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导演心得——导演的功夫在戏外(2)

黄天霸拜山是假,探山是真。他留神山寨的一草一木……大头目迎上前:“镖客上山来了。”黄天霸急回头:“上山来了。”大头目介绍:“这是我家寨主。”黄天霸礼貌地趋步向前:“寨主……”他仔细观察这位寨主,留神其一言一行,随机应变,寻觅破案的蛛丝马迹。为了取信这寨主,假意说“要上山入伙”。窦尔敦性情豪爽仗义,信以为真,黄天霸乘机说:“有桩好买卖献于寨主。”窦尔敦问:“什么好买卖?”

戏剧与杂技同台演出不是从今日始,源远流长,不知从何年何月分道扬镳,各自成为一个独立的表演体系。艺术“无国界”,互为影响,相互观摩学习,取长补短,共同提高。在戏剧的表演中就能看到杂技的影子,有些特技就是从杂技演化而来的,例如《金钱豹》的耍叉、《螺丝峪》的耍锤、孙悟空在武斗中的以棍弄刀、耍锤等等。解放前上海大舞台排演新戏,就把踩木球耍绸子、耍盘子搬上舞台。这种搬演不是模仿,是根据剧情的需要和人物的特点,把杂技加以改造,溶解消化,纳入京剧的表演体系中,“变死马为活马”,成为特技,使之与戏剧艺术和谐统一。这是吸收,不是简单的拿来主义,没有破坏戏剧艺术的统一性,观众也不会把特技看成是杂技。戏剧中的特技是表演艺术的精华,为剧中人物形象增光添彩,为戏剧艺术增加无限魅力

“要是复杂呢?”陈云超问

戏剧与杂技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有共性,也有个性;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戏剧以唱为主,杂技以表演为主,分工不同,各有特色,都是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

特技、绝招必须与剧情、剧中人物吻合,才有生命力。《游西湖》又名《李慧娘》,河北梆子单演《放裴》一折,又名《阴阳扇》。南宋奸相贾似道携爱姬李慧娘,泛舟西湖,偶遇书生裴禹,李慧娘失口赞叹“美哉少年”。贾似道疑李慧娘有二心,回到相府便把她残杀。阴司大判怜惜她死得冤苦,赐她阴阳宝扇一把,叫她重返阳世与裴禹团聚。贾似道把裴禹诱进相府,囚禁在红梅阁中,又派廖寅去杀他。李慧娘救裴禹连夜逃出相府,廖寅手执火把随后赶来,举起钢刀要杀裴禹,在紧急关头,李慧娘把阴阳宝扇一挥,闪电一般一团烈火,吓退廖寅,救了裴禹。这个场景很惊险,火是哪里来的?是阴阳宝扇煽出来的吗?当然不是,是检场的放的一把彩火。戏剧改革净化舞台,检场人员取消了,再演此剧谁来放火?许多艺人为解决这一难题,开动脑筋想办法,借鉴“火判”用嘴喷火的特技,反复研究,终于找到一个妙法,利用廖寅手中的火把为火种,李慧娘用嘴喷火——民间传说有“鬼火”,李慧娘是“鬼”,她来喷火与剧情吻合,也有生活根据,演出效果非常精彩,颇受观众欢迎。但有个别演员演此剧,为了讨好、取悦观众,抓住廖寅的火把,连续喷火十余次,卖弄技巧,脱离了剧情,不可取

§§§第9节演员要敢于创新

王玄增主演武丑。他说他有一次演《时迁盗墓》——旧时演这出戏,时迁挖开墓穴,从中出来许多小鬼,困住时迁打闹纠缠。扮演小鬼的武行和时迁比武,比赛走“小排头”(武功技巧),“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有点像杂耍竞技,轮流表演,各自花样不准重复,谁没有新鲜玩意了就自动淘汰下场。最后有一个武行和王玄增展开竞赛,王玄增走什么他模仿什么,一丝不差。这明显是和王玄增较劲,台下观众也看出来了,使劲给这个武行叫好,鼓掌助威。这个武行就更加放肆,一定要和王玄增比个高下。王玄增为了能胜这个武行,使出浑身解数,累得满头大汗。经过数番较量,都没难倒“小鬼”。逼得王玄增无可奈何,最后搬出一条板凳,左脚踏在板凳上,右脚飞起,“啪啪啪”连打三个飞脚,左脚不离板凳。这一招难度很大,这个武行没有练过,面有难色,台下观众一再给他鼓掌,叫好加油。这个武行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一试,他左脚踏在板凳上,铆足了劲提起右脚——功夫不到力不从心,右脚刚抬起左脚便从板凳上滑下来,摔了个“嘴啃地”。台下观众一阵大笑,这个武行爬起来面带羞惭,向王玄增深深一躬,表示服输下场。王玄增说:“要不是这个飞脚救了驾,那一次非栽了不可。”

特技、绝招是舞台表演艺术的精华,要珍惜,不可滥用。某大艺术家的水袖功早已享誉社会,看过的人都说好,但他平时演出绝不肯显露,只在唯一的特定剧目中,才肯展现给观众,倍感神秘。许多观众都渴望一睹为快,每当剧场上演此剧,观众爆满,一票难求。现在青年演员掌握了此项技术,在舞台演出中不论喜怒哀乐、什么角色,都耍水袖,大有泛滥之势

山西省京剧团团长、著名演员李铁英和著名武生演员陈云超在天津时,与著名演员厉慧良过往甚密,他三人虽不是同堂学艺,但共同师承同一名老艺人,互称师兄师弟。有一天,他三人一同参加市领导召开的会议,人还未到齐。陈云超对厉慧良说:“你空闲时,请给我说说《安天会》。”厉慧良满口答应,说:“我现在就空闲。”顺手拉过一张桌子,搬来一把椅子,就开始说戏。边说边比画,说到孙悟空偷桃时,要翻过桌子坐在里边的椅子背上。厉慧良说:“简单点,你跳过去就行啦。”

杂技演员为了改变单一卖弄技巧的模式,采用哑剧或小品的表演形式,把杂耍技巧与现实生活相结合,但他们并不发展哑剧和小品的故事情节,仍然我行我素大演杂技。某京剧团演出的《闹龙宫》插入大量杂技,纯是照搬,这是舍本求末,冲淡了故事情节,使剧情松散,结构混乱,后边的武打也显得苍白无力,破坏了京剧艺术的完整性。杂技演员在戏剧节目中表演,受剧情的限制,也不能充分发挥其特长,反成赘瘤。这个“创举”不是一举两得,而是两败俱伤

厉慧良生于梨园世家,天资聪慧,苦练基本功,文武全才,唱念俱佳,幼年登台成名,能戏甚多。他主演的《八大锤》陆文龙、《艳阳楼》高登、《铁笼山》姜维、《英雄义》史文恭、《长坂坡》赵云,各有特色,均有独到之处。《长坂坡》的赵云初登场,都是左手抱枪右手执马鞭,宿营时依马而眠——在舞台上表演,赵云坐在台口“虎头椅”上,长枪插在背后。一般演员此时就把马鞭处理掉(扔进幕内),待曹兵杀来时立刻提枪上马,与曹将对阵厮杀。厉慧良与众不同,仍把马鞭挂在枪上,曹兵杀来时,战马嘶鸣,赵云被惊醒,准备应战。左手提枪右手执鞭上马,抬左脚认蹬,抬右腿跨鞍,在右腿向前跨鞍同时,马鞭子从背后似箭一般射出,飞进幕内,右手立刻接过长枪,与曹将对阵开打。马鞭子的处理非常巧妙,动作连贯干净、潇洒、轻松自如。这个不被观众注意的“小动作”,说明厉慧良有扎实的基本功,纯熟的表演技巧,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不是特技,但有特技成分。表演不好会闹出笑话,表演成功加强了艺术魅力,显示出赵云久经战场、处险不惊、从容对敌、藐视曹兵的大将风度

“那就是这样——”厉慧良边说边示范,他身穿盛装足蹬革履拔地而起,“啪”一声,腾空而起一个飞脚越过桌子,稳稳地坐在里边椅子背上。陈云超惊呆了,连忙拱拱手说:“你别说了,我不学了。”

“四人帮”打倒以后,“文化大革命”结束,传统戏解禁,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重新登上舞台,绝迹多年的传统戏又恢复上演了。好了创伤留下疤痕,在戏剧史上形成的断层是难以弥合的。剧作者荒疏,缺乏新创作的传统剧本;青年演员多年不登台,没有自己的代表节目;青黄不接,舞台上只好搬演过去经常上演的传统优秀节目。这些传统节目,都是老前辈艺术家的得意之作,“撒手锏”,拿手好戏。多年来经过舞台实践,千锤百炼,不断加工创新,形成一套精湛的表演艺术,唱念做打独具特色,老观众百看不厌,也是青年演员继承学习的楷模、榜样

广大观众喜爱麒派,各种剧种须生行当争相模仿、学习,搬演《徐策跑城》。俗话说“功夫不负人”,有的演员搬演此剧,有继承,有发展,有模仿,也有创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们都在“跑”字上下功夫,步法变化大,花样多,深得观众好评;但个别演员有故意卖弄技巧、哗众取宠之嫌。戏剧艺术是表演人物的,演员在舞台上无论抬手动脚,一切动作,都必须遵循剧本的要求,特定的人物性格,不能为讨好观众自由发挥。周信芳先生“跑城”的步法花样不多,表演十分精练,恰到好处,突出表现了老徐策急于上朝动本的迫切心情,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有些演员“跑”的步法过于琐碎,甚至滑稽,形似小丑;有的还加了“翅子功”,大耍纱帽翅;有的把“跑”无限延长,观众不叫好就长跑不止——内行把这种表演讥笑为“洒狗血”、“讹观众”,必须给他叫“好”才肯罢休

青年人学戏是继承,演戏要发扬,不能永远模仿。要根据自己的优势,博采百家之长,融会贯通,独树一帜,敢于标新立异,自成体系。南麒北马关外唐,都是人民的艺术家

§§§第6节戏剧与杂技

在旧社会里,以唱戏为生的演员,叫“吃戏饭的”。这群人家境贫苦,幼小背井离乡外出学戏,出师后挣的钱尚不能维持温饱,哪有钱购置产业。家乡只是个出生地,无房无地,是一群流浪汉。大城市有剧场,演员的生活相对固定;草台班子没有固定的演出场所,哪里丰收就往哪里流动,唱到哪里吃到哪里,就像牧民逐草而居。各行各业都有竞争,“吃戏饭的”也不例外,要保住饭碗,一生维持温饱,每日三场戏为班主挣钱,还要早起晚睡,苦练“私功”,潜心研究艺术,争取在“唱念做打”上有所突破,有一手出人头地的特技、绝招

近来在电视银幕上看见某市京剧团上演的《闹龙宫》,又名《水帘洞》,该团在这个传统节目中,增加了东海龙君庆寿一场,酒席宴前彩女表演歌舞,插入大量杂技艺术;另一场孙悟空坐洞“排山”时,小猴在洞前嬉戏打闹,也增加了许多杂技表演。这是一个创举。这出戏把杂技和京剧糅在一起,“两下锅”混合演出,观众既欣赏了京剧艺术,又观看了杂技表演,一举两得

黄天霸拜山找到盗马人,寻见御马的下落,十分得意,回到官邸表现十分傲慢,蔑视同僚,对好友朱光祖的合理建议不予理睬,冷若冰霜,充分暴露了黄天霸心胸狭隘、冷酷无情“玉面狼”的本性

这果然引起窦尔敦的兴趣,连夸“好马”。这是黄天霸投出的一颗“问路石子”,击中了窦尔敦的要害,他故作镇静表示冷淡,早被机警敏锐的黄天霸看出破绽,乘机故弄玄虚:“请寨主把座位高升一步,听愚下慢慢道来。黄天霸故意表示遗憾:“待我下山将此马盗回。落座以后,黄天霸夸张地胡诌:此马头上长角,肋下生鳞,左右红花两朵,是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的千里驹。”黄天霸故用轻蔑的口吻说:“此马虽好,不能到手也是枉然。”粗犷豪爽胆大包天的窦尔敦未识破天霸的用意,想再试一次身手:“大户人家有此宝马,雇有三百名家丁,五十名教习,日夜轮流看守,慢说盗马,你连马面也难得见。”窦尔敦吩咐喽打座向前——这个舞台调度非常高明,不仅强调了宝马的重要性,也提醒观众注意这一细节,把剧情推向高潮。”此话刺痛了窦尔敦的雄心,为了证明自己是盖世无双的英雄,把下山盗御马的事实,和盘托出……

我从事戏剧工作多年,在三击小锣声中宝剑归鞘,见过许多武生、武丑和武行,没见过有人演戏打这种飞脚。他腾身而起的一个飞脚,左脚不离椅子——这个动作难度非常大。只是在邢台新民大戏院早晨练功时,左脚踏椅子,王玄增打过这种飞脚。他还讲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姜维勾红脸带“黑满”,在“观星”一场,全身披挂扎硬靠,右手抽出宝剑,头戴大额子,腰悬三尺宝剑,厉慧良演《铁笼山》的姜维,足蹬厚底靴子,左脚不离椅子打这个飞脚,打鼓的起“四击头”,堪称一绝

为了传承戏剧事业,弘扬祖国文化,生活有了保障,很多老艺人把多年的舞台实践经验、演唱心得、表演方法和特技、绝招,艺人的政治地位提高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青年一代。过去,观众在舞台上难得一见的特技、绝招,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现在观众可以大饱眼福。没有后顾之忧,打破了保守思想

窦尔敦:“宝马……”

杂技是单纯的技巧表演,演员练就一身硬功夫,运用唱念做打的艺术手段,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寓教于戏。他们在舞台上巧妙地运用各种道具,借古鉴今,表演惊险奇特的各种节目,耍盘子,按照剧本构思的故事情节,钻火圈,巧走钢丝,以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现身说法,空中飞人。轻松愉快的节目使观众捧腹大笑;惊险的表演让观众惊心动魄,戏剧是搬演古今人物故事,有惊无险,观众鼓掌叫绝,塑造不同类型的人物,叹为观止。观众欣赏戏剧故事,观看演员的艺术表演,演员在舞台上扮演各种角色,从中获得裨益

§§§第7节继承发扬独树一帜

§§§第8节著名演员厉慧良

他的代表作之一《徐策跑城》享誉海内外,世称“南麒北马”,排成电影,是戏剧艺术宝库中的精品,与马连良齐名,可供青年演员观摩、学习。以做功见长,麒派艺术的创始人周信芳先生,能戏甚多

黄天霸胆大心细、机智灵活,诱使窦尔敦道出盗马的事实;二人反目,要表现出窦尔敦粗犷豪爽的人物性格;迎天霸上山,在剑拔弩张的惊险时刻,黄天霸毫不畏惧,是以黄天霸为主的武生戏。架子花的戏也很重要,大义凛然,但不能平分秋色,慷慨陈词,征服窦尔敦取得全胜,又名《说山》,不愧是一位草莽英雄。又送其出寨,《连环套》拜山一折,这种侠肝义胆的行为,是武生与架子花的“对戏”,令人钦佩

他们光芒四射,国内外文化相互交流,各具风采,竞相争奇斗艳,人们足不出户就能欣赏各种文娱节目,繁花似锦,观众目不暇接。这种形势持续了若干年。谭鑫培等老一代艺术家还在登台献艺,就涌现出一批耀眼的明星,先后有四大名旦、四大须生,也有主观因素。时光流逝,人才辈出,岁月无情,有其客观原因,谭鑫培等老一代艺术家相继陨落,一代名伶四大名旦、四大须生,打破了几百年来戏剧唯我独尊的垄断局面。新戏连台。电视机的普及,也都日过中天步入晚年。解放后,京剧舞台非常活跃,党精心培养起来的一批新秀,在舞台上刚刚崭露头角,各种艺术形式充斥社会,“文化大革命”开始,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被赶下舞台,国门敞开,传统戏禁演,当前戏剧事业不景气,他们还没来得及在舞台上展现才华,在观众中没有树立起艺术形象,谁还跑到剧场去看戏呢?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就被打入“冷宫”。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相继又有四小名旦粉墨登场

黄天霸:“就是一骑宝马。”

”他们把自成一家的特技、绝招,在极艰苦的生活条件下,视为“看家宝”、“撒手锏”,刻苦钻研,不肯轻易传人,因为“教会徒弟,前辈艺人,饿死师傅”。许多老艺人都很保守,同行之间谈吃谈喝不谈艺。“一招鲜,吃遍天。有个剧本也深藏不露,如稍子功、翅子功、髯口功、水袖功……称为特技、绝招,封面扉页上写着“艺不轻传”,创造出独特的演唱技巧、表演方法,不肯轻易示人。有位名老艺人宁把自己的演唱心得传给票友,也不传给同行,根据舞台实践经验和演唱心得,因为票友不会和他抢夺饭碗。为戏剧事业做出伟大贡献

同类热门
  • 我的阿猫阿狗朋友我的阿猫阿狗朋友李子迟|文学《我的阿猫阿狗朋友》记述了人们与猫狗之间感人肺腑的真实曲折故事,以纪念那些给我们带来快乐、爱、启迪的沉默而真诚的动物朋友。内容丰富多彩,分为三辑,或来去匆匆,传奇一生;或乐趣融融,温馨美好;或生命感动,发人深省。《我的阿猫阿狗朋友》将人对动物的态度视为拷问灵魂、提升生命的一个尺度,号召人与动物和谐相处。
  • 西方神话故事西方神话故事赵霞|文学勒托是提坦神的女儿,是著名的黑暗女神,她是主神宙斯的第六任妻子。当初,天后赫拉发现宙斯与……
  • 海地战歌海地战歌吕辉|文学这是一部全景式反映中国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光辉战斗业绩的大型纪实性报告文学。全书共16章30万字,全面讲述了由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独立组建的中国第五支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从甄选集训、出征海地到载誉归来的精彩历程,详细刻画了中国警察在政局动荡、战乱频发的海地执行维和任务的真实感人故事,构成了一部恢弘的中国维和警察英雄史诗。
  • 紫色菩提紫色菩提林清玄|文学“菩提十书”之《紫色菩提》:《紫色菩提》是林清玄从掌声与喝彩中走出,反观自性,深入佛典,体验般若智慧的结晶。除了沿承他一贯明朗浪漫的抒情风格,更展现了深刻而细腻的生命思考。林清玄说,紫金色是佛教最尊贵的颜色,菩提是觉悟,“紫色菩提”是“最尊贵的觉悟”,可以开启入世与出世的双重智慧。“菩提十书”是林清玄写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也是其思想和风格形成的代表作,写作时间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长达十几年时间。每册印量都超过100版,十册共印行1000版以上。被媒体选为“四十年来最畅销及最有影响的书”。
  • 一个中国人的激情史一个中国人的激情史田海|文学全诗选取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中许多重大或重要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作为吟唱对象,约有数百位人物相继登场,或主或次,或详或略,或独立成篇或相携亮相。约有数百件或政治或经济或军事或文化或科技等各方面重大重要或作者认为有必要叙写的事件纳入其中,共襄情的盛举,共织歌的经纬,共同演绎伟大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沧桑故事。
  • 沙乡年鉴沙乡年鉴(美)奥尔多·利奥波德|文学《沙乡年鉴》是美国新环境理论的创始者、生态伦理之父利奥波德一生观察、经历和思考的结晶。它是一本描述土地和人关系的书,被誉为土地伦理学开山之作。
  • 生命之树生命之树(爱尔兰)叶芝|文学威廉·巴特勒·叶芝是爱尔兰著名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也是英语世界中最伟大的现代诗人之一,歌德堡诗歌奖、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叶芝一生创作丰富,深受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神秘主义、象征主义的影响。《生命之树》这本散文集反映了他受到雪莱诗歌、布莱克浪漫主义、爱尔兰民间神秘主义等多方面的影响,是叶芝文学思想与艺术思想的结晶。
  • 中国精神中国精神邢军纪|文学正当全党全国人民以饱满的热情、扎实的工作,迎接党的十六大召开的时候,而且是以长篇报告文学形式描绘声绘色精神文明的一次壮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重点推出这部报告文学,具有特殊的意义。是一件带有开阳意义的工作。可以相信,本书不仅是一个反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伟大实践、弘扬时代精神的好书,它的面世将支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充分发挥出激励人、鼓舞人、鞭策人的积极的作用
  • 李渔美学思想研究李渔美学思想研究杜书瀛|文学,这是一本研究明末清初的戏剧理论家、剧作家、小说家李渔美学思想的专著。在李渔丰富的美学思想史,并做了细密的、颇有见解的理论阐释;作者以历史发展的眼光。这是国内目前比较系统研究本渔美学思想,作者以他的戏剧美学、园林美学、仪容美学作为研究对象,突出了李渔美学思想的精华,并有一定理论深度的著作。实事求是地评价了李渔在这三个领域对前人的继承和他独自的贡献;对国内学界研究较少的李渔的仪容美学,作者做了开启性的研究
  • 林徽因经典全集林徽因经典全集林徽因|文学林微因不仅是我国第一位女建筑学家,还曾是新月社的诗人。她的文学著作颇丰,包括诗歌、散文、小说、剧本等。本书收录了林微因一生的经典作品,分为文学和建筑两部分,文学部分收集了林徽因所作的诗歌、散文、小说、剧本以及与友人的部分书信;建筑部分则收录了林微因在建筑领域昕发表过的一些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