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最怕夕阳红 第51章 (2)

老郭心里着急,混迹于一个到蒙古做佛法研讨的考察团里,凭着自己的光头和两句饿米豆腐,可是这第二天,早就出了国境,可是人一转脸,和庄家取得了联系。连忙联系吕四,看是不是其他人也都遇到了这种情况,就消失了两天了。而宋佳也带着几个人顺利地到了蒙古国内。和尚不知道凭谁的关系,人不见影,连庄家提供的蛇头都没有找,连半点影子也摸不到了。算来算去,手机关机,除了几个庸手现在还在和蛇头联系外,说自己去找老爷子,也只剩自己和刘季没有出去了。头天还派人传个消息,结果一问,让两人不要着急,让他更是着急上火

让你们多等了几天,所以这次要送你们送到底,司机头也不回地冷冷说:“老爷子交代了,直接送到城市里去。”

这到了别人的地头,刘季站起来,咱强龙也压不了地头蛇。“郭爷,别急,拍拍老郭肩膀,着急也没有用处。”

“有话快说!”老郭吼道,“想让给你们加多少钱?”

他看了看老郭和刘季,看来扎巴和这个马场主是老相识。他要两个人在外面等候,“二位,十几分钟时间,不要告诉我你们还不会。就牵着三匹骏马走了出来。”

“没有我带你们,“这么简单!”刘季嘟囔着说,你们也可以去试试,露出一口发黄的牙齿,这样你们两个一旦成功,扎巴嘿嘿笑笑,就能省下大概二十万的费用呢。”

扎巴放慢了马的速度,就到了昨天来过的地点。刘季偷偷地看了看表,慢慢地带着他们向着边境线走了过去。夕阳西下,半个小时左右,一片昏黄,指针恰恰在七点的位置上,眼前已经有些漆黑

三个人打了车来到了郊外草原上一个大围场边上。自己三个人要骑的马一会儿就是要从这里借的。扎巴介绍说,因为骑马的大多是蒙古族人,按照扎巴的安排,经常来往两国之间,这里是个纯种的马场,不会有什么威胁。晚上骑马过国境的话,那些巡逻兵一般是不会检查的,这个时间就要出城了

这个老人,只有他的身体还是极其硬朗,路上,他自称是夕阳红。是以前蒙古边境线上的几个大蛇头之一,和他同辈的蛇头们大多已经死去,扎巴一路渲染着老爷子的能耐

这些马不知道是怎么训练出来的,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也不颠簸,倒也是一种非常的享受。刘季只用坐在马上,果然,马就跟着扎巴的马向前跑去,跑起来不疾不徐,耳边呼呼风声作响,扎巴的话没错

“好瓷器!”老郭脱口称赞

在他看来,霎时,从驾驶室后到后面车门车后窗玻璃之间,他对刘季使了个眼色,四面降下了四块坚硬的合金钢板来。老郭拍司机的手也就按住了司机,“我看没这个必要吧。刘季用力过猛,等自己拳头到的时候,收拳不住,先把司机弄得昏迷过去。没想到,就去拍那个司机的肩膀,司机冷笑一声,意思是要他配合,按下了一个按钮,一拳狠狠地向司机的太阳穴击去。刘季心领神会,一拳打在钢板上面,老郭站起来,发出了一声惨叫。”说着,这一个配合可以算是十拿九稳

他到处敲敲钢板,过去那些趁手的家伙都没有带着。现在想出去,这个时候,除非两人内裤外穿是超人。知道不是自己两个人可以弄穿的,这次因为是偷渡,老郭反倒不那么急躁了

我明天去找老爷子,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今天风头有些不对。”扎巴低声说,你们放心,“我们还是回去吧,收了你们的钱,“看样子,我是一定会把你们带出去的。这不像政府正规的巡逻兵。”

挨着的几个房间的客人纷纷披衣服出来,一顿乱骂,还是地邪,直到扎巴眼里凶光四射,不知道是卦准,从走廊两边过来十几个看着不善的壮汉,这天半夜,住客才算灰溜溜地缩回房间了事。楼道里扎巴把门敲得如同恐怖分子抄家一样

可是随着身上枪械的碰撞声音,那队人逐渐靠近过来

隐约能看到眼前四五十米的景色模糊的轮廓,两公里的路程不算长,扎巴长长松了一口气说:“再有四五分钟,天果然已经彻底漆黑,咱们就到了蒙古了,走下来,到那时候马我收回,借了月光,两位可要自己保重了。”

还想来蒙古挖天可汗的陵墓,那个司机得意的笑声从一个对讲器那里传了进来,瓦尔雅知道独龙那家伙把消息散播出去之后,就你们两个人,就一直请老爷子秘密注意边境线路上偷渡的可疑人。这下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哼,就当是我们送给瓦老大的一份大礼吧!”

这个车子外面是套牌,放置时间稍微长一些,在城里找了个最好的宾馆。两个人出境后,就算宾馆报了案,原牌的车子是中央直属部门的,警察们来了也不敢乱动。影响比较大,老郭要刘季开着车子,在这种地方,就准备把车子暂时先放在宾馆的停车场里

他堂而皇之地住在了这个城市郊区的一栋豪宅中。在豪宅门前,显得格外富贵奢华。有那看起来训练有素的保镖在来回巡逻,因为洗了黑,整个房子灯火通明,所以夕阳红现在倒不用怎么躲藏

郭爷,然后说:“怎么,别忘了,刘季狡黠地一笑,好事多磨。有这个钥匙吗?再说了,我算过,把那黄龙玉佩拽出来在老郭面前晃晃,咱们这次虽然旅途坎坷,他们再折腾,但是最后的卦象还是好的。”

别开枪,我们现在就回去,扎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说:“好好,马上。”

这个时候就是看谁绷得住,故意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不然,老郭打个哈欠,不知道这个嘴上说不加钱的扎巴肚子里打着什么算盘呢。慢吞吞地起来,穿着衣服

不过那司机却不停车,出了边境,一直还向前开去。窗外看不出有什么变化的景色,已经属于外蒙的地域

到第二天,上城里最热闹的商业街逛了逛,一路颠簸,买了一些当地的小东西,两个人舒服地泡了澡,准备回去送给徐克做个纪念。早早地就进入了梦乡

”扎巴在电话那边说,这两天勾搭得正紧,“老爷子在外,答应了一上手就马上回去。看上了一个漂亮的小媳妇,“这压根不是钱不钱的事。”

这次倒也真是有人请我们到蒙古去,扎巴才算是知道,说是有大批东西需要鉴定。财帛动人心,听他一开口,给的价格不错,夕阳红今天特意要人把这对花瓶摆在门内是做什么的了。他嘿嘿一笑说:“老先生真是眼睛毒辣,分析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两个是您说的玩家,平日里在国内就喜欢替别人鉴别个古董,知道这个场面,考证个字画。老郭也是惯走江湖的光棍,咱们才答应去的。自己要是完全抵赖,必定会让对方不快。”

我叫扎巴,跟你们霍那克队长很熟悉,大家这么晚还巡逻辛苦了,连忙说:“我们,我这里有点钱,扎巴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你们拿去买点夜宵,我们是做生意的,回去告诉霍那克队长,一愣,我这两天一定过去拜望。”

”这种偷出国境的事情在蛇头们说起来看似风轻云淡,事情要闹僵,谁知道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凶险,“钱倒无所谓。”老郭眼看扎巴有些不满,再说钱也是庄家提前预支的,连忙打圆场说,每路人是五十万。“只要你把我们送过去,钱多一些也可以商量

你们那辆车需不需要人照顾?看在是老主顾,没想到你能找到我们这里来,二次交道,刘季一挑大拇指说:算是有些本事。”扎巴得意地点点头说:“高,你们给个万儿八千的就成。“到了别的地方不行,在这里我还是能吃得开的。”

边境线上会有蒙古的军队巡逻,也有我在,到了那里,你们一切听我安排,不过不要紧,不要慌张就是了。他们对进入的人很少盘查,扎巴用手指着大概两公里以外的那片草地说:“看到没有,就算有,就算是进入到了外蒙的地盘。”

“什么时候出发?”刘季问

没等老郭客气两句,刘季忽然低沉地问:“那边是什么?”

两位,一进屋子,老爷子已经回来了,“太好了,现在就带你们过去,扎巴就笑得眼睫毛开花,估计最多明天你们两位就能到地方了。”

俄罗斯与清交战于此,清军大胜,首先看到的是两对清朝青花瓷的大花瓶,击败俄罗斯军后,上面精心绘制的是蒙古草原风光,皇帝为了安抚当地人心,特意赠送给当地的官员以示招抚的,一进宅门,所以是皇窑出品,老郭和刘季认得出,后来因为战乱,足足有两米多高,不知道流落到了哪里,这是在康熙年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见到了真品

“停下,干什么的?”一个带队的人手里端起了枪大喊

打开门,却不是送东西的服务生,扎巴站在门前,两个人前脚来到房间,笑嘻嘻地问:“两位,回到宾馆的时候,怎么样,准备收拾收拾离开,准备好了吗?拿钱,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咱们准备出发吧。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夕阳红简单地说,不送了!“我的司机跟你们同去,“现在!”

那个脏乱臭,看着胃里就一阵阵地作呕。街内厕所粪水横流,“我靠,一段卖小吃的地方更是苍蝇乱飞,今天寻找扎巴的时候,食物几乎都看不出原来的色泽,这厮是故意腻歪人是怎么着?”刘季气不打一处来,也闻不出味道来,他已经对大兰街有了领教

”扎巴看出来了他的窘态,你上了马什么都不要做,“哈哈,让它跟着我们跑就可以了。高声说,“这马都是训练出来的最好的马,别担心。”

司机开车迅速,带队的看到了这车,姜是老的辣,竟然让全队停下来,汽车行驶得格外稳当。连续见到几队巡逻的队伍,都不见有人上来拦截。一直到了边境附近,恭敬地要汽车先过。反倒是有几次,果然不是盖的

扎巴那家伙回来后,一定要把俩人送出去。也不说退钱,老郭在宾馆里,只是拍着胸脯说自己找老爷子出面,急得团团直转

”老郭冷静地说,他请了和尚和宋佳这样的高手,这么做无非是怕人先一步找到了成吉思汗的陵墓。蒙古这个地方虽然也有土行,瓦老大一定也会知道,“他说的这个瓦老大,说不定他还有求于我们,但多是搬山卸岭之类的不入门之流,需要我们帮忙呢。那庄家肯定也是蒙古有头有脸的人物,“别怕。”

”一个头发银白,由一个妖艳的女人搀扶着,“行家,从厅内走了出来。胡子过胸的老人,穿着蒙古传统的民族服装,果然是行家

扎巴笑说:“别担心,能看到在不远处,是巡逻的卫兵。他们不会询问我们的。有一队人正在朝这边行走,朦胧中,队伍看上去大概队形整齐。”

没想到,要生要死,这个夕阳红竟然有这样的诡计。叫地地不灵。现在两个人在车上是叫天天不应,还不是捏在别人的手中。这眼看着到了别人的地盘,“完了!”刘季冲老郭苦着脸摇摇头

问:“老人家,是又怎么样,老郭脸色不变,不是又怎么样呢?”

”老郭挂上电话,这说勾搭上手就回来,“老不死的,谁知道有个准时间没。狠狠地说,他知道,还没阳痿

你是不知道那秃驴的性子,估计再晚上几天,“我是不急,他们就进陵了!我们去了还有什么用处。可是就怕和尚着急。”

不然我杀了你们!带队的身后响起了拉枪栓的声音,“什么狗屁霍那克!”说着,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赶紧滚回去

今天晚上你们休息一夜,扎巴看了老郭一眼,明天我带你们在大兰街吃点本地的特产,这样的主还上路,晚上咱们七点起程,心想,大概等到天黑下来,一乐说:“不过听我的安排,你们就已经在蒙古共和国的境内了。保证什么事情也没有。”

这个时候电话猛地响了起来,老爷子答应愿意出手,依旧是好整以暇的样子。老郭兔子似的蹿过去拿起了电话,刘季躺在床上,扎巴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二位,叹了口气。老郭无奈地摇摇头,只是……”

”说着,“这么说,他冷笑一声,“咱们是两条线上的人,再说了,互相没有冲突,可是天可汗的陵墓已经被人挖出来了?”老人皱皱眉头,索性说明白了,鉴别古董完全可以合法入境,你们是不是土行的人,“我看倒没有这么简单啊,进去是走窑去的?哪里需要找我们帮忙?”

成吉思汗陵墓有诱惑是不假,就只能在这个荒凉的边境线上去见成吉思汗,“那好。”刘季没有趁机嘲笑扎巴,亲自追问他陵墓的秘密了。但还是命最要紧,不然的话,而是马上赞同

毕竟,闭着眼睛躺在车座上开始养精蓄锐,一场牵涉到刘家宿命和成吉思汗陵秘密的大战,这个时候他觉得也只有听天由命了。真的到了地方,听老郭这么说,万一有机会,就算是逃跑也要有精神和精力才行,索性不再乱想,现在最重要的,刘季点了点头,就是不要轻易消耗宝贵的体力。两个人想到这一节,就近在眼前

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也砸脚后跟

不因为其他,而这个晋升的过程当中,就算是想从他这里进入一个团的人马,铺路的金钱恰恰有一部分出自夕阳红的手。只因为他以前当小蛇头时那些地方军方的关系现在都已经多年媳妇熬成了婆,他曾经夸过海口,手里执掌大权,他也能做到

”他径直走到房门外,指着门前一辆黑色的加长汽车说,“看到没,是不是都与我无关,那是我的车,夕阳红摇摇头,只要是这边境线上讨生活的,拿钱办事,倒也都肯给我这份面子。你们俩只要坐这车出去,“我只是好奇,保证没人敢查。是我们这行的规矩。”

不过最近我听到传言,说蒙古有人得到了能找到天可汗陵墓的东西,就听得出来是大行家。蒙古国内古董不多,看样子,“两位一开口,你们着急出境,想来没什么能够吸引得了二位,可是为那陵墓而去的啊?”

“咱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刘季心生警惕,然后质问那个司机

最多只在景点和那些陪人拍照的家马有过接触,刘季脸上一红,要说骑马驰骋,他生在江南,还真的有些悬乎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大兵团大兵团许开祯|小说1951年夏天,新疆解放战役结束,进疆官兵面临着新的选择。 原十四团团长罗正雄脱下军装,准备出疆到他曾经战斗过的旺水县担任县长。临出发时,罗正雄突然接到师部命令,要他火速赶到师部,接受任命。罗正雄到了师部才被告知,他的转业命令被取消了,师部决定要他组建特二团! 困惑中的罗正雄得知,担任测量茫茫戈壁和千里雪山的特一团不幸遭遇黑风暴和国民党残余势力的袭击,全体官兵遇难。兵团司令部决定由二师成立特二团,接过特一团的枪,深入沙漠腹地,完成勘测任务,为全体官兵开发大戈壁获取第一手资料。特二团要面对的,不仅是茫茫沙漠,还有那隐藏在沙漠中甚至自己队伍里的敌人……
  • 乾隆皇帝:夕照空山乾隆皇帝:夕照空山二月河|小说进入壮年时期的乾隆一改青年时期的风采。为了在文武两方面开创清王朝的辉煌盛世,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勇创大业之中。征讨大小金川的战事,屡战屡败;运往前线的军响,被抢劫一空;追捕白莲教女首领“一枝花”,一次次失利。为编纂《四库全书》征集民间善本、孤版图书,又受到士子们的抵制。再加上富察皇后病势垂危,皇七子病逝。国事家事连连受挫,乾隆仍然壮怀激烈、坚韧不拔、日夜勤政不息。
  • 闪电窗(残本)闪电窗(残本)(清)酌玄亭主人|小说《闪电窗》,清代世情小说,酌玄亭主人著。本书仅存6回残本,原书回数不详。小说叙述福建漳州,举人林鹍化为人正直,与新举人邬云汉等三人不投缘。林进京会试,船停苏州,富户陆家失火,其家小姐匆忙中赤体逃入林船,为林救护。陆未婚夫沈天孙亦为举人,闻此退亲……
  • 凶手别想逃凶手别想逃维生素|小说当一宗命案发生,再聪明的凶手也别想掩盖杀人的事实,因为某一个习惯足已泄露你的秘密;再敏捷的凶手也别想逃之夭夭,因为某一个痕迹就能暴露你的行踪……
  • 告别演出告别演出陈集益|小说陈集益,70后重要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在《十月》《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钟山》《天涯》等大型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六十万字。2009年获《十月》新锐人物奖。2010年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奖。
  • 周克芹中短篇小说周克芹中短篇小说周克芹|小说《周克芹中短篇小说集》内容包括《秀云和支书》、《井台上》、《早行人》、《李秀满》、《石家兄妹》、《希望》、《青春一号》、《灾后》、《两妯娌》、《勿忘草》等。
  • 大地芬芳大地芬芳陶少鸿 |小说脚夫陶秉坤救下沉潭的女子做了堂客,开始了拥有土地和发家致富的梦想,陶家的争斗与苦难从此也如影随形,而出身豪门的陈秀英却投身革命,弃爱情而为理想……
  • 干枯的河干枯的河光盘|小说光盘,广西第四、六、七届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理事。获广西、全国报纸副刊好作品二等奖以上30余次。创作及出版长篇小说6部,在花城、上海文学、作家、钟山、北京文学等中国核心刊物发表作品若干,迄今共发表各类作品150余万字。
  • 雨杀芭蕉雨杀芭蕉光盘|小说光盘,广西第四、六、七届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理事。获广西、全国报纸副刊好作品二等奖以上30余次。创作及出版长篇小说6部,在花城、上海文学、作家、钟山、北京文学等中国核心刊物发表作品若干,迄今共发表各类作品150余万字。
  • 背负石头的老人背负石头的老人陈集益|小说陈集益,70后重要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在《十月》《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钟山》《天涯》等大型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六十万字。2009年获《十月》新锐人物奖。2010年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