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张四少作了个按压的手势。“几位不必起来:坐着就好。”,眼见两人已经走过来,莫桐未一桌几个人纷纷起身

沉了声音问他?“你刚才在张府后花园看到什么了。”,这一思及,不禁心头“咯噔”一下,面色不改:大步依旧向前

,林子成看了两人一眼,垂下头,答。“是。开始了。”袖口下一双手紧紧攥握成拳,内心似被狂风掀起巨浪:激荡得面色阵阵发白

,仪式正式开始。两侧坐满了各军将领要员观礼

看在眼里却宛如娇艳的花色,扯动嘴角道。“我会给你一场比这还要盛大的婚礼。”,有心渡上的一般,他竟一时看得有些呆傻。座位下的手伸过去,轻轻握住,哪里还有点男儿该有的样子。淡淡的阳光在她身上洒上一层晶亮的金光:身体一歪斜,风倾宇侧首瞧她,入目女子虽说一身男装,许是心知肚名的原故

,“我看到风七少抱着您。”几个字被他说得铿锵有力,不躲不闪!男子气概颇足

神色略一慌乱:恭唤。“七少。”,两人从后花园中出来,门口处撞到林子成

眉头一松:接着凉凉的笑?“你知道说出去的后果是什么么。”,莫桐未一怔,果然还是被他看到了

”,直到人流即要散去,林子成站在椅子之外轻唤她。“七少:该去准备喝喜酒了

,直至莫桐未进入张府专门修整过的厅堂,设施竟整装得同教堂无异。果然是场西式的婚礼。还真是刹费些苦心的

”,“别说了。我懂得。先去看看庄小姐吧

她怔怔的看着他。摭过半边眉眼,莫桐未看着他若无其事的随着众人离开,被他握过的指掌还散着他掌上的余热,仍旧看出喜气来。,直到整个身姿已经嵌进厅门的日光里,才回过头看她一眼,那发何时又长了些,灼得指尖略微发麻

那如花容颜没有一丝笑意,这样一个聪慧且深知轻重的女子今天这场的场合就连伪装都不屑。显然是不愿意的。,莫桐未淡笑着抬起头,一饮而下。眼风扫到庄嫣然,竟觉微苦

眸子一瞌,点了点头,一边起身。一边细心思萦。,莫桐未寻声望过去,林子成今日的脸似乎较往日有些紧绷僵直

一张脸想定也画了精致的妆容,本就生得俏丽,一直延展到地上。如何也差不了。只是现在由轻纱摭盖,庄嫣然长长的婚纱洁白盛雪,便只模糊的看了一个轮廓。,又像晕染开来的涟漪,真是说不出的曼妙妖娆

如果是她。亦不能淡然了事。毕竟此刻辜负的是一个女人几年的用情至深。,莫桐未抚上他系在腰间的大手,知道他心里有浓浓的愧疚

”。“会成为七少枪下亡魂

妆容确实画得堪称绝色,大红的喜庆颜色。步入酒宴现场的一瞬,此间张四少和庄嫣然端着酒杯来向各位宾客敬洒,之前的婚纱换去,穿了中式颇为传统的新娘服饰,那嗓抽气的惊赞听得十分真切。,映得面颊红润如鲜桃一般。发暨用精致的翠绿詹子挽起,几缕青丝垂在两侧,妩媚中几分俏皮

莫桐未兴致怏怏。整顿饭吃得很是无味。,席间莫桐未和风倾宇两人是分开而坐的,其间视线对上几次,便也行云流水的错开

,如果说一个杀手有敏锐的警觉性。那么他的判断力及揣测他人的心思也一定差不了

,莫桐未看着庄嫣然一步步走向风倾宇,忽然好奇她此刻的表情,是苦叹,新娘新郎移转到下一桌。是枉然,还是痛不欲生

只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张四少已经举起了酒杯,先前说过的话被按了复读键又来一次。从背影看庄嫣然是僵直不动的,就连此前机械的抬起手臂喝下美洒的动作都没有了

这一看不禁微微有些痴了

,林子成僵直的望着两人皆挺拔林立的背影。心有余悸的惶恐

”,莫桐未点了点头:问他?“仪式开始了吧

,两人一来一往。对答得如此风轻云淡。就像一场事不关已的他人风月

只爱你。”他的声音有丝慌乱,再启音,走出几步:有着不管不顾的决绝:“所以纵使伤害她,这情也只能负了。”,忽然被他从身后抱住!“可是我不爱她,我只爱你

都是民国时期举行西式婚礼的一些习惯,想来风倾宇参加得多了。竟也十分通透。,风倾宇也不问她听没听到,人场就已逐步开始向外散去,下一个节目即将拉开帷幕

有父母,然后能这样华丽丽的嫁了……,曾经多少个午夜梦回时,也想自己不是个杀手,有家人,莫桐未就有些羡慕这样的场景

风倾宇淡薄的耳语就似有似无的隐在这片声潮中,莫桐未猛然看他,那笑意捻了几分邪气。蛊惑人心得紧。,那边仪式举行完张四少正将手中戒指带到庄嫣然的无名指上,四处激起一片欢腾的热浪

”,下人快速为桌上的几个人倒满酒:张四少最先端起。“谢谢大家百忙之中能来参加我同嫣然的婚礼。我敬大家

”。“知道就好

生生的看着风倾宇,那眉宇轮廓何其了然于心,哪有那个叫风倾宇的男人。,以为就要那样一辈子的时候,醒来才发现四周一片白雪皑皑,哪有什么花色,却像前世今生做过的一场梦一样。梦里永远三月飞花?哪有什么爱恋,庄嫣然垂着的眼帘一抬起,就已一片水泽温润

风倾宇和莫桐未两人越过林子成直奔婚礼仪式的举行现场

,周遭已经响起微小的议论声。慢慢在整个宴会厅速染开来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儿子,你爹是哪个儿子,你爹是哪个墨羽飞殇|古言当被丈夫被叛、死在好友枪下的白语清再睁开眼时,她成了楚国三王府休弃的下堂王妃,身边还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原因是婚前失身,儿子来路不明。 成了亲娘早逝,姐姐不疼,哥哥不爱,爹爹遗忘,带给白府无尽耻辱的大小姐白墨衣。 看着儿子身上斑斑伤痕,怒道:“谁欺负了你,给老娘打回来!” 带着儿子惩姐姐,打了哥哥,将白丞相和白夫人踩下脚下,毁了前夫两个娇花美妾的艳容,搅了无数个男人平静的心,践踏了他们高傲的自尊。 男人们发誓一定要把她握到手里,拿捏得死死的,不然,男子颜面何存? 推荐墨的完结文: <冷女弃夫> 片断一: “小子,你用毒!我可是你爹!”某个上门寻来的男人倒在地上,瞪大眼睛道。 “想当我爹的多了去了,都在门口的树上挂着呢!还有,娘说了,无毒不丈夫!”某小鬼指了指院里数个赤条条的男人道。 “儿子,那句话并不是这么理解的!”某男人道,对开始脱他衣服的小鬼讨好地笑着。 ...... “儿子,你的银针能不能不要射在同一个位置呀!”被吊在树上的男人摆动着腰,无可奈何地道。 “娘说了,那是男人的劣根,我是帮你们医治劣性!”某小鬼拿起银针,又射向其中一名男人的胯部。 “儿子,不能射呀,再射你就你没弟弟妹妹了!”另一名男人哭丧着脸叫道,堪堪躲过重要部位的一针。 “白墨衣,你出来,你教坏我儿子!”一男大吼! “靠,谁是这小鬼的爹?老娘还想退货呢!”白墨衣气呼呼地从屋内窜出来! ....... 简介无能...... 墨建了个群,有兴趣的加进来吧,群号:52963917 敲门砖,书中任一名字! 本文美男多多,一对一 女主黑心,儿子调皮,文风轻松,喜欢文的请收藏了!!!! ★☆★☆★☆★☆★☆★☆ 女主由亲亲86113375 领走回家! 美男玉无痕由亲亲胭脂釦 拐带回家! 最最可爱的男男子逸童鞋由亲亲15690896156 扭带回家! 腹黑顽皮的小无伤由亲亲 娑梦苡痕 带回家! 神仙美男落羽尘由亲亲snowz领养回家! 邪魅萌爱无敌的离太子由亲亲 上官依诺 领养回家! ★☆★☆★☆★☆★☆★☆★☆★☆★☆★☆★☆★☆★☆★☆ 推荐墨的文<冷女弃夫> 冷晴儿只是不小心地看“天下第一公子”美男出浴图。 再不小心地被“天下第一杀手”追杀时,撞了妖媚“桃花公子”的好事,躲进了“战神”王爷的床上。。。 可这一切都只是她不小心而已,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些人天天在后面追着说要她负责? 想她堂堂21世纪的新新女性,奉承的是一夫一妻制,想过的是仗剑逍遥江湖的侠女生活,。。。 往往愿望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什么,老爹竟然给她订了三门亲事?”太荒谬了吧,她一个女人怎么能嫁三个夫?等等,竟然不是嫁,是娶?老天哪,来个雷辟死她吧。 她只是喜欢美好的东西,凡是美的东西,她不止喜欢看,还喜欢占为己有。常说的一句说是,凡美的东西,不是自己的也要把它变成自己的!美男她最多也是拉拉小手,偶尔再小吃一点豆腐,可从没想着把他们变成自己的! 看着一、二、三、四、五。。。。。排排站的美男子,冷晴儿头痛了,茫然了,前世的背叛让她不再相信爱情,两个人尚不能一生一世,更何况那么多人? 本文NP,女主强大,不喜莫入。喜欢文的请收藏本书,谢谢! 【精彩片断】 大婚当日,冷家一女娶三夫,全城轰动。 “老爷,老爷,小姐不见了。”下人慌慌张张喊到。 “什么,快去找!”冷老爷怒吼。 大厅,三位俊美如玉的新郎一脸乌黑,该死的,她竟然逃婚! “老爷,老爷,外面......又来了四位新郎,说是小姐的夫婿,今日要同小姐拜堂成亲。“ “什么?”一声惊天怒吼,错,是三声一起。 冷家正梁震了三下,下人们捂着耳朵找藏身之所,冷老爷的脖子缩了三缩。 眼前一花,门外几条红色身影战成一团。 与此同时,晴雨阁屋顶,新娘正懒懒地晒着太阳,绿衣在旁边颤颤地说,“小姐,几位姑爷都打起来了,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冷晴儿往嘴里抛了一粒花生米,轻轻地瞥了一眼,“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 【人物介绍】 云墨羽,神医谷的谪仙公子,“不管你到哪,只要你一回头,我就在你身边。” 公子无悔,冷冽孤傲,“女人,打从你咬我那一口开始,不管你逃多远,你都是我的人!” 冷君然,温文如兰,“小妹,这一生不能和你在一起,能死在你怀里我也满足了!” 皇甫倾怜,“你偷走了我的心,你还给我!” 风楼绝,桃花妖孽,“女人,你长那么丑,本公子就勉为其难收了你做一百零八房小妾吧!” 第一杀手玄夜,“今天杀不了你,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杀你!” 师兄。。。。每当师兄忧郁的眼神一看着她,冷晴儿就弃械投降了。 战神王爷,“既然你不愿意和朝廷牵涉,为了你,我甘愿抛去这一身金枷,弃了这九五之位,只求你能看我一眼!” ...... 推荐晚晚的现代文《市长夫人》 很不错的高干文,亲们可以去看一下!
  • 皇后太强大:皇帝神马都是浮云皇后太强大:皇帝神马都是浮云满树桃花|古言白素素一朝穿越,误打误撞地当了皇后,而且还是个隐藏着惊天美貌外加奇特神力的皇后。皇帝曰:皇后很强大。王爷也曰:素素很彪悍。邪教教主更曰:素素很厉害。白素素斜睨众生,“哼,皇帝神马都是浮云……”(女主先弱后强)
  • 丑女不愁嫁:玉面美娇娘丑女不愁嫁:玉面美娇娘鹿玲满满|古言她是五毒教最小的师妹,却是资质最差的一个,也是最丑的一个。因为从小脸上的伤疤,她不得不带着半边面具示人。她被众师兄逼上了寻找大师兄之路。她是爬山涉水啊,翻山越岭啊,经历了千难万险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大师兄’。眼前这个颓废得不行的男人,真的是大师兄吗?他那唏嘘的胡渣子,忧郁的眼神,还有那神乎奇技的刀法……都深深的吸引了她!等等!他真的是传说中的大师兄吗?为什么混混打他都不还手,真是越看越窝囊,本来还指望他一展五毒教的绝学的,怎么变成了她救他? 有没有搞错啊!难道她认错人啦?不会吧!
  • 夫君说我是妖精:本宫就妖给你看夫君说我是妖精:本宫就妖给你看北若冰|古言曾对她一味的容忍,百依百顺的夫君,在一夜之间对她的家族赶尽杀绝,只剩下一个身负重伤的哥哥。苏沫儿不禁受辱,带着哥哥远离皇宫,怎奈那恶魔夫君怎么甩也甩不脱……她转过身毫不犹豫的扑入他的怀里,既然无法躲藏,她便做一只恶魔手心里的妖精吧……
  • 冷王宠妃冷王宠妃陈小娜|古言推荐娜的新书《霸王宠妻》: 领到人生最高的一份年终奖,却狗血的穿越到了异时空, 运用自身的医疗知识挽救了东方易垂危的性命, 化名楚留香,身着男装的她风流倜傥桀骜不驯, 慵懒、洒脱、不拘的她却成为了冷月宫的希望与光明。 带着梦想,以男装行天下,只想自由自在飞翔。 结识新朋友、逛青楼听小曲、享受在路上的旅行。 却不料遇上霸道独裁的慕容拓, 他是人人尊敬的王爷,还是一个商业霸主,财富足以买下一个国家。 他高高在上,没有人胆敢无视他的存在。 却不想,遇见一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她渴望像自由小鸟,那他就折断她的翅膀留在身边。 没想到最后把心落在她身上,只想把她宠上天。 她自由散漫养尊处优,那他不介意为她穿衣换鞋。 她希望看着外面的世界,那他就给他一片天空,任她翱翔。 她想要金银财富,他也不介意把倾霸天下的商业交由她手里 片段一: 穿着运动衣躺在草丛里面,陈小楚再次无语问苍天的看着天空。 “我不是应该好好的呆在我的健身房,努力跑步的不是吗?”陈小楚一巴掌拍向额头,愤恨的说着。 准备拿着年终奖飞到意大利,看能不能走狗屎运邂逅黑手党的陈小楚,在为了能够在和黑手党老大一起风里来雨里去,而顽强健身的时候,居然被她穿越了…… 片段二: “你放心跟着我就行。”知道这个小女人的心思,慕容拓开口道,恐怕这个世上没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质疑他了。 “那你会保护我咯?像我这样的弱女子,是很需要人保护的,你看看你,气宇轩昂一表人才,一看就知道是个绅士,绅士的使命就是保护像我这样的弱女子的,你知道吗?”陈小楚狗腿的抱着慕容拓的手臂,眼神紧紧的跟随着慕容拓,远远看去,就好似一只无尾熊。 “我说过,你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陈小楚满脸笑意的道:“恩恩恩,我是你的,是你的,所以你得好好保护好啊。” 桃儿在后面不由地,一脸黑线,是谁先前还拒绝的那么干脆的? 少爷的墙头草之功力,脸皮之厚度,果然深不可测啊。 片段三: “我不是任何人的,我属于自由,属于蓝天白云,属于风花雪雨,没有人可以束缚我的自由,你也不行。”自由,是她的全部,即使迷失了自己,也不会放弃自由。 “你还是不明白吗?既然你闯入我的眼里,那么,自由就已经离开了,你只能是属于我的。”霸道,张狂的话语。 “你这样根本就不公平,什么叫我闯入你的眼里,这个世界是你的吗?就因为我喝了你的一口茶?你就要决定我的一切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子墨我会找回来的。” 慕容拓看着她的红唇,妖娆的的在眼前,娇嫩欲滴,耳朵里面听着她对自己的控诉,终于含住了那叫嚣的双唇。 片段四: “除了我身边的位置,你没有选择。” “Libertyandlove,Petogfi,Libertyandlove,ThesetwoImusthave,Forlove,Iwillsacrificemylife;Forliberty,Iwillsacrificemylove。”陈小楚抑扬顿挫的说着,这是她一生的信念与追求,也是她最喜欢的一首诗。 “什么意思?”慕容拓皱着眉头,不明白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其他人也是同样疑惑的看着。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感受慕容拓身上霸道的气息,陈小楚说出中文翻译有些弱了,刚刚念出英文的时候,知道他听不懂,自然就无法无天,现在说中文,不自觉的就压下声音。 “你可以试试看。”慕容拓听后,手指青筋暴起,声音彷如狂风暴雨般,为了自由,生命也可以付出是吗? “我,我干嘛要试,我又不傻,我小命金贵的很呢。”看见那握紧的手上青筋暴起,陈小楚顿时焉了下去,刚刚的气势消失殆尽。
  • 调教恶妃调教恶妃燕归|古言这是一个貌似忠诚无害的腹黑男侍卫,一步步将他心高气傲的女将军主人扑到的故事! 【情节一】 忽然—— 凤惊燕感觉背后有一个东西顶着自己……意识到那是什么,风惊燕猛然睁开眼睛,语气里忍不住带上一些愤怒:“燕非离,没用的东西,管好自己的身体!” “是……主子。”身后的少年声音有些沙哑,然后吐着气,以一股强大的指控力,近乎自虐地将自己身上的那一股热压下! 强行压下! 【情节二】 “我有了你的孩子,”凤惊燕冷漠开口,“但是,我不想要他,所以他死了。” 少年的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从兴奋到愉悦,到如今的痛苦而冷漠。 凤惊燕突然有了种想把他搂在怀里的情愫,于是朝他伸出手。然后手上传来的却全然是另外一种力道,觉察到不对,她立刻本能地迅速加以拆解,短短几秒里过了两、三招,双臂最终还是被制住了。 凤惊燕有些吃惊,惯了燕非离的俯首听命,料不到燕非离居然会有快过她的身手。 “你做什么?燕非离!” 燕非离一言不发,一把就将她狠狠地扔在床上! 【情节三】 “是谁?”败势就在眼前,凤惊燕从来不是自欺欺人的人物。只是,她隐约感觉到那一个赵国的敌细或者就在她身边,或许还与自己亲密无间。 四周慢慢散开,那个少年从人群里走出来。 看着眼前的人,凤惊燕呆了呆,很快了然地点一点头:“小离果然是长大了,有本事了。”顿一顿又抬起眼皮自嘲地说:“是主子小看你了。”
  • 和亲:绝恋妖瞳(全本)和亲:绝恋妖瞳(全本)鲜奶泡芙|古言因为一个糊涂的神差,我遭遇了一场莫名的穿越。但是跨越千年而来的第一个招待,却是砒霜灌喉。我到底是招惹了谁?难道我真的就这么不受欢迎? 异能、紫眼!我成了世人嘴里的妖孽。一个妖女的名头,毫不客气的冠在了我的头上,我以为自己已经够倒霉了,谁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竟然是俗气的和亲。 眼前这个嘴角冰冷,暴虐冷情的男人就是我和亲的对象?!把我关进了澡堂子,这就是他接待我的方法?但是此时我才知道,原来他的女人多的可以开万花楼,而我不过只是其中一个。 不经意动了心,他的心却被冰霜包裹。既然不爱我,为何还要招惹我?我不是善良的女人,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任人宰割的平凡女子,既然说我是妖,那么我何必忍受他无情的煎熬?! 嘴角泛起了一丝嗜血的笑容,我体内沸腾着妖孽之血。不爱我的人不值得我的付出,既然回不去,那么我就让我在这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不爱我,就让你恨我——————
  • 拽拽倾城妃:皇上,过来跟我混拽拽倾城妃:皇上,过来跟我混沈悠|古言n天前,一个女人突然冲出来抢了他的衣服,之后对他视若无睹,扬长而去……现在这女人竟然又出现在他后宫?!她不但把他忘得一干二净……错,她根本就是从来没打算记住他!而且数次出言犯上不说,这女人还明目张胆地在宫中跟他抢人,就连后宫嫔妃她也不放过?!更过分的是,她终于正眼看他的时候,竟然是大逆不道地要他跟她混?!离谱的是,他对这个提议,竟然心动了……??????
  • 穹天劫穹天劫雨中小妖|古言她是将军女。 五岁那年,源于对金戈铁马的向往,她做出了改变人生的第一个选择,从此女扮男装。 她相信,命运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十年过去,当她手握霜月,志在千里,却发现原来所谓的命运其实是她命中注定的劫数 ——“美人,倾城倾国,狼烟四起;英雄,志在千里,尊长九天。” 五岁, 达瓦河畔,落难少年在她左腕留下了一生不灭的齿痕。 十年后, 赤血罗刹为恨挥戈,血浴坤仪,火染皇乾。 五岁, 莲花池边,清冷少年在她心里留下了铭记一生的名字。 十年后, 金穹帝王为情倾城,弃江山,捍美珏。 五岁, 她志在千里,手握霜月,隐名掩颜。 十年后, 狻猊将军麾军天下,金戈铁骑,踏烽烟。 --------------------------------------------- 惊世容颜,难平于世;英雄美人,气盖山河。 一个沉敛漠然,一个强悍冷血; 一个深情,一个狂烈。 爱恨情仇,纠缠半生。 谁将执手一生,谁将深爱一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不小白,不H,不NP.
  • 红楼之为你钟情红楼之为你钟情淡若春颜|古言弱水之畔,三生石旁。 灌溉之恩,恩义难忘。 弱水之畔,悠悠情伤。 救命之恩,情深不忘。 悠悠竹林,潇湘之中。 照顾之恩,恩情不忘。 隐隐风雨,萧然亭中。 两世之情,一生相报。 虽然是妹妹和水溶之间的故事,但是却是另一种深情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