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自从晶莹被俯身后,和李氏的正面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开始的时候为了离开孙家,她选择了隐忍,而上次虽然和李氏起了冲突,但是也是李氏对晶莹放狠话,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晶莹露出很这样狠辣的面容

“我们走。”孙毅安转身离开,也许从现在开始,孙淼他们兄妹再也不能成为他的挡箭牌了

此人以前没有和晶莹他们对过,是一个三品的武官,这武官比起文官确实是冲动了点,竟然直接抓了厨子的家人进行威胁

这天木府的人来到食府,他们自然是为了吃饭来的,不过却是木程前带着他家夫人还有三个孩子一起来的

孙毅安没有理会李氏,转身朝外面走去,也许他该做些什么了,阻止孙淼当官才对,只要他没有当官一切都好,药师他当了官,那么他现在好不容易维持的这一切可能成为梦幻泡影

孙毅安看着晶莹好不拖拉的背影,脸上的神色转换了数次,他自然知道自己今日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是多么的白痴,但是他必须这么做,只有这么做才有可能让那些将他拱上如今这个位置的人放心,他越傻越白痴,那些人就越放心

这时候那些贵人们才发现了异常,只是这毕竟没有损害到他们的利益,而且晶莹他们的食府一直都本分的做着生意,而且他们也说了,这许多的菜式,你们如果能够通过吃,吃出烹制的方法,那么你去煮好了,我不阻止你们。但是你们不能强逼着食府内的厨子讲出菜式,要是知道谁用了卑鄙的威胁手段,那就不要怪他们食府的不留情,他们这里可是有高手坐镇的

而相对于众人的惊讶,木府的一家子却是很是讽刺的撇嘴,那孙家兄妹身边有高手坐镇他们早就知道了,只有那些笨蛋才会看不出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至少现在是没有人相信晶莹他们放出的话的

“丞相大人,您怎么来了?”穆新沂刚好在这食府,看到木程前来,很疑惑的样子,这木丞相可不是那种会花钱就为了摆阔的人

孙毅安看着晶莹,“王爷应该不可能白拿你们的庄子,你那庄子卖了多少钱?”

三个月的时间让食府打出了知名度,如今所有的贵人都以去食府吃上一顿饭为荣,不过这些贵人倒是想去,可惜他们的钱实在是不多,不过有些人钱很多的,那就是那些商人,这时候却行动了,他们请那些贵人去食府内吃饭,以此来拉拢关系,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可是,老爷……”李氏有些不甘的看着晶莹离去的方向,虽然她不知道那个庄子具体卖了多少钱,但是王爷这个人不是那种喜欢贪图下面人东西的人,他至少会给他们上万的银子才对

“你,你,你是这么对嫡母说话的,果然是果然是没有教养的丫头,就你这样,将来你别想嫁个好人家!”李氏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阴阴的笑起来

孙淼从书院回来的时候,因着这里没有其他人所以也没人给他报信,所以也不知道孙毅安他们来过,只是在晚饭过后,晶莹随意的提了一下

孙淼看晶莹淡定的神色,之后又问了新芽事情的经过,虽然他很愤怒,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不能去孙家找那孙毅安的麻烦,于是只能黑着脸回了自己的房间狠命看书去了

这其中的原因没有人知道,至少那官员说什么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遭遇,直到很久后的某一次那官员喝醉了,这才让众人知道了其中的原因,有一个高手去了他的府上,他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高手用刀架在了脖子上,而他府里的守卫竟然一个都没有惊动

众人至此才相信了孙淼兄妹俩人身边有高手坐镇的事实

晶莹非常的怀疑,官场上的那些老狐狸怎么会让孙毅安做到二品的位置的

这在外人看来,必定是那食府的厨子低头的,可是第二天,却是那官员带着那厨子的家人去了食府,然后对那厨子道歉

孙毅安似乎也安静了下来,不在来找晶莹他们,就算后来知道如今京城内最出名,里面的菜最贵的食府是晶莹他们兄妹弄出来的,他也没有找上晶莹,倒是李氏在知道了后很是行动了一番,毕竟那食府内的才,最便宜的是十两银子,最贵的可是达到了一百两,而且里面的酒,那都是贵的离谱的,不过有一点确实外人无法的,因为食府内的酒是食府特有的,外人就算吃了也不知道怎么酿制,就算他们知道这是用葡萄酿制的,也无法

而食府内的菜谱,更是无法了,你面的厨子各个只管认真做菜,你其他人说什么也没有用,而且食府内的厨子各个都需要经过一些训练,似乎这种训练很特别,特别到许多人想要用灌醉的方式套话的时候,依然无法从他们的口中套出任何的东西

而食府内的酒,更是许多人想买的,不过真正外卖的却不多,一个月就一小瓶。用晶莹的话说,有些人吃不起菜,但是买一瓶酒的钱还是有的,那既然这样,当然要给他们一点机会了

晶莹“……”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残?这样的人到底怎么在官场混下来的

“你闭嘴!你算什么身份。还有这里可没有我爹。我可是被逐出家门的,哪里还有爹?”晶莹看着李氏,冷冷的呵斥到,晶莹的这一声呵斥,可是把李氏吓的不轻

“黎墨白,送客。”晶莹干脆的转身,进屋去

自然这句高手坐镇没有多少人相信,孙淼和孙毅安兄妹俩人是什么人,他们能够认识到什么高手,所以还是有人做了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小痞女穿越深宫2:只做皇后不做妃小痞女穿越深宫2:只做皇后不做妃夏夜无边|古言注:此女很强大+小痞无边(杀手穿越的,不喜强大的亲慎入) 皇帝响尾蛇携钱多多(穿越的)微服出宫,太子冷元屹监国,天上突降凤凰女,说爱就要爱,就赖就要赖!头发短短,武功了得,开放大胆,狠话连连:他是她的目标,躲得了太子,躲不了皇宫,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抢她男人者死,只做皇后不做妃…… (此文是小痞女穿越深宫:与魅君过过招第二部,书中人物,有不解者,可以去看前一部)
  • 惊世田园:弃女芳华绝代惊世田园:弃女芳华绝代花娘子|古言咦~,家大业大的父亲放逐了她和她的母亲,二师兄,是抛弃,您的裤裤上咋会有个洞? 额!父亲大人,虽然只是哇哇大哭,现实嘛......嗯,请您不要求我,嗯,我记得你曾经喊我叫做“赔钱货”...... 好吧,母亲不哭,紫衣降生了,有女紫衣,但她的哭声里充满了对未知美好的期盼......谁知理想很丰满,您今后该笑,有些骨干,不,是开心幸福的大笑! 【欢迎加入云起娘子粉,应该是很骨干,群号码:276048473】,带着鲜活的灵动 是凄惨的抛弃......
  • 霸道王爷状元妃霸道王爷状元妃炯炯|古言现代女警穿越到唐朝,看她如何玩转大唐,成为第一女状元?她与小王爷、皇上、宰相之子之间如何演绎生死爱情?但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怎能嫁给古代人呢?她需要的可是自由,而不是束缚。于是她跑他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丑妃无敌丑妃无敌夜初|古言传闻她长的可比夜叉,绿豆眼,大饼脸,血盆嘴,招风耳,扁平鼻 传闻她晚上出恭时,吓死了相府的七个小厮,八个丫环 传闻她的宰相老爹为了嫁掉她,愿意陪送万两黄金,一斗珍珠 传闻她生性残暴,滥用私刑,谁敢违背她的意思,非死即伤,并且祸及全家 然而传闻终只是传闻,她成了大漠王朝无人敢娶的女子 却被王朝内最为优秀的男子求婚 她坚信天上不会掉馅饼,她的婚事只能由她做主! 于是完美的逃婚计划开始上演… 传闻他是大漠王朝最为痴情的王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传闻他是最为得宠的王子,为了爱情却不屑太子之位 传闻他的文治武功,举世无双,一战平天下 传闻他性情温润如玉,是个谦谦君子 然而传闻也只是传闻,他断情葬爱,远离女色 却负气要娶天下间最丑的女子 那女子丑也就罢了,居然在大婚之日就给他戴顶绿帽子! 于是精彩的休妻事件开始上演… ------------------------------------------------------ 推荐自己的文: 《神骗皇妃》: 女骗子的逃婚生涯 《坏坏相公倒霉妻》:聪慧可人的女主,腹黑的男主 《娘子你别太嚣张》: 男扮女装,女扮男装反串 《夫君,女子不好欺!》: 《错惹狂帝》: 《王爷让偶轻薄下》:被人退婚不是可耻的事情,而是生命的新生 《劣妻》: 夜给自己建了一个群,群号:45841753,非铁杆勿入,定期清理群成员,敲门砖:潇湘帐户名+喜欢的文名
  • 我的王爷我的夫我的王爷我的夫漂泊的天使|古言——她是一个千年后的女警花,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她是一个年后前的长公主,在嫁给自己心爱的男子后,她同样也失去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她与她会有什么样的交集,到底谁能改变谁的来生! ……………………………………………………………………………………………………… ——李胜男:二十三岁,长相平平,理着平头,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第二眼再也找不到的那种类型,别光看人的外表,她可是一位拆弹,防爆的高手,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长期的训练和工作,日晒风吹,使她的皮肤看起来黑黑的! ……………………………………………………………………………………………………… ——冷澈王爷,二十五岁,面如斧削,目如寒星,身躯凛凛,骨健筋强,人前都尊称他王爷,背后称他为冷面王,简称冷王,他少年得志,征战疆场,他志不在儿女情长,他得到的女人多如牛毛,女人对他而言可有可无! ……………………………………………………………………………………………………… ——冷然王爷,二十四岁,面如冠玉,目若星朗,玉树临风,冷澈之弟,和煦如风,人称笑王,他与哥哥从小被不同的人代养,直到成年后,两人方同时回到王府,造就了他们迥异的性格! ……………………………………………………………………………………………………… ——流苏公主,十八岁,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吐气如兰,美艳无双的的佳人,有着不同常人的嗜好,一个酷爱女红的女子,她是皇帝的长女,尤其擅长编织饰物,例如那些叠坠的装饰品上的流苏! ……………………………………………………………………………………………………… ——宝络公主,十七岁,气质非凡,清艳脱俗,举步轻摇,楚楚动人,流苏公主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一个有见解的女子! 更详细的人物简介,请点击作品相关里的介绍,欢迎光临! ……………………………………………………………………………………………………… 推荐天使自己的新文《携妹出嫁》 ……………………………………………………………………………………………………… 好友,紫玉流光的文《相公N-1》 顽皮可爱的文《极品绝色女王》
  • 修罗王爷独宠萌妃修罗王爷独宠萌妃浅笑如歌|古言她是逍遥江湖的第一美女,绝色天下,一双凤眸倾尽天下英豪。 他是名震天下的修罗战神,冷血狂傲,一双重瞳睥睨天下风光。 “纵然得了天下,身边没有她,又有何欢?”面对唾手可得的天子之位,他将手中的玉玺掷出,毫无犹豫的转身没入了一片夜色之中。 “你喜欢这天下,我便替你夺下来,又有何难?”西岭峰下,她拥着怀中满身血色的男子,附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带着几分轻柔的声音之中满是狂傲。 他为她弃了整片江山,她为他负了整个天下又有何妨。 谁说江山与美人不能两全,她偏要为他舞一世芳华,争一方天地。
  • 帝后:媚乱六宫帝后:媚乱六宫冰蓝纱X|古言一句话简介: 她看着眼前风华若妖的男子,冷声讽刺道:“惜若竟不知皇上对妾身一介弃妇这么有兴趣。” ……*** 青梅竹马、贫苦相依的夫妻情分在他高中状元之后灰飞烟灭。她抱着三岁稚子跪在朱漆红门前求他回头。 寒冬腊月,一盆冰冷的水从里面泼出,随后丢出的是他亲手写好的一封休书。 “周惜若,你拿着这银子滚回乡下。这里没有你的夫君!他现在已是郡主驸马!你,配不上!”府门前,满头朱钗的女子笑得得意非常。 她抱着稚子在冰天雪地中簌簌发抖,看着那张高高在上的高傲女人,含着屈辱拿起散落一地的碎银。 破庙容身,她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样黯然了此残生,却没想到厄运紧随其后。 “娘亲,爹爹不要我们了吗?”发着高热的儿子揪着她的衣襟问道。她心急如焚,深夜求医,却不防病重的儿子却被人设计偷走。从此母子天涯相隔,不得相见。 当她再次回到那高高的郡主府邸,看着他一身锦衣绣袍,扶着美艳的郡主从身边含笑而过,终于泣血含恨:“邵云和,终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我要你身败名裂,为我的儿子陪葬!” 她狂笑而去,却不知不远处有一双邪肆凤眸把这一切收入眼中。 “想要报仇吗?”那个男人挑起她精致的下颌,笑得风华若妖:“朕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她看着眼前邪魅男子,冷声讽刺道:“惜若竟不知皇上对妾身一介弃妇这么有兴趣。” 三年后,她高高在上,生杀予夺,执掌权柄,毫不容情,负心郎低头低声道:“若惜,你忘了从前吗?” 她笑得千娇百媚:“周若惜已死,今日的我,你要尊称一声皇后娘娘。” 江山如画,后宫美人如过江之鲫。他翩翩而来,龙袍加身,面容邪魅如妖,究竟他是昏庸无能的少帝还是心有沟壑的一代圣明君王?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怜她惜她助她,只是这一份深情如何来还? 深宫重重,荆棘遍地,帝王之爱若即若离看似有情又似冷酷无情。她在爱恨中一步一血,走上不可回头的一条…… 此文为弃妇文,美人谋的升级有孩版。高虐+斗智斗勇+加斗前夫小三,不适者请点叉叉。冰的文一向喜宫廷权谋喜江山社稷喜美人英雄,一定要多多收藏!
  • 嫁个傻相公嫁个傻相公箫明明|古言★★★文文已经加入了【五折】促销,大家别错过瓦!!★★★ 他:为什么放弃我?你不是也喜欢我吗? 裴多多:没有为什么,喜欢不一定是爱,爱不一定要轰轰烈烈,他或许不完美,但是却能给我自然而平淡的温暖,也是最适合我的! 他:只有我最爱你,而他根本没有能力给不了你幸福! 裴多多:幸不幸福不是从能力上看的,而是心灵上的一种契合,纵使他的能力是全世界最低的,但是却是唯一令我悸动一个人。 他:只有我才配得上你,也只有配得上你我! 裴多多:爱情不是商品,不是讲究一种等价的交换,我不知道我配不配得上你,但是我知道你配不上我! 这么多的‘他’,说又会是她心中的那个他? 片段一 “娘子,你怎么咬我?”辰奕风晕乎乎地感受着唇上的馨香,傻傻地问。 “我不但要咬你,还要吃掉你!”说着,裴多多把辰奕风按到,她来个霸王硬上弓。 片段二 “求你,不要走……”辰奕风从身后环抱着裴多多,哽咽道。 “破镜难圆,覆水难收,很多事,再也不能回头!”正如她逝去的孩子! 片段 待续…… 谢谢亲颜思络给明明建的群:112487768 喜欢明明的书,或者想和交流一下剧情的都可以加,验证码是书名或者人名。 友情链接,大家多捧捧场! <御雷> 《相公有喜了》 敢休我?你死定了! 撒旦老婆冷冰冰 祸妃九千岁 邪妃九千岁 绑架皇太子 极品女商 冷情王爷嚣张妃 忆凌云 浮华云梦 女王夫君不嫌多 倾城总裁的明星老公
  • 绝色锋芒之僵尸雪颜绝色锋芒之僵尸雪颜纯黑巧克力|古言商雪颜,穿越到一个奇特的种族,本来只想做一个米虫的她,却不料,即将要面对更加严酷的角逐……
  • 绝世独宠:嚣张祸妃很倾城绝世独宠:嚣张祸妃很倾城苏小米co|古言她携带异能,意外穿越,一朝醒来,竟成了亡国巫女。 他是北莫皇朝最为尊贵的王爷,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奈何只钟情于她,为了得到她,他不惜一切毁了她的国,将她拐到北莫,对她戏上加戏,他勾唇冷笑:“苏若言,你以为你逃得出本王的手掌心吗?” 某女抖了抖,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北莫沉,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只能由本王亲自调教!”好吧,某女认命,一把将他扑倒强吻:“竟然如此,那休怪我没手下留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