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这只是一个开始(1) 第20章

,“那就……”小教主抬了抬下巴,眸色平静的让苏清浅有些没底气!这小孩怎么会沉静成这样啊

她颤了颤:瘫坐在了地上。“你、为什么、凭什么。”,田思思看着挡在她面前的苏清浅,她看着小教主被抓着的手,完全不挣脱的手,她愣住了

”,“为什么士兵不再坚持最后一天。答案很简单……爱情不能只是一个人的付出。士兵用九十九天证明爱,用第一百天?证明尊严

”:田思思瞪着苏清浅。“你、以为、你要、帮我

,幽梦和幽魂心里都清楚。她靠近不了教主。再怎么努力都靠近不了

啊,嗯,他们不该对夫人抱有期待的。嗯。,“……”幽梦、幽魂一脸无力

,一步,一步。一步

”,小教主抬起的手一顿?“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要惩罚你:就得连我自己一块惩罚?你想要用这个理由让我放过你

苏清浅看着颤颤巍巍站着的田思思。她露出了一抹笑。,苏清浅松开手,小教主收回手腕,平静的放下,也出乎意料的,居然没有对这两人动手

她不屑的。不屑的。,苏清浅带着她来到这里,她以为……苏清浅会傻傻的,帮她,助她

花清泷吞了吞喉间的口水,歪过头。看向幽梦。,房间内,苏清浅搭着田思思的肩膀,她的身后,是看着自己手腕沉默的教主

”,苏清浅咧嘴一笑,再次抬眸时,眉宇之间的自信与灿烂笑容夺目到让人无法忽视。“不是:是让你支持我

,幽梦的眼神平静的望着他,明摆的告诉他……你说的不可能的事。就是事实

,田思思也应该明白,在触碰到的前一秒。教主……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但是田思思。没有停下

,花清泷轻笑了一声后,扯开了门口的幽魂。砰的一声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苏清浅点头。“嗯:是帮你啊

”:花清泷欲哭无泪的挤出一抹笑!“教主……是

”:花清泷笑。“我找教主有事

“……”从容的小教主

“……”

”,花清泷刚准备开口和小教主解释,就看见小教主目光冰冷的转头,看着自己几秒后:扫了眼田思思。“把她带下去

因为他们的教主,是从不会受人威胁的!任何人。,房间内,田思思已经被花清泷带了下去,依旧守在旁边的幽梦脸上一惊,悄悄抬眸看去。这次夫人,载定了

所以教主这算是……放人了

”,花清泷一愣,眨着眼睛不敢置信?“教主?夫人?救人?那个我一抬手就吓得要死要活的夫人?竟然还会为了救人反抗教主?你在开玩笑么。撒谎也撒个好点的:你以为我是夫人那样好糊弄的么

砰——

在田思思的视线中:苏清浅突然变脸怒吼!“连士兵都知道看上公主!你居然就喜欢一个小屁孩!恋童癖也要适可而止啊!”作为她的人!居然如此恋童癖!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就在田思思愣住的同时,苏清浅用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在远处那抹身影飘过来的同时。他伸手拦住

小教主目光冰冷平静的看着

”,苏清浅激动的转身,望着小教主,夸奖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小教主平静的抬眸。“下面:咱们就来实施处罚吧

,本来打算随意一听的幽魂和幽梦听苏清浅说到这,都不由得抬头看去。田思思也疑惑的看着苏清浅

做人!无耻一点是可以有的!这是苏清浅在圣教生存学到的第一课!,支持我的做法!若真的要惩罚田思思!就先惩罚她!要惩罚她!就连自己一起惩罚好了

,苏清浅的声音轻轻柔柔。不算好听

,纵然没有说全,但是他们都听得懂。她想说什么

”苏清浅连忙把手抵在了小教主的肩膀上,阻止了小教主的靠近,她慌张的吞着口水道?“如……如果要惩罚我的话,那么同样作为我上司的你:又该怎么处置呢!”,“慢……慢着

如果她能说全,她一定会鄙夷的骂她……你以为你是仙女么?你以为你能成功说通我?你想告诉我什么?你要教育我么?你以为你是谁。,田思思的眼神透出几分鄙夷和嘲讽,似乎在笑苏清浅的傻,她的蠢

此时幽魂察觉到了有人接近,突然开门出去,然后带上了门。守在了门口。,“……”啊,不再对夫人抱有任何期待了,这人蠢的没救了,没救了。幽梦面无表情的别过脸去

这种选择才是对……,看见苏清浅明显后退的表情,幽魂和幽梦都松了口气,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苏清浅唰的一下提起了裙摆,娇羞的露出了自己的半条小腿!“可以顺便连腿毛一起剃了么。”眨眼:闪亮的星星眼望着小教主

哦闹!真的要成为史上第一个光头教主夫人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嗯,我记得不太清楚了……说的,大概是一个士兵,爱上了一个公主,公主告诉他呢,如果他愿意连续100个晚上守在她的楼下?她就接受他

小教主,眼也不眨的,平静的抬起了手。快如闪电出掌。,田思思,朝着小教主伸出了手

,苏清浅吞了吞喉间的口水,不太确定的看向幽梦,幽梦微微点了点头。给了苏清浅肯定

,幽魂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了声音有简洁的话语道出了来龙去脉。示意花清泷不要这个时候进去送死

她的目光一柔。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倒在地上的田思思没有理会苏清浅,只是挣扎着爬了起来,终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看着坐在床上的小教主

他抬眸,看了眼抓住他手的苏清浅,然后看了眼田思思。最后收起了掌心暗藏的内劲。,小教主莹白的手被抓住,小教主没有避开,反而停了下来

田思思轰然倒地

”,苏清浅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直接无视田思思的眼神,继续说。“于是士兵照做了,他等了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了第九十九天:士兵离开了

”:苏清浅错愕的转头?“不是被雷的这么厉害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丑女选夫记丑女选夫记为溪伴桥|古言当她是丑女的时候,他就爱上了她,凤凰涅槃,复仇之后……是昔日情人,还是妖媚的鱼族王子?是生死相依的微服君王,还是双眸剪水的宗主?是绚烂缤纷的护卫,还是纵横天下的魔法师……她的爱何去何从……
  • 权谋天下:以皇后之名权谋天下:以皇后之名林晚晚|古言她,是金牌律师,同样也是杀手界顶级杀手,亦正亦邪,冷血无情。他,是夏国尊贵的皇子,清朗俊逸,姿容绝色,亦是他国的阶下囚,沦为质子。一朝穿越,当冷酷无情的她,遇到同样冷血的他,到底是谁能降服谁?她冷冷的瞅着他:“你给我力量,我还你这天下。”他朝她笑,如罂粟,说:“好。”
  • 邪医狂妃邪医狂妃痕无双|古言◆ 她是现代医界第一主刀手,活泼搞怪,霸气稳重。 她是古代京城第一草包女,倾国倾城,胆小怕事。 当高傲的灵魂附身到草包三小姐身上,再次睁眼后目光灼灼,岂能任人宰割。一道指令,打得挑事之人再不能开口说话。 一根银针,让九皇子三日疯癫,丢尽颜面。 五日下来,她所到之处皆是鸦雀无声,让人胆寒森森。 一把手术刀,既可让人起死回生,又可让人生不如死。 民间赫然而起的‘曼陀罗’医社,从此威震四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非触碰她的底线,且看一代邪医如何执掌乾坤,尽显风华! “动我的人,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 “想要宠物,这有多难,只要你说出来。”某男冷魅道。 “你做不到。”淡笑一声。 “夜莺、老鹰、虎鹿还是什么,都难不倒本殿下。”目光寒冷,无尽霸气扩散。 “就养‘草泥马’。” . ◆ 神秘妖孽公子:“如果你做我的女人,我愿意为你放弃所有。” “打个商量,要么我杀了你,要么你自杀。”手握手术刀,满眼的不屑与狂妄。 ◆ 墨君皇——北烟国八皇子,银发飘然,霸气狂妄,拥有绝色的美貌与权威,冷漠如鹰的眼眸中是邪恶的魔性还是烂漫的天真?从来不近女色的他又被谁迷了眼眸? 暮轻尘——古意阁阁主,白衣谪仙,温和谦逊,身份如谜。他富可敌国,野心肆意,但却为她放弃半壁江山。 夜留影——迷途羔羊,腹黑强大,半面喋血面具,遮盖不住他那血红色的阴翳瞳仁。无数女子倾慕的对象,却甘愿在她身边当一个随从,忠心不二。 墨少白——北烟国四皇子,沉默少言,目光如鹰。不善动情的他,为何又在大雪纷飞之夜肝肠寸断? 发飞扬,雪飘然,倾国男子何等费心,只为那神秘邪恶、古灵精怪的狂医女神倾城一笑。 ———————————————— 推荐文文 《夫君,束手就擒》
  • 妃不还朝妃不还朝水烟澜|古言他将她打入冷宫,他赐她三尺白绫,原来他是真的要杀了她。要死,可以,不过要她自己来,从此她的心,她的身,她的命再与他无关。慕容宸,我只愿生生世世与你再不相见。犹记当年春,杏花墙上佳人笑。仅一眼,魂便销,不见百花妖。又是一年春,故人墙头无人笑,唯见杏花娇。苏嫣若想,那日她若不爬上杏花墙头,他与她今生或许便不会有这场孽缘。
  • 迷糊太后:误闯皇帝的老窝迷糊太后:误闯皇帝的老窝九半儿|古言人家穿越成皇后貌美如花,在后宫呼风唤雨,她却丑不忍睹,人人喊打,处处受人欺凌。她誓要混出个皇后样,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杀一双,最终皇帝老儿挂了,欺凌过她的皇子公主见她便行大礼:“太后吉祥!”
  • 冷雨名花冷雨名花康素爱罗|古言夜茗山庄第十七任庄主鄢弄影惊喜的发现,自己那武功天下第一的梦想,居然就要实现了。 可是为什么总有人孜孜不倦地想要坏她宏伟大业?这么执着的对手来之不易,那就且斗且珍惜吧。
  • 繁花落尽心逝十年繁花落尽心逝十年依子|古言那一季的繁花开得灿烂,在清风中静静地摇曳着,散落了一地的哀伤。那时候的他们并不懂得什么是爱,只是她深深地落进了他的心里,他深深地跌入了她的心中。日月流逝间,她对爱情从怀疑变得不相信。于是,在她的心里,落下了一个十年,关于生死,关于自己。
  • 富贵春深富贵春深梨花瘦|古言,当然还有一群渣亲戚。有钱也是个大问题。当你没有能力时,有父有母有兄弟。非万能女主步步生花。没有金手指,现代悲催女心理医师死后被老天开了金手指得以重生在异世富豪之家,没有空间万能
  • 倾城第一鬼妃倾城第一鬼妃洛骅|古言十里红妆,万里红绸,南齐国唯一一位外姓的王爷“宣翼王”与当朝丞相之女于今日成婚。大红的花轿缓缓的行过,却不知轿中的人儿早已被换做他人。 明明是一场骗局,她要的只不过是全身而退,却不料终归敌不过腹黑阴险男子的步步为营,一次次的沦陷。 秦淮,一个貌可祸国,才可倾国,势可覆国的决绝女子,却有着一颗坚毅腹黑,缜密搞怪的玲珑剔透心。她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在风平浪静的南齐大陆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慕亦骅,南齐国唯一一位外姓的王爷,因身上带有雷电而被称为“死神王爷”,为人阴冷腹黑,暴怒无常,却没有想到一切原来另有隐情。 一朝相识,一颗心至此抛出,从此难以回归。 片段一: 管家神色匆匆的赶来,“王爷,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人,还有一个人和王妃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她还说王妃是…妓女。” 正在软榻上下着棋的男子嘴角轻笑:“这件事,王妃应该怎么做?” 对面的女子轻笑:“妖言惑众,拖下去,杖毙。” 片段二: “王爷,不好了,太子,皇子,宁家的公子都在门口求见王妃。” 正闭着眼睛养神的男子猛的睁开眼睛,手中的茶杯在瞬间捏碎:“全部轰走,方圆五里内不要在看到他们的身影。加强西苑的守备,除非本王的允许,不许王妃外出半步。” 管家满脸黑线。 轰走?那可是太子啊。 软禁?那可是王妃啊。看来王府今日又得安宁了。 片段三: 西岐国。 一女子看着一个面色冰冷的男子开口:“如果我真的能做到你说的这些,你怎么办?” 男子冰冷的挑眉,“到时随便你怎么做。” “好。”片刻,男子惊讶的看着她,冰冷的眸子竟有些轻微的晃动。 “我让你做我的妃子,可好?” “不好。”她回答的坚决,“我成过亲了。” 推荐洛的完结文《倾城第一懒妃》 她是商界的一朵奇葩,仅仅五年就成为引领商业方向的传奇人物。 一朝穿越,化身为上京四大影卫之首,至此笑傲人间,引起波澜无数。 纵使她美貌惊人、才华惊人、权力惊人、胆识谋略无人能及。 又纵使她刁酸古怪、喜怒无常、不谙世事、一旦认真所向无敌。 然,她慵懒无比。 无论是冷酷无情残暴的大皇子,还是尊贵无比的穆天皇,更甚至是让心酸让她烦让她无可奈何的“风流夫君”… 只要她“懒病”一发作,全都一边凉快去。 据传,他是最不受穆天皇宠爱的四皇子,荒淫无度,整日沉迷于酒色,不理政事,是众位心怀不轨的皇子和大臣最为放心的所在… 一朝结缘,她才发现另有隐情… 片段欣赏: 管家急匆匆的跑来,“王爷,三皇子前来求见王妃。” 榻上的人儿眼角轻抬,“就说王妃与本王正忙,不宜见客。” … “王爷,大皇子夜探王府,意欲进入王妃别苑。” 椅子上的人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他进去了吗?” “没有” … “王爷,一个蓝衫男子从王妃的别苑中飞出。” “什么!”原本闭着眼睛养神的男子猛的睁开眼睛,狂跳起来大喊:“抓住他,阉了!你,命王府所有人前往王妃别苑,就算撬也要把门给本王撬开。” .
  • 妾身不为妃妾身不为妃将离|古言命为丫鬟,此生既定。侍候主人,陪同出嫁。一入侯门,再无回寰。此女本非婢,却因祸成奴,只求逃离深渊,重获自由之身。美梦可否成真?也许命中注定,难逃王侯之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