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0章

“倾昀知道,仕龄族叔说的是什么,郎氏舍出了一个大好的条件,但是那不足以抵得上陇县,如果那边的人在官道上做手脚,运灾物资出了问题,那二叔你险矣,陇县的地皮一直无人来争,今日怎么出了个郎氏呢?如果截断官道,那么岭南又将出现土皇帝,如果有人上疏朝廷,二叔,那就是你政绩上的污点。还有你们说不敢?或许是不敢,可是你们能保证吗?”倾昀站了起来

现在正是芙蓉花开的时节,空气里的暑气到达了最高峰,倾昀这些天有些忙,她一直在费心布置别院,秘密联系冰块的运输,要知道“冰”谐音“兵”,寻常人家不可能有储冰室,这些都是她从皇室里弄出来的,又预定了水车,她要办一个最凉爽的夏日贵族宴会

“几位长辈,都是朝中大臣,须知你们的动作牵一发而动全身,陇县到底有什么值得人家用那么大的税贡来换呢?如果没有,那在官道上必有所图。我已经派人去查了,有了消息会通知各位的。”倾昀再扫她家族中的亲人,所有人的眼光都带着打量,不可置信

“族长如今何处?”有人问

墨雪从怀中取出书信,展于洛弦懿面前,在估计洛弦懿看完后,立刻收回,再次回到倾昀身旁,一句话不多

“小妹呀,其实那些个族中长辈还是可以信任的。他们是洛氏子弟,自然明白树倒猢孙散的道理。你这样日夜操劳,太辛苦。”奥曦的墨玉眼瞄向妹妹,眼前的小妹如此娇嫩,却承载了那么多

“没有,不会有的,只是我知道而已。”奥曦当然明白妹妹

我自然知道,我当然信他们,就这么点人,怎么能不团结。所以在族会之时,我差不多和他们摊牌了,可是他们不信我,“兄长说的,大哥,他们不信我。这就难了,我不会派人盯着他们,如果我们洛家要出什么害群之马,那么千年富贵是他们要舍得,与我无关,可是我相信洛氏直系的人,因为他们是直系的,这些个长辈平常也有来往,他们对洛氏的忠心我自然知道,但是我需要一双可以信赖的眼睛,帮我盯着朝堂,以前有父亲,现在没有了。”

“嗯,二叔可是没有意见了?”倾昀坐下发问

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了,所有人都不可置信,一个女子来主持族会,她凭什么?洛氏立世千年来,男子开脱疆土,平定外患,女子守护内院。由女人来居主位开族会的,只有一次例外,那人是个女族长,可是那个女子也是有了四长老的支持,每每族会,都有四长老的同时出场的,可是这个女子凭什么

“嗯,知妹莫若兄,大哥当然是好大哥。”

“二叔,这是开源的方案,您看一下,找个时间尽快上奏凌帝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难道不姓洛。”

“浅浅,你太辛苦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华姨他们都是我族的秘密力量,你绝对可以用,我也会帮你。”奥曦坐到了倾昀身侧

被点到名的,都有些惊愣,他们没有想到呀,真的没有想到

“浅浅,你想暗示我吗?”奥曦笑

从此之后,洛氏一族,族权尽落倾昀之手,但是也没有那么容易的,今日只是开始,以后有了诸多考验,小小女子打着父亲的名义,一步步震慑族中长辈,为洛氏披荆斩棘

“我们实在是比不上其他人,看李氏,他们虽然贵不及洛氏,但是门生满天下,这才更像氏族门阀家庭。”倾昀一样看向奥曦

“这个倾昀自然知道,但是不方便说。”

“你想说什么?”洛奥曦收起了玩乐的表情

“很好。”洛弦懿自知不如

“二叔,你说我没有资格参与,可是父亲允许了,怎么办?另外我族地内的长辈也同意了。”说完,倾昀手一摆

“族叔,难道我父亲坐在这个位置的时候,你也敢说这个话吗?族长交代的事不容质疑,你们想反对吗?”倾昀一面说,一面站起,她朝墨雪看了一眼,示意明显

“浅浅从不瞒大哥的,大哥知道些什么呢,还是小妹有了什么破绽?”倾昀手下短笺是浅紫的,很梦幻的颜色

“是的,你既然是唯一能和你父亲联系的人,我们自然也不多说什么了,这是你必须保证及时传达我们的想法,及你父亲的意思。”洛弦懿看向倾昀开口

倾昀不看他们,淡淡转身,背朝他们,“云棠族兄,兵部那边,你的动作不能太大,凌帝不是好糊弄的,现在倒是很多人向来糊弄我们呢。”

墨雪接到授意,坚定走出,和倾昀并立,他一身黑衣,气息内敛,给倾昀平添了气势

“慢着!”洛隽卿尚未反应,另一个族兄,叫洛定寻已吼了起来,“,你,你凭什么?在这边说这些,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吗?”

“我知道,洛氏直系在这豊平中做官的并不多,除了二叔官至宰相,仕龄族叔在户部担了个侍郎的四品官位,隽卿堂兄在吏部也担了个四品的侍郎官位,信贺伯父在兵部虽是四品官,却是个虚职,其他族兄,也就是云棠族兄在兵部稍有作用,至于你嘛,完全是游乐,所以我洛氏并不是拥权自重的氏族。”倾昀写完了那个名帖

这族会进行到这里,又一次无语了

“这是有条件的,你一个小女娃不懂不要乱说。”洛仕龄的好脾气用完了

“嗯,爹爹身为族长,自然不会不管洛府,各位长辈有什么,也可以尽量说出来。”倾昀喝茶

岭南的灾害,岑侍郎的奏疏不错,可以采用,只是我知道,现在户部还忙着抚慰支伊纳德的残余,“二叔,现在的银钱流动速度不行,太快了,必须控制,因为今年不会是个丰收年,龙江大战,拉走了太多壮丁,今年春天少雨,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到了冬日里,民众们,需要国库大量银钱支持。但是你不能节流,该给的得给,所以只能开源。”倾昀一面说,一面取了一本奏疏出来,亲手交给洛弦懿

“这只是其一吧。”奥曦不动声色地拿起那一张张写好的名帖

“浅浅,你代为转达你父亲的意思是可以的,只是这族会,是男子的事,你作为女子不能参与。”洛弦懿拿出了宰相的威势

倾昀又转身,那句凌帝不是好糊弄的,让所有人凝了眉,她再次开口,“最新的京畿护卫营主事,说完,差不多都换上了凌帝的人,大家应该明白,凌帝还未有立嗣的想法,大家不要站错队伍,免得洛氏遭殃。这次借着我的婚事,凌帝收了他们韦氏的兵权,现在他所任之人,皆是他的心腹,其中各个皇子都有分到,但我们洛氏无权,其实我们也不需要争权,但是通过这件事,能看到什么,大家好好想想吧。”

其他人都不明白,看向洛弦懿,但见这个熙朝宰相脸色有点发白,一句话都没有了

奥曦看着这几日他妹子的忙碌,也有些心疼,“你说,你这些个忙碌都是为了什么?”

“能为了什么,不过为了我的贵族第一宴的名头不要被人抢走。”倾昀在芜沁坞的书房里拟着请柬

“啪!”倾昀掷了一块黑木牌在桌上,“几位长辈请看清楚了,然后请听倾昀把话说完。”这黑木牌是洛知渊的随身信物

倾昀不管其他,继续走了两步,到了她大堂兄的身后,淡淡开口,“隽卿堂兄,你和七皇子走地近,在你的吏部,新进了一个主簿,他是七皇子的一个良娣的亲哥哥,隽卿堂兄,还是小心被人诟病的好,这个人前些日子的上疏里全是为七皇子唱赞歌的,实在有结党之嫌。”

“大哥如此聪慧,定然明白,如果我需要你,定会直接开口,怎么会暗示那么客气,但是那双眼,我不想栽培什么,我希望二叔的信任能来的快些。不过兄长已经明白了我急急来办这么大一场宴会的用意了吧,我不是不信任,而是需要自己看到一些东西而已。”

“这个自然,二叔,您放心,您是宰相,很多事您就做主便好,只是这族会嘛,依然照旧,侄女只是听听而已。”倾昀笑,很淡

“给二叔的上疏便是父亲拟的,二叔应该能认出笔迹吧。二叔觉得如何呢?”倾昀完美的凤眸扫向她的叔叔

“定寻族兄,我凭什么?那族兄能联系到我父亲吗?”倾昀再次走回自己的座位

“各位长辈不用担心,以后有什么,临渊阁内还是有人会管,只是难题就要说,二叔这边,他是宰相,有什么问题还是直接问二叔好了,有什么问题,我会和二叔沟通,有什么无法解决的,倾昀也会代大家转达给父亲,只是所有的族会……,倾昀都会代父亲来亲自主持,请问各位有什么问题吗?”

上一章第15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蛇王的毒家收藏:腹黑农女蛇王的毒家收藏:腹黑农女何凤楼|古言一穿越却没想到妹妹来争未婚夫,爹竟然命令她解除婚约,还骂她废物傻子,她招谁惹谁了?别以为我好欺负,带着蛇戒穿越,里面住了条金光灿灿的蛇王,为她打抱不平,守护她。 这条蛇王还挺能的,不光保护她,还折腾出三个蛇宝宝出来,各个天赋逆天,实力非凡,还天天惹事,让她这个做妈的怎么办才好?这是一个有趣的农女、蛇王和蛇宝宝的故事。
  • 金牌世子妃金牌世子妃一缕相思|古言”--情节虚构,帝后大婚当日,我若不死,请勿模仿,她性情大变。杀出一条血路只为报仇……当他们再次重逢,他深情拥她入怀,她看着心爱之人背弃誓言另娶他人;悬崖之上,她指天发誓,她却将匕首刺穿他的胸膛:“黄泉路上太孤单,必卷土重来!劫后复生,总的有人陪着我才行
  • 腹黑娘亲:僵尸大小姐腹黑娘亲:僵尸大小姐西子烟雨|古言僵尸女魃穿越后,被黑玉中的一个美男夺去初吻,就有了可爱的僵尸宝宝。美男还邪笑说以后还生宝宝就用推到的方式,还死皮赖脸地住到女魃的身体里去。女魃气极大怒:总有一天把你挖出来,一巴掌煽墙上扣不下来!
  • 十两银妻千金妾十两银妻千金妾伊丫|古言三年前,洞房夜,黄酒小菜几碟,她嫁与他为妻,十两银钱的彩礼,取得了她一生的爱恋… 两年后,他沉冤昭雪,一朝登天,赐封睿亲王爷,却在一月后娶回了凤彩楼头牌,赎金千两… 爱情,孰是孰非?婚姻,孰对孰错? 最看不透的,便是那个若即若离的背影… 于是,心死了,情淡了… 直到一杯毒酒置于眼前,严子诺才蓦然惊醒,他要的,不止是她正妻之位,还有她的性命! 委屈,她为自己委屈,却无奈,只能跪在祠堂,在老夫人牌前失声痛哭。 “娘!我心痛…” 伊丫开新文《平阳长公主》!亲们支持一下! “长”为尊,她是一代武帝的同胞长姐,她有叱咤风云的帝王之才,她慧眼识人,危难时扭转乾坤。 四岁时随母亲打入冷宫入住永巷,却凭“童言无忌”得以翻身。 十岁时她已是心思细密,天真笑颜间,玩弄权术,助母亲登临后位,手掌六宫。 十二岁,她巧施妙计,冷眼旁观又偶尔地推波助澜,她傲然霸气,太子之位只能由吾弟来做。 十四岁花嫁,巧笑焉兮,拜别宫闱,跟随夫号,却心有不甘。 皇宫的冷漠和残忍铸就了她的无情,而也确实是她的无情,成就了汉宫! 她一手调教了一代皇后,也彻底伤害了另一个女人。 未央宫里豪门宴,长门宫内泣无天…谁还能记得那被贬长门之人? 望见葳蕤举翠华,试开金屋扫庭花。须臾宫女传来信,言幸平阳公主家。 她是阳信公主,也是…平阳公主! 伊丫会给大家带来一个不一样的平阳公主的!与下一部(等这部连完了)写阿娇的会是一个系列的,伊丫想写汉代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一就像梓歌和严子诺一样,不同的追求,必然拥有不同的道路,希望大家喜欢!喜欢就支持伊丫吧! 友情链接! 木轻轻《未婚妈妈好抢手》 小惹《总裁的七夜新娘》 思衾《古玲精怪》 羞木人儿《情殇之卿伤》 江小骊《墨染千白》 才发现米有吧伊丫的读者群宣上来……忏悔一下…… 丫寨:63948515 想给伊丫当压寨夫人的都进来!
  • 傲焰傲焰魅夜水草|古言艳,一个冷若冰霜却又艳绝天下的女子,冷艳这个词似乎就是为了形容她的存在。 从江湖顶尖的杀手到护卫一国的将军,她不是多变的女子,却在人们心中留下了不同的印象,有人畏她如蛇蝎,有人敬她若神明,也有人为她痛彻心。 她不是一个迷,而是一个神话,带着现实的酸甜苦辣,却终究达到了凡人无法企及的高度,站在深情的帝王身旁,她是被天下尊称的“焰将”,长剑所指,血红一片。 美貌,身姿,气质,这都不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她的冰冷与炙热带着一种奇异的吸引力,让人不可自拔的陷入,然后愈陷愈深,最终迷失了自己。 武功,才情,谋略,这都不是她自傲的地方,她最让人惊叹的是那种洞悉一切的观察力,冷冷的看着世事,用一颗明悟的心,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堕落也好,辉煌也罢,她终究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 东宫妾东宫妾悠悠一段香|古言穿越而来,她满头是血的倒在地上,身上却是一身喜庆的红色嫁衣。 贺兰挽伊,已故南煜国贺兰将军之女,大婚之夜,迎来的却是国破夫亡。为保名节,她一头撞墙,醒来后的她竟是判若两人。 当额上的血迹还未干透,她一身鲜红,果敢的打开太子府的大门,看见门口那齐刷刷的三千骑兵时,她便知道她的人生已彻底颠覆,这穿越而来的日子将会异常艰难。 从此她将挣扎于这个异世,再无依靠,从此她将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百转千回,深宫那朵绚丽无双的帝王花,只为谁人而开?
  • 孔织孔织晏九|古言佛曰:“一切世间微妙善语都是佛法。” 孔织笑道:“仁山智水,佛法无边,怎能四大皆空?” 九世信徒,净心蒙尘,佛祖慈悲生垂怜,鬼使取巧少借问。 异世难安,冷眼豪门,世间处处显妄事,谁看假来谁看真。 女尊世界的故事,有风有雨,更多是一种人生感悟!
  • 冷情皇子俏皇妃冷情皇子俏皇妃蓝雨石|古言因为车祸无故穿越到一个架空王朝,刚清醒就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毁了清白!事后还被这男人打入冷宫,这才知道这男人是我的丈夫。好不容易逃脱,却没想到巧遇自己的丈夫,而他竟然认不出我,还说爱我?!爱我却从未相信过我,爱我却依然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势……难道皇宫的男子全是带着假面具?(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挽红楼之黛昼情缘挽红楼之黛昼情缘竹盈然|古言细读红楼,掩卷思之 惊采绝绝的黛玉,不该迷恋一个懦弱无能的纨绔子弟 而是应有一个疼她惜她,有能力护卫她的人 弘昼,雍正第五子,历史上有名的荒唐王爷 荒唐之下却蕴含深情 不争皇位,不在乎名利,在乎的只是那颗真挚深情的心 这样的人,才能真正带给黛玉幸福美好的人生 窃以为,黛玉恋上宝玉,只是因大观园中刀光剑影,宝玉是个尚有情意的人,情窦初开的黛玉才会喜欢上了他,若是在黛玉年幼之时,身边多了一个真正懂得疼惜自己的人,她曾经历的悲剧命运,是否还会再次发生呢?当命运之轮在开始初期就发生了变化,黛玉是否能少一分忧思,多一分快乐?且看竹子带给大家一个别样的红楼故事。
  • 前朝公主不愁嫁前朝公主不愁嫁凌语溪|古言【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第一眼看到他,她便惊呼:“我见过你,你是我梦里的那个男人!” 于是,他邪邪一笑,不客气的将她拥入了怀里,“原来,你连梦里都在想着朕……” 他俯身要来亲吻她,她却不小心划伤了他,只是为嘛最后走的时候,是他抱着她? 她原本只是太后身边的小宫女,却在被皇上看到的当天封为了公主。 因为逃避男友的吻,却没想,竟然和他一起穿越,她以为南宫翼只是霸道,她以为南宫轩只是掩藏了自己,她也以为,她喜欢的仍是氤氲不散的曼佗罗,却在最后,明白了,什么都在变,包括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