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这个答案似很得林妙言的心意,清水花面泛着粼粼波光。漾人眼球

,林妙言双眸一敛。绽出零星智慧的亮彩

”,“开门啊,开门啊?有人吗!来人啊

,林妙言点了点头。对张管家的办事得力非常满意

,林妙言无力的顺着门板滑下。整件事情的脉络混沌了几日之久后终于在头脑中初露端倪

,水眸乌溜溜转动几许,摩拳擦掌。打算旧计重失

,跑到橱柜前乱扒一通,迅速起身。随意翻出离景先前命人备下的零食,林妙言稍一抖擞,草草填满空荡难安的胃

”,天天与蓝媚小姐缠绵悱恻,就一口咬定二少爷是去了蓝媚夜总会:其他的就不用你来管了,然后微微启声吩咐。“如果再有人问起,我自有定量

还是真的意欲显摆?你明知自从你回到上海:还故意让我编日日与他私磨的谎话,视线盯着手中捏攥斑驳的丝绢,好笑的出声?”,离景就不曾找过我,你这是在变着法的嘲弄我么?“林妙言,你到底什么意思

,蓝媚被林妙言吐出的话惊悚,美眸微收:再一次确认?“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都没听说。”按理说离家出了这种大事上海滩不会蚊丝不露啊

你们少爷哪个说要回来了。”,“恩?做得好

,怕就独当下这个指高气昂的朱萌萌了,除了被赶出离家大院的段倾城。而且朱萌萌向来莽夫,做出这样伤天害理又没大脑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知她这是在发什么疯,对林妙言倒出的话茫然无措。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蓝媚水眸瞠睁,就是求她帮忙圆一个可笑的慌话

”,并不是每样都亲自打理,离家的生意都是少爷统筹安排:也不会每天都现身,张管家默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所以偶尔几天不出现并不会引起什么怀疑来

,可是没办法了,也会让蓝媚误读成变相的侮辱。离老太太死了,林妙言知道这个不情之请是有些过份,就算自己心里没有别的想法,她欠离家一份情

”,不禁咒骂出声。“该死的家伙,心中揣测一但落款:竟然算计到姑奶**上了,不给她点颜色看看果然还是不行

,觉得她不似一般的娇纵小姐,老管家很信服眼前这个二少奶奶。做起事来是个十分有分寸的人,所以既然她执意暂不把老太太的死讯传到少爷们耳里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心里郁闷恐慌,几种焦躁的情绪左控着她的五脏六腑。没有胃口。眼见胃和腹中的孩子已经承受不住

,床上人晕睡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毅力的爬起来。叩击被劳劳锁住的门板

轻车熟路的下去了。赞叹自己业务逐渐熟练的同时。,现在身处三楼,牢牢系在窗棱上。不禁庆幸身子还好没到大肚翩翩的确时候,窗子上质地上成的窗帘瞬息被拧成绳索,否则不待离家人回来,只窗帘是不够的,林妙言瞄了一眼大床,将床上能用作绳索的东西统统整合起来,就得先在朱萌萌手下身先士卒了

”?“那几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没有?你是怎么回答他们的

,招来一辆东洋车,林妙言撇开手中的绳锁。穿过繁华的街市,直奔离氏洋行

前两日段家遭到灭门:不知……今天有几个陌生脸孔来洋行,无意问及少爷,四下张望了一回,矮声答她?“没有哪个听说要回来,留下的线人虽能联系上少爷,莫非在试探少爷。”,张管家倏地一筹莫展,但并不说出少爷在哪儿

”嗤笑一嗓,蓝媚秀眉一挑?“所以:讪讪的笑起来:“那样为什么不干脆说他在离家大院日日守护着你不出门,岂不是更妥贴?”,你就想与让制造离景天天与我在一起的假象

你没把老太太的死讯传到少爷那边吧。”,林妙言调皮的眨了眨眼:直言吐出?“从窗子爬出来的

真当看清了不禁惊呼出声?“二少奶奶:真的是您?您不是被三少奶奶关起来了吗。”,张管家见到气喘吁吁的林妙言,有一瞬觉得自己是老眼晕花了

,还没从离老太太的死亡里缓过神来,林妙言的胃部开始痛苦的痉挛。那个要致她于死地的人又久久压抑着她的神经线,猜不出任何头绪

,林妙言并不急着作答,听罢。视线无根的凝视着某一点,默眼似在深思

”,半晌,轻轻的问?“少爷不在洋行这几天:可有人怀疑过什么?例如三个少爷都不在上海

,外界骤然的明亮令她睁不开眼。原来已经几天没有见到阳光了

”,对上她的眼睛微微启音。“离老太太死了,酝酿了一下:是替我死的,有人想要毒死我。所以我欠离家一份情

,几翻叫喊下来。门外静谧得没有一点响应

”,想找个理由搪塞,一时着急。就说三少爷和大少爷去了江西,“是日本人,我想到可能事有蹊跷,二少爷去蓝媚夜总会了

,惊讶二少奶奶的斐然招数,张管家骤然停促。不待问及明白,那抹虽然有孕在身但依旧娇小的身影已经坐着东洋车离开

”,我也没叫线人私下去报,遂坦城道。“您没让我说:三少奶奶问起了,只说没找到少爷

能不能说你很清楚了吧。“是我没让消息放出去。有日本人去洋行打听离家少爷的下落:到现在虽时间短没有人怀疑,林妙言心中抽疼,再开口已经渐若哽咽。”,可他们三个无一在上海的,就说明你比我更了解他去做什么了。你既然能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拦截到离景的车,免不了时间再久一点就会引人注意了

在这里除掉她最得意的人是谁

,地平线上。静得只有风吹草动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辣妈搞定抠门爸辣妈搞定抠门爸情迷日落|现言从此,她就一脚把她踹飞。他给她喝他洗过澡的牛奶,她拥有辣妈三要素,她给他吃麻辣鸡屁股,彪悍,儿子帅。她拒绝做被女配欺负得惨兮兮的大老婆,鸡飞狗跳起来,未婚,她要做威风凛凛,不能爱上我;第二,他们的生活就丰富多彩,强悍无敌的女主!,被一个富可敌国却超级抠门的富豪逼婚。小三装可怜跪下求她,同样不能爱上我;第三,请把前两条坚决执行。某抠门看后脸色黑沉。订立婚姻合约。然而,他想要毙了跟她相亲的男人,她只写了三条:第一,她就狂虐坏小三
  • 女演员尊严之路女演员尊严之路姚祖妍 陈彩洁|现言影视圈内最真实的写照,当青春遇见迷茫,当生活遭遇困境,黑幕重重,体验了人性的现实与虚伪,最后才学会了独立,寻求光明的突破口,领误到了作为一个女人,演艺圈的女人,人性的扭曲与改变,只有靠自己不懈的努力才可能最终取得成功,也才能得到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女演员应有的尊重,是选择坚强逆转还是选择随波浊流?本剧阐述了一位女演员在演艺生崖中历经伤痛,善良与邪恶的对比反衬.....,只有靠自己才可能创造属于自身的价值,懂的了勇敢与坚强。获取自己想要的人生的故事
  • 悍女无敌:都市驱魔人悍女无敌:都市驱魔人风醉|现言男人遥指一肥硕中年大叔,调侃一声:“你想出名吗?想出名的话,就去陪他一个晚上!”顺着男人所指的方向看去,某女眼中闪出过一丝光亮,有妖气啊有妖气,立马点头:“好,你替我安排,我马上去陪!”闻言,男人俊脸瞬间黑如锅底,怒吼:“你就那么喜欢钱,那么想成名?”某女眼睛眨啊眨,降妖除魔乃天职,不明男人怒从何来。
  • 腹黑总裁的诱惑腹黑总裁的诱惑猪是飞的|现言一个女人的插足,使得她和第一个男朋友阴差阳错的成为陌路,而后失忆的她与他相遇,原本在他看来,她像他的妹妹而已,一次再一次的巧合,有了后来的相爱。可是命运总是爱和她开玩笑,老天爷也嫉妒她的幸福……
  • 转身说爱你转身说爱你听风|现言生活中,有时候总是会有那么些奇遇。而当我遇见她,一切,似乎都开始转变……一个转身,一个微笑……然后,一辈子……
  • 首席总裁的禁宠首席总裁的禁宠思卿如狂|现言电梯门打开,肖乐儿走进去,按下19层。 门将关未关之际,一只手伸进来拦了,伴着一句匆匆的“稍等。” 门感应后再次打开。 肖乐儿心头一悸,这声音怎么这般熟悉? 抬眼,便看到那张梦回千万次的俊脸。 门敞开着,二人一里一外,都愣着,直视无语。 肖乐儿直觉得胸闷得紧,仿佛下一秒就会缺氧晕倒,却死活撑着一丝清醒倒不下去。这分将死不死的挣扎令她的脸渐渐白了。 门外的人,喃喃的叫……
  • 千金变村花:菜公主的跷跷板千金变村花:菜公主的跷跷板小米丘丘|现言【原创作者社团『未央』出品】一朵小村花,从乡下重返城里,让你捧腹,让你挥泪,村花真的是一个平凡的少女吗?刻意的逃避掩饰不了华丽的身世,花不是好鸟,蜗牛也能变小强,请看菜公主的高低人生!
  • 腹黑爹地坏坏坏腹黑爹地坏坏坏寒菲儿|现言独自到爱琴海旅行,却与异国帅哥共同谱写了几日的激情,不曾想潇洒的“抛弃”人家后——竟生出一个异能儿子! 听闻他要去找别人,呸,试试看! 儿子,咱们找你那个花心爹地算账去! 精彩片段 身世篇 ——妈咪,为什么我没有爹地? ——谁说你没有?难道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那我爹地在哪里? ——他去了很远的地方。 ——妈咪,你是用电视上的话来骗我吗? ——额… 宝宝篇 ——妈咪,我饿了。 ——等一会儿,做完报告就给你煮饭。 ——妈咪,你吃荷包蛋吗?给! ——儿子!你、你、你手上着火了!!! ——不着火怎么给你煎蛋啊?笨妈咪! 寻夫篇 ——儿子,一会儿见了你那个不肖的老爹,就抱着他大腿哭! ——哭什么?爹地死了吗? ——还没,如果他敢娶别的女人,就必死无疑! ——那我烧光爹地的头发,别的女人就看不上他了。 ——笨啊你!他变丑了怎么配得上你老娘我啊?! 本文女主独立自强,宝宝强悍可爱。且看宝宝如何守护妈咪,去找回坏爹地吧!是不是宠文?那绝对是!爹地深爱着妈咪呢!每天保证更新,收藏给力的话还会视情况多更!保质保量哈! 如果各位亲们喜欢菲儿的文,果断的收藏吧! 菲儿的新文 《赖上二婚老婆》 菲儿的文: 《鬼医妈咪偸个娃》 《绅士老公,你够了》 《残宠悍妃》 好友的美文: 乔茉児《重生—前妻买一送一》 苡潆枫《狼少的通缉军火妻》 潇漠《绝色爹爹你不行》
  • 魔发魔发桃花燕|现言当你为自己那美丽头发赞叹是时候,可曾想过,它会是你致命的一击。我只是个普通的市民,普通到如果我剃光头,和男人站一起都不会有人觉得有异样。只是我的头发,很美,美到令人犯罪。我被牵扯其中,其实我只想要安定,虽然我的身体里都是不安定的分子……喜欢被欺骗,虽然我也不对人说多少实话。自己种下的恶果,终还是要自己来偿还。当年埋下的祸根,最后还是要自己来解决……
  • 心意心意|现言走上人生巅峰!某高富帅发现这些志向里缺了一样,于是主动伸出援手,帮她补上。徐靖西:你们没听说过披着羊皮的狼吗?就是他这种人!看着衣冠楚楚,拿到小金人儿,其实就是个衣冠禽兽!话刚落音,拍出好作品,身后就传来一道温润的嗓音: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个禽兽?徐小姐,徐靖西的梦想是当上大导演,你扒过我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