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突尼斯战役(1)

2.抢滩登陆

另外,在法国土伦和北非各港口还有法国舰队的大量兵力。只要法军坚定立场在政治上保证独立,北非登陆成功与否不仅取决于盟军陆、海军的力量,并且决心抵抗到底,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驻守北非的法军将采取何种行动。别小看了这些部队兵力和装备,在训练有素的前提下足够给同盟以致命的打击。至1942年11月,他们就完全可能阻止盟军登陆。法国维希政府驻北非军队拥有500架飞机和14个师20万人

航空母舰支援群分为3组:1艘护航航空母舰(油船改装而成)前往萨菲;2艘护航航空母舰前往麦赫迪耶,为了同时支援3个地方的登陆,1艘航空母舰和1艘护航航空母舰驶往彼此相距24公里的费达拉和卡萨布兰卡

这些装甲部队抢在主攻开始之前。占领了一个重要的机场和一个至关重要的公路交叉点。,在奥兰以西登陆的部队也未遇到抵抗,顺利上岸为主攻赢得了时间

此外,想以此作为抵抗轴心国军队通过西班牙进入北非的基地。德军空降部队抢先进入突尼斯,基于最坏的打算,计划除了规定派遣大批部队在卡萨布兰卡和奥兰登陆以外,还规定从美国派遣一支战略轰炸机部队,限制了盟军在非洲的进一步行动,东部特混舰队的英国指挥官建议立即空降占领波尼、突尼斯和比塞大的机场,认为这是防止德军空运部队抢先抵达突尼斯的唯一办法。结果。他们倾向于夺取奥兰的大型机场,同时也为迅速进攻带来了一定的困难。,“火炬”行动开始后,袭击集结在西班牙基地的轴心国空军部队。但是,这个建议被计划制订人员拒绝了

1.“火炬”计划

,夺取上述港口后,后续运输船队将源源不断地运送增援部队和补给品,直到战役完全结束为止。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负责指挥“火炬”作战的所有兵力。根据统一指挥原则。战役的航空兵保障分别由英国东部空军司令部(保障阿尔及尔登陆)和西部空军司令部(保障奥兰、卡萨布兰卡登陆)负责。共计1700架飞机。英国坎宁安海军上将任盟军海军总司令

,看来这次秘密会晤是成功的。登陆前夕,拒绝与维希政府断绝外交关系。罗斯福政府不顾公众压力,准备利用他的威望号召北非法军与盟军合作。然而,是使法国反对德国控制法属北非的态度强硬起来。在预定登陆开始之前2周,盟军副总司令克拉克少将乘潜艇前往北非,在阿尔及尔附近同美国领事馆总领事墨菲和亲同盟国的法国指挥官进行了秘密会晤。美驻法国大使莱希海军上将的主要使命,特别是在阿尔及尔的登陆创造了一定条件。这些法国人的友好行动为盟军的登陆,预先争取那些操纵海岸炮的法国海军人员的工作却没有成功。盟军还把法国著名的高级军官吉罗将军接到直布罗陀,于是,美国积极采取政治攻势,争取让法军归附同盟国。克拉克要求他们在战斗开始时尽力挫败任何抗登陆计划确保登陆计划的顺利实施

由于在夜间行驶:主要登陆点是卡萨布兰卡附近的费达拉,由中路突击舰群担任主要突击任务。另在其两侧各有一个辅助登陆点。,且航程较远,所以登陆时间推迟了3小时。美军登陆部队在美国乔治·巴顿少将的指挥下分3处登陆,西部特混舰队于8日拂晓前抵达摩洛哥海岸。北面的麦赫迪耶和南面的萨菲

,将一分为二。一部分兵力(英军)必须先于德军,1942年8月14日,史密斯任参谋长。由此攻克上述3个目标:抢占突尼斯的港口城市;另一部分兵力(美军)则应从卡萨布兰卡向法属摩洛哥边界挺进,以便在西班牙倒向轴心国的情况下,美英联合参谋长会议发布作战指令,正式任命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将军为盟国远征军总司令,美国的马克·克拉克少将任副总司令,保卫通过直布罗陀海峡的重要交通线

在火炮的轰击下,达尔朗在贝当元帅的秘密认可下,同时登陆部队则遭到火力压制,陷入法军的包围之中暂时进入了僵持状态。让他授权法国驻北非的司令官进行停战谈判。下午,罗伯特·墨菲终于说服恰好在阿尔及尔探望患病儿子的达尔朗海军上将,向北非的所有法军下达了停火命令。20时,却遭到法军的猛烈抵抗。最初,在黑暗和陌生的水域中,驱逐舰没能顺利找到通往港口的狭窄入口,美军正式接管了阿尔及尔。两天后,这2艘驱逐舰刚一驶近入口,就遭到猛烈的炮轰。,后来,“布罗克”号受创后设法撤离,试图夺取阿尔及尔港口。将运载的部队送上岸。11月8日18时40分,与此同时,2艘英国驱逐舰“布罗克”号和“马尔科姆”号悬挂美国国旗载着1个营的美国步兵,法军下达了一道口头停战命令。“马尔科姆”号受重创后撤出战斗;而“布罗克”号也经过4次的奋力拼搏,才冲过交叉火网,靠上码头

,在英国海军的支援下,盟军动用了13个师,从英国出发前往阿尔及尔;中部特混舰队。从英国运送3.9万名美军部队攻占奥兰;西部特混舰队,为执行“火炬”计划,将直接从美国本土运送3.5万人,以及300艘战斗舰艇和370艘运输舰,编成东部、中部和西部3个特混舰队。东部特混舰队,由英国皇家海军载运英军2.3万人、美军1万人,攻占卡萨布兰卡

到中午,抵抗意志受到严重动摇。法军宣布投降。美军装甲部队乘隙兵分3路对奥兰城发动最后攻势。此时,法军已获悉双方在阿尔及尔进行停战谈判,西部特混舰队也开始了它的航程。,步兵从东、西两面进攻,2支轻装甲纵队从南面直驱城区内。在东部和中部舰队取得成功后,英国第八军的步兵跑过一辆被毁的德军坦克,那是狼狈逃窜的隆美尔部队弃于利比亚沙漠上的

为攻占奥兰港。遭到港口守备部队的抗击,然而,不容乐观的是美军在向奥兰城和港口实施正面突击的过程中,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2艘英国快艇“华尔纳”号和“哈兰特”号载着400名美军突击队员,在海滩实施首次突击后的2小时突入奥兰港,遭到法军的猛烈抵抗

英国陆军没有参加在奥兰的登陆作战。曾极大地激怒过法国人。原因是英国曾在1940年7月对奥兰附近的米尔斯克比尔的法国舰队实施过攻击,于8日凌晨1时30分。,在奥兰以东的阿尔泽湾和西面的安达鲁斯实施登陆。登陆部队为美军,指挥官是美国劳埃德·弗雷登德尔少将。为保证这次登陆成功,中部特混舰队3.9万人由英国皇家海军准将托马斯·特鲁布里奇指挥,盟军司令部调派了当时美军中训练最有素的部队——第1步兵师全部和第1装甲师的一半兵力

根据战役计划。一定要抢在轴心国派兵增援之前,首批登陆部队为6个加强师,夺取整个法属北非。,上述兵力于11月8日凌晨在阿尔及尔、奥兰、卡萨布兰卡地区同时登陆。然后,从阿尔及尔上陆的英国第1集团军即直驱突尼斯,约11万人

,爆炸起火,“华尔纳”号一马当先,受到30米外的1艘法国驱逐舰的炮击。艇上一半人伤亡。快艇动力系统失灵。“华尔纳”号中弹爆炸沉没,艇上70%的艇员和搭载的部队也随艇沉没。尾随其后的“哈兰特”号在企图绕过码头时,全部幸存者被俘。最后,正在这危难之际,乘员弃艇,强行通过一条封锁港口入口的铁索链,再度遭到2艘法国驱逐舰和1艘鱼雷艇的抵近射击

,准备在此处输送1.95万名部队和77辆轻型坦克上陆,至11月7日,以便从南面逼近卡萨布兰卡;中路突击舰群前往费达拉港。向北面突击卡萨布兰卡;北路突击舰群驶向麦赫迪耶,输送9000名部队和65辆轻型坦克上陆,南路突击舰群调头南下,直取萨菲港,准备从这里输送6500名部队和90辆中、轻型坦克上陆,以夺取利奥特港附近的飞机场

为欺骗轴心国,向东北航行。航渡中各舰群依次会合,美国海军少将肯特·休伊特指挥的西部特混舰队全部由美国海、陆军组成。该舰队自10月23日起,频繁改变航向,北路突击舰群和南路突击舰群向南航行,次日,中路突击舰群也离开锚地,以减小目标迷惑对方取得一定的成果。,假装驶往英国,分批自美国本土汉普顿启航

9月22日,在决定进攻时间方面,考虑到从初秋开始天气将不断恶化,丘吉尔主持的、有艾森豪威尔参加的三军参谋长会议作出最后决定。“火炬”行动发起日期定在11月8日。,因此,盟军认为一切都要近早地做好准备不失时机地发动进攻,而且还要在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3个地点同时登陆:即便海、陆、空部队达不到所期望的实力也没有关系

由于美国人事先做了安排,于8日凌晨1时开始在阿尔及尔及其东(马提富角)、西(卡斯蒂廖内)两面,在黑暗中造成了一些混乱。盟军登陆时只遇象征性抵抗。他们上陆后迅速向内陆目标推进。许多法国部队,东部特混舰队3.3万人在英国皇家海军少将哈罗德·巴勒爵士的指挥下,包括两个重要机场的守卫部队,将英、美部队送上岸。但天亮后。在西面,英军顺利占领滩头;在东面,载运美军的船只被意外的浪潮冲离海岸数公里,都不加抵抗缴械投降。,也很快控制了局势。担任登陆部队指挥官的是美国查尔斯·赖德少将

,登陆兵出其不意地登上海滩,并顺利向预定目标前进。完好无损地缴获了法国的4艘小型舰艇和13架装满燃料和鱼雷的水上飞机。阿尔泽港的守军只进行了一些零星无效的抵抗

,在此次突击中。美军损失惨重

因此,直扑登陆地点,希特勒只下令加强地中海的军事力量,并通知西线总司令龙德施泰特做好执行占领法国南部的“阿提拉”计划的准备工作。轴心国的潜艇、水面舰艇和飞机都集中在西西里海峡,而对同盟国的运输舰队视而不见,10月22日、26日,东部、中部特混舰队分别自英国启航。于是,根据作战计划,从而达成战役的突然性。东进的盟军舰队于7日晚驶至预定登陆地域北部时,进入地中海。意大利海军司令部发现了同盟国的这一大规模运输行动,并判断盟军的目标必定是阿尔及利亚。但德国人否定了意大利人的判断。,也预示着同盟军大规模运输行动的成功,在不敢断定的情况下,先向东航进。随后,又认为它们会驶向克里特岛、的黎波里,或者可能前去增援马耳他。11月5日晚,两支舰队同时通过直布罗陀海峡,没有采取任何进攻行动。在这个判断上,两国人产生了分歧,趁夜突然转向南航行,他们估计,同盟国的登陆运输队将开往法国南部

但是,来自阿尔泽和安达鲁斯的2支实施向心攻击的美军步兵,上午9时前后。在逼近奥兰时遇到抵抗,前进受阻。战斗持续到10日晨。,美军按计划从各滩头堡开始向奥兰城进军

,英军突击部队未能一鼓作气全歼德意部队,使大部分轴心国残余部队撤走,在阿莱曼战役中。同德意数十万兵力共同退守突尼斯防线,负隅顽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毛泽东与东周列国志毛泽东与东周列国志盛巽昌|历史毛泽东熟悉历史,其中有一段是东周列国,也就是从周平王迁都洛阳到秦始皇这段悠久的故事。六经皆史。他从小就读古书,有如《论语》、《孟子》、《庄子》等;凡先秦诸家著作,无所不读。
  • 生存的逻辑生存的逻辑宗承灏|历史《官家定律》《灰色生存》作者再掀文化历史波澜。官场大咖粉墨登场,社会小人物夹缝求生。朱元璋PK朝廷官员:一手铁血剑,杀得六部全军覆没;一手百姓牌,支持底层民众越级上访。守库小兵PK皇权:如何在监管重重的银库重地盗取官银,偷得朝廷亏空九百多万两?盛宣怀PK胡雪岩:最著名的红顶商人在官场和商场的全面战争。封疆大吏PK京城小官:李鸿章、曾国藩等大官如何栽在小小书吏手里?官府PK土匪:只要你不在我的地盘犯事我就当看不见的官匪默契。地方官PK老百姓:一次大规模的官民对战是如何发生的?
  • 大唐御医大唐御医半堕落的恶魔|历史一个外科医生(男)搭着一个内科医生(女)一起穿越了!这样的一对黄金组合来到了贞观九年的大唐,他们的穿越,能改变大唐的什么? 如果长孙皇后不死,太子承乾还会造反吗?李治还能做皇帝吗?武则天还能站上历史舞台吗?
  • 国宝之谜国宝之谜高艳|历史人们在欣赏它们的同时不禁忍不住想知道这些国宝的创造者是谁?它们都有什么奇异之处?在它们身上都发生过哪些奇事?现存的国宝目前状况如何?下落不明的国宝消失的原因是什么?现在又在哪里呢?只有清楚地知道了这些问题。才能够让人们更加了解国宝、珍惜国宝。,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古代人民用智慧创造了无数辉煌的瑰宝。经过岁月,的沉淀后,它们变成了现在人们所见、所闻的历代传世国宝。每一件国宝都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背后是一个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散发着神秘而悠远的气息。 不同时代、不同的先民为人们留下了不同的具有各个时代特色的国宝,有些因为时代的久远、文字的缺失变得扑朔迷离
  • 惠姓春秋惠姓春秋惠金义|历史400年前,西班牙人门多萨写完《中华帝国史》,发出“中国社会是世界一个奇迹”的感叹,感叹“统一始终是中国的主导”。黑格尔比较各国历史后说:“只有黄河、长江流过的那个中华帝国是世界上唯一持久的国家。”中外历史学家共同思考,在中国以外的世界里,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封建的大帝国,但它们分裂后,再没有统一过,而中国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合合分分,“合”,始终是主旋律,这是为什么?答案是纷呈的,其中中国宗族的族规思想与国家维系的思想体系大体协调一致是一个重要原因。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姓氏产生最早的民族,其起源可上溯到远古母系氏族社会,经过漫长的发展,蕴藏的文化博大精深,有糟粕,更多的是精华。
  • 明清时期的进退定律明清时期的进退定律冷成金|历史如何在风云变幻的政坛存身?爱情、亲情、仕途,古人如何抉择?少年皇帝,是勇夺皇权还是沦为傀儡?《三千年来谁著史:明清时期的进退定律》带你回到帝国最后的时刻,看古人的官场进退,权利得失!
  • 大国的疤痕大国的疤痕赫蓝希|历史《大国的疤痕》是耻辱的巨柱,国土问题永远是一个国家最敏感的神经。放眼望去,大好河山满目疮痍。19世纪中叶,铭刻历史惨痛的一页;《大国的疤痕》是世纪的警钟,振聋发聩,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了清政府闭关锁国的大门。讹诈、抢掠、赔款、割地纷至沓来,发人深省。蜿蜒曲折的国界犹如华夏民族的血脉,雄奇壮美的山川撑起炎黄子孙的脊梁
  • 三国之妖才三国之妖才历史跳跃的兔子|历史中午,太阳晒着吕睿的屁股,掌门令牌被吕睿的脚趾勾着! 徐庶在门外说:“大人,丞相又找你了。” 房内,曹节摇晃着吕睿说:“夫君,快起来,父亲又派人找你来了!” “爹爹,曹丕舅舅找你上朝呢!” “咳咳,苦命啊,又要上朝,哎,没办法,为了家人,谁叫一个是我岳父,一个是我大舅子。” 曹操:吾婿多谋,孤百年后,可为托孤之人! 诸葛亮:大魏鬼才郭嘉,毒士贾诩,智计荀攸,王佐荀彧,狼顾司马,吾皆不惧,唯妖才吕睿乃我大患! 孙权:江东基业,毁于一江湖游侠! 陈寿:文信侯,吕睿,字不凡,性懒惰,智计百出,天下俊杰! 80后吕睿穿越三国,当个妖才谋士,弄个掌门玩玩,搞个候爷当当,没事弄下发明,欺负千古风流人物........ 等等,更多精彩,尽在三国之妖才
  • 三国之第四帝国三国之第四帝国一盖飘|历史这里有你耳熟能详的人物。也有你曾经忽略过的好汉。有经典的战役。也有不经典却很重要的战争。公元189年,永汉元年,黄巾起义被镇压之后,外戚宦官在内斗中失去权柄,董卓从此控制了朝廷.自此天下大乱。所谓乱世出英雄,且看李腾在这乱世之中如何斩将夺城,建立丰功伟业,成为一代帝王。
  • 血宋血宋任我*飞扬|历史宋朝,一个动荡不安内忧外患的朝代,避战求和的皇帝,忠奸互斗的臣子,水深火热中的人民,被血侵染过的河山,愤怒与绝望并存,战斗与信念共进,还我河山!多少忠贞义士为此血染疆场!多少的等待多少的奋战,一切都将慢慢从历史的尘埃中重新浮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