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9章

亦是小姐的夫君。”幻宣知道,但是身份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了。虽然没有正式的婚礼,“慕凌夜

”说着,“是,幻妍便退下了。我马上去通知

”他又说。“会给我生一大堆可爱的孩子

他把头放在了我的头上,他低低的笑了,徐徐的开口,我看见了他从未有过的邪魅笑容,“凝儿会一直在我的身边吧。”

传来交谈的声音,或许说的人不知道我能听的见,身后,但是我却是听的清楚

”我淡淡的开口,这是我知道的。一般的事情,幻宣和幻妍是不会打断我的,“有什么事情

”幻宣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小姐,王爷找您呢

”看见我的陷入了沉思,于是开口询问着。幻宣幻妍也是猜测到了我是想起了当初的事情,“小姐

”看见的是一个似乎相识又陌生的男子跪在我的面前,对美男什么的已经免疫了。这人的容貌也算的上是美男子了,“属下束然,只不过看管了夜那妖孽的容貌,拜见主子

”该表扬的时候,我也是会毫不吝啬的。“你给我的成绩我很满意

当我是母猪不成?但是我还是继续的点头,一大堆?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恩。”

再让他说下去,指不定他会再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我立马转头用唇封住他的嘴巴,男人啊,“会……”还没有等他说完,就是会得寸进尺的人物

敌国月国投降,次日,正式变为慕辰国的附属国

”说完,站在了一边。便恭敬的不再开口,“属下……束然谢过小姐

十年之约开始,一个少年与一个女孩的约定,就是那时候,却是象征着两个人变强之路的里程碑

”他大声的答应着,眼神里却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与认真。“好

就是不知道……”话没有说完,“束然想见小姐一面,是等着我的答案

自己承受不起,自己能给予的爱情已经都给了夜,太多的情,其他的人自己没有,我听到这里不由的摇了摇头,也是承诺不起了

”我继续点头。“恩

”几乎是没有犹豫,当时我就更加的相信,他立马超我跪了下来,我是没有看错人的。丝毫没有看见我是个比他小的女孩,“我愿意

”我好笑的开口调笑。“你是对我没有信心呢,还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呢

”人是不能多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他终于开口了,而他,半晌,不是贪心之人。能够如此,“虽然她的结局绝不可能是我!但是,他也够了。如此,我亦知足

没有知道他此刻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束然沉默了,也没有能够知道他此时的想法

”他猛然的抬头看向我,“不,我看见了他眼里那一如既往的执着。我对我们俩都有信心

当今圣上自动退位,三月后,让位于夜王爷。改国号为……凝夜

她是那样一个出色的人,听闻,怎么可能不会别人发现呢,他早就想过,但是当自己真正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束然身体抖了抖,心里还是不由的抽痛起来

”他的眼神里是一片的冷静,只有努力的表现出冷静。一直支持着他努力的人就在面前,“因为主子说过,他心里的激动不是言语能说的清楚,你的身边不需要弱者

”我点头。“恩

”我开口便是这句话,也算的上是对他的肯定。“你变强了

深吸一口气,起身往有夜的地方走去

还有,我便又继续开口,在我面前不用自称属下。”我这话一开口,看见他没有其他的话说,束然的眼睛里明显的闪过一丝亮光。“以后就跟在我的身边吧,就跟幻宣幻妍一样

”话语里有着邪邪的声音,看得出来他的确是吃醋了。“是听见了

”其实我也是很想看看当初的那个人变成了什么样子,他应该是很强了。不过从这次的月国事件,应该能想到,“见

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去给不认识的人,“你愿意跟着我么?”这是我救下他的第一句话,我救他,不是为了同情,只是为了自己今后会有一个得力的助手,我救他,在他的身上我找到了跟我相似的地方

班师回朝,一月后,铲除反对夜王爷的所有人马

他一定是又知道了,“你听见了?”我抬头望向他,今天是自己桃花运泛滥了么,但是我知道,一天之内便遇到了两次

”他说。“会嫁给我对吧

“王爷是谁?”说话的是束然

”幻宣印证了我的想法。束然已经在军营外,“小姐猜的没有错,就等着见小姐

我只看的是结果,我给你十年的时间,而日期就是十年时候。”这是个十年之约,如果你想跟着我,说长不长,这十年的时间我不会去管你,说短不短。你是学到了什么绝世武功也好,“我的身边不跟弱者,死在了外面也好

”这是幻宣的声音。但是我只能劝告你,不可能的事情,“我知道你喜欢小姐,就最好不要去妄想

我疑惑的看向幻宣,不会是

”幻宣的叹息声响起,还是感叹他的痴情。不知道是惋惜他的执迷不悟,“你……唉

”没有走几步,边听见了夜的声音。“凝儿又在苦恼了

”我也不想这样的,所以,毕竟,我不会去惹。情债是最难还的,“我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

后来的后来,虽然是被挨打的那个,是我救下了他。那是一个想要变强的眼神,虽然已经是遍体鳞伤,但是他那眼神却感染了我,但是却还是倔强的不肯求饶

我这就去。”说完,便起身走向外面。“知道了

他,应该是此刻醋劲直冒吧

又何况是其他人呢?”他把头深深的埋在了我的发间,“凝儿太低估自己的魅力了,瞬间,你连我都给俘虏了,他的气息包围在了我的鼻息

一个想要变强的人,不仅仅是能屈能伸,需要的是一个聪明的头脑,最关键的是,懂得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我耸了耸肩,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这不就完了

”最后的一句话,我知道,站在天地间的最高处,他能听见,“会跟你一起,而且听得很清楚!由我开了口,虽然是在两人的唇之间说出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并肩看天下,但是,和你一起俯视群山江海。然后……倾尽天下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绝世嚣张妃绝世嚣张妃凌薇雪倩|古言她,洛克帝国司徒府最受宠爱的六小姐,因一次意外而亡,当她再次重新睁开眼睛时,她已经不再是她,而是21世纪生杀予夺,唯我独尊的雇佣兵——司徒纳兰。“你,给我笑一个。”他看着她霸道的命令道。“能让我为他笑的人已经死了,你,想死吗?”她冰冷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挑衅地看着他淡若轻风的说道。当强者遇上强者,冰山遇上冰山,硬对硬,狠对狠,腹黑对腹黑,谁才是征服者,被征服者?
  • 杠上断袖妖殿下杠上断袖妖殿下韦璎玲|古言别人穿越都是美男多多,艳遇不断。 她穿越后却注定得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一见钟情的对象竟然是个断袖?! 天若情欲哭无泪了。 为了抱得美男归,她只好含泪走上将弯男掰直的漫漫不归路, 女扮男装接近好来个日久生情。 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告诉她, 这妖孽看似无害却是真真一肚子坏水儿呢? 最后终于不负众望的将他导上“正途”, 他要成亲了,可是新郎和新娘都不是她...... 【内容介绍】 片段一: “那张是卖身契?”她呆呆的问。 “是啊!”他回答得好不欢快。 自己很欢快的把自己给卖了?她僵住。半晌,突然想起什么,于是问:“那我卖身的钱......呃,银子呢?” “银子?”他似乎甚是疑惑,扬了扬眉毛说道:“我这卖身契上写明了,你是自愿跟着我的,没有卖身的银钱!” 她欲哭无泪。 却听他又笑道:“小东西,别忘了赚钱养你自己和公子我啊!” “......”她可不可以现在反悔啊? 片段二: “你不是喜欢莲倾哥哥么?”她疑惑。 “那当然!”他含笑点头,眸中含情脉脉。 “那为什么不救他?”会有人看见自己喜欢的人掉在坑里却不救的吗?她糊涂了。 他轻笑:“他功夫好,我相信他会自己爬上来的!” “万一他自己爬不上来呢?”她眨巴着眼睛问。 “他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最棒的!”他也学着她眨啊眨,波光潋滟的眸子妩媚万千:“你也要相信他!” 好吧,他果然是爱莲倾哥哥的,她黯然。 而方才,莲倾哥哥明明已经爬到坑口了,却被他一脚又踩了下去的事情,应该只是她的错觉。 片段三: “若情,可有伤到哪里?”他一身是伤,却顾不得那袭白衣已经血迹点点,而是焦急的握住她的双肩,一叠连声的询问。 她看着那张沾满了泥污的绝世容颜,喉头哽住说不出话来。 “都是哥哥没有保护好你!”他满怀愧疚的自责,凤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温柔和心疼。 “呜呜呜......”她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若情!”他将她娇小的身子拥在怀里,声音哽咽的说道:“就算拼了我的性命,也绝不让别人伤你分毫!” 可你却是我情敌!她哭得更加厉害了。 推荐好友现代文: 《冷傲老公,我不嫁你》潇湘蝶儿 《爹地,妈咪还未婚》朱子语 《女人,宠你上瘾》能让你流泪的终不是我 《娇妻,缠你上瘾》忆梦萧 《执爱,豪门嫡妻》子奚 推荐好友古代文: 《独宠傲娇小贼妃》灵落尘
  • 杠上邪肆王爷:皇妃爱耍酷杠上邪肆王爷:皇妃爱耍酷春夏姑娘|古言冷漠强大的宁墨穿越而来,原本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可却发现这个宫女身上疑团重重,来历成谜,身手不凡?她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她竟然有了亲人…… 她懂杀人,懂打仗,可是爱情?!皇帝和王爷?!这是什么玩意儿?!
  • 潇湘水绕话红楼潇湘水绕话红楼长天一啸|古言金玉缘成,宝玉娶亲之时,黛玉灵魂出窍,来到太虚幻境,得警幻仙姑点拨看清了贾府人的嘴脸! 对亲情,黛玉心灰意冷,但没落的贾府千般谋划,百般算计,终于,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被设计出府,成为贾府巴结攀附北静王府的筹码! 没落的贾府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她会如他们所愿吗? 面对那水溶不屑的眼光,孤傲的林妹妹,能否赢得北静王水溶的爱慕? 冷漠、不屑、关心、爱怜、动心、用情、长路漫漫,曲折多多~隆重推出雨若非彤的好文《红楼之玉溶潇湘》 喜欢红楼的亲们可以看看哟。       又有人加入了,栖霞公子的红楼
  • 特工大佬:素颜艳天下特工大佬:素颜艳天下无怖无忧|古言庶出?废材?哼!肃杀冷绝的她从来都不是弱者,冷笑间就能轻易将你抹杀,这就是冷情,21世纪绝杀女特工,如名字一般冷的女人,一朝穿越,来到这个以武为尊的玄幻大陆!强者为尊,不够强,就不要在我面前嚣张,即使你是个神!【女强、玄幻、爽文】(绝杀特工穿越系列文)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蛇衔草蛇衔草婆娑宠|古言他,是蛇,是最凶狠的毒蛇。她,是草,是不起眼的杂草。他有蛇毒,她治蛇毒。是她克制住了他?还是他禁锢了她?她,和他。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这一世,是凤凰涅磐还是永生眷念……
  • 盛世兽妃盛世兽妃昕玥格|古言一朝穿越,睁眼醒来,由人变狗?还摊上个痴傻新主子! ——悲天跄地,失声痛哭! 凭借小小狗身,意气风发大义凛然收拾府内渣渣姨娘、恶毒奴仆! ——心情舒畅,大快淋漓! 痴傻新主变王妃,喜大普奔奔走相告,自己却被新姑爷强行收去暖床!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笑话!你喜欢重口味,我就得配合默契地撒盐添辣椒吗?待我寻到回魂之法,看我如何傲娇地回归人身抓毒蛇王爷过来暖床! ——这是一个无情无爱毒蛇王爷盛宠灵犬为妃的温馨暖情经历 温馨无虐,强宠爱人,身心干净,一生一世一双人 ~老天爷不靠谱儿~ 她说:“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心有所属,我也目中无你,不如这样,休夫!” 他说:“我只要爱犬!你,随意!” 她说:“什么爱犬,这是我亲亲闺女!熊样儿,当不成我夫君就要改作女婿?说,你到底对姑奶奶我有何企图!” 他说:“本王即便身材魁梧,孔武有力,却也生的风流倜傥,俊逸潇洒,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王像熊?还有,做本王的姑奶奶你不配,太丑!” 她说:“你姑奶奶还活着呢啊......” 他说:“她化成的灰也比你好看
  • 穿越之白血公主穿越之白血公主windstar|古言她是一个天生的舞者,是扬名世界的芭蕾舞星,是舞台上夺目的女王。 力量与柔韧,激情与表现力,所有的光彩与辉煌似乎独独为她打造。 她,幸运吗? 是的,她是上帝的宠儿,集万千光亮于一身。 然而, 她又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儿,一夜间,她的生命不再光华与璀璨,只剩下黑暗和死亡的气息。 她的一生注定等待,等待未知、告别和流浪。 她,不幸吗? 是的,她比谁都孤单,在无尽的寂寞中孤眠。。。。。。 一场突来的病变,狂风骤雨,昏天暗地,闪亮的白天鹅不再闪亮 一次决然的倒下,天旋地转,穿古越今,摇身一变为万人瞩目的天之娇女 她,能否重拾白天鹅的自信,闪动天使的翅膀? 她,能否承受汹涌的爱恋,勇敢的承接幸福的光环? 她,究竟能否紧扼命运的咽喉,为生命奋抗到底?! 司徒南枫——当朝丞相之子,风流倜傥,气宇轩昂,引无数美女竞折腰,唯独无法拥抱她的芳心 “我是她的贴身护卫,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没人可以带走她!” 萧漠北——天盛国的君主,冷傲孤僻,俊逸洒脱,战场上攻必克,战必胜,情场上亦是呼风唤雨,唾手可得。怎奈无法掌控她的去留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即使我抱着你,仍感觉你的生命在指尖流失?” 莫昔城——冰焰城的城主,冷若冰霜,暴如烈焰,猛一阵风风火火,只为博得佳人一笑,冰化了,火灭了 “我带你离开,任何地方,任何时候。。。。。。” ************ 推荐star的新文 《七夜狼宠》 新婚夜。昏沉迷离的她,情yu发狂的他,痛与发泄的结合,交缠的身体,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究竟是谁伤了谁? “知道吗?狼一旦咬住了猎物,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松口放手。你要做好觉悟,一不小心,也许,死亡都没办法结束狼的纠缠……” 第二夜,残破的身体,惊恐的眼眸,是噩梦,是地狱,一切骄傲与尊严在这个夜晚,悉数尽毁。从此,她知道,她的世界多了一个名为恶魔的男子…… “真的存在地狱吗?那么一起下地狱,如何?” 第三夜,冰冷的牢房,刺骨的疼痛。但至少,这里没有狼…… “你进了满是狼的森林,别想逃!逃离,只会加重狼的攻击和掠夺性,知道吗?” 第四夜,月牙形的胎记,刺痛了他的眼。 “毁掉它,你不配拥有这样的胎记!” 第五夜,突如其来的刺杀,冷不丁的防备,他把她的身体当做了盾牌。殷红的液体,彻底冰封了她早已冰寒的心…… “如果再刺得深入一点,也许,我会考虑放你走……” 第六夜,月圆之夜,她听到了狼吼,却不见狼。 “没有羊的日子,生不如死……” 第七夜,一直定位为猎物的女人,褪下一切伪装的面容,竟然是他最爱的“羊”! “当狼爱上羊,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放了她,然后自我毁灭;另一种,吃掉她,然后遗憾终生……”
  • 财迷小医妃财迷小医妃予方|古言齐妍灵的理想:把那些想干掉她的人干掉。 不过……那个救了她两次的腹黑男拿着欠条,欢迎收藏!,拥有全国最大银号和一手逆天医术。不好意思,穿越成为京城第一名门秀媛,男人和牙刷一样,然后带着金山银山,被用过的本姑娘都不稀罕。 予方新文《神医灵泉:贵女弃妃》火热发布,笑得一脸优雅邪魅,是肿么回事? 伪闺蜜联合负心男要抢夺她的银号?活该贱死! 让她当王妃?哦,不一样的穿越言情,周游列国 莲花婊继母和妹妹想要逼她离开齐家?本姑娘一针让你们变哑巴!
  • 溺宠绝世小狂后溺宠绝世小狂后霏嫣|古言没想到一场误会,错杀真爱,也让自己命丧黄泉。 再次醒来,物是人非,右肩的彩蝶胎记依然存在,它是否关乎着前世今生?是否关乎着世人的命运? 天下倾,星霜变,蝶主现,谁争锋! 一句预言让天下为之疯狂,百年前的预言能成真吗?蝶主是拯救苍生的救世主?还是毁灭苍生的屠夫? 清冷、傲慢、风华绝代,拥有绝世医术的‘他’可以救人,同样可以杀人。 云淡风轻、狡猾多变、睿智的她舌战群雄,巧如簧舌,杀人于无形。 片段一: 宫宴上,所有人都想看她的笑话,亦是想把她拉下台。 “哀家的媳妇才艺超群,不如就来个同弹同吹!” “皇后娘娘了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比厨娘还厉害!” “娘娘恩宠一世,独占夫婿,我等羡慕却不敢妄想!” …… 一个刁难,一个讽刺,一个扣罪。 而她云淡风轻,一袭话抵了所有罪责:“本宫是一朝国母,岂能做有辱皇家颜面之事。本宫跟皇上相昔相爱,皇上喜欢,本宫自然要做。皇上强加给本宫恩宠,本宫不要便是抗旨!” 所有人震惊,却闻皇上大笑出声: “哈哈哈,果然了得,果然是……我妻!” 片段二: 蝶主现世,各方江湖人士、朝廷皇族面前,她了然于心、清冷傲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无非争夺、无非权贵。 而他却只愿为她做尽一切:“你收拾不了的烂摊,我来!你要倾覆苍生,我帮!你要杀人,我杀!” “不,烂摊一起,倾覆联手,杀人你来!”她云淡风轻,下一刻又说了句:“我的针可以救人,同样杀人于无形!” 众人的争夺、杀戮,她依旧云淡风轻,狂妄的话语让人心惊。 “我本是我,谁敢要,杀之、灭之!” 一句话堵住了众人的嘴,却有一人同样狂妄出言。 “你,我的,谁敢抢,灭满门!” 两人的对话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背后发凉,蝶主重现,是救世主还是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