是一个介于正义与邪恶,善良与狠毒,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人。 这一场爱与恨,情与仇之间的纠葛,到底走向何方,请耐心的跟小妖一起期待吧! 人物领养开始,要领养请给小妖留言、、嘿嘿、、、 凰七夜 领养者 墨曦颜 凌凤舞 领养者 tianzhiqing 凰羽夜 领养者 颜落儿 冷寒幽 领养者 betrice 凰无夜 领养者 妖娆月魔 凌凤轩 领养者 et88555d 小银 领养者 ojlyxm 凌皓天 领养者 clover1989 推荐好友的文文,大家支持一下: 帝王燕—江山策(墨曦颜)
  • 杯具俏丫鬟:腹黑少爷太惹人杯具俏丫鬟:腹黑少爷太惹人猫四月|古言她家少爷相貌一流,嘴巴九流,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喝喝茶,看看书,顺带骂骂她这个可怜小丫鬟。 可怜她领人俸禄,受人管辖,有气也只敢在心里骂。 可是啊,有一天,少爷竟然不骂她了,只拿又气又无可奈何的眼神看她…… 少爷啊,您该不会由气生爱,看上奴婢了吧?
  • 淡定小娘子:王后的悠闲生活淡定小娘子:王后的悠闲生活雪衣莲心|古言【女主成长史/情有独钟/浪漫温馨】 苍茫岛上,他对她说:“我永远不会阻挡你,我只会在你身后守护你。” 漫天飞雪中,他站在皇城之巅,对着璀璨的烟火,许下他生平第一个新年愿望:“我只希望我身边的这个小女孩儿,可以永远平安快乐。” 他斜睨苍天,傲然道:“神的旨意?神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所有人的命运都要由他主宰?丢丢的宿命,由我来定。” 一见封心,天上地下无路可逃。 纵横四海,何如与你相守人间。
  • 娘子,相公hold不住娘子,相公hold不住幻樱雪馨|古言“老师,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如果睡在了一起,会怀孕吗?”一个五六岁左右,粉嫩可爱的,扎着两个羊角小辫的女孩子,胖乎乎的小手高高的举起来,软软嫩嫩的声音问道。 嘴角抽了抽,扯开一抹僵硬的笑容来:“这个……有可能……”汗死,这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问的问题吗?夏虫虫无语。 女孩若有所思的坐下,半晌,又举起手来,再次问道:“如果是夏虫虫老师和林老师睡觉的话,会怀孕吗?” “噗。”夏虫虫差……
  • 再婚皇后(完)+番外再婚皇后(完)+番外留情知心姐姐|古言王娡说起这个名字可是大有来头,那可是汉武帝刘彻生母的名字,这个女人那可是古代麻雀变凤凰的翻版,而历史的对这个女人的评价那是众说纷纭,不过这个女人还真是非同一般,她在入宫之前不但是有夫之妇,而且身为人母,可是她却单凭一个术士的信口雌黄就毅然决然的抛夫弃女,混成秀女送选,幸运入了皇太子刘启的宫中。 王娡虽然是有夫之妇的二手货,但是却凭借绝世的容颜,过人的心机、无人能及的运气,加之又通晓男女之事,惹的皇太子色魔缠绕情意绵绵,宠爱有加,频频临辛最终使其在生出三女之后,又得一子,那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汉武大帝,最终她母凭子贵成了汉景帝的第二个皇后。 穿越古今, 扭转乾坤。 再婚女子, 独领风骚。 未央深宫, 千古一后。 Q群:23437887 此书的王皇后却是一个现代大大学生,且看她如何运用千年的智慧与宫里宫外的古人斗法。
  • 绝色倾城:佣兵倾覆天下绝色倾城:佣兵倾覆天下浅浅薇|古言她残忍嗜血,冰冷无情,在世人眼里她便是魔,他淡漠无情,如常年冰封的雪山,世人在他眼里不过尘粒。他对她说:“你在,天下无恙,你不在,我便血洗天下,为你陪葬。”她笑:“世人生死与我何干,我只愿与你相望江湖。”那缠绕的发丝,似理不清的结。他与他站在雪山之巅,笑看,乱世繁华。【沂羽谷原创社团出品】(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嚣张皇后:你的地盘我作主嚣张皇后:你的地盘我作主倾城凤儿|古言【本故事纯属虚构,如狗血,表拍我】她是一个爱钱爱到痴迷的姑娘,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很多很多的钱钱,可是她却遇上了史上最狗血的穿越!穿越了又怎样,她的老公是皇上又怎样,她偏要在他的地盘撒野翻天,他的地盘,她作主! “主子,您在干什么?”小怜一进来就看到程素素趴在桌子上,不知在数着什么,嘴里还念念有词。 “数钱。”程素素丢给小怜两个字。 …… “爱妃,你在干什么?” 程素素心里暗叫了声‘糟糕’,然后转过身,笑嘻嘻的看着凌安泽,将刚放回腰间的那枚铜钱拿出来,朝凌安泽晃了晃,“呵呵,拣钱呢。” …… “这里,可是朕的地盘,有什么不敢的?”凌安泽挑挑眉,似似非笑的看着程素素。 “你的地盘?哼,你的地盘又怎样,告诉你,现在开始,你凌安泽的地盘,我程素素作主!”程素素抬起下巴,嚣张的告诉凌安泽,现在开始,这里是她程素素说了算。
  • 美人有毒美人有毒指间笑|古言水无双从大学一毕业就开始从事导游这个行业,虽然近两年的经历不敢说资深,但是就沂蒙山区这一带的风景,她能倒背如流地说出来。 “蒙山,素有七十二峰、三十六洞、七十古刹之说……又被誉为天然氧吧……”这是她今年开春以来所接的第二十四个团队,现在正是游游旺季,她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过休息天了,每天接团上山,导游讲解,下山送客,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可是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听到游客们对着窗外的……
  • 帝王爱:腹黑妃子斗后宫帝王爱:腹黑妃子斗后宫心凝|古言她,是步入后宫的女子,也是深陷阴谋的宠妃。她只想做一个无忧的女子,却逼不得已,一步一步走到双手沾满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