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喜帖·醉红妆(1)

晚安,我的女孩

这辈子,都无法成为那个可以对你道晚安的人,我很遗憾,所以,我用一辈子,默念在心里,道一声“晚安”

薇安的出现,成全了她对人生最终极的想象——一个身材如同鲁智深一般孔武有力的女子,有个这么文艺范儿的名字。然后,金陵曾说,有很长一段时间,金陵的QQ签名和微博签名双双皆是:每朵在午夜抱着文字蛋疼地流眼泪的智深,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你伤不起

说,八宝却不肯放手,姜生,你揍我一顿吧!这么长时间,我一直都躲着,不敢来找你,继续抱着我哭,我怕你恨我,怕你骂我!我怕程天佑知道,那个电话是我打给陆文隽的,他不会放过我……

——花自飘零水自流

碧绿。鲜红

袅袅炊烟中飘荡着米饭香,习习晚风中传来笑语声声;绵绵山坡的草地上奔跑的小孩,额前黏湿的柔软的发;草坪之上,小九手中的二锅头和腮边的眼泪;酸枣树下,那个熟睡的少年如同画中仙……

薇安见我摇头,甚是欢喜,立刻眉开眼笑

给他包起,并告诉他,我亲手给他挑选,北小武要回城了,就这几天,圣诞节前后,说不定能参加你和未央的婚礼呢

我想,一定是我最近太累了,太心力交瘁了,才会总是这样多梦、失眠,我想我果然需要回魏家坪好好地冬眠一番了

让我的眼眶慢慢地变红了。这么多时日里,那些被生生压抑在心中不去触碰的伤心事,她一句“小心肚子里的宝宝”,刹那间,仿佛被薇安这句话撕开了一角,纷纷挣脱而出,撕扯吞噬着我的心

脚下亦一脚踩空,闻言我的心突然抽紧,整个人扑向了街道,好在回神算快,只是脚稍崴了一下,不严重

14 酸枣树下,那个熟睡的少年如同画中仙

如何却是,晚晚难安

我摇摇头,说,他们俩……并不好

没等我回过神来,薇安又大叫了一声,哇!我看错了,不是程大少

他把婚姻当浮云,虽然我知道,当儿戏,可是对于所有能伤害到凉生的事情,他还是极乐意为之的,而且从不会当做儿戏

失去孩子的是我啊

晚安

八宝没看到我正憋得满脸通红,继续自顾自地嚎啕着,说,姜生姐,八宝对不起

母亲的祭日在五月里,所以,我开始着手将花店的生意交给花店里的帮手薇安了

起身,关掉窗户

就在我打算不顾形象、毫无顾忌地扶着墙壁大哭一场的时候,只见一个跟泼了狗血一样鲜红的人影晃了过来,“啪——啪——啪——”跪在我眼前就是三个响头,然后抱住我就嚎啕大哭起来

可是,亲爱的妈妈,我却不能拥有……

手指上,是一道淡若红线的伤口,狰狞妖艳

我想,病房里大病初醒那一刻,我大概是喊了你的名字

我曾在此固执地寻觅了凉生无数次,那个叫天佑的男子也曾无数次陪我走过……如今,他们两人,一个回到了我面前身边却有了她,一个因我黯然心伤远走了天涯……我的眼泪终于肆意奔流出来了

她哭着说,你可以不爱我,我允许你把她放在心里一辈子啊。我们结婚吧!这是对姜生和天佑最好的成全

我们的爱,需要对方的一种回应;我们的辛苦,需要对方的一种回应;我们的悲伤,也需要对方的一种回应……那会让我们知道,而是,原来,我也曾在你心上,所以,我们都过得不好

我回头看了看她,强作笑容,却不知该怎样回答

花店依旧在,薇安也依旧在

她喊我“姜姐”,我嫌太老;后来她改为“姜小姐”,我觉得太风尘;再后来称为“姜老板”,我觉得太乡村企业家……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最初,也就接受了这个“姜”,虽然离“葱”“蒜”很近,拿口锅来就可以炒四盘菜,就地野炊了

,眼泪还在冒。我嘴巴是咧着的,却这样被残忍地打断了

,我喜欢薇安。是因为她除了可以兼职店员,还可以充当保镖、打手——身高一七零、体重一八零的薇安是极具震慑力的

,从这个冬天开始。我就窝在魏家坪的老院子里好了,我已决心,远离这座伤心的城

,祖父曾说!你们会令整个家族蒙羞啊

,窗外风很大。卧室的窗帘翻飞,如同离人挥别的衣袖

我笑着摇摇头

,凉生冲她微微笑着。很有风度的模样

,以失去记忆的名义。以走失的方式

15,原来。这些年,哦,我们都不好

,花店桌前。又想起如今,他无名指上那条细如红线的血色婚戒,想起那个少年时的凉生,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每个女子。虽未必勾画得了未来伴侣的模样,但一定都曾幻想过童话般的婚礼上自己会有一种怎样的幸福

,我一看!他一个横摔,将苏曼摔向了我的脸,直接两眼发黑,大叫一声,却见柯小柔这个妖孽扛着苏曼冲进了花店,凡人,正准备逃跑,去死吧

,记忆中。魏家坪的春天才是真的春天

,亲爱的妈妈?你的女儿要嫁人了,但是,我该怎么告诉你,那个人,可是,她却一辈子无法爱上

,薇安突然拍了我一把?姜,就在我再次陷入了前日那种悲伤的气氛中时,我在问你呢,奔放而娇羞地说,你哥有女朋友了吗

,忽然?幽幽地问我,未等我出门,说,薇安将她那张无敌的大脸凑了过来,那个,桃脸含羞带怯,姜……生啊,眉眼脉脉含情,你哥、你哥……嘻嘻……你哥……嘻嘻嘻嘻……他、他有女朋友吗

,就这样。那个夏天,于是,我离开了你

,说。姜,薇安很豪爽地冲我挥挥肉手,你去吧

,以后的路。那就以后再说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杜撰出的“婚礼”二字。又或者,其实,这是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罢了

,管他呢。这样更清闲,求之不得呢

,我看得到。薇安那一句“我们老板娘的男人”让他漂亮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微微的阴翳,只是,但是瞬间便被灿然一笑融化掉了

,对于花店来说。一年四季都是春天,都是在百花丛中度过的

,我嘱咐她好好照顾花店。记得把宁信预订的花篮,离开前,在下午四点前找人送到她的会馆

虽无白雪飘零,这种季节感不算强烈。,凉生出院第四天。却已感觉到空气中微微有了凛冽的味道,好在南方的城市,这个城市进入了入冬的第一天

我也一时尴尬到喉咙发紧,说不出话来。,他的目光落在我颈项上那些已经变成暗红色的印痕处。又故作平静地躲闪开

看着抱着我腿的像只红蜘蛛的八宝,我内心痛苦地纠结了一把,说,喉咙因为刚才想哭却被打断而隐隐作痛,你走吧,狠狠地擦了一把腮边的泪,我……,我低下头

,但是?始终没有说出什么,他冲我笑笑,似乎有话要说,说,凉生张了张嘴巴,北小武……和小九还好吗

,便是一场一触即发的争执。未央的眼泪,于是,未央最后的服软……她说,未央的争吵,我们结婚吧

,我也很想他们。很想我在魏家坪度过的那些日子——虽然清苦,却也有那么多甜蜜的回忆

……

禁忌 楔子

再后来,她也会对着米饭流泪……开始我猜测可能是她某个亲人去世了,我也就习惯薇安流眼泪了。,她对着金陵发给她的工资也流泪。按薇安流眼泪的频率推算,她对着天空的落雨莫名流泪,她对着花店里的花朵莫名流泪,她全家去世一遍都嫌不够,甚至吃饭的时候,最起码被诛了九族,后来我发现不对,且诛了十次

就像……,这些年!小九不知道去了哪里,然后,始终不肯见北小武,告诉凉生,而北小武一直都在找她,我叹了口气,没命地找她

,可我的喉咙却如同火燎。玉帝啊。我只是想哭啊,她抱着我哭得那叫一个过瘾啊,你何苦派下薇安又派来八宝两个折磨我一个啊

,这时!却见薇安她居然流泪了,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要冒出来了,她居然比我还快地流泪了

,薇安说。她这是保留着婴儿的习惯,黛玉一般赤子的心灵

,心直口快地说?咦,姜,走出店门。薇安却突然喊住我,真奇怪,我轻轻呼了一口气,怎么最近总不见程大少来啊。好久了啊

故乡永远是一抹柔软而甜蜜的哀愁

,我想流泪。却遇到了一个比我还煽情的人

,我珍惜你的悲伤。也希望你怜悯我的悲伤

我会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因为,外表云淡风轻,我可以放肆地去爱这世界上任何一个我想爱的女人。可作为一个兄长……道德、人伦、法制、责任、从小所受过的教育……这一切都注定了,内心却无比龌龊,作为一个男人,这让我日夜难宁……,对你泛起的哪怕一丁点儿思念。都让我充满了巨大的负罪感

,薇安一边流泪一边说。姜,我都被你和天佑的无敌真爱给感动了

平淡而安稳

有一种诡异的气氛笼罩在我的四周,此刻,这是一种男人特有的警觉,天微寒,我总感觉有一种不对的气氛潜伏在四遭……,夜冷

,难道是前几天?柯小柔在医院跳楼摔坏了,他在搞赔偿事宜

,陆文隽啊。柯小柔啊,而什么婚前协议书啊,苏曼啊……通通的都是浮云

,从开始。就知晓

,我看着轿车缓缓启动。从门前离去,心才微微静了下来

,他看了看我。指了指那两份厚厚的协议书,很随意地从我桌前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挑了挑眉毛,扔在我眼前的协议书上

那……他有男朋友吗?,然而不到两秒钟?姜,你哥……那么帅的人,她突然又紧张地问我,居然没有女朋友

,然后。薇安对他就一见倾心了,恨不得再见失身

所以,花店的四个帮手中,薇安除了流泪,我最后将重担交给了薇安。,其实。在各方面还都算优秀

,在将来那段无心无爱的婚姻里。我可以在魏家坪或是临近的村庄里做个教书的女教师,或者,安安静静、简简单单过完一生

,分手的情侣。最怕的就是这种问话

然而,且花店的一半属于金陵,反而出其不意的好,便也不好意思自作主张直接将它关掉。,我的生活经历了一连串的致命打击。此时此刻,虽然,这几个月,我已萌生了放弃花店、离开这座城市的念头,但花店的生意非但没有一泻千里,只是因为生意太好,搞得我都打算拖着病体将花店给上市了

,一个接一个。都不带歇气儿的

这是一条寂寞而悠长的巷子

,她这声呼喊。爆裂一般的难受——这是一个数月里来,我不敢让自己去想的名字,让我的心仿佛被烈焰灼开了一个大窟窿,更不要说提及

,那时那刻只觉得。利刃穿心,也不过是这个滋味而已

五年时光,就这么呼啸而过。怔怔地看着他。,我抬头。这张对于我来说多么熟悉而温暖的容颜啊

桌上的病历翻飞到地板上——医生检查说是误诊……

可为什么“强暴”这个词,而是在说“你也不会同他吃饭散步”一般。,从她嘴里说出来?就让我感觉味道有些怪啊。就好像她不是在说“你也不会被他强暴”,八宝说到了我不愿触及的伤心事

薇安确实很喜欢流眼泪

,呵呵。这是多么荒凉的笑话啊

,我挣扎着醒来。却发现这又是一个梦

,却不得不慌忙转身。唯恐眼泪流在了他人面前,闻言我目瞪口呆,疾步走向了街边那条熟悉的巷子

你眼光不错啊,不必我来引荐,帅哥。这花店啊确实别具一格,薇安一边娇羞着一边一巴掌将我拍开,小桥流水人家的。,冲上前去!对凉生说,昨天,对对。这是我们老板娘的男人程大少给设计督工的

,可这些情绪。我都不敢让自己有

,这是已经注定好了的结局。无论是怎样一番过程

,我细细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跟薇安道别,在花店门前,打算提前回去休息一下

薇安称呼我“姜”

,十九岁那一年。我可以不管不顾,哪怕遭天谴,血正热,可是却不忍心我视若生命的女孩遭受半句非议

,我该多爱这个小孩。以父之名……或者是,我该多么嫉妒他的父亲,我是他的舅舅;可是我多想爱这个小孩,他带走了我这辈子视若生命的人

,未央。应该不止是他的女朋友吧,那是未婚妻啊

我想,泉下的父亲、母亲,从清明到母亲五月的祭日,也一定很想很想我。,从今年冬天到明年清明。我大概有小半年的时间可以陪在他们身边

你杀了我吧……,我怎么能给陆文隽打电话?你也不会被他强暴,你。我那天该死啊,也不会有了宝宝,让他来酒吧接你啊!呜呜呜……如果不是我给他打了电话,也不会失去程天佑

,这一路。走得千辛万苦,到头来,为了凉生的病,却原来只是任陆文隽摆布的游戏一场

怎么突然就人间蒸发了呢?为什么陆文隽没有杀过来找我呢?,我一直都在想?他不是一直想逼着我去签协议,这几天,逼着我嫁给他吗

哎哟,你都能激动得慌了神。,薇安晃着她巨大的身躯走出来?都要结婚了,都要当妈妈了,说,感情还这么甜,真羡慕你们,提起他的名字,你没事吧。小心肚子里的宝宝啊

,最后那句话。我没有说出来——就像我曾经找你那样

,这么多年。不去看不去见,遗憾的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我克制得住自己的人,不去想不去念

,深夜梦醒。再次梦到祖父,出院第一天,梦到我们分开的那年夏天

,凉生远赴法国。同我和北小武完全断绝了联系,这四五年里,他根本不知道在我们身上发生过什么

,而我。也只能践行自己的约定

,凉生昨日来过花店一次。说是去典当行里对下属们略略交代了一些事宜,回来的路上恰好顺路,忘记说了,过来看看我,哦,也看看这个别具一格的花店

程大少来了!,薇安看到门口的车子!大叫了一声,哇塞

虽然,想到它就会悲伤得无法自拔……,虽然。它活在这世间,可能会成为我更大的苦难,它的父亲是一个我恨不得杀掉的人,但我依然,还有一个永远无法来到这人世间的无辜的孩子

17,年少时的情义。换一个值得拿命相托的人

,我只觉得吐血三升都证明不了我对薇安的崇拜。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不想同她再继续交谈下去,那一刻,转身打算离开花店

,幽幽的眼眸。在车窗后静静地探望着这边

,陆文隽啊陆文隽。你不去做奥斯卡影帝,多么屈才啊

他俯身,抬头,双手按在桌上,我发现桌上多了两份厚厚的协议书,整个人罩在我眼前。,却见陆文隽正在我眼前。眼含春风,忽然,唇染桃花

那一刻,它不是一句笑话。我突然理解了那句传得很广泛的关于分手情侣的笑话——知道你过得不好,他不知道,我也就放心了。,他最后这句话。原来,让我的眼泪在心里肆意奔流起来

,他双手交叉在胸前。直直地看着我,然后,一言不发

,在无人的街巷里。我突然想哭出声音,很大声很大声地宣泄掉自己压抑着的那些委屈和无助

蓝如泪的天,绿如翠的草,明亮,白如雪的云,它鲜活,碧如玉的水。,不同于花店这种无根的美丽。它是有枝有节有根的

16,分手的情侣。最怕的就是这种问话

,未央含着泪水质问我?凉生,你想想姜生怀着天佑的骨肉啊,她说,你忍心让这孩子没父亲吗

,然而?我在试探什么呢

墨色的窗玻璃内静寂无声,似乎有一双,花店门前不知何时停下了一辆黑色轿车

,凉生也没多问。仿佛自语一般,哦,他依然笑了笑,原来,轻轻说了一句,这些年,目光那么凉,我们都不好

,凉生走的时候。带走了一捧紫蔷薇

一晃五年时光

,我爱你这件事。不只需要逃避,原来,还需要成全

,有些爱。是禁忌

,我亦知道。迟早要践行,当然,因为,我和他之间的那个约定,他已经兑现了让凉生活着出院的约定

虽然她前段日子并不在城里,我心下亦是明白。但是我猜那些突然多出来的订花、订绿植的大客户,其实,十有八九是她介绍来的。,这些日子。她虽然不说,花店的生意也拜宁信多方照顾

可是冷静下来,分辨不出好坏,事发之后,太相信这个所谓的心理医生了。,我也明白。最终的原因还在我自己,其实,是我遇人不淑,我心里不是没嫉恨过八宝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讨饭的!可定睛一看,发现居然是八宝这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霸宠惹火甜心霸宠惹火甜心白幼娘|青春因为几大家族一夜的赌注,四个恶魔少爷,成了乔诺——V5成员乔氏集团千金的贴身保镖。被迫跟他们同居不说,还被妖孽男夺走初吻,最后四人竟联手欺负她?哼,区区几个下人,居然敢这么对她,她要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要你们好看!
  • 影响中学生成长的60篇微型小说影响中学生成长的60篇微型小说王艳明|青春这60篇微型小说及其阐释的道理,会使他们爱得博大深沉,活得充满激情;会使他们更有信心和勇气地去追求梦想与憧憬在面临挑战、遭受挫折和感到无望时,从中汲取力量;在惶惑、烦恼、痛苦和失落时,从中获取慰藉;在青春的冷淡与叛逆情绪中,被生活的真善美所感动……
  • 笑倾三国Ⅰ笑倾三国Ⅰ梦三生|青春十岁的仲夏夜,福利院的瞎眼阿婆摸着她的手说:“孩子,你是皇后的命啊。”她趴在阿婆的腿边,笑得直打颤。二十岁,她穿越了。也杯具了!!!人家穿越都化身公主郡主、绝世美女,被方圆几里的优质美男疯狂爱恋。怎么轮到她穿越,就脸朝下一头栽进猪圈?脏点也就算了,可眼前这个满脸傲气的家伙,分明就是福利院里成天跟着自己的阿满呀。阿满不仅翻脸不认人,还命人狠狠打她六十大板!这是什么状况?不是说她骨骼清奇,能当皇后的吗?
  • 一斛珠(上)一斛珠(上)朵朵舞|青春她满门抄斩后被丢到敌国榻上承欢。好不容易吊个王爷金龟婿,又被诬陷她勾引皇帝。她本是个漂亮可人儿却落了个削发为尼的下场,还不幸痛失她腹中的胎儿!怎么会有那么悲催的女人!她发誓要来个绝地大反击!她该如何在这险恶的后宫中留有一席之地?
  • 绝宠坏丫头:全明星恶魔殿下绝宠坏丫头:全明星恶魔殿下十六夜|青春倔强的痞女、嗜血的魔鬼、顽昧的冥王、温暖的天使...恶魔、骑士、天使、修罗、吸血鬼、激情、邪恶、冷笑、全明星、风云校园、黑街、叫呛、干架、泡吧...华丽的词汇,导演盛世的全偶像剧。
  • 骑士风云录2骑士风云录2陆双鹤|青春所谓和平,不过是战争与战争之间的短暂的中场休息。辉煌的群星照耀阿伦西亚。谁才是这片天空真正的主帝? 大陆历596年,“卡德莱特平原之会战”以卡奥斯帝国的全面胜利而告终,索菲亚王国自国主诺兰德六世以下,全军覆没,仅杰克·佛利特将军一人生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自死神指间侥幸逃生的王太子阿斯尔和利奥特大公爵之子莱因斯成为索菲亚复国的最后希望……而当人类互相残杀时,兽人正在海峡的别一边窥视着……
  • 假面公主:绝色校草很腹黑假面公主:绝色校草很腹黑灵喵|青春这个长相俊美的男生是撒旦派来恶整她的吗?为什么,一见到他就没好事。原本重生后一连串的复仇计划,也因为他的介入而变得更加的混乱,难道,这就是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当小野猫伪装成乖乖牌。当腹黑恶魔男伪装成优雅贵公子。当伪装遇到伪装……会迸发出什么……
  • 银月巫女银月巫女梦三生|青春北莽史书记载,恒天七十二年,银月巫女被逐出赫连家族,施以火刑,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她的一切是属于赫连珈月的,为了他什么都可以牺牲掉,哪怕是生命,只因他那一句“相信我,等着我”,她甘心被擒甘心被火焰吞噬。然而三年后,她竟然从另一个时空回来了?!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记忆,性格大变,甚至连巫术都忘得一干二净的她,却被赫连珈月封为新任的守护巫女。她究竟是轮回转世,还是平行空间穿越,亦或者,她根本就不是那位强大的巫女,而是令巫女复活的活祭品?
  • 异海异海蛇从革|青春20世纪80年代,一个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立下战功的军人吴××接到国家指派的神秘任务:化名曹沧,参与一个中美合作的物理实验。这个实验的目的是尝试进入另外一个空间——异海。随着中美联合实验在诡秘异海的展开,一系列离奇惊险的状况不断发生,很多神秘事件的谜团也慢慢浮出水面:疍族的《水路簿》、神秘的百慕大三角、西汉黄金的消失、罗布泊实验、大西洋科考、星球大战计划、末日黎明计划、费城实验……曹沧逐渐发现此次联合实验的目的是为了在异海建立新的世界秩序。
  • 最短最长的恋歌最短最长的恋歌蒋雅楠|青春这是一首短暂恋歌,却拥有最长久的期限。 这是一首短暂的恋歌,却演绎最长久的浪漫。这是一首短暂的恋歌,却散发最长久的温暖。 这是一首短暂的恋歌,却弥漫最长久的感动。这是一首短促的恋歌,却又情深而绵长,在这个夏天为你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