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0章

”宛宁笑的樱花灿烂,无尽柔情的笑意中,你有办法让晋王隐忍下深仇大恨,射出一道狠毒阴狠的暗光。当一个缩头乌龟,“白如尘,你还有办法让轩辕擎苍收手不出兵么?怕是你再厉害也是鞭长莫及了吧

妖艳,现在他有晋王的宠爱,绚丽,华贵,就如同盛开的牡丹,不愁云长

御书房的暗处走出来一个娇柔端庄的娇影,她芊白的手指,轻轻滑过深陷在那根原木柱子上的宝剑,在轩辕擎苍离开后,美艳欲滴的唇角勾出了一丝舒心的笑意

“来人啦!”竭力嘶吼的他唇角流着隐隐血迹,紧锁的眉头因为胸口的剧痛而微微颤栗着

阳光由柔和变得毒辣,转眼六月,空气中有着火焰燃烧的味道

刚伸出手去,一双有力的大手紧握住她的手放下,另一只大手伸手轻柔的摘下两个熟透的李子,她伸手想要摘下来尝一个,放在身边的侍女手里

明争暗斗,步步为营,精明敏睿的他一直谨慎,才有如今这难得的天下安宁

立刻!”握住因为用力而震裂虎口的铁拳,嗖嗖发抖中滴着殷红的血滴,朕要扫平晋国,轩辕擎苍不容拒接的天威,出乎人意料的决定,“点兵三十万,让走进来的侍卫猛然惊杵

心中不由的一惊,她忽然的用力挣开他的怀抱

他一直隐忍着,用尽全力,身子中有种迫切的需求几乎就要把他冲跨,因为他不敢她有一丝的不悦,他害怕她会转身离开,身后的他酝酿的情绪越愈加浓烈,永远不回来

轩辕擎苍一声轻哼,背身离去,吓得连滚带爬的跑走,他要亲自披甲上阵,促使他坐下这个决定的原因很简单,侍卫大惊失色,他一心要夺回白如尘

粗重的喘息,刘煜满身绯红灼热,毫不掩饰的用力去隐忍着

晋王的宠幸不在了,是不是自己就和这过了花期的牡丹一样,如果哪一天她老了,沉睡在泥土中,无人问津?想着想着,然而世事总是无常,居然悠悠叹了口气

这样子她会恨他,可是他不敢,她会再也不理他,他连守在她身边抱住她的机会都不再有,他怕,到时候他会生不如死的

你给朕等着,朕就不信了朕能征服得了天下,就征服不了你一个女人!”空荡荡的书房中,“白如尘,留下一句凌厉的嗓音回荡着

卑微无比卑微的自责着,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不要这样——”看着他原本霸气俊毅的脸此时是满脸的自责,有着征服天下的雄心壮志,如今怎么能为了她一份虚无缥缈,“不要这样,未知结果的感情甘愿如此

”她仓皇的离开他的怀抱,转身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晋王,她怕她会伤害他。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试着学会去爱你,你答应不勉强我的,我不能接受你无怨无悔的付出,而我一点的不爱你,“对不起,这对你不公平的

虽然冷冽,却一直是赏罚分明,勤政爱民,他们谁都知道,他对贪官污吏的手段狠绝,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轩辕擎苍即位三年多,并没有让他的天威受到折损

在说话不小心伤害这样一份柔情,不能爱他已经给了他胸口一刀般的伤,她真的于心不忍

轩辕擎苍咬紧牙关,灭绝狠烈的一个抉择,隐忍着剧痛的无力,字字清晰的说出了口

不在乎,只要你愿意,他不在乎,他愿意一辈子无怨无悔,只愿她能给他一个宠她的机会,他很想说,然后不顾一切的扑上去要了她

这个决定无疑是颠覆了他所有的努力,可他如今尽然决定点兵三十万出兵压境晋国,让他走近绝境中

为了孩子有个安稳的将来,她也要为自己找个长久安稳的方式活下来,等孩子出生后,不管是接受晋王的好,安下家来,现在不想,还是真正的找一块属于她自己的地方安居乐业

浓烈呼吸中,他深深嗅着来自她身上诱人的馨香,仅仅只是离开肌肤不足几毫米远的呼吸,炙热的气息在她项后游走,她感受的清楚

”刘煜温情的嗓音浓厚沉静,轻柔紧靠在她背后,慢慢的闭上眼睛,唇角含着馨笑,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双手圈住她浑圆的腰身,“快去洗干净送过来

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较随意的绾在身侧,缓缓在御花园散步,看着百花落尽,白如尘一头瀑布般青丝,不禁想到自己

秀着一只玲珑清荷,佳人初试罗衫,披着白色轻纱,微风吹过,身着一身浅蓝色胸衣,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把手放在凸起的肚子上面,感受着孩子的心跳,心中有着更加坚韧的宁静,白如尘站在一棵熟透的李子树下面,安详

那种暖意足以把她的所有冰冷融化,她凝滞了,这种被呵护的感觉真的能腐蚀她所有的坚持,她几乎崩溃,背后的暖意比头顶上的烈日更加炙热,宁愿就这样待在他的呵护下,一辈子不用有一丝的忧愁,凉风习习树荫中,快乐的生活着

金黄的色泽,抬头看到枝头的李子黄的娇艳,这种李子树一直在中原种的很好,想不到这塞北晋国,阳光下泛出晶莹剔透,也能看见它长的这么好

”白如尘微感不适,欠了一下身子。“晋王

立刻株连九族,“不要在说话,斩首示众!”轩辕擎苍血红的眼眸像是要滴血般阴寒,拔出墙上的佩剑,快去,一剑砍在屋里的顶梁柱上面,海碗口粗的原木柱子,谁敢多说一个字,差一点就被砍出了两截

想要提醒不明原因,“皇上——”侍卫以死荐策,盛怒中的他

”刘煜恼怒的目光盯着他自己的双手,“对不起,狠狠的打了几下。是我不好,以后我会注意的,如尘,在有是空的时候,我就断了我的手

”刘煜的手微微紧致半分,却依然轻柔,“别动,丝毫不愿伤害到她半分。如果你能答应让我永远这样抱住你的话,我真的愿意放弃一切,就让本王这样抱奢侈的抱你一会吧,只要能永远的这样守在你身边

上一章第14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赖上霸道老公赖上霸道老公伊诺千晶|古言【本文已半价,看完全文不到3元钱】 小白版简介 如果天上掉的是馅饼,你要毫不犹豫冲过去捡 如果天上掉的是女人,你千万不要把她带回家 当然,如果你可以忍受以下状况的发生,可以冒险一试---- 她一天有20个小时都在睡觉,一睁眼就会问你有没有东西吃 她可以把你的家弄的乱七八糟,却只会一脸无辜的说不是故意 她喜欢不负责任的爬到你床上,但她只负责睡觉,不负责灭火 如果你一不小心爱上她,就必须做好应付N多强大情敌的准备 最最重要的,如果你不小心让她爱上你,请千万千万不要骗她 因为她会像空气一样消失,即便你把地球翻个遍,也找不到她 正经版简介 曾经,他的心坚硬如顽石,是她,击出一丝裂缝,悄悄钻入 曾经,她的心单纯如婴孩,是他,一步步教导她,慢慢长大 他宠爱她,她依赖他,他们的爱,简简单单,却又无比炙热 他的身边危机环绕,为了永远的安宁,他做了一件冒险之事 却不想,再见天日时,她已不见,寻遍世界,再无她的身影 她的到来原本就是一个未解之谜,要找她,自然是难于登天 而她,睁眼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她生活十七年的地方 未完全长大的她,腹中却多了一块肉,她是否能等到他出现? 伤心绝望的他,是否能穿越遥远、神秘的时空回到她的身边? 【本文反穿,很多温馨,偶尔小虐,简介先看着,可能会改动】 【本文是时尚王妃的续,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那个烂文,囧】 请大家多多支持,觉得不错的帮忙收藏 喜欢的投票,有空的留个言,晶要动力 推荐朋友的文文 好友飞扬《纵情》 好友蝶颜《情人十八岁》 好友翼妖《九岁小娘亲》 好友殇然《罪 奴》 好友秋彤《总裁你好坏》 好友翼妖《狂女诱欢》 丫少《晕,生了一群猪宝宝》 仙落《诱拐美男进洞房》 乐乐《绅士的恶魔》
  • 凤栖梧桐凤栖梧桐红尘未央|古言后娘难为,续弦更难为!姐姐临终遗命,将妹妹配给姐夫作续弦。且看君家三小姐雪绮,嫁给她要叫一声“大姐夫”的表哥为续弦后,在婆家过得“内院”生活。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大周行医记事大周行医记事烟秾|古言穿越到苏府还能继续学医真是意外之喜,原以为能悬壶济世平平淡淡一生,没想到却被卷入莫名其妙的纷争中,宫斗宅斗各种斗。苏府多宅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周多宫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且看医女悠然自得畅行大周。
  • 邪凰诛天:狂傲废物女神邪凰诛天:狂傲废物女神上轩夜|古言穿越成侯府里的傻子嫡女,众人欺凌,人人轻贱?贺兰澈雪仰天长笑。 欠我的,我要他倾家荡产为奴为婢终身凄苦。 伤我的,我要他九族俱灭根断种绝永不翻身! 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人! 谋我者,杀无赦!
  • 黑腹庶女黑腹庶女月光下的女子|古言她是上官炎侧妻所生的庶女,年幼的时候,亲眼目睹嫡母杀死她亲娘。在幼小的心灵埋藏着仇恨。 或许她不像别的女人狠毒,但是千万别惹毛她,不然等她发怒的时候,有你好看。 她是个名副其实的弃妇,整个咸阳城无人不知上官府的三小姐被休弃两次,还生下女婴。 官家以她为耻,除了爹和奶娘,没有人真正发自内心关心她、爱护她。 在二叔的逼婚下,她再次穿上红妆,带上红头盖,于她素未谋面的相公拜了堂,喝了交杯酒,洞了房,成了真正的夫妻。但谁会想到他们之间是签下婚姻契约呢? 身为君府的少夫人,就该有少夫人的威严,岂能容忍那些女人的欺负,原本腹黑狠毒性格终于在一瞬间爆发了,在人前楚楚可怜,在人后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毒妇。 谁惹怒她,便下重手,不杀人,但也让人生不如死。 片段一: “啪~”屋子里一阵响着巴掌声音,一道巴掌大的五爪印烙在牡丹脸上。她气得想还手,却被上官熙牢牢的抓住,带着委屈的声音怒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敢打我?” “我打你怎么招了?你只不过是相公暖床的工具,我不仅要打你,我还要把你的孩子打掉,这就是你忤逆我的下场。”上官熙说着,阴森森的把目光打落在牡丹肚皮,勾起一丝冷笑。 “你敢!”牡丹声音带着颤抖,那种不安分的眼神顿时让牡丹心里阵阵恐惧。 上官熙勾起笑意:“那你要不要试试看呢?” 片段二: 美人见君浩已经走远了,便得意的看向上官熙,整理好衣衫笑道:“姐姐,你是不是很嫉妒妹妹我呢?没办法啊!姐姐长得平凡无趣,当然爷是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 上官熙突然把脸拉近她,伸出手粗鲁的抓起她的头发,口气带着威胁:“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在我面前摆架势?劝你最好有自知之明,不然你这漂亮的脸蛋。。。。。”阴险的笑着,手在她脸上游走着,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 精明的医术、武功,外表却弱弱无能的她,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折磨死人誓不罢休。 ———————————————————————————————————————————— 月月的读者群:103866632 有兴趣可以加入。 请支持凌玖儿的新文《一品弃妃》 推荐好友文: 十七妾 刁一妾 废妾惹桃花 傲妃多夫 九岁庶女 娇女惹挑花
  • 倾尽天下:特工小姐太妖娆倾尽天下:特工小姐太妖娆洛狐|古言她是组织里最出色的冷血特工,高智商天才,腹黑狡黠,生杀予夺,我行我素。 他是帝国内最优秀的高贵王爷,完美血继者,冷酷邪魅,危险神秘,狂傲霸道。 一朝穿越,她成为了相府内被遗忘在角落的懦弱三小姐。 从樱林下的唯美相遇,到多年后的一场赌约,是宿命的开始,还是早有预谋? 水城陷阱,死亡森林,冰林封印……她一一破解,经历九死一生,实力突飞猛涨。 姐姐暗杀,侧妃争斗,继母迫害……她见招拆招,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此文女强穿越,女主偏万能。经典语录: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还犯我我必杀之!PS:虽然此文美男多多,但正主只有一个,非NP。(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良妻难当良妻难当朝舞雪|古言“奸夫淫妇!真不要脸!”明艳的女子冲上前,一巴掌狠狠扇在衣衫不整的夏芷清脸上。 “从今往后,你与本王之间,再无任何瓜葛。”他淡漠冷酷,绝情而去,临走前,只留下一封休妻书…… **** 她是相府二小姐,性情温婉,品貌才情集于一身,却被小妾陷害与人通奸,羞愤绝望下,悬梁自尽。 她是现代的美女警花,冷情随性,一次任务失败,穿越时空,附身在软弱的相府二小姐身上。 自此,一双玲珑剔透眼,看遍世间炎凉态。 **** 他,梁国三王爷元睿,风流不羁,宠妾无数,却对一名烟花女子倾心爱护。 他对正妃无情无义,甚至恨之入骨,任由她被下人嘲笑,小妾欺凌,却视而不见。 但如今的她,又怎会逆来顺受? 望着面前的冷魅男子,她勾唇浅笑,眸光清泠:“我已不是你的妻,请自重。” 他狠狠捏住她的下巴,眸光阴谲:“夏芷清,本王改主意了,休书作废!”小片段: ① “王爷,这是李尚书、刘侍郎以及朱御史送来的美人,一共十人,全部洗干净送到您房里了。”她巧笑嫣然,丢下一本册子,悠然而去。 他望着她娉婷而去的身影,不知为何,浓浓失落浮现在心底。 ② “你……你给我酒里下了什么?”妆容艳丽的女子,满眼惊恐地望着她,地上,正躺着几名欲火焚身的健硕男子。 随意拨了拨手中的珠串,她冷笑如魔,冰冷的指尖滑过女子滚烫火红的脸颊:“春风一度,听过吗?只要中此药者,再清纯的女子,也会变成只知与男子交合的蕩妇淫娃。这就作为你当初陷害我的回报吧,好好享受。” ③ “我玩腻了,撒由那拉——”她站在王府门口,如绸霞光映衬着绝色容颜,美得惊心动魄。 他踉跄一步,脸色煞白如雪:“清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摆摆手,毫无留恋地跨出王府大门,顺便甩下一纸休书:“意思很简单,就是说,你是一个很好的玩具,不过玩久了,总是会厌的,所以,你被丢了。” 本文主要男主: 元睿:梁国三王爷,生性冷淡,桀骜不群,外表的风流,是内心凉薄的写照。他厌极了她,却又为她牵肠挂肚入骨相思,只应了那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元彻:他有一张俊美无匹的脸,有一个梁国最尊贵的地位,他说,山河拱手,博卿一笑,你留我身畔,我许你一世繁华,同日生,同日死,情深可寿…… 斛律楚邪:北狄胡人,残暴嗜杀,只因背负刻骨深仇,那一夜,听风听雨,她为他唱起安宁幸福的歌谣,眸中的血红渐渐熄灭,他紧紧拥着她呢喃,不要走,不要走…… 推荐自己旧文: 《徒儿都好涩》 《三月惑君小刁妻》 《桃色相公滚滚来》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良妻难当:相公快快休了我!》
  • 穿越时空之君王爱穿越时空之君王爱糖可甜|古言她是南诏国的公主,有倾城倾国的容貌。可因为她倾世的容颜,惹得天下大乱,狼烟四起。世间再无宁日,三界再无她立足之地。不仅因为她倾世的容颜,更因为她神秘的身份。人、魔、神三界大乱。王朝、疆域、拯救。不到最后,谁又知鹿死谁手……
  • 妖后别爬,朕在修墙妖后别爬,朕在修墙冷羽馨|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众人嗜之的目标,连老天都看她不顺眼,给她来几道雷,劈她回原形,看着那白绒绒的爪子,是什么动物来的? 而他却恰好出现在她面前,救她于水火,她痛哭感言后,随他一起走。 他的细心,他的贴心,曾经令她感动,而他的爱,却让她如履薄冰。 穿越一个月,莫名其妙就怀孕了,孩子他爹是谁?她懵了。 被‘请’到宫里,可是这一个月的身孕无疑是给皇帝带绿帽。 于是背着硕大的包袱爬宫墙,结果撞崩了墙角,压坏了墙,天上乌云一大片的飘过她的头顶,真是流年不利,转身赶紧回到后宫去装无辜。 风声一过,她蹭手蹭脚的接着路过那道宫墙,搭起梯子,继续向上爬。 墙的那一边传来了砌石声,和一个令她泪奔的声音,“别爬,朕在修墙。” 【错别字就像是田园菜地里生出的虫子,怎么也避免不了,望友友们不要介意】
  • 家有忠犬家有忠犬雙三|古言别人家养的都是小猫小狗,为啥她家的……扔出一块红烧排骨,壮硕的汉子欢快地蹦跶上前,低头大口大口吃得有滋有味,酱汁与骨头齐飞,仪态风度神马的都是浮云。秦明月见状不禁叹息,仰望长空喃喃地问:“老天,我干了什么坏事,你让这家伙爬我的床,吃我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