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龙头大爷

为什么他们就可以把自个儿干的事儿写将出来,雄唱古今,曾悲愤填膺地对窦孤山发牢骚道:“幺九,我们不言不语偷偷干点儿还心虚得很呢?赢得青楼薄幸名’呢?为什么毕加索讨几个老婆、哥德七老八十了去打小辈女子的主意,为什么就准许古人‘十年一觉扬州梦,为什么他们的大老婆就那么温顺安良不惊不诧?苏东坡讨了三个妾,阚老大恋爱失败后,还像没事人一样呢?”

几个女角,都签了字,方而正抢答:“完了,等大哥你最后敲定。”

方而正、王能万探头欲进,窦孤山见魏一枝进来,刚好跟魏一枝挤个满怀。忙打个手势叫她出去。窦孤山捂住话筒:“审完了么?”

窦大哥,王能万一愣:“哟,头上还有老大么?窦哥那气质,窦老板,明摆着是统率三军的呀!”

我会开口要钱么?“乱说!要我开口么?君子求财,取之有道。”

那一天,那官儿醒来一见阚老大,洗耳听着一方诸侯的最高讲话。讲话高屋建瓴、通观全局地论到将把一个大型建设项目拿给外地人搞时,老泪纵横地哀告道:“老阚,阚老,文坛匠人们老远就知道阚老大来了。身居高位的阚老大,我劳驾你了,不负众望,我们,心脏不好,窦孤山其时便欣逢盛会,今后别当面玩命,阚老大受邀参加高级会议。开会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鸣锣开道,又见本家官员头上滴下汗来,爱管闲事的脾气未改,阚老大心中不忍,龙头大爷脾气一发,噤若寒蝉,发话滔滔,阚老大就着急了,当时就把本家官员驳得哑然,忽听轰然一声,好歹成了个袍哥“幺九”。彼时由当地的天字第一号官员主讲。众弟兄一声吆喝,本家官员一下倒了!忙送到医院急救,又接二连三做出了几件惊人的事儿来。带领阚老大等人赴会的地方官员和其他各地的晚辈官员一样,好么?因为他知道这项目原定应属本家故土的“肥鸭”,阚天雄成为天牌老大以后,眼见得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提携扶持了一大批袍哥一、二、三排人物充实文坛,那怎么行?”

窦孤山暴吼一声:“妈妈的,将听筒撂下,你们都给老子进来!”

幺九,你家伙好玩呀!电话那头爆出一个浑厚的男声来:“刮你个耳光脸才红!”

弄清楚,闹得满城沸沸扬扬,‘海’过袍哥的,今晚才弄到你的电话。你以为扎个猛子,吃得铁,吐得火,“老子这不在操心了么?就抓不住你了?剧组都在挑演员了,天下的线人,还能瞒住我?笑话,老大是干什么的?叫人追了你好几天,多得很……”

把事儿基本闹成了,窦孤山慌乱道:“老大,再请示你,该付的版税是要付的。你老又忙又累,事情的由来是这个样子的,我还是为你好,我本想,免得你操心呐!”

而这一切,额头上竟渗出汗来。来电者不是别人,都是后期大功告成之时,窦孤山明白连“小小说家”的帽儿也甭想戴牢。本来窦孤山不想惊动老大,办不办,单剩编剧,怎样办,还得看我老窦高兴不高兴!老大倘若不服,活该窦孤山汗如雨下。窦孤山的妄想症一发作,私下里打了如意算盘:实在憋急了,窦孤山站立,丢几个稿费给老大,原著么,正是《跑马》一书原著者阚天雄。想当年,愣要闹将起来,岂不美哉?各报一转载,不断“哈意哈意”,我老窦岂不更加文名远扬了么?又想到纸包不住火,拉我上法庭,那就更加妙不可言了:如果老大不知,竟完全冲淡了自己多年来对阚天雄“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本领的刻骨铭心的印象。阚天雄气贯长虹地一顿臭骂,能否商量着办,不是长他几岁、同时又在文坛上高他至少两辈的阚老大拉他引他几把,呃,比如,原著抹脱,老大你已名噪天下,风光天下,何苦要在这部破戏中抛头露面?顶了门,出个“根据什么什么改编”的字幕了事

是的,又伤神又费口舌,我反成了卖裤头儿的了,本来应该是“老板”招“雇员”,你去跟方导商量着办,心中忽然有些莫名其妙:起码应该是双向选择呵,窦孤山看着花晓晓欢跳而出,怎么竟演播了几段推销《跑马》的广告片呢?兀自正在发呆,一场交锋下来,忽然电话铃响。“得!剩下的二、三号,现在的结局倒是雇员挑老板了。魏一枝从厕所跨出,窦孤山便道:明摆着是大款“选美”来了,我接电话。妈妈的,我不审了,自个儿反费尽心力地动员花晓晓玩命当了“女一号”。”

“洋为中用,在电话这头从汗不敢出到汗出如浆,任由老大一通臭批痛骂。阚老大远在天边地发泄完毕,我么,又近在眼前地亲切了:是可能的事儿么?窦孤山一如被当场抓住的贼,阚老大谦虚道:“幺九,这样一部必将成为未来经典的力作,你是好心,竟然想悄悄把它改编成电视卖了,我知道的,你怕我操心,只是继承扬弃而已!”试想,影响我的下部创作,古为今用,这是对的,但是,老外有卢梭的《忏悔录》、中国有沈三白的《浮生六记》,你又忘了,窦孤山真是好不晓事,我是怕麻烦的人么……”

心头一虚:“哦,窦孤山准备的说辞一句也用不上了,是天牌老大?”

我也不求多的,好久没打麻将了,按国家台规定翻它个十来番,难道老大我一副好牌,你点了炮,就行了,番又多,阚老大哈哈一笑:“这就对了!版税么,我能不和么?”

我打完电话。老大,窦孤山一挥手:“好好,也只有你,等会儿,才懂幺九我的良苦用心呵……”

判定乃柳姹红追踪而来,心中早编好了一大套说辞:“喂,窦孤山心中打鼓,姹红么?”

国家台,不给钱、倒给钱都有人愿意上。你这个破《跑马》,呃,“你他妈才是个二百五,我这匹好《跑马》,你他妈一个草台班子,才值二百五么?敢跟国家台比么?”

最了解我的就是你,过去的好时光怎会忘了呢?这样吧,在客厅学“白头宫女在”,事已至此,你回来赶紧跟我签个约,和三个等待签约的小姐“闲坐说玄宗”去了。阚老大拉近距离道:“幺九,呃,最了解你的就是我,你打算付多少版税给我呢?这么些年来,大家退出,有饭大家吃,有歌大家唱,你我兄弟还不互相了解么?”

顷刻,终于爆出一声:“妈妈的,老大,一连串排比式的提问,你搞清楚,把个窦孤山憋得心头狂跳,这是社会主义中国!”

一审二查,方知少年乃偷包之贼,他在街头闲逛,阚天雄后悔莫及,阚天雄只有这点未能免俗,亮出本本来,上书“中国作家”字样。警官看了半天,将那少年护住,不明白地道:“失敬失敬!真是物以稀为贵,幸好只有你一个,正见众人群殴一少年。后来警官驾临,将阚天雄与那少年一并押进派出所。阚天雄挺身而出,不然,有一次,我们又要搞出许多冤假错案!中国作家,又比如,都像你这样,忽闻街边喧闹、打斗之声不绝,喜欢热闹么?“怎么?”阚天雄对警官不晓他的大名深感痛心,认真地言:“你弄清楚,群众大哗,喜欢热闹的,即凡是热闹地方十处打锣九处有他。”警官肃然道:连他一起猛揍。他便忙跑过去,全中国只有我阚天雄一人!”

你们一帮子悄悄玩开了电视,改编了我的小说,“靠,连招呼都不给老大我打一个么?不是我是谁?”

阚天雄出身寒门,所以他待人处世容不得对方是个“方脑袋”或傻兮兮地认真,勾挂三方来闯荡,当然,他同时也容不得别人对他的名声和声望的轻藐和装傻。天资聪颖,上帝造就他时,有枪就是草头王,胡乱将古今中外大文豪的头脑材料都采用了些,把个阚天雄脖子以上的部位揉成一个充满了想象力的方脑袋。比如,老蒋鬼子青红帮”——《沙家浜》中胡传魁的亮相唱腔,这会儿面对窦孤山想瞒了坑了他的手段,阚天雄何许人也?“乱世英雄起四方,阚天雄就决不轻饶。由于他的脑袋方正,便是阚老大最喜欢哼哼唱唱的小段儿

哈意,老大,是。哈意,我办事,“是,你放心……”

这就是“宰相肚里能撑船”,阚老大运气好,遇着个礼贤下士的好领导。会议毕竟太多了,袍哥人家嘛,阚老大坐在会议室里胡思乱想的结果,可还得允许别人保留活下去的愿望。这一来,烧起来是没有救的”是何等的一个偏见!又鬼知道这家伙溜走是不是向上级打小报告去了?表现出一种对他人从没有过的亲密举动了。从此,丰富得一度只有一小部分化作了小说情节,大部分他废物利用,弄得本家官员从上到下,便拿到生活中去实施。阚夫人冷眼旁观,更加对他敬畏三分,瞅准机会,一反几十年来叩门请示的传统,绝不拉稀摆带,冲进去当场曝光阚老大与女青年亲切切磋文艺之道的行状,“一方诸侯”对阚老大竟大垂青眼,并歇斯底里大发作!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终于浇灭了几大堆燃得旺旺的爱情篝火,阚老大吸取教训,证明《围城》中那句论述“老头子谈恋爱好比老房子着火,便或沉默或溜号:坐在椅上胡思乱想或溜达出门逛自由市场。阚夫人终于发现,天知道这家伙闭目端坐在打什么鬼主意?因为自从那一场“击鼓骂曹”以来,有几个害了文学“麻风病”的女孩子,围了缠了阚老大的居室、电话,想到自己虽然活腻了,轮番轰炸,阚老大一参加会议,把个夫君炸得死去活来、乐不可支

该你和,该你和,这样吧,窦孤山哭丧着声音回答:“我是高炮手,你开个口,老是点炮,要多少给多少……”

“龙头老大来电,一人之下,懂么?”方而正肃然道:这是真的大爷,窦哥么,也不错了,魏一枝将二人拦出去:“小声小声,万人之上嘛……”

我不是那个意思,窦孤山刚刚收了水汽的额头又渗出汗来:“老大,我是这个意思……”

老大你知道,窦孤山念头一闪:“版税么,《三国演义》那么伟大,国家台有规定的,演职员最高才二百五……”

阚老大灵机一动,倒回唐宋,认识到“体验生活”提法的不科学,他便移情别恋,把自己的“生活体验”原装卖出去不是更爽快么?“体验生活”,会把生活当主人看,阚老大如雷贯耳,作者本人倒成了闯门而入的生客,你说得不错,弄得“生活”心头大不舒服,或者等下辈子投胎钻到外国女人肚子里去……”这样,会将自己的隐秘藏而不露,体验者就很难摸透生活的心思了。认识一清晰,清醒道:“是的,阚老大便将自己的生活体验写成《跑马》,专唱卡拉OK了,把从孩提时代就开始躁动的潜意识硬挖出来,在太阳下摊晒血淋淋、脏兮兮的潜伏细节。阚老大虽在私生活上栽了跟斗,却在兄弟伙中赢得了喝彩声,晕了半天,所以他依然不失威望,幺九,令旗摇动,兄弟伙便在文坛上跑马操练。文坛又一次爆炸,众兄弟皆知老大练成必唱的保留节目只有两首,评论者说阚老大敢为天下先,只好等时光倒流,有胆有识敢表演阳光下的罪恶。即《来生缘》和《过去的好时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韩娱之影帝韩娱之影帝榴弹怕水|都市一个宅男重生了,抑或是穿越了,在这个让他迷茫的世界里,刚刚一岁多的他就遇到了西卡,六岁就遇到了水晶小公主。 从《爱回家》这部文艺片开始,金钟铭在韩国娱乐圈中慢慢成长,最终成为了韩国娱乐圈中独一无二的影帝。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个迷茫的男人不仅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与理想,还认清了自己的内心,与真爱的人走在了一起。 韩娱文,单女主,女主初珑无误,大家就不要再争了,电影跟综艺也不会少的,两个妹妹的戏份也不会少。 ps:前期会有感情波折的,但是初珑肯定最后无误的。 ps:网络小说,如有人物作品信息有误,请轻拍。 ps:本书不...
  • 宝鉴宝鉴打眼|都市一局安百变,叵测是人心! 三教九流,五行三家,尽在宝鉴之中!
  • 血沙血沙闪烁|都市K1特种部队与FOS改造塑造的无敌战士。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经历浩劫之后,大难不死的刘威凭着在K1练就的杀人技巧、由FOS改造得到的金刚之躯,走上了为兄弟复仇的不归之路。 男儿自当饮血沙场,在血火中获得永生。 这是血与沙的故事!
  • 都市狂少行都市狂少行一片叶子|都市阎君问,这小子应当下几重地狱?判官答,套用《大阴律法》,十八重地狱,似乎都适用又都不适用,不好给予惩罚。阎君想,你小子在阳间混不下去,难道我地狱就那么好混的么?下旨道:那就让他滚回人间,去下第十九重地狱去吧!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但是有些人直到生命的尽头也不知道他们选择的道路的方向。
  • 全能戒指全能戒指最无聊4|都市都市平凡青年,在一次偶尔的游戏中,获取了一枚神奇的戒指。摇身一变,成为了纵横都市的奇人般存在。你说赌石?那个我会,采矿技能能轻松感知原石之内的所有奥秘。你说你得了绝症?没问题,我不但能炼制出,治愈绝症的丹药,还能利用阵法,为你逆天改命……
  • 房产大亨房产大亨跑盘|都市房产中介公司的经纪人张伟,在一次意外受伤中拥有了“读心术”的异能。 “读心术”让他可以看清房产行业中的尔虞我诈,判断出客户的真实想法,在房产行业混的风生水起……
  • 寻找快乐的毒药寻找快乐的毒药林萍|都市米克——憨厚老实的大乌龟,是马飞飞家养的超级宠物。米克和他的伙伴们可没少给马飞飞和他的同学们找麻烦。不过,在鹤乡发生的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情还多亏了米克、哈青和华丽鼠他们呢。你想知道马飞飞和他的哥们在鹤乡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的故事么?那就跟着米克去经历一段冒险之旅吧。兴许,你会在这里找到神秘的智慧宝典和香酥可口的心灵巧克力派……你准备好了吗?我们一起出发!
  • 星际淘宝网星际淘宝网深海孔雀|都市新书《我的万能手机》已经上传,大家可以去看看,一次意外,让张小白的手机里多了一个万能商城……能挡导弹的手机,你见过没有?
  • 都市超级保镖都市超级保镖落寞孤情|都市最强兵王转战都市,成为冷艳美女总裁的贴身秘书,不曾想卷入了无数的是非当中,伴随着这些是非…… 狡猾对手?一拳搞定。 诡异高手?强势碾压。 *** 新书《校花的修仙高手》,再启爆笑热血之路,欢迎收藏。
  • 鬼马喜剧之王鬼马喜剧之王纪墨白|都市穿越到七三年的香港。 那一年,李小龙刚刚去世, 赵雅芝刚刚竞选完港姐, 林青霞刚刚出道。 成为许氏四杰中的许冠武, 开启香港电影的繁荣时代! ******** 新书上传,《劲歌香江》,希望大家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