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出逃6 第210章

,而穆榕榕傻傻站在原地,更是被这些话弄得越来越糊涂,不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只觉得胸口闷得快要爆炸

”那个声音很耳熟。穆榕榕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呵呵。”那个女人冷笑一声,“没想到啊,我一世英明把一切都给了他,可是却落得如此下场

,“榕儿,为父不是叫你在那里等吗,你怎么……”穆大人显然有些慌张,想到刚才的对话一定被穆榕榕听见。眼神不禁有些躲闪

“你这个父亲可当得真好,只可惜月奴根本就看不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这个丫头身上留恋月奴的影子,真是痴情。”冯太后嘲讽地语气,引得穆大人冷眼相向!却又一时没有反驳。,“哈哈哈。”冯太后竟笑了起来,她的脸上明显又多了些许皱纹,比以前苍老了许多

”穆大人的口气中有些嘲讽,“你现在在这里感叹世态炎凉,你可有想过被你害死的月奴,你抢走了她的孩子还要置她于死地,直到十几年后你仍不放过隐姓埋名的她,还杀害她全家灭门。”穆大人说着!话语中满是悲伤。,“你是罪有应得,你若是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的你定会在宫中安度晚年,富贵一生的

“原来真的是你。”是穆大人的声音

,灵山寺的后院清静异常,连鸟儿的啼鸣也清晰可闻。空气中除了淡淡的香烛味便是僧人们念经敲木鱼的声音

,穆大人领着穆榕榕向后走着,一个尼姑模样的人在树后闪了一下就不见了,穆榕榕并没有在意。可是穆大人却停下了脚步

,她来不及多想,径直将门推开了去。屋内的两人见她的出现皆是一惊

,“榕儿。你在此处等我。”竟向那老尼的方向追了去

,穆榕榕觉得诧异,不由得也跟了上去,却是一转角便不见了穆大人的踪影,正当她准备回头离去之时。却听得一扇紧闭的门内传来了对话

,穆榕榕听着,只觉浑身发抖,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屋内的女人一定是出家为尼的冯太后了,而更令她震惊的是,姑父竟然知道当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为何他竟从来没有提及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毒娃要弃夫毒娃要弃夫夏依|古言时序正值入冬,黑雾山上的雪茫茫,入眼的树木房屋皆被覆上了白白的一层棉被,看似温暖却泛着袭人的寒意。 黑雾山上白月教,是江湖中盛传的邪教。 居于黑雾山,这满山的黑雾皆因白月教练毒而起,刚开始,这山也不叫黑雾山,这山也没有笼罩着一层黑雾。 泌冷的寒夜,白月教左侧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络绎不决,声声说话颇为热闹,直至寒夜之中一声惊人的凄惨叫声,所有的人停下动作,静待着的是出生娃儿的啼哭声。 ……
  • 无毒不……清穿无毒不……清穿落娴|古言魔法之下的爱情可以说出“天长地久”这四个字么?若是不可以,它能够配得上“曾经拥有”这个词么?如果有一天,魔法失效了,他还会挽起她的手,共度此生么?
  • 拒宠佳人:嚣张女侍卫拒宠佳人:嚣张女侍卫婉若青扬|古言家国破碎?她独自乔装远行!一路上困顿重重?她英勇善战智计百出!在战场上威风八面的她,在滚滚红尘中,她竭尽全力的苦苦挣扎。困顿中,面对纷纷飞至的桃花一朵朵,她却还是初心不改嚣张依旧。。。。。。
  • 云凝露云凝露云凝露|古言她,冰肌玉骨,风华绝代。她不涉凡尘,却无奈狂蜂浪蝶向她涌来。 他,雅人深致,傲然唯我。他远离俗世,却甘愿为她踏入红尘。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今生的相互一瞥,已注定生生世世的纠缠。*片段* 他说:“今生只要有你,我已无憾”。 她说:“你若无憾,我为你洗手羹汤又如何”。 相顾一笑,两人之间已不需要其他言语。
  • 重生之微雨双飞重生之微雨双飞夏染雪|古言曾经她自私势利,错把后母当亲人,最后却眼睁睁地看着未婚夫和妹妹步入婚姻的殿堂。再次重生回到十年前,涅槃重生,她要亲手逆转自己的人生!救护自己的亲弟弟,争做高考状元,闯出自己的事业,爸爸想要认回她?后母想再利用她?门都没有!
  • 坐拥江山美男:玩转大明之错嫁东风坐拥江山美男:玩转大明之错嫁东风木沐鱼|古言乌鸦以为自己已经够倒霉了,却没想到闭门家中坐,也能横祸天上来。玩个游戏下个副本,再睁眼就已经六道轮回,重来一遍了,二十六年春秋一笔勾销,只是,她来到的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大明朝吗?可是眼前的种种却颠覆着她所知的一切……
  • 狸猫何曾换太子:凤仪天下狸猫何曾换太子:凤仪天下毓澜|古言从古至今,深宫秘事,都是人们茶前饭后谈不完的话题,狸猫换太子的故事,更是泛黄故事堆里的经典。刘妃为罪魁祸首,李妃为受害者,功劳归于包拯。而历史的真相却被尘埃掩埋。多少年后,扒开尘封的历史,想要为那个被冤枉了千年的女子洗刷冤屈的文人政客,却始终不能影响故事传播的丝毫,只留下一句“狸猫何曾换太子”的憾然……
  • 奸商养成记奸商养成记猫之夭|古言什么叫寸土寸金?什么叫寸金难买寸土地?万丈高楼平地起,左看右看买不起。存折上几个零算什么,比不上房产证上一个名。原本欢欢喜喜去看房,谁知天上掉下一块天花板,吧唧一声,人穿了……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是什么?答:房到手了,人却穿了……既然上帝给了我穿越的机会,我就用它来捣腾房、地、产!
  • 妖娆美人扇妖娆美人扇卿本风流|古言她以为他们会像世间最平凡的恋人,成亲生子,白头偕老。 后来,他一声不响离开了她,她才知晓他尊贵的身份——大肆皇帝。 为了巩固皇权,他不惜欺骗她,利用她,甚至置她于死地。 女人有才有貌,有权有势,能活出她这般境况,的确应该遭雷劈。 可是,这一切都是她的自愿,是她欠他的。 毕竟女人求的不多,只要一个安身之所。 于是她转首投入他人怀抱。 风流倜傥的帝都一少胡律君,是她从小轻薄到大的男人,命里他们有斩不断的缘分。 世间唯有胡律,不论祸福、富贵、贫穷、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始终如一。 这世间唯有他,不忍心对她说谎,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她疼了,他比她更疼。 她终于知道,这辈子只有他,才值得她为他生儿育女,唤他一声夫君。 握紧她手的那一日,胡律向她抱怨道:“秀秀,我饿了。” 秀秀瘫倒在他怀中,嗔怪着:“饿货,你想吃什么?” ********************************************
  • 帝妃绝:皇上一怒为红颜帝妃绝:皇上一怒为红颜紫兰蒂丁|古言命运突变,她国破家亡。 一场风云变幻后,她成了前朝公主,他成了当今皇上。 “江山与我,孰重孰轻。”答案在心中,她还是想亲耳听他说。 “带下去。”长袖一甩,决然转身。 三月后,春光明媚,封后大典上,他亲手将她推下玉阶。 “君上,难产.” “剖腹,保小弃大。”冷绝的话,没有一丝犹豫。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震憾进她的心扉,身体痛,心更痛,无以复加。当冰冷的刀刃划破她的肚子,感觉不到痛,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耳边、脑海里全是那句。剖腹,保小弃大。父皇,这就是你千挑万选,护女儿周全的人。 重生,她成了北国帝妃之一。 一道圣旨,她家破人亡。 后宫佳丽三千,皇帝专宠她一人,史无前例唯一连续侍寝半月之人,之后她成了众矢之的。 “无论你是何人,都逃避不了你是朕的女人的事实。”冷宫外一地清凉,他将她压在身下,疯狂的掠夺。 “娘。”一双胖乎乎的小手紧拽着她的衣裙,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她。 低眸,猛然一震,浑身血液瞬间凝结,所有的痛席卷而来,冷漠的将那个人的缩小版推倒地上。“认错人了。” “哇,父皇.”胖乎乎的小手揉着眼睛,咧开小嘴就嚎啕大喊了起来。 宫闱危情,恩怨是非,只为一人。 宫廷斗争,步步为营,只为后位。 江山逐鹿,为争红颜,血流成河。 离落,南国国主,铁血柔情,运筹帷幄,逼她至绝路。 濮阳寒,北国帝君,邪肆狷狂,暴戾残酷,宠她至绝路。 推好友的文文 《秦始皇的小妻子》殇夜千年 新文《殿下的落难妻》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帝妃绝:皇上一怒为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