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大结局

“麴冉哥哥……”花亦轻轻挽住了麴冉的胳膊

周围早已布满了由花亦身上泄露的灵力,微弱的火苗沾染了肆泻的灵力,瞬间演变成了漫天的火势

忽而想起一件事情道,“爹爹,“弥沙……爹爹……”花亦红着脸低下头去,舅舅,还有枢姨,是你们救了弥沙和我么?我们不是应该……”

眼前,是无数残乱的枯枝落叶,浸染在一片暮色之中

花粼望着风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说了一句,便让这决心不再理会尘世的风咸蓦然睁开了双眼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不是应该?”花亦反拥住弥沙,将脸埋在弥沙宽阔的胸前,现在的一切太梦幻,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这一定是,弄错了

“你快醒来!这算什么啊!?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不,阿洛,我要陪着你!”

无论是跟谁比较,果然,不论是阿释还是麴冉哥哥,弥沙,已然是她心里永远的第一顺位。但……果然他们三人都很重要

“是姐姐自己要走的。”没错,就结果来说,的确是花亦自己要走的。唐淇在心里默默道

“弥沙……”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头深深地埋在弥沙的怀间,直到最后,她也始终笑着……

虽然在这虚夜宫里,但花亦却还是隐隐约约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知道那场让人为之颤抖的战争。从外面的风中带来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不过,只是不知道,这里面夹杂着的血液,有没有自己在乎的人的

一切,都如同数年前一般平静美好

看着那一张熟悉的脸,花亦的笑容不由得凝固在了脸上,怎么会呢?不过才这些天而已,就已经寻了过来么?阿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风咸颤抖着声音问道

那是多年压在心间的一块大石,是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又是良久的沉默,时光虽然匆匆而逝,但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永不磨灭

“我的确是青光的剑灵,是因为他将对亦儿你的思念导入青光剑本体而成就的剑灵,所以,从小就代替他来陪着你……”

多么希望,那只是……在噩梦中听到的,与现实毫不相干的声音

“我跟黎诺认识的时间虽不长,但在风闻小镇的时候,我就能看出来她对你的感情很深,为了找你也不远千里来天山找你。”

“已经这么多年了,阿洛,现在的我心里爱着的是谁你真的还不明白么?”

“我以为这便是终点了,因为,除非自己最在乎的人在自己的面前结束生命,是没有足够的震撼力将心灵从那深重的黑暗中拉回来的。”

“可是,我们并没有血缘。”花亦回答,她相信唐淇的话,因为唐淇根本没有理由来骗她

“阿释,你刚才说,舅舅和母亲……怎样?”

“她不来……我不走……”风咸干涸了多年的眼眶微微看着有些湿润,终于从那如同石化了般的状态恢复

“阿释,麴冉哥哥呢?”

“解……脱?”释怔怔地重复着花亦的话,深邃的眼眸里是深不见底的悲痛

反而越来越灿烂。这一生,仿佛什么都经历过了,但两人脸上的笑容却都没有减少,得到过也失去过,只是,只有在这一刻,心里才是满满的。或许,尖锐的痛传进身体,这就是满满的心,只装着彼此,属于彼此的心

门“吱呀”一声打开,进入视野的却不是期待中的人

该不会……

“是什么?”风咸抬头

“为什么?我说过,她是我的姐姐,而虚影界后的位置,永远只有你一个。”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花粼那时不禁想

小鸟依人般依附着释。释依旧如磐石般稳稳站立着,仿佛身边的温存软语根本就不存在,唐淇的拥抱炽热而温存,一如既往只是淡淡开口:“我会去找姐姐,不管姐姐在哪里,我都会去找她。”

虽然一开始陪在你身边是因为释对你深深的思念,可是,“可是,随着日子的增长,我并不是因为释的关系而守护着你,而是以我麴冉自己的身份想要给你幸福……”

“……”完全听不到,任何声息。花影的心脏,完全……停止跳动了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的人了……花亦在大火中微微笑着,只不过,自己选择了的道路,已经不会再更改了

花粼慌忙在她身边弯下腰,轻轻拍打着她的脸颊:“喂……姐姐?你怎么了?睡在这种地方,可是会着凉的……”

“终于,算是完成了姐姐的夙愿了呢,最后还有一件事……”花粼欲言又止

是唐淇的家族,就是他们铸造了绯樱和青光,没错,或许,身为唐家继承人的唐淇的确能够重铸青光断剑,让麴冉哥哥重生。可是……

温暖的怀抱也渐渐变冷,花亦好像知道这是什么感觉,眼前的世界渐渐变暗,这一刻,好像明白了平若溪和承锏,也好像明白了重洛和晴初……

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燃烧的声音成就了最动听的旋律,火焰建造了最绚丽的舞台,花亦倏地张开了双臂,悠然地在大火中旋转,起舞……

她亲手推开了弥沙,虽然是为了让他安全离开虚影界,离开对他来说危险无比的阿释,觉醒那夜,可是,这也改变不了她伤了他的事实。为了让阿释不再对几乎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弥沙动手,自己主动留了下来绊住了阿释的手脚

在心中重复念叨着这句话……花粼将耳朵附在花影的胸口,想要确认她的心跳声,想要确认,她还有生命的跳动。但……

深秋的红叶一片连着一片,漫天的红叶不知承载了多少的思念

“亦儿,你醒了!”

随后,暗红色的血流自嘴角缓缓而下。似乎是知道了自己的病入膏肓,重洛那挥舞着长剑的行为已然不再是为了荣耀的战斗,“咳、咳咳……”重洛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而是成了搏命的厮杀,只似乎为了在生命之火熄灭之前再度找回一些自己存在的价值,至少……至少要让她……让晴初安全离开这里……

一声令下,风雨凄迷,他现在是虚影界的王,所以,当花亦决心去到弥沙身边的时候,他便没有了退路,身为虚影界少主的释微微闭眼,即使是他最爱的姐姐,即使是他最爱的花亦,也不能改变现下的局势

再次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让她想爱却不能爱,想恨更无法恨的人。花亦微微别过眼:“为什么要来?”

他问:还记得么?小时候的约定……

“……记得。”花亦轻轻地点了点头,“可是那个时候,风咸大人说是因为……”

流年逝水,平静无波的水面倒映着往昔的安宁,而谭下深深的哀愁,不知淌向了何处何方……

“阿释……”唐淇咂舌,“镜灵界虎视眈眈,战事一触即发,这种时候……”

“我……想去镜林,而在那之前,我想先去见见几个朋友,你可以陪我一起去么?”

虽然只是远远看着,眼泪从眼眶中汩汩而下,虽然她和他们相交不深,但是看到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的重洛和晴初,还是止不住悲伤

花影颊上的触感……恍似人偶一般,毫无生气。不会随着每一次的呼吸,微动唇瓣。眼帘也不会随之轻颤

自从那一夜,在镜林被阿释找到,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虚夜宫,甚至见不到除了阿释以外的任何人。甚至包括了麴冉哥哥和唐淇

花亦心中微微有些酸楚,听着释轻描淡写的话语,颓然坐回了软榻上,低着头问:“既然我都已经走了,又何必再来寻我?”

“我知道,弥沙。所以,从小时候第一眼看到弥沙,我就已经视他为敌了。”

面蒙白纱的女子与历经了沧桑的男子并肩而立,面对着依然只是静静端坐在那里的风咸

晴初却像是早已忘却了身处何时何地,长剑无力地从手中滑落,掉落在地却只是发出一声哀怨的声响,然后,然,轻轻拥他入怀,泪眼婆娑却依旧无悔:“阿洛,我和你在一起!”

心里,真的只有花亦姐姐么?”唐淇微微缩瑟了身子,“虽然,看那时候你取双剑时候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是想要送给重要的人,“你的眼里,但是没想到,你和花亦姐姐之间的感情居然是这样的……那时候,我并不知道……”

醒来的瞬间,花粼所感受到的……是终于从噩梦中被解放出来的安心感

听完了花粼的回忆,风咸湿润的眼眶中终于淌出了难得一见的泪水,充满了沟壑的双手紧紧攥着那一支曾经在花影的发间耀眼的簪子,良久都说不出一句话

缓缓的,花粼开口

以全身的力量,紧紧抱住她的身体。她的身体还留有微微的体温,“姐姐……!”花粼大声痛喊着,暖暖的……然而,她却再也不会醒来了。他将她的身体,紧紧地拥在怀里

……等等

“有些碍事,所以让他先一个人休息一会儿了。”

唐淇泰然颔首:“你的麴冉哥哥是一把名为青光的剑,而且是我的家族所铸造的引以为傲的雌雄剑之一。”

最后的最后,他们依旧相拥,最后的最后,他们依旧微笑

“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亦儿幸福的。”弥沙闻言立刻郑重承诺

我哭喊着。她的身体,在我的怀中急速地冷去。每一次呼唤她的时候……我就不得不直面这个无法逃避的现实。她已经……不会再次醒来了

转身握住了瑟瑟发抖的唐淇的双肩,笃定地道,“淇淇……”释悠长地舒了口气,“我答应过你的事情,绝对不会食言的,永远不用担心我会抛弃你。”

念及此处,他的思绪停滞了

因为姐姐和你相恋,“当年,在虚影界造成的影响绝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而我,同样因为这件事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抬手摘下了一片,静静地凝望了一会儿,却对着那早已空空如也的房子笑了……原来,他们早已都不在这里了么……承锏,花亦举目望着这满眼的相思,黎诺,平若溪……谁,都已经不在这里了……

“为什么要等到现在?若是在我记起阿释之前就让麴冉哥哥重生的话,对你来说不是更好么?我连一丝一毫来到虚影界的可能都没有。”

可惜……

但,在他的脚边……姐姐她,就躺在自己的脚边

幽幽开口道,“在这之前,我要你答应我,“等等。”唐淇阻止了正要召唤绯樱剑的花亦,一旦我让麴冉重生,你就和他立刻离开虚影界,永远都不能再出现在阿释的面前!”

“如果,单纯只是姐弟之情的话。”

他看着姐姐的眼神就如同父亲看着姑姑一样,“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和他是敌人,各种意义上。”

离开……么……

四周那越聚越多的虚影士兵已将两人团团包围,无一例外地执起了手中的长枪

“你……”

“为了追求更深厚的灵力,我在修炼灵力的时候急于求成而失落了心魔,陷入了无际的黑暗。那之后……便是无止无尽的黑暗……

“因为……你是我的姐姐啊。”释莞尔

却是无悔的明了。此时此刻的花亦,“对不起……”颤抖的声音,心中不再彷徨迷惘,她早已明白了当初在归墟底的那位风咸大人的话,第一顺位和第二顺位

不好的预感像恶疾一样袭来。花粼将视线投向了地面

二十年的时光匆匆流转,当曾经志同道合的朋友再度相见,却都已经是饱经了风霜的沧桑之人

“……姐姐难道没有听清楚,想要我再说一遍么?就是……”

即便力竭声嘶,花粼也依旧喊叫不休。就像个小孩似的,不顾一切地大喊着

但他心里却又是怀着期待的,期待着终有一天他的影儿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紧紧相拥,永不分离……

良久,缓缓开口道:“我知道,唐淇沉默着笑了,阿释和花亦姐姐之间并没有血缘,那一声姐姐,并不是阿释的真心。”

一阵剧痛,在胸口附近窜过,花粼用手往疼痛的根源探去。左胸似乎受了伤。所幸的是,没有伤到要害

可是……姐姐依然,没有任何声息

可惜现在,即使说这些话的人是麴冉哥哥,自己也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了

绯红色的裙裾出现在了眼角的余光中,释没有转身,却只是漠然道:“是你赶走了姐姐。”

曾经,我们深信,只要手牵着手,刀剑的光影此起彼伏,便能一起走到最后,只是在这突如其来的腥风血雨中,弥漫了双眼的已经是那看不穿的黑暗

“那……需要我怎么做?只要将绯樱召唤出来就可以了么?”花亦充满了希望地望向唐淇

而眼角眉梢却干涸依旧,或许,是这样的话听得多了,便也不知道再去感动或执着,无声的泪水在心间滑落,只是,心间的伤痛,却是依旧不折不扣地感受

“知道了这个消息,我便想成全姐姐,但是虚影界是靠灵力说话的地方,即使当时的我已经是虚影界的王

还记得么?在归墟底我同你说过的话。”风咸期待地望着自己的女儿,“亦儿,“我说,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叫我一声爹爹。”

“释儿!”

早已不知过了几个春秋,也早已不知在这虚夜宫沉默了多久……

枢姬识趣地退了开去,只留下风咸和花粼两人。偌大的归墟之底,更显空旷与寂寥

可以完成姐姐的夙愿了。”花粼从怀中掏出一支娇艳欲滴的桃花簪,递给风咸,“终于,“姐姐说,把这个交给你,你就会明白了。”

姐姐已经完全失去了,她从今往后的时光

“阿释……”花亦用微微有些冰冷的手环住了释如今已经长大的身躯,“可是,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了。”

一如,那已经改变了的感情

“弥沙,回到你身边,我不后悔。”花亦轻轻地道

惨然的笑靥如花朵般绽开在花亦的唇边,没想到,唐淇所提出的居然又是这样的一个条件

“我只要你答应我,至于怎么走,我会帮你的。”唐淇同样直直望着花亦,郑重而又坚定

莫非……

这些话,如果,是在找普雅花之前就能告诉自己该多好。如果,这些话,能够在遇上弥沙之前就明白给多好。如果……这些话是在自己的心里还没有弥沙的时候就听到的话……那该有多好……

“弥沙?”试探着唤出这个名字,眼角的余光微微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是真的么?真的……是弥沙么

巨大的冲击让脑中一片空白,“阿释……”花亦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不仅仅是因为那句“从小时候第一眼看到弥沙,我就已经视他为敌了”,更因为接下来的那句“就如同父亲看着姑姑一样”

“……”沉默了一会儿,唐淇才道,“你以为我不曾想过么……只不过,绯樱的出世需要你的觉醒。”

多么希望,那是他记错了

终于明白了唐淇的话,绯樱的出世?花亦怔了怔,绯樱和青光是同生同在的雌雄剑,若双剑损去其一,想要重铸必要得到另一剑的剑气帮助

“初儿……走吧,去和弥沙在一起……”

“亦儿!”

破晓的残月独自挂在苍茫的天际

默默前行,默默,来到弥沙的身边。在别离了几年之后终于再度走到了一起,弥沙一个人驻守在空无一人的都城中,两人相视而笑,回想起先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是无言的幸福,曾经约定要在一起,而花亦则是无声地步出了虚影的军阵,却经历了那么长久的别离,而到了最后,他们终于能够守住这个约定

依旧是安宁静谧的环湖小筑,依旧是桃花灿烂的烂漫时节

麴冉是承载了阿释对姐姐的思念而成就的青光剑剑灵,而这样的麴冉,却爱上了花亦姐姐。”唐淇从身后轻轻拥住了释,柔声将自己的心语说了出来,“阿释这样的心情,“我知道,自从将思念从青光剑上取回来之后就没有变过吧?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减弱过吧?面对这样的阿释,花亦姐姐的存在……让我觉得很不安……”

虽然在这里,听不到那声嘶力竭的拼杀之声,但却依旧能够隐隐闻到战争的味道

镜灵界和虚影界……开战了么……

这件事情,虽然是有不少人知道的,波澜不惊的释终于紧紧皱起了眉,但却更是极大的秘密。他,没有继承虚影界上任的王的血脉,而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被冠以姓氏的原因

汐湘苑内,重获新生的慕雅和韩之天相视而笑;聆风阁中,再度聚首的花亦和麴冉静静相依

在朦胧的意识中……似乎听到了姐姐的哭喊声

重洛的灵力亦是极厉害的,而如今,却迎来了这样的结局,在她的记忆里,那么,她的弥沙呢?释攻下最后的的镜灵城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吧……

“弥儿!”

一丝困惑同时在花亦心中冉冉升起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若溪一个人回冰川?”

快乐,只要我幸福,那么,一切就都是美好的。是么?真的是这样么?花亦悄悄将目光转向弥沙,却发现弥沙也正凝神望着自己

“如果,我想走却走不了怎么办?”花亦直直望着唐淇,真挚而又无奈

为了确认,花亦将视线转向弥沙,而弥沙,则是轻轻微笑着点了点头

“关于姐姐和你的女儿……亦儿……”

二十年一如白驹过隙,花粼的眼前如走马灯般掠过从前的种种光景,一如那如梦的浮生。那些年的悲喜离合在眼前一一展现

原来……是这样么……

“……你,是在守着和姐姐的约定吧?她不来,你不走……”

没有血缘。”释沉吟着,“是,反而问道,“但是,难道血缘就是一切么?难道从小的感情就什么都算不上了么?姐姐当真走得心甘情愿?”

那是极度惊喜的声音,而这个声音的主人……花亦简直不敢相信,是……弥沙

舅舅和母亲可不像我们一样没有血缘,他们,可是真正的亲生姐弟啊!”花亦不知所措地打断释的话,提高了声音道,“够了,但说实话,就算是她自己,说出这些话也未必是有多自信

姐姐的哭喊声……他到底,是在哪里听到的

花亦听到弥沙笑了,他说:“亦儿,能听到你这么说,我死而无憾。”

“粼……”枢姬转而求助般地将目光转向了与她一同前来此地的花粼

姐弟……之情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能听到我说的话……求求你,快点睁开眼睛啊!”

“明明是这样的……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在我面前死去啊!?”

“你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死掉的对吧!?这是在开坏心的玩笑吧!?是吧!?”

不是以前美好的时光中,总觉得,好像就在刚才,她的声音回旋在我耳边

也不管究竟是怎么样才从那纷乱的时代转换到了此刻的安宁,终于,从今以后,一定……一定要更幸福地生活着,和爹爹,舅舅,两人相视而笑。不管世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枢姨,还有永远第一顺位的弥沙,永远在一起幸福地生活着

一切都如同先前一样,丝毫未变,就如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从未有过曾经的那些悲欢离合

她不会再陪我开些轻俏的玩笑,……不。将她的生命……将她今后理应拥有的幸福,夺走了。是我,也不会再对我绽开笑颜。除了这宛如睡颜般的安稳神情,我再也见不到……她的嬉笑嗔怒,她其它的诸般表情了

释更紧更紧地拥住了怀中的花亦,仰头望着广袤却阴沉的虚影界的天空:“好吧姐姐,我带你去见他,我带你……去见你的弥沙。”

“就是因为这种时候,不能任由姐姐一个人在战火中。”

怎知事到临头才发现,原来彼此都不舍对方就此离去,相拥而坐的两人惟独目睹了那刺向对方的利刃,却同都无暇猜度自己的身后。同时,相依而死虽然是曾经料想过的结局,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同时,反身替对方挡下那即将入体的坚枪;也同时,感受到了离别与再聚的悲涩与欢笑……

已经遍染鲜血的锦袍又添污秽,只是不同的是,那是他自己的血,而非是所斩杀的敌人的。眼前忽然一片模糊,身形亦有些摇摇晃晃,又是无可奈何地呕了一大口血,而当再度回过身来之时,却只有身前那被数柄利剑穿透而过的痛楚,与耳畔响起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只能,在心底相信着,那三人一起的时光,美好而宁静

“你是会让若溪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天山上,还是眼巴巴看着黎诺回风闻小镇?”

她何尝不想?她更想在觉醒那一晚立刻跟着弥沙离去……只是……

举步进来的是三个令花亦想不到的人。为首一人是在归墟底弥沙的师父风咸大人,接下来进门的是同样在归墟地见过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蒙着面纱的枢姬,枢姨。而最后……花亦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有些颤抖地开口:“舅舅?”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释横抱着将花亦从她火海中瞬移而出,痛苦地皱着眉

周围的喧闹声越来越嘈杂,纵然是被明令不许靠近的地方,依旧还是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全书完)

等等。恢复了记忆的她,似乎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风咸……大人么?”花亦怔怔开口。他不是弥沙的师父么?不过,弥沙,是因为是父亲的弟子,小时候才会来到虚影界和自己相识的……

就在这里,花亦将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丢给了承锏,当时的她,眼里看不到因为她的一句话而痛苦的人。而如今,曾经,想要再回来弥补,留给她的,却只是一个空空如也的房子

桃花簪……

蒙昧不明。身体不肯听从大脑的命令……但他很清楚,那一天……与姐姐在虚夜宫分别后的记忆,自己正打算做些不好的事……虽然拼了命地挣扎反抗,试图阻止自己,但却徒劳无功

“风咸大哥……”枢姬轻声唤着,然而,风咸却依旧没有反应,如同一尊已经石化了的雕像

弥沙,“是啊,虽然你小时候在虚影界的时候我并不待见你,但从今天起,舅舅我就把亦儿交给你了。”花粼同样嘱咐

“……好。我答应你!”

“……姐姐?”花粼战战兢兢地,试着轻唤她

时光流转……一切匆匆而逝……

花亦永远也忘不了,忘不了那天夜里弥沙嘴角淌出的血液,更忘不了,弥沙眼中那近乎绝望的神情……

“姐姐,怎么了?”释一如既往地笑着迈步进了屋里

就当做……就当做是他们三人永远快乐地在一起好了,就当作他们很幸福地生活……因为,“不……不用了……”花亦用微微颤抖的声音打断了麴冉的话,无论是先去冰川找普雅的扎根之处,还是先去风闻小镇安置着黎诺身体的湖底,她都做不到……

在这段不短的时间里,“知道么?弥沙,我曾经无数次许下心愿,希望时间可以停止在我们紧紧相拥的刹那。”花亦淡淡微笑,一步一步向着弥沙走去

风,在虚影界的天穹边肆虐,而在天穹的边缘,玄色劲装的释一脸的凝然

门外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花亦惊诧地抬眼:这里还有别人么

气力尽失的身体上,留有好几道深深的伤痕,让人目不忍睹,心碎欲裂。这该不会是……自己的灵力所造成的伤痕吧

亦儿!”温暖的怀抱在说话间已将花亦拥入其间,久久不曾有半分的松懈,“是我!是我,“太好了,亦儿。你终于醒了,我真的好害怕……”

他明白的,若不是这样,这么多年了,花影怎么会不来找他

“自然是舍不得。”花亦轻声言语。释的笑容愈演愈烈,却在最后的时刻骤然僵硬……

“若溪离不开天山冰川,黎诺不可能不回风闻小镇。不可能一直在一起的。”

希望你们可以成为一家人。”风咸笑着替花亦说完,“因为我视弥沙为子,看着满脸通红的花亦,依旧笑道:“现在我依旧希望你们可以成为一家人,让弥沙也唤我一声父亲。”

只是当意识再度清醒,似乎,却怎么也记不起究竟那是谁。阳光耀目而刺眼,一刹那,心里竟有隐隐的失落,原来,曾经听见有这样的呼唤声,自己没有能够随着弥沙一起走么……莫非,阿释还是放不下,还是救了自己么

枫晚山果然是枫晚山,如同桃花漾四季如春般,枫晚山则是永远的红枫醉人

而现在,他二十年等来的却只是这一支簪子,和这迟来了二十年的诀别

一切,就此结束。再也不会有那样深沉的悲伤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麴冉哥哥,对不起……”

……没有回答。是睡着了吗?不对,若是那样,她的胸口不会没有睡眠中的呼吸起伏。她甚至……并未在呼吸

“阿洛……”

她答:记得,生死不离……

“着火了!救火啊!”

然,纵然看似一切未变,有些已经改变了的东西,却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因为身为绯樱剑主人的自己没有觉醒,虽然绯樱剑的剑灵魅心一直都在,所以真正的绯樱剑本体并没有出世,所以,就算是唐家继承人的唐淇也无法重铸已经断了的青光剑……

再度回到镜林已经月余,然,即使在这里,生活也不再安宁

望着花亦落寞的笑容,麴冉轻言宽慰:“没事的,再去冰川或者风闻小镇看看吧。”

“我只不过是,想保护姐姐不是吗?只有她,即使是牺牲自己的性命,我也想让她幸福地生活……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吧?”

“你……会娶黎诺么?”

又是……一轮望寒月呢……

“阿释,你……是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如果自己没有听错的话,那将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弥沙?”门外的脚步声与麴冉的不同,花亦忍不住有些惊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才醒,枢姬上前握住了花亦的手,不要太累了。你只要记得,阿释也是真心希望你幸福的。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你幸福,柔声道:“亦儿,快乐,那么,一切就都是美好的。”

“初儿,快走。”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却满是爱恋的神色

归墟底,倒垂的熔岩安然地滴落着经久不衰的水滴

可怕的预感,席卷全身。花粼的脑海中,瞬间浮出了最坏的答案

当她再度被弥沙紧紧拥住,终于笑得开怀,耳边弓箭撕破空气的声音越来越近,而今,她知道,她的愿望,终将实现

然映入眼帘的那张悲伤的脸庞却渐渐放大,是晴初在叫他,同时,温暖的感觉在脸颊上攀升。小时候,晴初的手柔软而纤巧,而如今,眼前已是一片血红,执起了武器的手多了一份坚强,但即使如此,却依旧止不住在颤抖

“是亦儿醒了么?”

慕雅别馆

从我严重滚滚落下的泪水,打湿了姐姐的脸颊,自她的脸庞上缓缓滑落……然而,她却不肯给我任何反应

“我只是想要解脱。”花亦依然没有正眼看释,用冷寂的声音回答

上前坐在花亦的床边,慈爱地抚摸着她的头,道,“亦儿。”花粼微微笑着,“这个时候,比起舅舅,还是更应该先跟自己的爹爹说说话。”

怔怔地出神。她多想能够立刻去找到弥沙,告诉他不要再管这些纷纷扰扰,就那样和她一起离开,可是,花亦斜倚在卧榻上,恢复了一切记忆的自己却再没有勇气这样做,尤其,是在那晚……她亲手推开了弥沙之后

心中默默地念着弥沙的名字,眼前出现了弥沙那能让她为之欢笑的脸庞,“弥沙……”花亦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拨着跳动的烛火,终于,没有丝毫眷恋的,轻轻将烛台推到了

远离了尘世的喧嚣,熟悉的光景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就算弥沙仍旧以为姐姐在虚影界,“就算我不去找,姐姐也会千方百计去找他。无论如何,都不如在我身边安全。弥沙也会去找。”释有些苦涩的声音低沉得可怕。唐淇有些绝然地望着释那微微有些显得冰冷的背影,身上不自主打了一个寒噤

若有一天,我不得不走,那么你就把这个簪子当成是我

麴冉听到花亦如此说,依旧只是微笑,但嘴角却不自觉微微绷起,连那一如春风的笑颜也显得有些僵硬

“那若溪怎么办?”

“什么?”麴冉笑问

花亦有些不明白似的看着花粼,然后顺着花粼的目光望去,在那里的,是静静伫立一旁的风咸

什么?!花亦的双臂微微一震

“卷入虚影界和镜灵界的争端中难道就更好么?”唐淇难以控制地激动起来

虚影界铸剑世家唐家

就算是姐弟又如何?释上前跪坐在了花亦的身前,像小时候那样将头枕在了花亦的双膝之上,嗡嗡呢喃:“我只希望可以和姐姐在一起……即使姐姐只把我当弟弟,我也想要和姐姐永远在一起。”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长相思长相思沧泠曲|古言她,一个淡如素栀的清丽女子,却忍受着命运的劫难。与他相识相知,以为找到了托付终身的良人,却发现自己不过是别受手中一颗谋权夺利的棋子。情伤之后,她步步为营,带着对他的爱与恨走上一条不知结局的路。相府千金祝素栀,寄居王府的沈素素,倚身青楼花动天下的阿凉,驰骋沙场的军医凌霖……在多重身份中她是否迷失了自己。他,幽深如同暗夜苍穹,不知无情还是有情。他拥有着君临天下的豪情,有着翻云覆雨的权势,却不知道该如何重新走进她的心里。他不知道,一步棋错满盘皆输。从放手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着这错过是一生的……
  • 冰山相公甩不掉:休书无效冰山相公甩不掉:休书无效施阳阳|古言第一次他搞大了别人肚子要纳其为小妾,身为妻子她就得忍着,要看着他和小妾拜堂,还要给红包;第二次他带个女人回来,她视而不见,背地躲着明枪暗箭;第三次,他要进她的房间,她直接叫人找了个女人来,“你来我的房间,不过是为了xxoo,喏,这里有个女人,她会让你满足的。”
  • 妖孽殿下出逃妃妖孽殿下出逃妃旧月沉醉|古言她是丞相千金,赏春盛宴上结识那如桃花般美丽的男子,他们都没想到,会因此而结下宿命的纠葛。下嫁闲王后自己的家族被揭发贪污灾银、陷害忠良、毒害龙子,面临灭族之灾。在她决心安定下来时,却被告知自己的夫君与洛党死敌联手抄了自己的家。一月之前正是他们大婚之日,那天万人空巷。而一月之后,一纸休书,冰冷无情的话语化为利刃将她的心刺得千疮百孔。沦为乐妓、逆境中结识知己,沉浮几番,只有那眉眼如画的男子还能伸出手轻声道,和我回家。再次点上红妆时,却遭受朋友的背叛。命运辗转,在异乡又如何能轻言相信?
  • 重生毒妾当道重生毒妾当道瑾瑜|古言被亲生父母和妹妹背叛,再被他们连同负心丈夫一同杀害的沈凉却没能死成 而是重生在了被婆婆杀子夺命,同样肩负滔天仇恨的侯府二房奶奶周珺琬的身上 上一世,她枉命在那些所谓的“爱人”和“亲人”手上,死不瞑目。 这一世,她发誓,再不相信任何一个人! 她毒阉夫主,唬弄婆婆,笑面如花的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她报复亲人,折磨爱人,言笑晏晏的冷视他们摇尾乞怜 誓要让那些亏欠她们的人知道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算天不报,也有她来报 却没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冥冥中自有天意,上苍终未将她遗忘! 片段一: 漆黑的夜,她任他大手卡着纤颈,毫无惧色:“敌人的敌人虽未必能成为朋友,却能成为盟友!暂以结盟,何如?” 他冷然睨她,薄唇轻启:“成交!” 片段二: 菡苋池边,她任他轻挑下巴,内心挣扎:“我的全部存在价值便是复仇,何况我是你弟弟的女人,你难道想混乱纲常?” 他长眉微扬,似笑非笑:“有何不可!” 片段三: 为了复仇,她变得连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我心如蛇蝎,连无辜小儿都不放过,我若死,地狱便是归处,你又何苦?” 他拥她入怀,以唇封缄:“上天入地,不离不弃!”
  • 爱上楼兰王:牵手梵花开爱上楼兰王:牵手梵花开慕流云2009|古言故事纯属虚构]<br/>那一场顽皮的尝试,我带着戏弄和阴谋去诱他,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木头...<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 弃妃殃国弃妃殃国莫惜梦|古言穿越成为一个大胖子,大胖子还到处受人欺负,受气。好吧好吧!减肥,忍着不吃不喝的,终于减成一美少女,却一不小心陷进了一场斗争当中,为了自己爱的人,打算退出斗争,却没想到还没有退出来,已经陷进了另一长阴谋当中,自己在异世的爱恋,不过是自己的一场奢求,一场奢望罢了么?还是另有隐情?
  • 花落满衣因有你花落满衣因有你玉扇傾城|古言落花人有意,微雨燕双飞。 她身在宫中,却心想着江湖,只希望有一人能与她双宿双飞。
  • 爆笑穿越:宝式讨债项目组爆笑穿越:宝式讨债项目组伶牙之祸|古言【N年前旧坑,慎入!】讲述一活宝级小妞穿越时空,把假性植物人、严重自闭的男主活活气醒过来,乃至发展成一段伟大耐情的传奇故事。此文类属:【恶搞型爆笑文】 后续发展且看各位看倌之反馈,如果实在不好笑以至冷场,就让主角通通死掉,改走古装青春爆痛路线--|||
  • 风卷红尘倾天下风卷红尘倾天下风如尘|古言风如尘: 前世,用自己的生命来毁灭罪恶的一切; 今生,用自己的随性来笑傲红尘,用自己的随情来感染他们,一起追求阳光; 一切的一切,我不过是随心所欲罢了只求开心随性,追风、恋风,却不知一向随意纨绔不羁的自己竟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 吾本无意争天下,奈何世事逼沉浮! 绝世风华空皮囊,然何处处留情香? 风无痕:风儿,我的感情就这么多,全都给了你,你若要走,就把一起它们带走。我已覆水难收,你若当真舍得,我成全,只是不要奢求我会收回这段我们用尽一切倾注的感情,这对我何其残忍?风儿,难道你连一个等待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凌卿云:风如尘,你给我种了什么蛊,搞的我对女人兴趣缺缺!不管你是男是女,你得对我负责! 柳昱辰:尘儿,只要你愿意,昱辰哥哥会为你扫清一切障碍,只希望您能偶尔回过头,对我眨眨眼吐吐舌。 云荆天:没错,我是恶魔,但是在你面前我问心无愧。凶残狠辣我来背,欢歌笑语你来尝。 叶睿希:我就知道,你这只‘弟弟’不好拐!既如此,那我就把你拐回家做媳妇! 风千沫:纳你为“男妃”,如果他们要耻笑,就让他们耻笑去吧。 楚浔:两世的追寻,你是我的宿命,我是为你而生,为你而死,你可知这便是我的幸福? 凌碧落:风大哥,你以为恢复了女装,碧落就能将你忘记吗? 片段一: “风无痕,我警告你,别这幅想笑不笑的臭样子。我风如尘就是肖想你了,怎么着!反正你迟早是我的男人,我想想还算便宜你了!你若再这幅死样子,当心我长大了每天都压榨的你起不了床!”实在受不了风无痕的那副憋屈样子,臭男人敢笑我!火气一上来,如尘也管不了什么面子不面子问题,抬起小脑袋就狠狠狠狠蹂躏了风无痕依旧火热的薄唇,然后干脆破罐子破摔,大意凛然视死如归的狠狠“训斥”了那臭男人一番。 片段二: 她说: 风风,有了江山,你还能陪我游山玩水吗? 若是不能,江山不要也罢。 我们把江山卖了吧,弄个首富当当,好不好? 他,无语。 为了她,收回天下; 为了她,卖了天下? 也罢,卖就卖吧…… ———————————————— 亲们,本文慢热,适合一边喝茶一边观文;不喜欢慢热的亲可以直接从第二卷开始看,问题也不大。 结局一对一,朵朵支持,小风头次写文哈 推荐我自己的新文: 《傲雪》 推荐好友好文: 南宫椒 《小兄弟》 碧落晴空 《千面魅姬》 汪无忆 《总裁别理我》 莲似嫁纱 《独揽君心》 吟惜 《绝生》 ___________彼岸花开十二姐妹: 【黑帝的猎物】小水滴(百合花) 【红楼尘梦】林梦儿(茉莉) 【麻烦小丫】云清(白莲) 【汉宫孽妃】汪无忆(洋桔梗) 风卷红尘倾天下】如尘(松菊) 【狂君囚宠】源何来飞(蔷薇) 【醉年华】韩夜影(天堂鸟) 【相公多多多】紫极光 【宠妻之天子霸妻】蓝色吇偑 【总裁娇妻】懒兜(火玫瑰) 【公主的黑色羽翼】优悠(迷迭香)
  • 师父,徒儿知错了师父,徒儿知错了花以未|古言结局HE。一对一。【师徒】 云在在:师父,唱戏的婆婆说,姑娘的身子不能随便给人看,除非那人是姑娘的相公,师父,原来你是我相公。 舒卿歌:云在在,那婆子忘了告诉你,五岁的奶娃不叫姑娘。 云在在:那是叫啥? 舒卿歌:小屁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