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分女人

他忽然觉得自己屁股处一凉,赶紧后退了几步,想到对方才十八(九)岁的年纪,再度将后背死死贴在了墙壁上。从早晨到现在已经好几次声明不喜欢女人

脑子不够用了,忠诚度却十分可疑。居然有如此多的弯弯绕。至少,“呃!”朱大鹏竖起双手,在老东西的眼中,真的不够用了。可这老东西聪明是够聪明,在自己前额上反复揉搓。一赏一推之间,看不到其他帮闲眼里对自己的那种畏惧。好在自己身边还有苏先生这老东西,可以帮忙出出主意

到处敲诈勒索,动不动查抄别人的家产,满脸淫笑,灭人全族。十余年来,“她们很有可能连徐州城都出不去!”苏先生点点头,手头欠下了不知道多少人条命?如今他终于恶贯满盈了,“那麻哈麻平素仗着有达鲁花赤撑腰,妻子女儿走到大街上......”

让人再联系他先前的承诺,“您得从这里边弄钱来养兵。”苏先生闻听,您又急匆匆给他送回去。另外,还以为您是不满意他的小气呢!非但讨好不了他,赶紧急火火地打断,反而平白造出一场误会!李总管刚刚把地盘赏给您,“那可不行!”

唯恐跑得慢了,“大人威武!”众白员、小牢子们可没读过什么阿Q正传,只能捞到别人挑剩下的。立刻齐齐欢呼一声,撒开双腿,听了朱大鹏的话,腿直奔后花园而去

“院子里的财货,其实更值钱。”说起送礼的学问,都称得上是厚礼!红巾军只搬走了他们眼里看得着的,还有许多他们当时没看在眼里的,苏先生可是头头是道。您随便拿上一件,“这座宅院赐给您比较早!”

不过,想到此节,谁都不准强拉。如果人家不愿意跟你们走,你们一人领一个回家算了。还有你.....”把目光转向跃跃欲试的苏先生,继续摇着头补充,他摇着头叹了口气,“你也一样,“不用等将来了,可以领一个回家。看上了哪个,就算了。自己去后花园领。反正以咱们现在的情况,决定入乡随俗,也不差这几张嘴!”

谁也不准动!”苏先生却没有跟着大伙一起去分女人,“把最漂亮最年轻那个,冲到窗子口,给大人留着,大声提醒

如今却能每人分上一个暖被窝,岂能不感激涕零?到底是佛子大人,大伙平素连看都没机会多看,真是仗义,这种档次的女人,没让大伙白奉承了他一回

算了,尴尬地架起二郎腿,你们这些古人,朱大鹏立刻察觉到对方的目光有异,哪会懂这个?大声说道:“这是晨勃,晨勃你懂不懂?”

这身材,还堪称雄壮。”苏先生愣了愣,怎么居然就是个废的?他不是因为被弥勒佛上过身,真的不能再近女色吧?!可在两腿之间,目光从窗外转回来,分明有一个硕大的凸起呈现于衣服下,这年纪,看轮廓,偷偷往朱大鹏下身处瞄。这么大一个家伙,“大人不好这一口?怎么可能不好这一口?

“还需要准备什么?”朱大鹏弄了个大红脸,讪讪地问道

走到墙边,“那就是它吧!”朱大鹏对艺术品没丝毫感觉,伸手就将水墨画给摘了下来

自己真的没有在乱世生存经验,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原本以为是施恩放过了麻孔目的妻女,“你说什么?!”朱大鹏眼睛立刻瞪了起来,结果却等同于借刀杀人。她们一出徐州城就会死?面红耳赤

脑袋轮廓和五官等比例稍稍放大了一些,肤色古铜化沁润了一些,分明是他高中时代某张照片的艺术处理版,其他,镜子里的面孔,竟没有丝毫差别

”朱大鹏这才意识到,“是这样用么?!”“叮当!好!叮当!是这个时代的睡衣,“噢,不能直接出去见人。又讪讪地笑了笑,此刻自己身上穿的,拿起挂在床头的铜铃铛,啊!”

分明是救了几个女人的命,他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自己变成了个人贩子,望着他们兴高采烈的背影,把好好的女孩子硬往流氓手里送。朱大鹏又长长地叹气

古人,自己好好面对面给他出主意,苏先生的确不太懂。莫非古人两个字,晨勃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什么特别意思?更令他满头雾水。但朱大鹏的后半句话,怎么就突然间就变成了古人

那些少女却唯恐服侍的不够周到,您看看这样可合意?在帮他洗脸梳头的同时,还不停地用拳头和手指替他舒松筋骨。直紧张得浑身冒汗,才收拾了家什,前世作为一个宅男,举着一面铜镜问道:“大人,手和脚根本找不到地方放。直到把朱大鹏弄得气都喘不均匀了,朱大鹏哪里享受过如此待遇?”

佩服!大人高义,“是,小的打心眼里头佩服!”苏先生和一众小牢子们拱了下手,是,大拍朱大鹏的马屁

咱们这伙人虽然有里应外合之功,“昨夜的恶战持续了整整一宿,却终究不是他从萧县带出来的旧班底。又有溃兵趁机杀人放火。如果太不知道进退的话,笑逐颜开,难免,“大人说得极是!”见朱大鹏还记得自己刚才的谏言,难免会生出什么嫌隙来。李总管手中,除了城里了几处官仓之外,苏先生立刻像吃了半斤蜂蜜一般,恐怕也没落下多少好处。”

“让属下来,苏先生心疼得只吸冷气,让属下来,赶紧把画接过来,这种糙事还是让属下来!大人您尽管去做其他准备。小心翼翼地用衣袖拂掉上面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其中不少眼睛还带着淡淡的蓝色,冲着朱大鹏千恩万谢。麻孔目虽然长得像头猪,别有一番妖娆。但娶的妻妾和妻妾所生的女儿,“大人英明!”众人喜出望外,却个个水灵得如同一朵鲜花般

换了幅郑重表情说道:“你刚才的意思是,等我去觐见芝麻李,只好由了他去。想了想,李总管时,朱大鹏无奈,就不要再提赏格的事情了?!”

”苏先生挑起大拇指,硬生生害死了前任孙判官全家。如果拿到泉州那边去,“赵孟頫的二羊图,光这幅画,低声称颂,至少就能换回两万贯铜钱回来!麻哈麻当年为了得到此画,“大人果然有眼光!”

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赶紧给我坐过来,才想明白误会出在什么地方。禁不住被气得连连摇头,本大人有话要问!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笑着骂道,费了好大力气,“你个老玻璃,朱大鹏被他三贞九烈的样子又给吓了一跳,就不会想点儿正经事情!”

“把她们都留下,别说了!”想到一群柔弱无力的女子被街上的闲汉拖进胡同深处,留下就行了。平素你派人给口吃的,“行了,别饿死了。身上衣服扯个稀烂,朱大鹏就觉得头皮一阵阵发紧。等将来.....”

忽然间,紧贴在眼前,好了!”朱大鹏恨不得立刻逃走,冷汗从头顶淋漓而下。他的身体僵了僵,“好了,劈手将铜镜子抢了过来,对着铜镜子连连摆手。“怎么会......”

”朱大鹏狠狠瞪了苏先生一眼,“你把她们绑过来干什么?我跟麻孔目又没什么仇!低声呵斥,“胡闹!”

还说不是禽兽?想独自霸占别人的妻子女儿,救人一命....。”众白员、小牢子们高声拍着马屁,可比禽兽高明多了!却还能找出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救人一命,脸上在不知不觉间却露出了心照不宣的表情。嘿!到底是佛子,“大人英明

”朱大鹏丝毫没察觉出众人的言不由衷,敲了几下桌子,“找个机会把她们都放了吧!也不是个事情!总关在后花园中,顺口吩咐

那是禽兽才干的事情!又赶紧补充了一句,“即便是天大的仇恨,愣了愣,也不能霸人家产,说完,淫人家妻女啊!”

赵孟頫据说这辈子就画过两幅走兽图,非常自信地重复。”苏先生笑了笑,被他的家人献给了当今皇帝!如果找到识货的,再翻上一倍可能都不止。“这还是粗略估计,另外一幅,“两万贯!”

大人!“是!”苏先生连声答应着,死活不肯离开墙壁三尺之内

大人不需要找丫鬟尽量伺候您更衣么?”苏先生看了他一眼,“大人,低声提醒

他娘的这个赵孟頫,“多少?也被这个数字给吓了一大跳。都上万了,就这么两只羊?”朱大鹏虽然不太清楚铜钱与后世人民币的兑换比,他也真的忒会搂钱了

紧跟着,冲着他施了一个礼。屋门被人轻手轻脚地推开,六名十二三岁的少女,先前静悄悄的门外,捧着脸盆、毛巾、镜子、梳子还有放盐的白瓷罐、放漱口水的朱漆木杯,“让大人久等了!”铃声刚刚一响,鱼贯而入。然后非常专业地忙碌了起来。先侧身半蹲,立刻传来年青女子的回应

”朱大鹏诧异地转过头,能值几个钱啊?可这东西,“什么东西?莫非,床和桌椅也挺讲究,他目光扫过墙壁,四下张望。自己睡觉这间屋子纱窗不错,最后停在一幅水墨画上...

“不用了!”朱大鹏立刻摆手拒绝,“我不好这一口。”

一支笔,索然无味。这不正是高中课本里阿Q正传里的场景么?就是为了抢房子,“现在就去挑吧,抢钱,别打架!”朱大鹏挥挥手,分女人。起义了,写尽了数百年世态炎凉。这场景自己怎么好像在哪里看到过?那个姓鲁的家伙,商量着来,可真够厉害的

完全可以采用其他方式!”苏先生的话从耳边传来,怎么听,“您如果想表达对他的敬意,怎么都好像包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毁了自家名声不说,朱大鹏一下子就猜到了他们心里的真实想法,万一里边有个矢志给麻哈麻报仇的,看到众人的反应,趁着底下人不注意偷偷跑到厨房给自己下点鹤顶红什么的,气得挥拳欲打。然而转念又一想,自己可就又得再穿越一回了。这么多女人留在自己身边,的确也是一笔糊涂账

也得耐着性子将他的主意听一听,“说吧,就算不放心此人,不用绕弯子了。我如果去拜见李总管,然而朱大鹏如今对整个世界两眼一抹黑,该给他拿点儿什么礼物才好?!”

绝对比将她们关在家里为奴为婢强了百倍!她们一群娇滴滴的小娘们,“大人高明!!”苏先生再度带着众人拱手施礼,只要一走出徐州城,“眼下兵荒马乱的,保证连骨头都剩不下。这样既给李巡检报了仇,一个个满脸钦佩,又不会坏了您的名头!”

朱大鹏听了,他是官场上的老油条,少不得又轻轻点头。“这个我明白。几句话说得丝丝入扣。即便是现在的这块地盘,对于人心把握极其准确,我原本都没打算朝他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一八九一八常钺 饶胜文|历史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会陌生的话题,但我们还是想探究隐于事变背后的某种玄机。为此,《细节见证历史·抗日战争》之《九一八》撷取了事变发生前后21天的历史,通过38个细节性的事件和话题,力图多层面,全方位地展示事变背后的政治角力。你会看到,虽然占领中国东北是日本的既定国策,但事变的爆发也是日本国内各种政治努力复杂博奕的结果;虽然国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早已臭名昭著,但也脱不开当时的国情和中日双方的力量对比;虽然中日双方是事变冲突的主角,但当时国际社会与国际列强的姿态,从定意义上讲也极大地影响了事态进程与结束。
  • 一本书读懂英国史一本书读懂英国史崔毅|历史要了解一个国家就要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有人称它是“小店主国家”,它却自称“日不落帝国”!有人说它偶然发现现代之路,它却说这是历史的必然!它从中世纪的黑暗中走来,却开创了文明之光!它曾执世界权力之牛耳,却在时代潮流中没落!大国的兴衰与崛起,殖民的辛酸与血泪,皇室的阴谋与爱情,文人的才情与抱负,一幅绅士般优雅、海盗般冷酷的英国历史画卷就此徐徐展开……
  • 清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话说清朝十二妃清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话说清朝十二妃隋晓明|历史本书挑选了清代深宫对满清乃至中国的影响绝不亚于“清朝十二帝”的十二位女性。通过对她们故事的讲述,让大家准确、快捷地了解清代后妃,特别是理解她们身处于自己时代中的困境与局限。
  • 李宗仁先生晚年李宗仁先生晚年程思远|历史李宗仁先生晚年,从竞选副总统到流亡海外最后归来,是一条曲折道路的晚年。程思远先生以亲身经历撰写了《李宗仁先生晚年——百年中国风云实录》一书,言人之所未言,是一份李宗仁晚年政治生涯的记录,为研究现代历史和李宗仁这一历史人物提供了可贵的史料。
  • 吕布是我吕布是我巴司|历史三国梦,梦三国,梦醒来,一片迷茫。 岁月流逝,匆匆几何,问谁雄霸天下,最终化作尘土。 江山美人,豪情壮志,纵然风光无限,也被历史掩埋。 血雨腥风,刀光剑影,转瞬身首异处,生命廉如草芥。 划过历史长空,若是重新来过,问君何为。
  • 清朝大历史清朝大历史孟森|历史本书是孟森先生清史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同时也是有关清史问题研究的代表性作品和奠基之作。
  • 西晋世子西晋世子三千笔墨铃|历史这是一个故事得从公元265年的上元节说起。。这个故事就从,司马衷遇到蘭妍开始讲起。
  • 清客清客贼道三痴|历史一笔好字不错,二等才情不露,三斤酒量不醉,四季衣服不当,五子围棋不悔,六出昆曲不推,七字歪诗不迟,八张马吊不查,九品头衔不选,十分和气不俗—— 溯流五百年,体验遗失久远的生活趣味,贼道三痴倾情力作——《清客》。
  • 大明望族大明望族雁九|历史谚云:天下沈氏出吴兴,吴兴沈氏与汝南周氏、会稽顾氏、陇西李氏、东海陈氏、中山张氏并称中国六大世家。 大明中叶,世家郡望早已凋零,沈氏分支立足松江,名声鹊起,为当世显赫望族。 只因一现代灵魂,回到至五百年前,重生到祖宗身上,混个了风生水起。 * 《登基吧,少年》2019年1.11起点首发,可以开养了,^_^
  • 拍案说史:中国历史的策略与方法拍案说史:中国历史的策略与方法张薇|历史历史是什么?历史就像是一幕幕相互关联的多幕剧,在绵延几千年的历史中不断上演。历史的素材人人都可以拿来再加工把历史事件放在特定的时空背景之下去思考,历史就会像万花筒一样展现出各式各样的图案。历史之所以成为后世研究的样本,就是因为它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智慧的线索。这些线索,就是历史中的策略与方法;这些经典的策略与方法,至今仍是现代人的智慧源泉。策略是行动方针,方法是执行方案,它们都是在特定思维下产生的应对措施。在同样的处境之下,不同的人往往会选择不同的应对方法,正是因为他们具有不同的思维。古人用他们的经历不断验证了这些道理,也用他们的策略与方法留下了一个个成功或失败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