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宫中暗算(1) 第90章

他们这么快又动手了

,那么最大嫌疑就是剩下的三个国家。敌暗我明,就如菱谨寒分析的那样刺杀围绕我是牵帝星展开。我不想回家之前命丧异乡,只有挨打的份。现在我完全处在被动的一方,玉佩的事情可以暂时搁置一边,查出谁要杀我才是当务之急

”我一身厉和!万一刺杀我的人对思涵不利,“斐雪姐姐。”身后蓦然有人焦急地叫我,岂不是害了她。,血液瞬间凝固,“不要过来

,我莞尔道。“为皇上分忧是斐雪的荣幸。”心中揣测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搜索对策

”他低着头恭谦地说着。和平时总与我作对的矛头小子判若两人。,“然墨,多谢各位国主的帮助

,背脊紧绷,不理她的担忧眼神。翎云刺暗藏在袖口,随时准备反击暗处的刺客

”碧儿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个精致白釉酒壶。为了防止感染,“娘娘,还请娘娘忍耐。”,“娘娘可能会有些痛,奴婢要用酒给娘娘清洗伤口

,菱谨寒后脚就进。吓我一身冷汗,我刚回到宫中换好衣服。他心情很好,不用说也是为了苍辰在赛事上赢过其他三国高兴。再晚一些就会穿帮

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此事。”忍痛起身。,“思涵,带我去你寝宫。在她和碧儿的搀扶中来到她的寝宫

心脏提到喉咙,心中早已一团乱麻。,石板地上刺骨的凉意,小腿突然抽搐地剧痛漫天袭来。腿上赫然插着一只飞刀,娇小的刀柄冷光连连。没有立刻站起身,抬脚欲走,目光四处扫射提防下一只飞刀的出现,身形不稳,立刻跌倒在地,看似冷静,激得我大脑瞬间清醒

,红色像极菱谨寒的翻飞的发丝,早不知道走到哪里。甩甩头怎么会觉得他很美,不觉间,他很俊美没错,凤栖树火红的叶子瑟瑟落下,翻转翩舞,可是……。秋风清凉地吹拂下。突然回神,我几时这般花痴过。拍拍脸颊,目光不禁迷离,所有光景恍然隔世

眼下在我身边城府颇深的人只剩下菱谨寒,与然墨和左迁之商量?要找他商量吗。想到他冷面冷眼的样子,叹口气……,只是他两一个涉世未深一个木讷对我帮助不大

梦,刺客……一切的一切就像浓重的迷雾。看不清看不见,送走菱誉清,毫无头绪失去掌控,红茨,玉佩,沮丧不安袭上心头。,心烦意乱地走在路上

”我说得陈恳,“斐雪不知。只是傅然墨淡薄名利:他转而看看我正经道。”,皇上想要封他为官还是趁早作罢吧。“既然如此,让他留下来保护你

”。“斐雪我该赏赐你什么好呢

,沉住气,等待狐狸尾巴自己显露。最后给敌人迎头痛击

,全身放松下来,刚才若隐若现的煞气全部消失。看来主谋并不想节外生枝

他是不是也察觉到我身边的不安全因素,让他保护我。我看着菱誉清眼底坚定的光?这样也好,然墨可以名正言顺地在我身边出现。,想要洞穿他的想法

,然墨迟疑一下,还是递上去。无意中扫过我的眼隐隐泛着担忧。我立刻送去一个让他镇定的眼神

,只是……眉头紧蹙,他身为一国之君。代表国家的立场,冒然和其他三国为敌,想要让狐狸自己露出尾巴谈何容易,此事不可以对菱誉清讲,会更快地挑起战事

”,不知是对然墨的态度不满,凡岳松眼神一凛:还是对不知道答案不满,淡淡道。“朕没见过。既然你赢了比赛在场的每一位国主都会替你寻找这块玉佩

,你流血了。”思涵不顾我的怒吼,“斐雪姐姐!毅然决然地跑道我身边,碧儿尾随在她身后

,“斐雪姐姐。”片刻后?思涵忍不住试探地叫我一声

睹物思人,情深意切真的是一位孝子。他的母亲在我遇到他那一年被仇家杀死,“臣不敢欺骗皇上,这个会在他病魇的呓语中出现的娘亲之死,臣希望能补全整块玉佩,以慰家母在天之灵。我明白他悲切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实不相瞒这块玉佩是臣母亲的遗物。”然墨的一席话,已然是他心中难以抹去的伤痛

”,“傅然墨是什么人。为什么有如此才华?一直埋没在侍卫之中

简而言之,凡岳松认识这块玉佩。环顾他身上所有的佩饰,凡岳松列为第一可疑对象。可是为什么他不愿意承认?难道他是另外半块玉佩的主人。也是?没人会随时戴在身上。,一块残破不全的玉佩,没有半点玉佩的痕迹可查

,“陛下可曾见过此玉。”然墨没有点头?而是反问他问题

不过他那拿到玉佩时眉目迟疑,我的目光随着凡岳松拿起玉佩时亮起。就是这一瞬的迟疑,让我做出大胆的猜想。,又随着他后面的话被泼一盆冷水

?“这玉佩真是你娘亲送你的。”凡岳松语气中暗藏质疑

”昊空帝凡岳松打破沉默首先开口道,可否让朕看看你的玉佩。昊空多产玉石。,也许在我的国家会有线索。声音醇和如广袤的天空,“苍辰的勇士,气势却强势逼人

血因为刚才的活动而流的更多,撇撇嘴这个时代没有抗生素?万一伤口感染染上破伤风会是致命的。,“你会包扎伤口吗。伤口由于是飞刀所致所以又窄又深。”我撩起裙裾望向旁边的碧儿

不能要太医诊断,有她们的掩护路上没有人发现我受伤。思涵慌张地命碧儿宣太医。,被我及时制止。否则我遭到刺客的事一定会不胫而走传到菱誉清那里,这个时间还好人不多,到时候事情只怕会更加复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妃乃杀手:腹黑娘子嗜杀夫君妃乃杀手:腹黑娘子嗜杀夫君情忆绵绵|古言【本文完结】(不悲剧,喜欢请点‘收藏’)从小在杀手党长大的她,知道杀手是不能拥有感情的,可她还是情不自禁的沦陷到这份不该有的感情里。 这样的代价是一场悲剧的穿越之旅,他依旧是他,眉眼和表情都和现代一样,她不敢爱了,理所当然的将他的好当成了阴谋。 曾经他深情款款的对着她说,“我不会放开你的手。”可她还是无动于衷。 最终他还是说出,“我累了,我想放开你的手了……”并且在她的眼前逐渐倒下…… 在他倒下的瞬间,才让她明白,她在现代对他的恨早已经跟着时间的流逝而卸去,留下的依然还是那份深情…… 【此故事纯属虚构】
  • 蓝境蓝境蓝冰|古言这夜颇不安宁,狂风大作,将树影摇出狰狞的身姿。我的冰蓝色窗帘猛烈地飞舞,我执著地不关窗。失眠多日了。我已经不以为意。披起丝袍,站在窗前。我是蓝冰,蓝国的女王,从前蓝金帝国的公主。
  • 妾美不及妻妾美不及妻简红装|古言穿越了?竟是个不得宠的嫡女!亲爹不疼,姨娘不爱,庶姐庶妹们更是个个厉害,能耐大的都翘上了天,揉圆搓平由她们玩儿?靠,小样的,她韶兰倾可不是包子,有种敢咬她试试? 再世为人,目光潋潋,笑容浅长,意味颇深!哟~不就是斗嘛?想占她便宜?她呸! 惩姨娘,办刁仆,斗姐妹,治贱男,看她这没心没肺,过河拆桥的腹黑女,如何家场立威,混的风生水起?! 唉,只可惜…… 一朝奉旨,嫁做正妃,换了地方,斗争不断? 南俊王府,内有侧妃当道,外有小妾炸桥;更有亲亲表妹,深情款款;那什么?就连她那娇艳庶姐也想掺合?巴巴窥着她的正妃之位,欲取而代上?! OhSorry,她不是圣母,也不爱受气,所谓生活如戏,各凭演技!既然有人不让她安身,那她就一定奉陪到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家寻寻开心,找找乐子也是不错滴……大不了最后一拍两散,天翻地覆拍屁股走人!那王爷什么的,切!她不稀罕,一个字:“休——!” 【片段一】 “世界如此美好,尔却手握尖刀,这样不好、不好!来,都是服侍王爷的,辛苦有余,妹妹你身为王府侧妃,掌管大局,理应大度,身当表率……” 某女笑颜,看着前夜还勾引主子,现下却跪地不起的婢女,胸怀宽广的对上面前一脸盛怒之色的余侧妃,笑容浅浅,善解人意,“看,就像你姐姐我……这样!” 【片段二】 “这就是昨儿个给爷送甜汤的丫鬟?嗯,拉出去——剁了。” “啊?王妃饶命啊——” “哎,等等!记得剁远一点,本王妃心善,向来见不得血~~”某女真诚,对上一旁脸色煞白的人儿,满是笑意的挑眉道:“听说昨儿个庶姐也来了?也给爷送了碗甜汤……?” 【片段三】 “咦,夫君!干嘛冷板着脸啊?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韶兰倾!本王房里的侍妾,可是你一手安排的?!” “是呀,我娘说了,为妻要大度。尤其是对自家夫君的那些娇美小妾,更是要多多关爱,时时提携……” “你——你娘早就死了!” “尼玛!不带托梦的啊?!” 【片段四】 “倾倾,你这只雄鹰画的好!苍劲有力,隐忍威风,展翅欲翔而不翔,很有几分我厚积薄发的味道……”某男欣赏,一脸赞叹。 闻言某女全身一冷,眼角不由的抽搐道,“你妹啊!姐画的那是芦花鸡!” 【片段五】 “韶兰倾,你说什么!有种胆敢再说一遍?!”大殿之上,某爷暴怒,面色铁青的冷板着脸! “王爷啊,你别激动~~这话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滴。青天在上,群臣为证,我韶兰倾今日在此休夫,从此男欢女爱,各不相干——!来,看好了,这是休书,你是被休方哦……” “你——很好!”某爷咬牙,切齿一片。 某女见此,欢颜无限,“哪里哪里!” 唉,她这个人啊,就是禁不住夸~~! ——————————————————————— 【自己的完结文】: 《刁妾》 《冷残欢》 《坐享之夫》
  • 七扑夫君七扑夫君流泪的天空|古言天刚刚的亮着,还有些灰蒙蒙的色彩,一个小小的身影拿着笔在一个小案上一笔一笔的画着什么东西。 “一个大圆圈是他的大饼脸,两个小圆圈是他那双蛤蟆眼,两个黑点点是他那朝天吸气的鼻孔,一条横线是他最好永远不要张开的嘴巴,哈哈哈,什么第一美王爷?燕无痕,现在就是母夜叉都比你漂亮!”玄影得意的摇了摇她的小脑袋,看着纸上那个比鬼还要恐怖的画像,随手又加了几笔,细长的胳膊,粗壮的腿,嘿嘿,现在看你还怎么……
  • 妃谋:美人有毒妃谋:美人有毒框天|古言她是人人敬畏杀神,本该叱咤风云,众人瞩目,却危机潜伏……一声枪响,从此痛了心,冷了情。 她是晟曦王朝最尊贵的嫡女,本该荣华富贵,万人倾慕,却纨绔花痴……三尺红绸,从此失了梦,断了魂。 一朝穿越,当她成了她,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异世重生,她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然而,天不遂人愿: 有人雇佣杀人、谋财害命 有人散播谣言、污蔑陷害 有人阴谋诡诈、算计利用 有人…… 她说:“你千不该万不该伤了了我的人。” 她说:“我的命由不得别人肆意安排。” …… 她说:“这江山如梦,我便入梦;这人世如戏,那我便入戏。” 她说:“既然天不遂人愿,那么即使刀山血海,横尸千里,我也只好与之斗上一斗。” 【男儿心语】 北冥寒: 从你开始懂我的那一刻起,我便告诫自己即使再痛也要对你放手。我给过你机会走出我的世界,而你却……如今你在我面前,那么今日之后,即使是登刀山剑树,堕火坑镬汤,入阿鼻地狱,我也要将你融入血肉之中,刻于骨血之上,永远伴随我身侧,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淳于妄: 我把自己沉寂在夜色之中,任由黑夜的触角将我紧紧缠住。而你仿如一抹微光,穿过重重黑暗,照入我早已冷透了的心……纵使是江山如画,于我不过刹那繁华。 水木宸:对你唯有惊鸿一瞥,却从此失了一颗心。 【骨感总结】 当冷艳光华她遇见隐忍腹黑他和邪魅肆意他与温润如玉他,当亲情浮于冰川之上,当爱情置于烈火之中,当人心飘荡摇曳,当天下风云突变,所有的故事都将跌宕起伏。 本文一对一。
  • 夫君再狂一点夫君再狂一点木子萧萧|古言她是不求上进的黑道大小姐,一朝穿越,竟成了异世大陆的地下少主。 在这个女尊的世界,她只想找一个心里珍惜的人,携手一生。 初次见他,他像一具失却灵魂的木偶 她救他,宠他,纵他 他却依然傻得想要推开她 就算她脚踝上还扣着太女殿下的八翎环又怎样? 就算她臂上还栖着一只凤鸟又怎样? 就算她老娘要给她娶夫娶侍,就算她身中孕子,他身中毒蛊又怎样?!! 这些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爱情长跑途中临阵脱逃!!! 片段一: 她扳着他的脸,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终于长吁一声,得出一个结论:“木头!” 他嘴角一抽。 “来来来!本小姐来教你什么叫表情。” 她眼一瞪,眉一竖,小嘴儿一张:“这叫生气。” 他愕然。 她眼一耷,眉一垂,小嘴一嘟:“等人安慰。” 他无语。 她眼一抬,眉一张,小嘴儿一弯:“这就是笑了。” 那阳光般的笑容,一瞬间让他怔住。 片段二: 他手执长剑,隔着一片血地与她相望,满眼惊慌。 她盯着他的眼眸,微微一笑:“傻瓜!” 一直以来,她身边就是暗杀不断,还以为最近怎么就消停了,却原来,是被他挡住了。 “我我我……”他嗫嚅着不知要如何解释。 她漫步走过一地鲜血,像走在红地毯上一样从容,到了他面前,定定地看了一会,直看得他不自在地偏开头,才弯了嘴角弯了眼眸盈盈然笑开:“喜欢我就直说嘛!” 片段三: 他抬头,看着面前言笑殷殷的少女,一时傻了眼:“你你你,你不是要成亲了吗?!” 她倾身望住他的眼眸,坏坏地笑:“我逃婚了。” 他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脸上泪痕犹湿,却强迫自己说出体贴的话:“伯母一定会很生气,你……” 她打断他的话,一拍他脑门:“傻瓜!我怎么舍得你难过!”
  • 无上皇宠无上皇宠七七狐狸|古言墨色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着暗淡的光,就像黑珍珠一样蒙着淡淡的霜,但那幽深珍珠里面却蕴藏着火苗,愤怒的随时要爆发出来,将眼前的一切烧个精光。就在她绝望的时候,忽然,一滴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了她早已冰冷的嘴角,让她将疼痛感受的更加彻底。液体慢慢的渗进千泠玥的嘴唇,咸涩的感觉直冲她的味觉,是眼泪?她静静的看着眼前这头发了狂的狮子,竟然渐渐忘记了身体剧烈的疼痛,不禁开始探究这个男人心中的愤怒,是什么让他这么折磨自己,是什么让他这么……痛苦。“既然你这么快乐,哭什么?”千泠玥朱唇轻启,而他面对着她的质疑,竟然慌了神色,眼神闪烁不定,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 赫连云凉赫连云凉未日杳|古言杳已经开启潇湘币奖励项目 对于一直支持杳的读者,杳以后可以给予更实在的回馈啦! 会选取读者赠与价值不等的潇湘币,参考内容包括:长评、精评、礼品 道具、留言数量。相当于大家可以免费看VIP章节。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 古家,百年名门,家族繁盛,人才辈出 争夺——总是不变的戏码。 古云溪,凉薄淡漠的古家二小姐。家族争斗,人情冷暖,在单薄的生命 面前,总是如此无足轻重。为了保护自己那颗因先天性缺陷而脆弱的心脏,习惯了置身事外的冷漠。 一次重生的机会,是命运的补偿,还是另外一场无情的捉弄? 前世的古云溪 今生的赫连云凉 段铭瑞 武学世家落宇山庄少主,沉稳内荏,气宇非凡。只是——那双眼眸太过深邃,平静的表面下,又会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样一个不能掌握的人,云凉不愿招惹,可偏偏事与愿违。 莫寒羽 亦兄亦友的大师兄,在外人看来无可挑剔的温雅外表下,却有着令人无语的极度护短无理的脾性,尤其是对觊觎他宝贝师妹的人… 司寇商 魔教教主,狷狂恣意。藐视众生的狂妄,出神入化的功夫,强硬霸道的手段…从未经历过的捉摸不定的情感令云凉胆怯、好奇,一步步试探性地靠近,陷落近在咫尺。但是当现实、纠葛摆在眼前,她是选择转身还是… 赫连风清 强势睿智的赫连山庄大小姐,与她的能干、美貌齐名的还有她极度护妹的种种手段。包容一切的爱护、没有掺杂杂质的亲情引起了重生之人的贪恋。 韩泷祺 昭国三皇子,精明的上位者,角逐至高无上的权利。宫中倾轧,险象环生,习惯了宫廷的勾心斗角,习惯了朝堂的口是心非,遇见近乎无欲无求的云凉,那种由内散发的宁静和淡然,却像风暴的中心,牵引着他不断靠近… 萧水何 亦正亦邪的栖凤教,洒脱逍遥的左使,随心而动的性情与云凉甚为契合,一场相交,一对知己,一场杀戮,一段恩怨,究竟如何,竟让云凉不惜改变初心,参与到水深混沌的皇权之斗… 她不问世事,不理世人的指手画脚,是因为没有人触动她的底线,当有人跨越雷区,赫连云凉不会吝啬展示性情的另一面… 一趟无心的京城之旅,却掀开了一个掩盖十几年的真相——赫连云凉的身世之谜。 纠葛在她生命中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她的身份?她的地位?当经历过种种,她还能够保持那颗淡然的心? 有没有人,能让她甘心相伴? 面对他们或是强取豪夺、霸道执拗,或是温柔如水,却充满禁锢的爱,她会如何? … 宛如凉玉,不冷彻刺骨也不熙和如风。一次重生,一身淡然。跨越江湖厮杀,闯过宫廷阴谋。 洗尽铅华,谁能伴在身侧,一生一世一双人! … 女主绝不软懦,对自己狠,对敌人更狠! 《赫连云凉》仍旧继续江湖宫廷的背景,情爱不是唯一的主题,但会尽杳所能,塑造一断深沉大爱。 ******************************************************** yynn1990给《赫连》建了群奥:105409259 喜欢文文的亲们进来看看! 请支持杳,喜欢本书的亲们收藏+投票+留言!表怪杳贪心哈! ******************************************************* 杳已完结的文文 《风鸣天下》 穿越异世王朝,征战天下,问鼎皇权 公主重生,阴谋权术,生死之赌,一段男权世界中的女子传奇 请亲们多多关注! ———————————————————————————————————— 好友阴笑的新文 《调教魔尊》 轻玄幻——贪财狐狸的异界夺宝之旅
  • 女商王妃,狠嚣张女商王妃,狠嚣张花犯|古言还有,五百万给他了,为何不给她休书和卖身契? 顾:听说。他想毁约?还是说,新婚夫妻明算账。 为得到自由,夏玲玲咬牙签下契约:五百万买回休书和卖身契。 这不是小数目,但也不是难事。且看她如何发家致富,从一无所有到富甲一方...... 难道,过奖了 夏:哪里哪里,这也是他的报复方式?,你截了本王的生意? 夏:承让承让,让王爷破财了。 *** 若干月后。 这顾长欢是什么心思,为何三番五次的断她财路? 顾:听说,你空手套了万两白银?
  • 妃本嚣张妃本嚣张米提拉|古言她是著名的美女医生,但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暗夜首领,她拥有双重人格,一朝穿越,本想做吃等死,奈何事与愿违,且看她如何玩转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