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0章 吃牛排

被夏天猜中心思,我立即心虚得脸红了

夏天为了尝鲜,昨天晚上我和夏天一起去吃牛排。这是一家刚开张的牛排馆,就带我一起进去试吃了。我们是在开车在市区里找吃饭点的时候,偶尔发现的

我不知道夏天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么关心。就好奇地问:“你干吗对这个问题这么关心啊?”

”夏天以捉弄的语气说。“对,我昨天忘了喂你了

“什么问题?”

”夏天边说边把他自己叉子上的那一小块牛排放在我盘里。然后才说:“吃吃看吧,“行了,是不是比昨天那家的好吃。你也不用再低头了,我就把这块牛排放在你盘里吧。”

“你!”我故意狠狠地白了一眼夏天

夏天很熟练地帮我点了我喜欢吃的牛排。夏天带着我来到夏天昨天所说的这家牛排馆

我是你男朋友,我不是对你这个问题很关心,当然对你所有事情都要关心的

夏天说为了弥补我的损失,就说今天晚上再带我去另外一家味道很地道的牛排馆去吃。为了惩罚他自己选择性错误,可这家牛排馆的牛排不好吃

发什么呆啊,夏天看了纳闷地催:“喂,快用嘴接过去啊。”

我有个问题很好奇,“嘿,能请教你一下吗?”夏天放下他手中的刀叉看着我问

夏天看了顿了一下笑着说:“原来你在害羞我喂你啊。”

我自知心虚,就沉默着只管吃自己盘中的牛排

”夏天看见后取笑我说,“不过,“啧,你脸红的样子确实很可爱。啧,你怎么又脸红啦。”

我又故意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除了咸淡和好馊外,别的基本分辨不出来。为了不在夏天面前丢份,就找借口说:“你昨天吃的牛排我又没吃过,我平时对吃的没有什么研究,我怎么知道啊?”

“你一般都在什么时候会脸红?”

“你自己的事情,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确切地说,今天晚上我们是要继续着昨天晚上的约会

可我不想给夏天知道这些糗事,我从小就很会脸红,就回答说:“我怎么知道啊。记得上学时,每次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时,我都会脸红。”

我马上转过头去看看周围的人,然后把自己的盘推到夏天面前说:“放这里吧。”

指着桌上的牛排转移我的注意力说:“吃,我们快吃吧,夏天忙装作自己没看见,等一下冷掉不好吃了。”

是不是比昨天那家正宗。夏天在他吃的那块牛排上切了一块递到我嘴边说:“嗯,牛排上来了,尝一下我这盘的味道。”

脸马上又红了起来。这是夏天首次在我面前承认他自己是我的男朋友,我听了心里很高兴

可当我见到夏天的时候,早就把公司里的事情都抛在脑后了。今天晚上我又和夏天约好了

为了掩饰自己脸红,我低着头,被夏天这么一取笑,假装在切自己盘中的牛排。我的脸更红了

我呆在那里,看着夏天递过来的牛排,不好意思用嘴接住

我看你去演‘变脸’肯定不用道具。就又取笑我说:“啧,啧,夏天立即发现了我脸红,怎么无缘无故的又脸红了呢。”

说:“不要切了,我给你切好了,夏天却没打算放过我,你都还没接过去呢。”

所以就不理他,继续低着头,我知道夏天还在取笑我,切自己盘中的牛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妈咪,投降吧妈咪,投降吧我非主角|现言她是白氏集团的大总裁,精明干练,雷厉风行,在她面前,就算是男人也要自叹不如。 他是裴氏的大少爷,揣着一副无害的面孔实则腹黑无比。 他是裴家的小恶魔,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肚子里和他爹地一样黑,从见到她起就想着把她拐回家做妈咪! 第一次见面,两父子搞砸了她的婚礼. 第二次见面,小恶魔搞砸了她一单几百万的生意. 第三次见面,两父子居然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她的家里. 出差回来,等着她的居然是一场盛大的婚礼;爸爸同意了,妈也同意了,小弟也同意了;可是她没有同意啊. 老娘不出声,你们还真当我是软柿子是不是? 渐渐的相处,两父子渐渐的住进她的心里,当她想要反抗的时候,那个大尾巴狼抱着小恶魔出现:“妈咪,你投降吧!” 只是这样的幸福,她配拥有么? 《内容一》 绅士优雅的新郎牵着新娘的手,一步步走向那圣神的地方,突然,一个长得精致无比的小男孩从人群中蹿了出来: “妈咪!” 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白诺柳眉一挑:她什么时候有了个儿子?为什么她不知道? 小恶魔一把抱住她修长的腿,一把眼泪刷的流下来了:“妈咪!你为什么不要我?宝宝很乖的,宝宝以后再也不吃雪糕了,妈咪不能不要宝宝!” 于是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人群中,一个长相妖孽的男子看着这场闹剧,笑得人畜无害。 他明明是装着一肚子黑水的主,却偏偏一脸无害的样子,一点一点攻城掠地,把她吞入腹中。 他明明是个小恶魔,却偏偏装的一脸天真,誓要把这个妈咪骗回家! 于是,在父子合谋之下,她这个堂堂大总裁栽了 女强文,但带着小温馨,绝对不虐! 女主强大冷清,身份神秘! 男主貌似无害,实则腹黑,也很强大的哦! 宝宝天真可爱,(这是假象)其实肚子里跟他爹地一样,一肚子黑水,最大的愿望就是帮爹地把妈咪拐回家!
  • 娇妻哪里逃娇妻哪里逃月西移|现言不要在内容简介中泄露你的QQ,以免被他人冒用 第一次见面,是在他和第一百零八号女友的分手宴上,而她,是他第一百零八号女友的闺密,她一个过肩摔,不仅让他的男性自尊受到了创伤,也让他的心,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涟漪; 第二次见面,是在自己好友的婚礼上,她小鸟依人的依偎在自己的另一个好友的怀中,那灿烂的笑容,让他的心,在那一霎那被深深的刺痛了; 第三次见面,她勇斗歹徒,只为抢回一个年迈老人的皮包,那飒爽的英姿,在他的心里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第四次见面...... 第五次见面...... ...... 世间女人千姿百态,万种风情,全部都在她的身上展现,既然如此,他甘愿为了她,而放弃全部花海; 于是,一整套的猎妻A计划在他的大脑中迅速成型,实施! 小女人,别逃! 新文,亲们多多捧场!
  • 小孩妈咪小孩妈咪浅蓝深蓝|现言点进来的亲请注意,本文绝非小白文。喜轻松小白文者,可以绕道走,(*^__^*)嘻嘻…… 本书简介和内容略有差异。 【场景一】 “你怀了我欧阳家的骨肉,我要娶你为妻。”欧阳逸辰盯着面前一张洋娃娃般的面孔,冰冷开口。 麦小穗翘首凝望眼前帅死人不偿命的大帅锅,眼冒桃花,口水泛滥;“嘿嘿,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麻烦您提个醒儿。” 【场景二】 温热的水流喷洒在高大健美的身躯上,水珠儿顺着纹理分明的肌肉蜿蜒而下,男人随意的把一头黑色短发抚向脑后,大手在如雕刻般的五官上一划而下,成功拭去脸上的水珠,眼神却不经意瞥到磨砂门板上透明处的一双“色迷迷”偷窥的大眼睛。 四目相对。 “彭!” 一个站不稳,娇小的身躯从椅子上重重跌下,摸摸摔得生疼的小屁股,低声诅咒一下该死的硬质地板,抬首回眸,却见一具模特般的健壮男性躯体赫然屹立在面前,上身袒露,腰间只简单系了白色的大毛巾,没擦干的水珠儿顺着微微泛着古铜色的肌肤蜿蜒而下,欧阳逸辰冷冷的站在小穗的面前。 “嘿嘿,我就是路过,听见洗澡间里有水流声,然后……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哦,我就是……就是……”就是特意搬了个椅子好更方便看而已。 “你要干什么?” 紧紧的护住自己的小身躯,看着直直逼近的欧阳逸辰,小穗踉跄着后退到一个墙角,心中微微一颤。 仿若根本没听见她的话,大手轻轻滑过她小巧的下巴:“你应该把这个先擦掉……” 呃~~口水…… 【场景三】 “我们离婚吧。”他直视着面前已经惊慌失措的人儿,眸子里不带一丝温度。 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怔怔的望着眼前深爱的男人,不敢置信:“是为了她么?” 【场景四】 “麦小穗,当年的分离是迫不得已,今日你休想再逃脱我的手心!” “破镜即使重圆,仍然留下难看的疤痕。纵使你追我到天涯海角,我亦难改初衷。” 【场景五】 “妈咪,我们再要一个爹地好不好?”天使般的小脸庞,亮晶晶的眼睛里闪耀着渴望的光芒。 “小蔷已经有一个爹地了啦。每个小朋友都只能有一个爹地的,不可以要第二个的。”多年的风霜,洋娃娃般的面庞中多了一丝成熟的风韵。 “可是为什么思晨姐姐有两个爹地呢?” “这个……” 浅浅的女儿国圈子开通啦,欢迎大家去做客(*^__^*)嘻嘻…… 网址: http://m.pgsk.com/1215332 本文暂定为一天一更,心情好时两更,偶而抽风三更! 推荐好友的文:(排名不分前后,内容绝对精彩!) 穿越之嫁给傻王爷 魅惑宠妃诱冷君 独爱杀手夫君 皇后哪里逃 吸血女王 绝世小帝师 独霸大亨 狼 心 极品财迷王妃 老公,我错了
  • 蹲在墙角种蘑菇蹲在墙角种蘑菇苗亦有秀|现言同事聂医生春风得意地拉着只小土包子秀恩爱,居然是个发面大馒头……--情节虚构,坑蒙拐骗全靠嘴。心里十分嫉妒。徐硕变态心理学研究多了,请勿模仿,徐硕面上表示不以为然。决心一定要找块高端洋气的精致小蛋糕来扬眉吐气!没想到,心理专家徐医生,费尽心血找来的,自己心理难免有点阴暗扭曲
  • 重生之我本彪悍重生之我本彪悍大尾巴猫|现言黎易倾重生了,重生到所有转折的开始,父母还未因为寻她而失踪,她也未因为被极品亲戚贩卖而迈上那条不归路,所有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黎易倾是谁?她是一朵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霸王花! 1994年,那时年少,她的人生才刚开始。 那是满路黄金的时代,也是属于黎易倾的时代! 权势滔天? 名利场只是游乐场,钱权势,你要哪个?打折出售! 以力量为墙,表世界,权势相逐;里世界,强者为尊。 重生的黎易倾悠然游走在中间的灰色地带,让那权势俯首,力量称臣! #¥¥#&&# 本文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巧合让道! 个人欢乐所作,谢-绝-拍-砖!
  • 协议闪婚协议闪婚逐云之巅|现言他,有着傲人的身份和尊贵俊美的外表,邪恶冷酷, 时而温柔时而冷漠,怪人一枚! 一向视女人为无物,因为不堪父母的唠叨, 于是接受那个女人的建议,协议结婚。 她,新时代女强人一枚, 为人低调冷漠无比,凡事好强,不喜欢靠别人。 男人在她眼里,不过是野蛮的代称,可以让她不屑一顾, 迫于父母的压迫,于是与那个男人协议结婚。 他一向奉行‘喜欢就要拥有’的原则, 从不赞成任何牺牲奉献的观念, 最不屑那些失去才懂得珍惜的人。 她认为不喜欢就不要勉强! 对于任何事都是奉行‘当断则断,不断则乱’的观点, 最不喜有关于柔弱的任何东西。 推某云自己的新文《极品闪婚》 希望亲们能帮忙捧场~~~ ———————————————————— —————————————————— 强推落仙阁各大圈主精彩文文 《凰傲九天》 妖狼莎 《水魅莲》 仙魅 《月落君心》 影落月心 《俏丫头闯江湖》 影落月心 《至尊邪魅》月清树影 《迷血倾城》 迷血城 《纵紫》 翦羽 推荐好友文文 《重生之天才化妆师》翎江舞 《灭世妖娆》 葬花翼 《彼岸妖娆》夜月未明 《天空之音》即墨血夜 《重生校园之商女》吃草的老羊 《五岁“坏”宝贝》柒草 《王牌逃妻》临窗纱 《敢碰我妈-废了你》冷灰 《重生之暖暖一生》 妖梅 《重生一王牌贵公子》花小三 《腹黑前夫,你死定了》过期贝儿
  • 女大学生蜕变记女大学生蜕变记田中燕子|现言都市贫民出生的我,大学刚毕业时,我的想法很单纯,只想找个能赚点钱保住自己生活费的工作,和自己心爱的人相伴一生。可是由于职场生活的残酷和无奈,让我在短短半年内经历了工作和感情的双重失败。从此,我改变了自己的追求目标。在妈妈的千方百计争取下,我终于有了一个认识“富二代”机会。我就借着这个机遇,运用自己所学到的职场和商场上的规则,来实现自己的各个愿望,最终步入高端生活行列中。 在这里,你可亲身体会普通大学生找工作的艰辛路;在这里,你可以了解底层老百姓生活的艰难和无奈;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职场里所有的勾心斗角;在这里,你可以明白打工者们削尖脑袋赚外快的行为。 而所有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钱”。
  • 呆萌撞上爱:拒嫁99次呆萌撞上爱:拒嫁99次碗里来|现言某日例会结束,沈言薄直接将她困在椅子上,高大挺直的身子微微往前倾去,冷眸微眯:“肖白池,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应该改进一下?” 肖白池微微一怔,眨了眨了满是错愕的黑眸回答:“改进?难道你不想当我师父了吗。” “是。” 幽幽的声音有些落寞和委屈:“恩,没有关系。”反正她也要走了。 “……” 男人脸色一变,心底一沉,活了这么多年遇到最棘手的事情居然是喜欢上这个在某方面极有天赋,情商又堪称为零的榆木脑袋女人。 情商无下限,宠溺无上限--史上最爆最萌腹黑师徒恋!
  • 圈宠邪妻圈宠邪妻烟花草|现言【轻松版】 天宫月老,一根红线冒险牵上火炎邪神的脚。 红线彼端,那厮却是没心没肺的无赖女一枚。 他乃当今豪门世家的少当家,俊美无铸,阴毒淡静。 她是外遇的私生子,低贱贫穷,无貌无德、冷情懒散。 她自觉生的伟大,活着憋屈,刚被同父异母的妖孽弟弟抢了男友,便又被老爸的正妻设计变卖,,做与他百位女佣之一。 当阴毒的少主碰上冷情的无赖女... 当她酒后失误,对他“霸王硬上弓”,从此,一失足成千古恨! 啥?要她负责? 靠!这是二十一世纪,他怎不效古寻死! 又是啥?要她负责的非他一人?她就纳了闷儿了,她几时对这些妖男下的“毒手”,自已怎么不知?一个个全都对她纠缠不休,逼得那少主越来越变态,竟然... [片段一] “你会游泳吗?”某少主垂眸,一丝笑容魅惑众生。 “不会。”某女眨着眼,不明就理。 “哦?那你想知道学会游泳的最快方法吗?”悠扬清远的声音,却透着深夜一般迷乱的蛊惑。 “...”某女虚心进取,仔细聆听。 “来人,把她扔进食人鱼池。” [片段二] 古典的四柱床,红幔暧昧—— “亲爱的,你是不是找错了新郎?”某少主一身新郎装,倚在门边,俊美如斯,阴冷的看着某女。 某女手中捏着撕下的男式衬衣,转头,若无其事道:“偷情而已,你可否装做路人甲?” 某少主黑了脸,“来人,把那男人剥皮抽血,挫骨扬灰。” 【正文版】 前世... 她脚踝上的红线,连结着他——他却从来不知! 她被他毁于无形,魂魄消散——再无转生之机! 这一世... 他贵乃豪门帝王,俊美异邪,淡静疏离。 她被老爸的正妻设计变卖,做与他百位女佣之一。 他是神,在她面前却是魔; 他尊贵,却独独对她下流无耻; 他淡静,在她看来却阴毒如蝮蛇。 她喜欢金银,他将金银焚烧化液,蒸发殆尽; 她喜欢男人,他将男人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只因为... 他不准她的眼中有任何事物——除了他! 此文女主强大,美男众多,蝮蛇与残狼的性情,邪神与鬼使的身份,预知祥情,请点“阅读此书”,再劳驾点下“收藏”和“推荐”,这将是给烟最大的精神动力。
  • 白少,宠妻如命白少,宠妻如命夏兰音|现言“小柔,我爱你。” 男友的生日宴,公然挽着她异卵双胞胎的妹妹出现,只当她不存在般,诉说着彼此的爱语。 她心碎了一地,脸上却绽放出前所未有的艳丽笑容。“既然这样,那我祝你们有情人终成怨偶。” 只留给他们一个骄傲的背影,没有人看见,转身之后,她眼角滑落的泪,和心底的绝望。 两年的感情,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直到遇见了他,白胜,英国皇室公主的子孙,国家安全局局长白迟的儿子,国安局反恐特勤队队长,华丽丽的军三代,香港最具价值的黄金单身汉。他用他的深情,许给了她一整个宇宙。 * 【腹黑毒舌卷】 “姐姐,爸爸已经答应我和少泉的婚事了,就在皇朝国际酒店举行,少泉说越隆重越好,但是我最想得到的,还是你的祝福,你能去参加吗?”季柔一脸诚恳的说,话语间,透露出的是无尽的炫耀。 她暗嘲,这演技倒是越来越长进,都能角逐奥斯卡了。 正要说话,一旁的男人却云淡风轻的道:“不巧,我已经答应英女王那天要带妍妍去参加白金汉宫的王室盛宴,季小姐不嫌弃的话,婚礼那天我可以让闵总打个折,就算作是我和妍妍送的礼金了。” 看到季柔有如便秘般的表情,她不厚道的想拍桌大笑。 事后,她开玩笑问他:“你一个大男人,用这种招,不觉得幼稚啊?” 那人勾唇,脸上是风华绝代的浅笑。“招不存在幼稚不幼稚,只要管用就行,你不觉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对她们来说才是最受打击的么?” * 【温情溺宠卷】 拍卖会上,他一掷亿金,只为博佳人一笑。 她弱弱的问:“我是不是太败家了?” 那人答曰:“不会,赚了钱就是用来给老婆败的,不然赚那么多的钱,连个帮我花的人都没有,多没成就感。我现在就缺个人给我败家。” 某人无限感动ING “你不要对我太好,会把我宠坏的。” “宠坏就宠坏吧,就算有一天你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只会笑着闭上眼睛。” * 【如狼似虎卷】 “阿胜,今天又有女人找上门了,她说跟你青梅竹马,感情深厚。”某人语气不善。 正在她颈项边啃咬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哦”了声:“那你怎么说?” “我说我是你老婆,明媒正娶,情投意合。” 男人点点头。“不错,下次再有人上门,你就说你是我孩子她妈,同床共枕,情比金坚。” 女人疑惑。“孩子都没有,哪来的妈?” “乖,我们现在不是在造么。我努力点,你很快就能当上妈了。” 说完,果断的扑倒,吃之。 * 【这是一篇大背景的文,涉及反恐,黑道,海贼,商业斗争,枪林弹雨,杀戮战争,温馨宠溺,重口味,小清新应有尽有。保证让你看到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