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再续前缘 第119章

这一刻她期待了那么久,站在豪华的别墅外,苏陌陌举步艰难,可是为什么当这一刻来临时,她不知道她自己在害怕什么,她的心情为何会如此的复杂呢?,手抬起了好多次却没有勇气去敲门?在紧张什么

,面对此景。苏陌陌与乔雨枫不禁相视而笑

”从咖啡馆回来这一路上,一直在他的耳边回响。,有些犹豫:他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来。他真的很迷茫,冷亦影轻叹了口气,下午林霏雪的话就像魔咒一样,缓缓的开口?“有些事我想跟你说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祝你幸福。,他在你心里已经深深的烙下了印迹;就像琉璃在我的心里一样!但心却迷失不了。从他的出现你就开始变了,两年的朝夕相处最终还是抵不过一个乔雨枫,他的一言一行都深深的影响着你,也许我真的很自私,去找他吧,原来我错了,真的错了。人可以失忆,去寻回你失去了两年的幸福。婚礼和美姬的事你不用操心,以为隐瞒了真相就可以把你留在身边,我自有办法解决

熟悉的字迹印入了她的眼帘……

,“怎么了。”凯蒂望着脸色凝重的冷亦影?担忧的问道

,“还是叫我陌陌吧。我比较习惯这个名字。”苏陌陌打断了冷亦影的话

交织成一厥颂歌……,清晨,朝晕早已穿透了窗棂,众蝉配合鸟声便似真啼;一只只婉转轻唱

“对、对……你们继续……”伊心恋语毕也随着颜夕凝往屋子里走去

,身后传来了细小的声音,苏陌陌、乔雨枫连忙放开彼此往声源处望去……只见颜夕凝几人躲在门后,探头探脑的。嘴角还不停的呢喃

她知道她这样想很自私。但是她真的不想再欺骗自己了。,“影,你我都知道琉璃在你的心里是无可替代的,这两年里你看我的眼神经常闪烁,不然就失神,虽然你一直在极力的掩饰,但是我还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还有你房间摆放在床头的那张相片,那个人不是我,是琉璃。我们再像也是有区别的,琉璃的眉宇之间有颗黑痣,很小,不细看很难发现的。”苏陌陌悠悠的说道,影对琉璃的深情她真的很感动,但是她不是琉璃,无法守候着他;她也不想做琉璃,因为她有自己她想守候的人

在这时候她想起了往事?是不是代表她即将离去?,冷亦影诧异的望着凯蒂,心里一阵慌乱,凯蒂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凯蒂……”

“好感人啊……”

轻轻的拿起信纸打开来看……,迅速整理好容妆的她正欲开门而去,却无意瞟到书桌前有张粉红信纸随着晨风微微泛动,她走过去

影留

,蓦然回首,只见乔雨枫站她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淡笑的望着她

对他。她今生真的无以为报。,看完了信,苏陌陌一对美眸渐渐的蒙上云雾,原来冷亦影他知道的,即使她做出了决定,她还是放不下很多事,他帮她承担了一切,让她毫无后顾之忧去寻找的幸福

,“砰”一个不留意,门整个被打开。伊心恋几人很没有形象的倒在地上

,冷亦影苦笑一声,原来她早就知道那相片里的人不是她?现在他终于明白那晚陌陌为何问起相片之事了?难道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吗

,风荡然而起!而他们的故事将会延续下去……幸福

,苏陌陌在蝉鸣声中醒来,她缓缓的翻身起床,经过昨晚与冷亦影的一夜长谈。有些事她终于做出了决定

?“你不怨我吗。”冷亦影黯然神伤的问道

?“还准备在门外徘徊多久。”身后传来了磁性十足且熟悉的声音

,“谢谢你救回了我的命。给了我全新的生活。这两年里我真的很快乐。”凯蒂感激的说道

她原以为她的安排是最好的,没有想到她还是忽略了哥哥的心。是她做错了。,“对不起……”怀中的苏陌陌流着眼泪,愧疚的说道

,凯蒂静静的坐着,不发一语的看着冷亦影,半晌后,她才轻轻的开口道。“谢谢你,影。其实我已经想起来了。”本来她还在考虑如何将这事说出口呢:没有想到影这时候会来跟她说这事

,“怨你什么呢?怨你救我了的命?还是说怨你隐瞒了身份?如果我没有记错,两年前我是刻意要求你封锁消息的,所以何来隐瞒之说呢。”凯蒂轻笑道。对于影她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因为他给了她新的生命,让她今生还能与枫少相见?所以无论他做了什么她都会原谅他的

匆匆的夺门而出……,放下了信纸,苏陌陌擦干了脸上的盈盈泪珠,仿佛想到了什么

”舍弃了凯蒂这个名字:是不是代表她选择了乔雨枫。两年的感情最终还是抵不上一个乔雨枫。,冷亦影轻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我只想告诉你,你在我心里从来就不是代替品。其它的由你自己选择,我尊重你的选择

她没有忘记她现在的身份是冷亦影的未婚妻,可是她也没有忘记她最爱的依然是枫少,当她记起往事的那一瞬间。她的心早已回到了枫少身上了。或许这两年里对于冷亦影那只是一种依赖而非情爱吧。,就在山上别墅里,她拿着花瓶打向美姬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何那时她的脑里忽然有一道白光闪过,就这样莫名的想起了往事。下山的时候她之所以没有告诉林霏雪,是因为她不知道现在的林霏雪与过去的她是否还一样。但在看到小颜、小恋与枫少的那一刹那,她既是兴奋又害怕,整个人都乱了

“好”苏陌陌轻轻的点头……

说完,她连忙脚底抹油。快步走进屋子。,“不好意思,我们打扰了。你们继续……”颜夕凝从地上站起来,尴尬的说道

,“继续……”韩思槿搔搔头,说完。连门也赶紧关上

:凯蒂。请容许我最后这样一次叫你

?“你们在干嘛啊。”苏陌陌、乔雨枫异口同声的问道

,“哥哥……”苏陌陌冲入了乔雨枫的怀抱中,紧紧的抱着他。喜极而泣

?“我们回中国好不好。回到那个属于我们的地方。”乔雨枫轻声问道

再续前缘 第124章

可是你在我的心里真的不是代替品,你是你:琉璃是琉璃……”,冷亦影挑了张椅子坐到凯蒂身旁,凝望着她双眸,歉疚的说。“对不起,其实我骗了你。乔雨枫,颜夕凝她们都没有说错,你是苏陌陌是乔希。两年前是我把你带离中国的,是我封锁了你所有的消息

,经历了那么多的风波,他们终于可以相守了?但也因为这么多的风波让他们彼此都明白到了什么是真爱!让他们懂得了如何更加珍惜彼此

”,乔雨枫反手将她拥在怀里,哽咽的说道。“以后不许你无声无息就离开我,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是过不下去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平民高校II:贵族学生驾到平民高校II:贵族学生驾到彩虹六月|青春有钱,又长得帅气男生,对于女生们的吸引力是致命的。亚洲巨红的彩虹乐团三子,集女生们的万千宠爱于一身。突然有一天降临到一所普通高校,可想而之,全校的女生们都疯了。她平凡的16岁女高中生,为了嫁给安希辰,想尽办法来到彩虹乐团三子家里面,当上了小女佣,只为了离偶像更进一步。 1
  • 谁淀染的谁的炫舞青春谁淀染的谁的炫舞青春梨陌弦|青春她,宫陌然,一个高傲却随性的女子。他,尹城熙,一个偏执却为爱执着的男子。游戏里,他们是水火不容的对手。现实中,他们是令人羡慕的欢喜冤家。一场纠结在游戏和现实中的爱恋;一段刻骨铭心却得不到祝福的恋爱;一场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的爱情竞争。王子,究竟属于公主还是灰姑娘?
  • 匆匆那年(上册)匆匆那年(上册)九夜茴|青春80年代生人的张楠因大学毕业找不到好工作而留学澳洲,在那里他认识了同样留学的方茴。就在他被方茴的神秘感吸引时,却听说她竟然是同性恋。阴错阳差,他与方茴住在了同一屋檐下,并且通过其他朋友知道方茴并不是真正的同性恋者,而是曾经深受伤害,有过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张楠的房间里,方茴给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 全服第二全服第二落日蔷薇|青春我要的,不是你身后的安逸,而是一个能与你并驾齐驱的机会……
  • 邪魅转校生:转身依旧是你邪魅转校生:转身依旧是你童以若|青春莫离以特优生的身份跳级进入了贵族学院,那个胸口上刺有蝎子纹身的叛逆少年凌子伦是她学会坚强的支柱。不曾想,天台上偶遇折翼的天使少年韩可初,使原本两个人的故事成了三个人的情感纠缠,年少的倔强,青春的叛离,在笑与泪中学会成长,转身,依旧是你……
  • 复古轮回:天国的五叶草复古轮回:天国的五叶草田馥诗|青春迟到三天入学的沐之蓿,在湖边偶遇了弹琴一流的美少年秋旭衣,她赞美他的琴声,却被对方误作是搭讪女,为摆脱韩国金妍儿的纠缠,他竟主动吻了她,一条‘交往’的短信,使她扮演成他的女朋友,恰就在她迷茫进入角色时,一张艳照意外出现……后来在她生日那天,那场熟悉的血腥味,再次勾起了另一段歌星爱情的记忆……
  • 原来是恶魔:仰望45度の幸福原来是恶魔:仰望45度の幸福欧若|青春历经四年之久,《仰望45度的幸福》终于遇到了伯乐,感谢北京鸿儒文轩图书公司,此文是我写得最顺畅的青春小说,当初连载的时候也有许多读者的追捧,如今出版之际,在这里打下广告,顺便告知喜爱这本书的读者,你们可以看到实体书啦!
  • 青梅竹马,去哪儿啊青梅竹马,去哪儿啊黄石PK|青春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青梅竹马,最后都绕到他人床前玩耍;大部分的两小无猜,都渐渐无法对彼此坦白。时光掩盖了太多秘密,埋藏了许多感情,直到曾经一起玩耍的他们终于再相聚——郝恬恬发现自己的生活开始乱套,为什么傅子衡的初恋女友叶雨笙会和张翊天在一起?为什么失联多年的吴霏突然出现在北京开始追自己?为什么一直把她当妹妹严厉管教的傅子衡会突然吻了她?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十年后的再度重逢,让当年埋葬的那些秘密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浮出水面……
  • 以特优生之名:殿下请留步以特优生之名:殿下请留步康小恶|青春【日十五更】这是一所排名全国前十的贵族高中,这是一所耗尽了千万巨资打造的梦幻学院,这里是以哥特式建筑出了名的教育基地,这里所收容的是富家子弟和贵族名流,这里培养的是未来企业或集团的继承人。这里便是仓木市位列第一的圣.希尔私立贵族高中。当草根少女遇到贵族少爷,不一样的爱又会如何展开……
  • 恶魔小组(第3部)恶魔小组(第3部)银锋|青春在与本都高中的篮球对垒取得绝对的胜利后,恶魔小组又遇到了空前的危机……与俊峰从小脂腹为婚的俅俅的出现,让俊峰与元心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俅俅为了获得俊峰的爱,称自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而那个一直追求俅俅而尾随她来到横焰高中,总是以副“木乃伊”形象出现的桃凯凯却在暗地里帮助龙武报曾经在武术大赛败给鹿川的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