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曲水流觞(2)

她佩服小江如何能做到这么一摆衣裾,随意入座,上衣下裳却没有丝毫紊乱。向他投去赞赏目光,而他似乎也接收到了,对其遥遥举杯。她先前便想尝尝这西凉最善酿酒之地——青川的扛鼎之作——桃花酿是何美味,此番小江盛意难违,她便也却之不恭,痛快饮下了杯中物

夜大爷浅笑摇头,道:“不必。”便提起桌案上的小狼毫,泼墨挥毫

须臾,夜大爷潇洒落笔,利落将宣纸一抖,交付卿君手中。“阿卿过目。”

继而入座,卿君混迹人群中不着痕迹散去,一眼便寻见了光彩夺目的夜无俦,朝他所入座的位子行去。待坐稳当了,便瞧见,好巧不巧,清溪对面正端坐着小江。既然望向他了,再扭捏闪躲也不似她平日做派,便也只得坦然相对

“果真有孕了?”“事主自己已一概承下了,还能有假不成?”

“瞧着二公子面色和润,估摸着对这萧二小姐未必着紧。萧二小姐虽倾国倾城,但天涯何处无芳草?”

放下酒觞的刹那,她望向小江点头浅笑的余光中,瞥见了某人几可乱真的浓浓醋意

“不分彼此!?”

“小声点儿,仔细了二公子!”

也顾不得气节了,只得求助夜无俦。虽然传说他“腹内原来草莽”,可是即便草莽,也好歹古人一枚,左右要比她的字见得了人。清浅莞尔,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你若见死不救,我便失足流产。若想救你儿子,速速撰写此诗呈上来!”

在夜大爷一副事不关己的目光中,她悠悠启齿,淡然念道:“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因为是背诵,卿君并不需要十分投入的斟词酌句,所以有现下观赏观赏夜大爷面上的风光。对于他的反应,自己还是着紧的

那青年得之开始谄媚奉承:“世人常道,七王爷的楷书,堪称西凉楷模!鄙人何幸,今日竟得七王爷赐墨!”一众人纷纷附和道贺他三生有幸,得此墨宝,是当珍藏,世代相传云云。喂喂喂,你们好像忽略了本小姐的旷世奇文!千古名句!喧宾夺主了哈

卿君瞪大了双眼,吃惊看他如行云流水般,不必卿君提点一字,他便过“耳”不忘的将方才一篇艰深的骈文书写了出来。卿君感叹,金庸笔下黄蓉她妈那样的人物,果真存在啊

随后,清溪中的酒觞先后在几位土豪面前流连,对于他们来说喝酒显然要比吟诗要简单快乐的多。几位倒也齐心,一杯接一杯,对着卿君举杯相邀。正好方才浅尝则止,还没细品,卿君便乐得一概来者不拒

只言片语,随着清风徐来飘散入小江耳中,他嘴边笑意未减一分亦未增一毫

吟诗可以投机取巧,这书法功夫可丝毫作假不得!自己仅仅只会握个毛笔而已,撰写?别开玩笑了。可方才人家一口一个“才女”的盛名高帽子不断抛过来,她骑虎难下

当吟到“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这一千古名句时候,众人皆屏息惊艳了!卿君暗爽,既然惊艳了上下五千年的史册,拿下你们这群土豪屌丝,自是不在话下

卿君一时有种小虾米掩盖在大神光环下而渐渐被忽视的惆怅。转脸望了眼饱受赞誉的夜无俦,正波澜不惊的饮酒,仿佛,那些褒赞都是浮云。卿君现下越发佩服此人了,觉着自己这虚荣的性子着实可耻。而自己的心上人,他那般高洁的端坐身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众人哗然

“萧二小姐才情不凡,可否将此文撰写下来,供鄙人瞻仰学习一二?”座位中一文艺青年提出了一无理要求。随即便得到一众所有人应声附和

她看见夜无俦渐渐的不再等闲视之了。同旁人一般,面上渐渐浮现了惊艳的神色。于是乎,卿君愈发得意,背诵得也愈发酣畅淋漓。虽说万恶的应试教育,倒也解了姐姐的燃眉之急,甚好,甚好

夜无俦果真被她唬住了,向那位索要诗篇的青年道:“本王的书作,可还入得了阁下的法眼?”

在所有人如瞻仰大神般的艳羡目光中,卿君得意得斜眼瞧着夜无俦。嘴角咧的快到了耳根,终于在他面前有了回正面形象

卿君在心底狠狠鄙视了小夜一番,草莽便罢,还如此嚣张?转眼却见那青年双眸含泪,连连鸡冻点头。这差事算是成功转移到小夜身上。卿君松了口气,对夜无俦道:“我现在慢点儿再复述一遍给你听啊。风烟俱……”

卿君咧开的大嘴僵在面上,夸下的海口,这可如何收场

此时的卿君正如高考时被考卷逼迫奴役的莘莘学子一般,焦灼之中,忽而灵光一现——她从那个文明现代社会中带来的内存之中也并非一篇骈文也没有的。《与朱元思书》便是自己当年倒背如流的考试重点啊

“王爷今日来者是客,务必尽兴!筹措事宜,不劳烦心。”江浸月一副以主人自居的高姿态,字字句句,微言大义。小江,youwin

许是夜大爷怕这位不胜酒力的大小姐到时候不便控制,便出手相拦,终于祭出了他的大杀器

“委实抱歉,阿卿身怀有孕只怡浅酌,但诸位盛情难却,我同阿卿不分彼此,美酒佳酿不忍辜负,便由我代劳吧。”

卿君接过宣纸,又吃惊了一回。这字,用笔刚劲峻拔,笔画方润整齐,结体开朗爽健,外柔内刚,沉厚安详。这样的字,何止是见得了人?简直堪比软笔书法字帖

酒觞随波流转,在卿君面前停驻。这下她可囧了。唐诗三百首她倒是熟,可这西凉热衷的是类似骈文的风格。辞藻华丽的赋比兴,可不是区区一介现代人轻易可拿捏得起来的。这喝酒吧,不成。夜无俦那厮方才已阻拦过了,再喝不明摆着砸他场子么?可是,这吟诗……刚刚谁叫自己笑话人家“土豪哥”来着?自己不仅和人家一样胸无点墨,还不及人家财雄势粗

只见夜大爷一副幸灾乐祸模样。自己方才形容自己“相当识字”时候的慷慨陈词仿佛言犹在耳

同类热门
  • 逆天风华:嚣张五小姐逆天风华:嚣张五小姐浅铃一|古言叶风穿越到一个北将军府无用五小姐的身上! 她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画了一张别开生面的画,和大姐姐叶莲争了个高下,胜是胜了,却不料,赢回来的却是一纸赐婚! 好吧,叶风不想被赐婚,她只想要银子和本事。于是,闯江湖,收美男,将异世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相府嫡王妃相府嫡王妃玉若水|古言本文一对一,男主腹黑,女主狡诈,宠文 云紫菀一直在想着她这些年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怎么在她身上总是发生这么多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 她原是相府嫡女,却在八岁那年,被亲爹赶出家门,娘亲惨死,无奈之下,卖身青楼。 他是穆王府低调冷酷的世子,弱冠多年未曾娶妻。 * 再次重现,她风华万千,一舞惊现世人,恍若惊鸿,一张笑脸,倾国倾城。 再次重现,诺大相府,看她云紫菀如何扭转乾坤,叱咤故人! * 一代相府嫡女错落青楼,却逆风而生,光芒回归! 精彩片段 良久,莫少看着在她怀里昏昏欲睡的紫菀,轻声问道:“紫菀,你喜欢我是吗?” 紫菀在他怀里使劲的点了点头,却听见莫少又问道:“那你喜欢我哪里呢?” 紫菀思索良久,从莫少的怀里挣扎出来,一本正经的看着莫少,很严肃的说道:“你长得很漂亮。”歪着头想了一下,又道:“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漂亮。” 莫少:“······” 良久,紫菀又道:“还有,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靠在你怀里让我觉得很安心。” 莫少听到这话,心里终于好过了一点。转眼却又不禁感叹,果然是小孩子,长得好看,味道好闻就喜欢。莫少扬了扬眉,又问道:“那要是以后有一个长得更漂亮的,味道更好闻的男子,你会不会也喜欢他呢?” 紫菀:“不会,他肯定没你温柔。” 莫少:“那要是他比我温柔呢?” 紫菀:“也不会,他肯定没你对我好。” 莫少:“那要是他也对你很好呢?” 紫菀反问:“有这样的人吗?” 莫少:“······” 莫少忍不住眉眼含笑,看着紫菀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却还是又问道:“那要是我把你卖了怎么办?” 紫菀委屈的眨了眨眼,道:“那能把我卖给一个好看一点的吗?” 莫少:“······” 良久,莫少又道:“那我还是不卖你好了。” 紫菀高兴道:“为什么?” 莫少看了看紫菀,理所当然的说道:“因为不值钱。” 紫菀:“······”
  • 狂君惹娇妻狂君惹娇妻夏依|古言她,原是抱着终生不嫁的念头,结果,还是被人强掠拜了天地 意与“冲喜”无二致,她的丈夫会娶了她,原因是帮他改运 她的胡说八道,倒是真的助上他三分,只不过,过程虽然很重要,更重要的却是结果 事实证明,娶她不能达到他的目的 【娘,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走,一直走?】三岁的小娃娃小小的脑袋瓜里,藏着浓浓的不解 【娘要带你去看遍天下美景啊】 【可是宝宝好想住在外婆家里,那里很美很美啊,宝宝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走——】会累哦! 【……】当然不行啊,他们母子可不是真的在游山玩水,是在逃命哎。 不巧的是,追他们的正是宝宝的爹! 那个完全不顾他人意愿,一直来招惹她的男人——独孤苍啸 ◆◇◆◇◆◇◆◇◆◇◆◇◆◇◆◇◆◇◆◇◆◇◆◇◆◇◆◇◆◇ 某依作品:《后娘嫁到》: 《美厨前妻》: 《总裁的前妻》: 《残夫惹娇妻》: 《极恶夫君》:
  • 逃家皇后逃家皇后昔尘飖|古言她给了他一世的温暖,他却要将她打入地狱,让她饱受摧残,他是不是很残忍?可是这一切只因他爱她,爱的无可救药,爱的只要她有一丝分心,他便嫉妒,无可救药的嫉妒,哪怕没有对象!她心碎,眼泪想要放肆的流下,却强忍了起来。她声音有些颤抖的说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不要让我知道--你不爱我,这样我可以一直活在我的梦里。
  • 邪王诱爱:狂傲爱妃不好惹邪王诱爱:狂傲爱妃不好惹北月流沙|古言前世棋子、今生祭品,她的价值难道就只有这些? 世人皆知她懒笨凶馋,却有几人猜到她笑里藏刀? 唯有他慧眼识珠、死缠烂打。 娘子~为夫可是你名正言顺的童养婿,你得负责养我! 堂堂圣君还需要她养?骗鬼呢!腿长在她身上,惹不起她还躲得起! 胡说:主人,前有十万大军伏击,后有三万魔兽拦截; 胡闹:主人,左右两翼各由他昔日的情敌把守,据说是来凑热闹的; 胡扯:主人,要不您就缴械投降吧,说不定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 侧妃“避”宠侧妃“避”宠小楼飞花|古言柳红雨,十六岁为替父亲铺路,一纸婚约嫁进镇南王府,从此,柳父官途平步上青云! 五年后,她这颗棋子作废,失去了价值,她的夫君恋上新欢,一计“红杏出墙”将她从正妃贬为低贱的小妾,从此,天坍了,她寻死觅活,只为得到夫君一眼垂怜,却、、葬了自己的小命! 她是跨国集团执行女总裁,九岁起,斗死老爸的一奶,二奶,二十岁把家族生意经营的风声水起,二十八岁,践踏所有阴谋者的自尊,成为亚州执行董事! 但,天有不测风云,色性不改惨遭腹黑男算计,穿到陌生的古代,灵魂附身在这个窝囊废王妃的身上! 面对层层危机,陷害,她含眸冷笑,亲自证明了何为最毒妇人心! 精彩片段: 夫君大喜,她一门心思害人,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将这帮尖酸苛薄女一窝端,却被夫君一纸休书踢回娘家! 柳府水深,两位妹妹冷嘲热讽,她连环毒计,反间情深姐妹,一脚踹! 当局朝政风云变,三王府中斗群妾,她勾勾手指,放马来! 当所有美人都争相上位,她却偏偏玩着“避宠”游戏! 美男个个腹黑狡诈,却最终败在她的杨柳裙下! 精彩片段: 镇南王府,她精心制造一场天火,毁了那冰冷的小院,从他的手中领了一纸休书扬长而去! 再见,她双眸灿如星辰,一紫紫深冷艳性感,震惊了他的心房,伸手想再抓住她,她却已作他人妻! 皇家竞技场,他无情的将她推了出去,寒眸冷笑:“比赛最刺激的地方,在于筹码,雨儿最爱惊险刺激,不如,就请她来做我方代表!” 她被蒙了双眸,捆了双手,吊在寒风冷例中,给这帮皇亲贵候当玩偶!充当人肉箭把! 一只铁箭插在她的珠钗上,乱了她的发! 一只木箭偏了手,钉了她的衣裳! 一只木箭擦过她秀美的,划出一窜艳丽的血珠! 一人先择放弃! 正牌夫君凌九凤冷漠的扣住她的下额,扬言:“给你一年的时间,若还不爱上本王,本王便强要了你,再将你送进青楼,受万人骑压!” 她勾唇得意的笑:“一年之内,王爷若谴散王府所有的女人,专心一意的宠爱我,我没有理由不爱上你!” 前夫凌锦轩含着残酷的笑:“不用尽手段逼着他休了你,本王就没有机会再得到你了,你放心,他休了你,我一定会再娶你!” 她不屑的鄙视:“我一直觉得我柳红雨是最可怜的人,想不到,王爷比我还可怜,丢弃最珍贵的东西,想再捡回去,代价就大了!除非,你凌迟了你府上那个恶女人,再来与我谈情说爱吧!” 孤傲如梅墨琅月:“你接二连三的玩弄我的感情,也该给我一个交待了,还是,你打算就这样与我玩一辈子?” “本小姐就喜欢若既若离,玩一辈子的暧昧,你若不奉陪,那我们就不玩了,只是,拜托你看我的眼睛不要那么深情,我会误会你已经爱上我了!”柳红雨无情无意的挑眉! “从来只当你是恶女人,却不知道你坏的如此美丽,让我这个不该有奢望的人,也对你多上了两份心,只是,怎么办?我没有二哥的权,没有三哥的势,我有什么资格得到你?”凌昭扬高不可一世的脸上终于染了情愫! “既没有资格,你跟我表白什么?你明知道我这么坏,就不怕我让世人嘲笑你?”她慵懒的如猫儿,眨着凤眸对他冷冷讥嘲! 推好友文文: 妖娆小桃精彩现代文,〈重生一豪门傻千金〉 纤小小精彩宠文:《庶女十三妾》 痕儿的火红宠文:《“伪善”下堂妻》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王爷伤神:娶个侧妃不争宠!》
  • 下堂王妃太狠辣下堂王妃太狠辣笑寒烟|古言南宫无双:我的命运我做主,我命由我不由天。未来王妃,贬身为奴,南宫无双,且看二十一世纪第一杀手,将如何翻手为云,而死于非命。白钧奕:小双儿,家族被炒,爱上你,只需一眼,因被爱人背叛,仅那一秒钟,就注定了我这一生,将为你而活,遇佛弑佛。被人陷害,风雨同舟,我将与你,一个娇弱任人欺压的千金小姐,生死不弃,至死不渝。当她再一次睁眼后,覆手为雨,在古代异世,宛如地狱而来的煞神,改变自身命运。黑焰月:南宫无双,她,本王对你的爱,天荒地老,遇神杀神,无怨无悔,无论你的身份是什么,二十一世纪第一杀手,我的王妃,只能是你,摇身一变,南宫无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世女佣兵:庶女太狂傲倾世女佣兵:庶女太狂傲叶惠子|古言她即使特工,又是雇佣兵。 她是唯一一个隐退特工组,又不被特工人员所击毙的特工。 她拥有绝世容颜,却不喜露出真正地脸,喜欢用平凡遮盖她的一切。但是她有时却猖狂的犹如天神。 一次偶然,身体分裂的另一个灵魂是福还是祸? 一起关注绝尘的穿越人生。 【蓬莱岛原创社团出品】
  • 王的绝世宠后王的绝世宠后韶华梦|古言梦的读者群,新的哦,72792057(桔子皮的味道)欢迎亲们前来活跃气氛哦。 那一夜,她被卖入妓院烙上妓印 那一天,她被买下训练三载 那一年,她将心托付却被当作礼物送出 她是谁-- “穿上衣服,你不必为我暖床!”苏寻玩味的看着她,一袭黑衣,头发轻轻一束,浓眉间带着一丝笑意 “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妹妹,你首先是我的女人。”雪千夜灼热的眸子透着些许疲惫,一年多的寻找让他几乎发狂。 宫闱深处,权谋计量 她回眸浅然一笑,右肩上的胎记形如蝉,艳如血。 红颜一笑江山飘摇 挑起葱葱玉指,她的声音如烟飘渺,我是--血蝉! 梦新文出炉,大家多多支持哦, <爷,妾是杀手> 隆重推荐好友的文:<一个妈妈三个爹>,超级搞笑的文风,诙谐的语言,精彩的情节,绝纱的故事.保证点开就不想再关掉的文.梦梦人格担保.
  • 太子殿下:独宠冷妃太子殿下:独宠冷妃瑾陌阡宸|古言有些人,注定相遇,即便跨越时空,亦是会相遇相知相爱。 一场期待已久的婚礼破灭,王者倾心之爱恋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者如她,毁于情之一字,断情涯下芳魂逝。 再次睁眼,跨越时空降临异世! 斗贵妃,斗渣男贱女,斗得不亦乐乎,却遇见了他,动心动情只为他。 霸气妖孽如他,不动情则已,一动情便是美人如斯,只娶她一人,纵宠一世。 精彩片段: 【相遇相斗篇】 浴室内,女子闭目仰躺在浴桶中,水面上浮满的玫瑰花瓣遮住了她纤痩却又凹凸有致的身材。 某妖孽木有想到,随便找个藏身的地方,都能碰到如此香艳的场景,即便是入他这般的人物,已是忍不住一个呼吸沉重。 “叮叮”银针入木三分,某妖孽自角落缓步出来,面色铁青。 “女人,你好大的胆子!” 妖孽惑人的容颜狭长丹凤眼喷火,从未有人敢对他这般无理! 如琉璃般的双眸划过嗜血,通身冷气外放至零下负N摄氏度,周围的空气似乎一瞬间便凝结成片片冰霜“贼喊捉贼,原是这么回事~” 话语中满含讽刺意味,某妖孽妖媚凤眼染上杀意,突然,妖孽面容勾起惑人弧度,摄人心魂。 某女只觉鼻头鼻血上涌,靠,一个大男人长这么美,让她们女人肿么活啊? “女人,你好得很,爷会让你日后的日子很好过。”话落,人影便不见了,可见武功之高。 某女火大抓狂,却只能在浴桶眼睁睁看着某妖孽飞远的黑点。 【妖孽吃醋篇】 酒楼雅间,某女与某谪仙美男相会,气氛温和而美好。 “小陌陌,多吃一点,你太瘦了。”温润优雅的声线响起,纤细修长的手执起筷子夹着鱼肉送到某女嘴边,某女理所当然的微微张开美艳红唇迎接食物到来。 “砰”的一声雅间的门报废碎裂开来,某妖孽紧绷着惑人美颜,脸色黑如墨汁的出现在门口。 “轩辕清陌,你竟然敢跟别人出来幽会,活腻歪啦?” 这该死的女人,他不过是有点事离开一会儿,一转眼就跑出来跟别的男人相会了。 看着眼前你侬我侬的喂食画面,某妖孽火大,狭长魅惑的丹凤眼如火山喷发般。 “爷告诉你,这个女人是有主的,爷的女人,你若再敢背着爷的面勾搭爷的女人,就如此筷。” 满含杀意看了某谪仙美男一眼,提着某女就走。 某谪仙美男勾唇轻笑看着碎裂得渣都不剩的,夹菜给某女吃的筷子,这男人真是小气。 呆愣中某女此刻才反应过来,她正被某妖孽提在手上,双眸喷火扭头看向某妖孽,“尼玛,老娘出来干嘛关你鸟事......。” 某妖孽突然停下正脸看着她,魅颜黑如浓稠墨汁,双目幽深如波浪看不到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华。 某女顿住,直觉不好,扭头使劲挣脱某妖孽的爪子......。 “再动,爷就在这里办了你!” 某女闻言,视线触及全酒楼客人的眼光,黑着脸,不敢再妄动。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本文一对一,女强男更强,男女主身心俱净。新人新文,欢迎跳坑,多多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