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1章

说完,离蕊气乎乎地甩下刀就走,压根儿就没在意那屋子里的两个男人是何种表情

”回神后的杜正轩一脸落井下石地庆幸着,你被一个女人盯上了!这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喔!“哈,宣武王,那永昌公主是在跟你宣战了!”最重要的是,那女是是爱恋地盯还好,至少还会得到一些额外的温香享受;偏偏是被一个满眼愤恨的女子盯上,“如果我没有听错,并以婚姻相胁,呃……真不知是该叹那女人的意气用事还是叹那男人的可怜啊

离蕊的脸更红了,回想着每次生气时,谈文博就直接把她按倒在床上这样那样的,“这个……”被杜晓月一问,就算那会子再怎么生气,也被他扰得没有气了……然后就只好乖乖地顺了他的意

可是谈文博亲手调练出来的,杜正轩闷笑一声,忠主得很,一般的人想碰那马都很难,更别说是骑上它了。永昌公主今日能骑它也算是奇迹一桩,那马,但想把马带走,那还得看马的主人愿意不愿意了

所以,真正出海的人并不多

她们去了大东皇朝。但不知,她们能不能安全地到达大东皇朝,也不知,她们会在那边遇着什么人,大东皇朝,发生什么事!也许她们会在那里相遇,再有一个好的归宿吧

”杜晓月慢幽幽地睁开眼,斜侧着脸看着这个已经怒火中烧的离蕊妯娌,“行了!什么事呀,扬起个浅浅的笑,“谁又把我们美丽可爱的宣王妃给惹怒了?宣王妃?是宣武王吗?”

我没事!”杜晓月回神,浅浅一笑,带着几丝慵懒,只是眉间多了几丝担忧离愁,“嗯,“我想睡一会儿,你去找孩子们玩吧!”

谈文博是个温吞的人,不过,呃……原来是这样啊!杜晓月算是明白地点了点头,没料着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惹恼他家夫人啊!“那你怒了后,宣武王又是怎么哄你的啊?”杜晓月有些不怀好意地问

红绸不知是从哪里打听到消息,听闻青竹在被赦免后,一年前,被人带出了海,从此就没有了消息。而红绸念及与青竹的情份,求了杜晓月,但是,放她出宫,然后要去寻青竹

“敢问本公主是谁?哼!告诉你,本公主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野花、刺花、野猴子、踢来踢出当废品丢的永昌公主!”离蕊竖眉,脸上的怒火是不言而喻的

浅浅一笑,“放心!”谈文博瞧了一眼那丢上地上的刀,“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本王到是要看看野猴子是如何蹦达的。”

杜晓月轻轻合上眼,可脑子里全是当年初进宫时青竹、红绸围在自己身边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想着以后就真的没办法见到她们了,心中不免一阵失落

还不是你那两个好儿子!结果呢,皇后在御花园的榻上睡着了,女儿跟皇后的女儿一边玩去了,“你还好意思说!”离蕊想着就来气,然后就被两个折闹不停的皇子逼着教什么武,等到武完一套剑法时,教皇子武的师傅来了,明明是带着女儿进宫跟皇后聊天开心的,还告诉她那套剑术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教会皇子了。然后离蕊又知道,她被她的两个小侄子给当猴子耍了

可红绸不死心,只得答应。苦苦求了杜晓月三天,杜晓月不忍,担心红绸这一去也怕是有去无回。但她出宫一年后都没有什么行动,杜晓月还以为她是打消了出海的念头,但不知,杜晓月本是不答应,最后,红绸还是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也坐到了杜晓月的身旁,一脸严肃地道,“昨天我听博说,“对了!”离蕊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你去看放出宫的大宫女红绸搭船出海了,好像是往大东国那边去了。”

只能在心底自问着,再瞧谈文博一脸自信,杜正轩忽然有种感觉,呃……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这宣武王对那猴子产生了一点点兴趣了吗?杜正轩不敢问出口,这位看猴子耍戏的人极有可能会被那猴子反戏一场,然后就再也离不了那猴子了

懊恼地叹了口气,“可惜没办法,在家里时,那可恶的谈文博隔三叉五地惹怒我,“我也很想改啊!”离蕊也数不清这话杜晓月是第几次提起了,你说,我怎么改?”

“你是谁?!竟敢私自闯进来,好大的胆子!”杜正轩立即站起了身,沉着脸喝道

心中一下子害怕了,“皇后,本想告诉她这件事,是因为那大宫女人很好,与杜晓月的关系也很好,皇后!”离蕊见着杜晓月眼神无光,但不知,杜晓月听后会是这样的反应

也了解当杜晓月说想要休息一会儿时,就意思味着别来打扰她。缓缓地起身,可瞧着杜晓月的神色看上去还算正常,离蕊也跟杜晓月认识几年了,但离蕊总觉得刚才的话是说错了。轻厥了唇,想着还是一会儿让皇上来瞧瞧皇后比较好

离蕊与谈文博之间究竟经历了什么已经无法细究了,但是,那三年前的那番豪言语后,三年后的某日午后,斐亚的皇宫御花园里正是热闹得很

宣武王,长得也不难看,你听好了!本公主现在不仅不逃了,而且回京后,本公主就像斐亚的皇上请旨跟你成亲!哼!本公主不是野猴子吗?好!三哥不要她了,把她远嫁,引得离蕊更是生气了,结果这边的人也是这个嫌那个嫌的,她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喜了?怎么就这么惹人嫌?想到这里,离蕊不由地将茅头对准了那个从昨晚自己出逃开始就看戏的王爷,想着她好歹也是一国公主,用刀尖指着宣武王,横眉瞪眼:“你!那本公主就跟你野到底,谈文博和杜正轩地不出声,从今天起,本公主就缠你个没完没了!”

但出海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那个国家的被发现,尤其是在这种航海技术落后的时代里,几乎就是在拿着命来出海了。还是得益于一次航海事故,大东国,几年前,沿海有人救起了一艘船,是最近几年才被斐亚国的人所知的一个国家,上面的存活者说他们是来自海的另一边一个叫大东皇朝的国家。。然后,斐亚的子民陆陆续续地开始出海,想到那传说中的大东国去看看

,春去秋又来。一晃五年又过去了

!皇后。杜晓月!“皇后娘娘!皇后!”最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让御花园里的树叶都被吓掉了两片

也算是没有有白废时间在这里跟谈文博闲扯了这么久!这离蕊公主的功夫并不高深,宣武王,当她靠近这边偷听时,屋里的两个人怎么会不知道?”,所以:佯装不解地问?杜正轩忍着笑,你不是说永昌公主已经逃亲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永昌公主?嗯,看来,她差不多把这谈话都听去了吧

那两小子一定是极喜欢你生气时的可爱样子,又受不得一点刺激,因为自己也很想欺负她呀!那两个小子又惹你生气啦!”杜晓月笑眯眯地坐起了身,可还未坐直,而且脸红红,又斜靠到榻上了,“唉,眼红红,不是我说你,看上去,所以才故意在捉弄你的啦!,离蕊?就火了,“哎哟!”没办法,离蕊性子有些辣,就让人很想欺负。所以,一激动,一歪身,杜晓月也不责怪那两个臭小子想欺负她啦,你那火一样的性子得改改了

”?“你不怕皇上怪罪

?“怪罪又怎么样!他总不能把本王给灭了吧。”谈文博斜眼

,反正这种事!直接封嘴……所以他们两人遇着的情况也差不多很相似啦……反正他们是两兄弟,杜晓月也不细问啦,也许在某些事上,呃……想着每次要跟谈文昊争吵时,谈文昊都是二话不说,还真是有共同点呢

”,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凶神恶煞地娇喝!“你家皇兄不会把你灭了,而就在这时,一道红影飘了进屋,那就由本公主来灭

,杜晓月一听。微微一怔,目光带着几丝游离

然后就被侍卫发现了……”说到这里,否则还不知道有人居然这样说我!”,离蕊就一脸郁闷地道!“都是那该死的马:离蕊又是一脸愤怒,不待谈文博开口,“还好我回来了,走了大半天,居然又绕了回来

上一章第130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繁华录繁华录嘉滢|古言她,聪敏慧黠。睿智的头脑里那五千年的文化积淀,使她在初唐那个繁华盛世里取得一番傲人的成就。从商贾之女到大唐郡主,她头上笼罩着无数耀眼的光环。 然而,就在她集万千荣宠于一身之时,命运之神却给了她重重磨难。 于是,聪明绝顶的她与命运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 作者群:108911050 读者群:108911250 欢迎各位加入!
  • 第一女纨绔第一女纨绔蝶恋花花恋蕊|古言21新世纪隐宗神医嫡系传人,身怀绝术的她为了救人死而复生,意外重生在体弱多病的白府的嫡长子。 什么?她是男人? 在身上摸了半天,她拍着平平飞机场吐了一口气,没带把子,幸好!幸好! 从此,京城第一纨绔出现,横行霸道,飞扬跋扈,满城鸡犬不宁,人见人怕,鬼见鬼愁! 世人皆叹,此子是战神家族之不幸也! 某女仰天控诉:装B懂不懂!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你以为姐容易么? 佛曰: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万事皆空,施主不必介意! ================== 战神父亲战死沙场,母亲沉睡昏迷不醒,叔父双膝残废,家族面临破落,年高爷爷苦力支撑,一代忠臣渐渐落难... 一枚古玉,女身变男身,调换自由,她第一纨绔如何承担家族昔日辉煌? 谁在暗中谋划,谁欲灭白家满门? 山雨欲来风满楼,屠尽天下又何妨! 红颜一怒溅血三千里,纤纤素手扭转乾坤! 片断: “以前是你抢女人,今天让本太子抢你一次!”尊贵不凡的某男轻描淡写地开口! “不合情理,要抢也是由我抢!”气焰嚣张的女子摇着手中的扇子,一副风流倜傥的派头,义气禀然地叫。 “我是太子!”某男眸底幽光流转,温柔地提醒她! “有什么了不起,照抢!”嚣张跋扈的人豪迈地拍胸口,一锤定音! “……以后本太子有万里江山……” “抢,抢,我抢!”某女想都没有想,全盘接下! “太好了,以后本太子就可以吃喝玩乐,辛苦太子妃了!”某男终于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笑容如狐狸! “靠,你说什么?”被下套的某女呆了几秒钟,回过神来,揪住某太子的衣襟大怒! “太子妃,以后由你管理万里江山,吃喝玩乐是本太子的事!”某男忽然肆意地大笑了起来,眉宇之间风华无限! “休想,本人才是第一纨绔子弟,谁也不许抢!”某女气得跳脚,她怎么老中这只狐狸的计! 推恋恋文文: 《桃花劫:绝色天医》链接:(此文参加年会,希望亲亲们给予投几票票,谢谢!!) 《农家酿酒女》链接: P:本文作者心灵脆弱不堪,为了不影响作者写文心情,谢绝辱骂,如有必删!
  • 搞怪皇妃搞怪皇妃叶子忻|古言做飞机也能穿越?穿越就穿越吧,有机会学琴棋书画也不错。可是,人太优秀了也不好。
  • 穿越之亲妈后妈穿越之亲妈后妈下玄月的天|古言穿越!这种事情也能发生在我的身上!宗雯醒来看着一身狼狈的自己,感叹不已。 不受宠!好吧,反正我也不需要,只要有机会就泡美男去,谁管他是不是护国大将军。 弃妃!唉。没想到我宗雯也有成为弃妃的时候,还是个被送人的。算了算了,弃妃我无所谓,只当是多一重身份罢了! 儿子!这下好了,连分娩的痛苦都省了,两个儿子已经很多了,我应该不需要再生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穿越者宗雯开始在古代的生活。降继子,收毒蛇;闯皇宫,揍皇上;继子桀骜,亲子腹黑,还有一个调皮捣蛋干儿子;将军冷酷,皇帝霸道,王爷如花,公子如玉,绝色管家是小受,邪魅男子是材狼,美男一个接一个,就是比不过咱俊美无双,粉嫩清纯的好儿子!谁想伤害他们,我就与谁誓不两立! 不过,貌似三个儿子都不是什么软脚虾。 齐子尧语录:“老,老妈?你很有自知之明,你确实很老。不过,妈妈可是妓院老鸨的称呼,你想不开要堕落青楼吗?” 顾雪松语录:“喂,女人,有没有兴趣陪本少爷逛青楼,我可以考虑给你工钱,当然也可以为你创造和我爹单独见面的机会。” 喻紫箫语录:“你,调戏良家少男!我不管,赔钱,不赔就拉你见官!” 各位亲们,玄天的新小说出炉了!本文走的是幽默温情路线。女主有些迷糊,有些可爱,但精明的时候也很精明。可惜,就是被男主和两个儿子压迫。在这部小说中,女主的两个正太儿子可是很强大的!本文先主既讲亲情,又讲爱情。就看女主怎样抢回儿子,怎样带着儿子大闹宁国吧! 喜欢的亲们多多投票,多多收藏! 推荐自己的新文: 《冷女御夫》 《五岁儿子是相公》 《一个儿子七位夫》 朋友的文: 《结香》
  • 妖孽太子之邪妃萌宝妖孽太子之邪妃萌宝漠云兮|古言叶云兮前世是个为钱拼命养活自己的普通人,一朝重生,她是神武国凤城首富叶家独女,是个爹疼娘爱的富二代。为了打理叶家的百万家产,过好逍遥自在的纨绔生活,她女扮男装用前世知识做起神童。 五岁那年,一个诡异的美人师父闻名而来强收她为徒,一只千年灵鼠如影随形的逼着她学武功,一个无赖皇上威胁她做了怪癖太子的侍读,她的理想生活没了。 ——当那个一袭墨袍绝美的太子殿下遭遇月圆之夜,她才知,他是一个背负天谴的悲哀半妖。 ——传言,半妖遇有缘人可得一次真正成人的机会,她与他的相遇拉开一场天道之争... ——◆◇——◇◆——◆◇——◇◆—— 本文一对一,人妖恋为主,双养成系列。涉及亲情、友情等。 本文有浓厚的玄幻色彩,没有宫斗宅斗等元素,炮灰不多,旨在讲述一份人妖之间的美丽爱情。相知相爱相守,有平淡,有激烈,无误会。
  • 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跨越时空之我是水若灵净智居士|古言“水若灵,本王要让你知道,你,究竟是谁.”南宫泽说完,就一掌击碎了水若灵的衣服.“放开我,你这个怪物,呜呜,放开我!”水若灵竭力地哭喊着。“放开你,哼,休想,这辈子你也甭想逃离本王。”我本是留日博士,带着忐忑的心情准备回国开创一番事业,却不料飞机失事,致使我穿越到陌生的时空,变成了当朝丞相的小女儿。 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弃妃重生弃妃重生怜萱|古言不管古代还是现代,每年的六月初都会有几天很热。响午火辣的太阳晒得园里的花草全弯了腰,柳叶坐在窗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手扇闭目养神。 五天了,柳叶的心已从开始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的逐渐平静如一潭死水。 想起刚醒来看见眼前古色古香的一切时心很慌,但却没笨到问你们是在拍戏吗? 没有摄像机、也没有工作人员,白痴才认为是拍戏,所以她倒霉地穿了。没想到宿舍那些花痴整天泡在网上看的穿越小说是真的! ……
  • 嫡手遮天:彪悍太子妃嫡手遮天:彪悍太子妃司徒雪刃|古言“如不是为了王位,朕又怎会娶你这商家之女?”往日恩爱的夫君却是说出此等骇人听闻之言。皇陵中,万箭穿心,身虽死而心未灭。夏璎珞对天盟誓,如有来世定不嫁入宫门、坐那凤椅。所有欺辱,定当百倍奉还!
  • 且让红尘风化爱的虚名且让红尘风化爱的虚名想去埃及的羊|古言她是身世飘零的美貌女子,年幼时承蒙奶奶收留,才得以长大成人。她有心心念念的男友,对方却对她有所保留。奶奶弥留之际,希望看到她成婚,她找到男友却遭遇拒绝。一直在身边默默守护的富家子弟,主动提出要和她假结婚,其实是想慢慢拉近和她的距离。她会放开心结接受幸福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溺宠至尊狂妃溺宠至尊狂妃墨十泗|古言她,温柔,令黑白两道都闻之色变的冷面杀手,代号“千面”,狠烈决绝,被组织放弃之后,一场意外,灵魂在柔弱不堪且被万千人唾弃的镇国公嫡女身上重生! 他,冷澈,外人口中一无是处的病弱王爷,却无人知,真实的他,是怎样的光华万丈,拥有怎样足以睥睨天下的霸气。 就在所有人都在看她与他这一段婚姻笑话的时候,却不知,她,不再是她! 既然给她再生,那么这一世,她的命不再由谁掌控! 她那溢放的光华,究竟令多少人恐慌,又令多少人为之倾倒。 然而这一世,她想要的是自在的生活,偏偏,天不遂人愿。 * 当她夺回本属于她的地位,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匍匐在她面前的人,不屑道:“想要我的镇国公府是吗?可以,这个女人任我处置,再把我娘从阎王那唤回来,我这镇国公府拱手送给你。” “妹妹,既然你这么喜欢抢姐姐的东西和男人,那姐姐就把这镇国公府里的男人都送给你如何?不知妹妹到时忙得过来吗?” 看着悔恨不已的前未婚夫,她只是妩媚一笑,“在我眼里,你连废物都不如。” 面对趋之若鹜的男人,她冷傲:“谁若赢得了我,我便休夫再嫁。” 她可以狂傲地说,“这万里河山,我助谁,谁便可得到。” * 当强势的她遇到强大的他,结果,究竟是谁征服谁?她说,她的温柔,只对于他。 他说,他的冷澈,只有她能融化。男强女强,强强联合,宠文无虐,放心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