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她要吃鸡 第30章

,咱把这鸡炖了吧。”张水月认真的说!反正这鸡是那死肥婆带来的,“我要吃鸡,爹,不吃白不吃

”水月娘说。,“这。明天要还给二强娘的

,立刻来精神了。连忙将手里的碗和和咬了一口的饼子放到一边,炕头上的张水月一听鸡,也跟了过去

,夫妻两都十分为难。如今她说要吃,还真不忍拒绝,可是水月这孩子平时懂事的很,从不提过分要求,可是不拒绝家里根本没鸡可给她吃

汤也难喝!完全就是一锅汤加了一点点盐,再无其他,她才不要吃这难吃的土菜和土饼,饼子一点面粉味都没有,连点油腥味都没有。”张水月说,说句难听的猪估计都不会喜欢吃。这哪是人吃的,里面干巴巴的菜叶子,“……我想吃鸡。,全是豆腥味

,多半是有需要。养着下蛋补身子,多余的鸡蛋农家人从来舍不得自己吃,就算是过年也舍不得吃鸡的,养鸡的人家,都是攒起来去集上卖掉,比如说是家里要生孩子,在农村,也只有村长家这样的富户和地主员外家才能吃得起鸡

可是这鸡……是真不能吃啊,张瑞平看着被绑起来的鸡,他也知道,这孩子自寻短活过来后,就全变样子了,这鸡是村长家的,他也不太敢拒绝,有些发愣,哪能随便给吃了。,这会她说要吃鸡。怕一激激的她再做什么出格的事

”?“什么

,她忍着脸抽筋的冲动。不想让这个娘看到,张水月脸上的表情特别难看,只好低着头痛苦的吞咽着

,不光得进班房里去蹲个把月!医药费,就他们对她做的事,误工费,要在现代,他们做的这孬事,衣服钱等等一切,还要赔偿她精神损失费,吃他们一只小小的鸡算便宜他们了,非要他们赔个底朝天不可

噎死人了!,怪怪的!她硬是嚼了几下,水月勉强的咬了一口饼,味道果然和她想的一样,难受的吞了一口,入口粗劣,像麦麸豆子与野菜混合的味道,靠

丢了的话明天不好和二强娘交待,水月娘想着院子里还有鸡,决定拿根绳子绑起来,因为鸡不是自家的。,免得万一晚上跑丢了。要知道有些鸡飞的高也许能飞上墙头的

,我先把鸡绑上。”说着。她已经从灶台洞里找出一根麻绳,“嗯,一会儿就吃,往院子走去

“月啊,你喝口汤,你快点把饭吃完啊。”,水月娘看到女儿开口吃饭!别噎着,娘先去院子里,一颗心才算稍稍放下

”张瑞平不解的看着女儿。?“怎么了。月儿

,“孩子他娘?你要做什么!还不快点吃饭,你也没吃呢。”张瑞平提醒道

月儿突然说要吃鸡……”,才犹豫的对已经利落的绑好鸡的妻子说?“他娘,“这……”张瑞平看了水月一会儿,这咋办

”水月娘提醒!这饭凉了就硬了。,“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

,闲的!那种人就是还回鸡去?与其这样,张水月一听,什么!还要还给那个肥婆,不如吃了他的鸡,她不也会领情,一样会恨着他们家,还让他恨得实在点

,张瑞平愣愣的看着水月?他以为他听错了。他的月儿平时多乖巧多节俭啊,怎么会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老实的汉子好像突然间不认识女儿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植培师植培师宅在家里的猫|幻情这是一个亡灵不时拜访的世界, 这也是一个魔法与剑的世界, 为了更好地生存, 西维亚的目标是—— 植树种草,绿化全世界!
  • 兽帝邪妃兽帝邪妃若水琉璃|幻情魔灵大陆,强者为尊,灵力幻力盛行,魔兽妖灵难求。 穿越之前,她只是一个一心修炼的孤儿,穿越至此,还是刚出生的婴儿便遭遇追杀,身世成谜,明明想低调,无奈麻烦总是找上门。 她虽懒散,却从来不是好欺负的人,有仇必报,方是正道,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风起云涌,天罚降世,九重天乱,创世神归。 一切只是开始…… “招来天罚的邪恶生灵,理当受地狱炎火灼烧,焚尽一切罪恶!” 既然被认定为邪恶,那她就算翻天覆地也属应当! 雾仙岛,睥睨世间万物?她偏要踩到脚下! 大长老,一神之下万人之上?她照废不误! 创世神,很了不起?她照样让他服服帖帖! “谁若敢伤她,本尊定要这世间万物陪葬!”前世今生,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她。 魔帝重回,万魔归一。 神魔之争,延续万年,由她重启,是否能由她结束? 【片段一】 小妖兽突然觉得自己也该表白一番,于是乎:“若若,从你四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很喜欢很喜欢哦,要不怎么会一直跟在你身边呢?” 某人白眼一翻,毫不领情:“你那时候还是一颗蛋,想走也走不了!” 【片段二】 小妖兽越想越委屈,“若若,我的情敌好多,我给你数数,男人、女人、魔兽、妖灵……” 某人满头黑线,“你可以直接说这世上一切生物都是你的情敌了,小妖,太夸张不好,做人要老实,做兽更要本分。” 小妖兽眼泪汪汪,它哪有夸张,明明就是大实话! 【一对一,无误会,无出轨,无互虐!】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模仿,谢绝借鉴!
  • 孟婆传孟婆传深情|幻情数千年前,听闻昆仑仙山上,因缘巧合,竟幻化出一只白泽仙兽,似乎是因为一缕在昆仑之上飘散不去的仙气。佛祖在那日,在遥远的西方极乐,微微睁开了眼……
  • 异界美男联萌异界美男联萌糖炒栗子|幻情重生到一千年以后,裴笑眼前的世界玄幻了。 某狼:臭蝙蝠,放开爷的女人! 某亲王:本王又没拦着她! 某兽:邪魅狂狷神马的实在是太讨厌了! 某狼:臭女人你给爷自动过来! 裴笑(弱弱滴):我不! 某亲王撇嘴冷笑,某兽煽风点火,某狼抓狂跳脚。 惊险刺激中夹带鸡飞狗跳! 裴笑大怒:姑娘我含辛茹苦的拉扯着某兽,死皮赖脸的赖着某亲王,胆战心惊的躲着某狼过点日子容易么? 再闹,再闹统统滚到我碗里来,煎炒煮炸姑娘我一锅炖了!
  • 第一神婆第一神婆饮留名|幻情什么是易师?易师就是——算卦的! 她本是中国古代哲学研究生,精通周易八卦,奇门遁甲。布阵时意外穿越到贫贱之家,家徒四壁,食不果腹;无良的爹爹为了钱财竟然要将12岁的她“嫁”给得了痨病的老汉冲喜! 饿着肚子逃婚,改头换面,更名换姓…… 她靠着精准的易数,卖卦求生,终于在异世生存下来。本想安稳度日,却因一枚前世带来的铜钱,卷入朝堂纷争、江湖厮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们不让本姑娘过安稳的小日子,本姑娘就搅和你个天翻地覆、家破人亡! 谁叫你得罪了易师呢? 所以说,宁可得罪小人,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会易理术数的——女易师!
  • 玉莲天妖:媚世妖妃倾天下玉莲天妖:媚世妖妃倾天下云冥炫|幻情【宠文+女强+爱情+搞笑】,没有召唤兽的草包,炫炫已发新书《妖孽邪宠:倾世兽妃太撩人》很好看的文文 可是那只妖孽为毛要缠着自己不放? 当丑颜褪去,露出倾城容颜之后,她死于爱人之手,再次睁开眼眸,却变成了皇城鼎鼎有名的丑颜大废物! 说她是不会聚灵的废物,某只妖孽笑得花枝乱颤: 新书简介:前世 丑颜看着恶心倒胃口,死了还污染空气,先下手为强才能抱得美人归啊!” “掩埋在沙堆里面的珍珠,但那只对自己无限卖萌,打滚求包养的兽又是什么?
  • 囧囧仙妻囧囧仙妻宁馨儿1919|幻情轻松种田文,狗血家庭剧。 古装版家有仙妻,看麻辣小仙女调教憨夫成龙,戏耍金枝欲孽! ****************************************************** 不就是牵错根红线点错对鸳鸯吗,为啥她就要被上司踢下来顶缸一个月? 啥?天上一月,人间30年? 天,要让她在这个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大家庭里跟人过30年?! 还要她跟个痴痴呆呆的相公生儿子?! 囧囧囧,这呆夫仙妻,日子可怎么过啊!
  • 妃本红裳之凌霸天下妃本红裳之凌霸天下红衣相思|幻情相传,灵魂徘徊在人世之间不肯离去,是因为生前还有未完之怨! 雪胭,被她人赋予名字的冥界妖灵 死亡,将她的的模样永恒的定格在青春的年华 被黑色厌恶模糊了面容的阎王在一张张狰狞面孔的环绕下,分不清是帅是丑。 “汝,阳寿已尽,奈何阴寿未满,心愿未了…” 心愿未了,心愿未了 雪胭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听见他这般说了 只知道她不知道那心愿是何,难道是因为她死的太早所遗留下了遗愿?! 那么若是复活了呢?!因为这一个疑惑,她借尸还魂 却发现自己不会做人…… 【片段欣赏】 幽幽清风吹拂,满园开放的花儿随风摇摆 如此良辰美景,漂亮少女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眼看着某女又是奄奄一息,一脸菜色仿佛下一秒就会昏倒的模样,漂亮少女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担忧的众人,红唇轻启:“今日可有吃饭?!” 某女怔愣片刻,迷茫摇头:“不曾” “昨日呢?!”她继续问 “没……”想都不待思想,某女果断到 “大昨天呢”嘴角浮现笑意,漂亮少女笑容可人 “没!”又是一果断不加思考 “你是想把自己活生生的饿死吗?!”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重,漂亮少女继续问 “哎!”某女惊讶抬头,一脸疑惑:“为什么一定要吃饭” 众人绝倒 O(∩_∩)O~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皆干净 欢迎跳坑
  • 废材逆袭:呆萌腹黑三小姐废材逆袭:呆萌腹黑三小姐陌筱珊|幻情(已完结包月免费看此文)她是紫翼佣兵界的女王,一朝穿越成为痴傻三小姐。穿越又怎样,在异世她一样混的风生水起。对敌人,她狠绝毒辣,她冰冷凶残。 为解除强大的封印,获取六大神兽的鲜血,她决定闯“上古八荒界”。她有神界大神当靠山,更有上古神兽当小弟,只是这一只狐貂和一只青龙为毛总喜欢打击她?请问,她养得是两只禽、兽吗?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足之处请多多点评!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此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第一药妃带娃跑第一药妃带娃跑水灵妖十二|幻情惨遭失身,未婚夫退婚,凌冰荷穿越到倒霉花家小姐身上。 带宝贝闯天下,炼药升级,狡黠如狐的她玩转天下 虽然未婚生子又是所谓破鞋,却被大陆第一王爷紫苏龙丹追着乱跑 宝贝是她的,绝对不能让给别人! 千夫所指又如何?且看她笑语嫣然,光芒四溢。 当现代赏金猎人在被逼死少女身上重生,并成为罕见的炼药师,伤害她的人,她一定会百倍奉还。对她好的人,她一定倾心付出。不小心溜达一圈,勾走一圈美男芳心,发誓要逍遥一世人。 斗气大陆,斗气师主要分为三个大阶段,人阶,地阶,天阶,武力胜过一切。 片段:未婚夫曲莲非雪脸色却微微铁青,这些人乱嚼什么舌头根,只是一股莫名的酸度之意却涌上了曲莲非雪心头。她,她真的是不知检点。娶了这种女人,自己名声岂不是受到玷污?可是自己不要她,让她攀上别的男人,在其他男人怀中笑得如此肆意好看吗?曲莲非雪不知为何,只要想想,就觉得难以接受。 然而再见凌冰荷时候,她身边已经有一名男子,俊美宛如天神,看着她的眼中更有淡淡的温柔。当她灿然一笑,曲莲非雪才发现,也许自己早爱上了她,只是自己浑然不觉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