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惊天女太监:皇上是盘中餐

作者:风满渡
人气(1)评论(0)字数(4.1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穿越了,进宫了,以女儿身成太监了

得到主子宠爱,让主子不舍得杀自己

于是,她奋斗在争宠的道路上,卖萌、卖乖、卖丑。偶尔还要卖卖眼泪和生命……在她为主子几度生死之后,终于获得主子的宠爱

可一来就入了人的眼,脱身不能。只能改变目标

做为吃货,最大理想,不用干活,有吃有喝。混个两年,假死脱身

别说她从太监变成女人,就是占了主子的床,抢了主子的食,调戏了主子的老婆,主子都听之任之。所有麻烦全都交给主子解决,所有危险全由主子扛,所有……爷,救命啊。大姨妈来袭!!这您能扛不

同类热门
  • 妃常有爱萌妃难逑妃常有爱萌妃难逑安瑾橙|古言她游走于黑白两道,“暗界”的高级首领,可冷静睿智,也可慵懒迷糊, 离奇昏迷,异世重生, 成为洛家千年以来第一个女子,国宝程度可想而知! 被视若掌上明珠她欣然接受,可那个王爷未婚夫,还得看她愿不愿意。 不过这未婚夫来头可不小,大禹国天才二皇子,更是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战神王爷, 可为什么初见便被一个小小的婴儿吸引了目光..... 片段一: “云疏哥哥,不能人道是什么意思?”初晴面上天真笑着,眼底悄然划过一丝邪恶。 “.....”君云疏眼神有些纠结。 “那人道是什么意思?”小丫头眼中的求知欲很强。 “为人之道,犹指人伦。”君云疏给出了标准的答案。 “那云疏哥哥你能人道。”初晴根据君云疏给的答案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恩。”君云疏的耳根后面悄悄红了一小片。 片段二: “这个林公子有些奇怪......”初晴微微皱眉。 “哪里奇怪?”暮雪有些好奇。 “不过林公子肯定不会是凶手!”暮雪继续写着验尸报告。 “为什么?” “林公子长得那么帅!肯定不会是凶手!”暮雪抬头嘻嘻笑了起来, “可是被你夸过长得帅的男人一般都是凶手。”初晴眼角都没抬。 “......” 片段三: “呵呵,你真的了解战王爷吗?你知道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他是怎样的残暴无情吗?”对面的女子面上一阵嘲讽。 “那又怎样?”初晴淡定的喝了口水。 “你不是一向很善良的吗?就那么任由他手上沾满了血腥?”女子微微瞪了眼,根本不相信。 “那与我何干?若因为所谓的善良便要放弃自己所爱的人,我宁愿与他一同下地狱!”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优雅起身,笑着补充了一句:“还有,我之所以破案只是因为喜欢,不要认为我很善良。” 疼爱包容的家人:“晴晴,想做什么便由着自己的心去,谁欺负了你,我洛飞云灭了他!” 温柔体贴的大哥:“晴晴需要什么档案,大哥都给你拿来。” 一同重生的妹妹:“她是本公主的姐姐!岂能容你欺负?” 可是让她觉得重生最大的收获,还是她六岁时便被定下来的夫君...... 怎么说呢?这是一个异能少女重生为备倍受宠爱的大户人家的小姐的故事, 这是两个个异能少女带领着团队去侦破各种奇闻冤案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龄王爷历尽艰辛终于追到娇妻的血泪史! 萌萌的女主,萌萌的年龄差,爱看宠文与推理的菇凉戳进来吧!
  • 皇后,你被通缉了!(完)皇后,你被通缉了!(完)安若卿|古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非笑笑|古言身为大将军嫡女,却要受姨娘受庶妹欺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我必双倍还之,身为现代社会杀手界的头等人物,她楚子乔岂是那么好欺负的!未婚夫被庶妹抢了?是我的就是我的,即使不是我的,也轮不到你!硬是塞给她一个病秧子?没关系,她可以保护他……但是,谁来告诉她,这个腹黑狡诈的男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的错觉……她不过就是想过安稳的生活,岂料天不从人愿,阴谋诡计接踵而来,连番欺凌不休,既然这天不是她要的天,那便翻了这天又如何!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公子惊华:乱世第一邪后公子惊华:乱世第一邪后阳浅|古言她是身带封印异能、冠宠天下的倾世公主;他是身份扑朔迷离、天赋异禀的绝色公子。 …… 皇权、身世、阴谋、恩义情仇……当迷雾接踵而至,到那时,且看她置身其中,如何演绎这血色江湖! 风煜笙:红尘乱世,有佳人相伴,夫复何求? 洛唯歌:此生我负这天下人,也定不负他! 独孤玹夜:从此以后,你和他,再无生离死别。
  • 绝代状元妻:侯府千金俘君心绝代状元妻:侯府千金俘君心蓝丫|古言她是自力更生的白富美,一朝失足撞了月食,穿越成为侯府千金。奉承成婚,却被贴了小三的标签…… 他是骄傲的状元郎,洞房之夜却被砸了西瓜瓢,逃了夫人又舍了金…… 他是情痴睿智的太子爷,偏偏落入情网爱上他人妻,撞到南墙也不回头…… 她是娇柔的情妹妹,却擅长耍阴斗狠算阴谋,几次将情敌逼至死亡线…… 桃花劫要斩,痴情债要还,更有恩怨情仇要去破,命运一波三折,几次绝处逢生,她不想做东方不败,却要挥剑练神功……亡命红颜,谁在她的心头写上“只要不放弃”?
  • 果香飘飘果香飘飘最团子|古言林果香在20岁的时候通过爷爷给的传家古玉穿回了前世,一醒来却发现: 大嫂吵,婆婆闹,大姑一家看热闹。 秀才软弱,大伯木讷,还有一堆极品邻居时不时的跑来添油加醋,一家子好不热闹。 这些都不怕,咱会功夫,大不了一棍打之。 可是为什么自己这个未婚人士不但成了两个孩子的妈而且肚子里那个还未出生便不幸夭折? 算了,既然成了人家的妈那就要尽到该尽的责任,且看她与恶婆婆和大嫂等一切阻碍她过幸福小日子的恶势力作斗争。
  • 代嫁狂妾代嫁狂妾唐梦若影|古言强推影的新文《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粗鲁的撕裂,霸道的占有,一夜的狂乱,却不知,却不知承欢的人是谁。 众目睽睽之下,衣袖被他无情的撕裂,朱沙不现,证据确凿的‘真像’,刺痛了他的眸,愤恨着他的心。 “竟然珠胎暗结。”微眯的眸子中是刺骨的冰冷,“说,那个男人是谁。” “是谁?重要吗?”淡淡的一笑,心却猛然的痛着,他竟然是这般的不相信她。 “是不重要,但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狠绝的低吼中似乎隐约伴着咬牙切齿的嘶磨声。 “只可惜,你伤不了他。”唇角微扯,她冷冷地笑着,似讥讽,却更似悲哀。 “这天下,还没有我伤不了的人。”双眸危险地眯起,直直地射向她,冷到滞血的冰,炽如焚烧的怒,两种情感,两种极端,在他的眸子深处,相克?交融? “好,那就试试。”她云淡风轻般地笑着,他或许可以伤到了天下所有的人,但却独独不能伤到...... 片段二: “娘子,好香呀!”绝美的笑脸,带着一丝陶醉,靠近她撩人的发丝。 “别闹了。”含糊的声音,带着一丝羞涩,却隐着让人心醉的甜蜜。 房内的他与她柔情缠绵,窗外的他却是一脸的冰冷,她,只不过短短的几天,竟然另嫁他人...... …… 她竟然穿越到这个长得平凡的不能再平凡,而且还是生病烧坏了脑子的的女人身上。悲? 那个据说是才貌双绝惊才风逸,天下最富有,最有势力,连皇上都要敬他的三分的男人,竟然要娶她?难道这个社会丑女,傻女更吃香?喜? 只是,他娶她,却并非那么简单,而她也终究只是他的一个丑妾,而且还是一个心智发育不全的傻子。 那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容貌,那痴痴傻傻的伪装,碍了谁的眼,刺了谁的心? 她终究还是被他送回……… 只是当凤凰涅磐,浴火重生时,她又迷了谁的眼,痛了谁的心? ****************************************** 成亲当日。 花轿抬到门前,他轻掀轿帘,却不见新人,只见一块石头下压着的一张纸。 看着她那眉飞色舞的字体,他那千年不变的眸子中隐隐的喷出几股火光。 “好,很好。“他那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上,却漫起淡淡的笑,只是,没有人看到,那丝笑中,隐着的寒意。 “挖地三尺,也要将那个女人给本王活捉回来。” 那个女人竟然敢逃婚,他会让她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 “孟拂影,你疯够了没,我告诉你,我白逸辰绝对不会娶你这个疯子,我就是要娶岚儿,我现在就退婚,今天我就来个先斩后奏。”白逸辰咬牙切齿的吼道。 一封退婚书无情的摔在了她的面前,却也要了她的性命。 再次醒来,清冷的眸子中,不见半点的傻气,只有洞悉一切的锐利。 他厌她,恶她,众人笑她,嘲她。 却不知,她那丑陋的伪装下是如何的一副绝世容颜,更不知这副身躯中已经换了如何的一颗七巧玲珑心。 再次相见,正‘忙着’拒绝见他的她..... 却半依在精致而舒适的椅子上,一只手轻握着茶杯,慢慢的品着,一只手,却轻轻的拂着半靠在她身上的雪熬那光滑的毛。 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震到了他的心底。 只是,她却柔声细语的‘放狗赶人’。 ******************88 推荐影的完结文: 《懒妃要休夫》 《代嫁狂妾 《狂妾》 《错孕逃妃
  • 农家小地主农家小地主蓝梦情|古言一朝穿越农家女,家长里短是非多。 亲娘好赌成性,败光家产,欠了巨债,和有钱人跑了! 亲爹病弱无能,半死不活。幼弟胆小怯弱,全靠年迈的爷奶支撑。家里还有不省心的大娘小婶。 陈静握起小拳头,整治极品亲戚,哄骗恶霸债主,带领全家奔小康! 看她农业高材生在异世打造属于自己的超级大农庄,当个农家小地主。 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山村有远亲。眼见日子越过越红火,那些远亲上门了,连和人私奔的亲娘也回来了......... ☆☆☆☆☆☆★★★★★★◇◇◇◇◇◇◆◆◆◆◆◆ 推荐好友种田文: 《农家园里师》链接: 《农家药膳师》链接:
  • 邪皇妖后邪皇妖后小豆布丁|古言当邪恶撞到腹黑时,会发生什么事呢?又会有怎样的一个火花呢? 宠,我就要宠你!究竟是谁宠谁?又或者是互宠? 她的大婚,没有喜,也没有乐,有的只是悲,还有痛,只因在这一天,她的国家没了,至亲没了,就连他也背叛了她,只因他的新娘不是她。 “只要我没死,我一定会让那些伤我害我灭我的人付出惨痛代价!”万丈悬崖,闭上双眸,纵身一跳。 当她再次睁开双眸时,她不再是以前那个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小公主,而眼底闪过的锐利光华让人无法别过自己的视线。 当她打败了武林盟主,摧毁了最强大的暗杀组织,踹了帝君一脚,剃光了郡主的万根墨发等等,而且她背后总是有一个妖孽男子跟在屁股后面甩也甩不掉,世人再也不敢小看这个小女子,不单单只是因为这女子的能力,更是因为她背后的妖孽男子。 女主慕若依:重生后有些腹黑~也有些邪恶~ 男主司徒殇:妖孽男子一枚~~无论是身还是心都是干净的男人一枚~ 片段一: “女人,你当我只是摆件吗?”男子怒斥着。 “摆件是死的,你是活的。” 男子的怒气稍微缓了缓,似乎多了些抱怨,“那你当我是什么?” “男人!”女子冰冷的吐出两个字。 “就这样?” “不然你想当女人?” “对,我是男人!”男子邪邪一笑,而后扑倒了绝色女子,屋内一片旖旎。 片段二: 冰冷的眸子尽显柔意,冰冷的大手持起那只柔软的玉手贴在自己心口处,柔声吐出,“这里装满了你!” “脏了!”倾世女子冷冷抽回自己的小手,寒声吐出。 “不,除你之外,从未有人能住进去。” “那也是脏了!” “为什么?” “她已经有我了,最主要的是我够干净。”只见那只大手和小手十指相扣紧紧相握。 喜欢的亲们就收藏吧~~嘻嘻 推荐完结文文——【一品寒妃】 简介: 她,不仅聪慧,而且还拥有一张风华绝代的容貌,受尽众人的宠爱,可是却因为一句话,被送到山上修炼,受尽苦难;十年过去,又是因为一句话,被迫嫁给那个人人惧怕的恶魔。 情景一 绝色女子持剑抵着男子的心口处,轻声吐出,“放我走!” “除非我死,不然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男子说完,只见亮白的剑身已被鲜血染红。情景二 “想救她?”冰冷的声音从她口里吐出。 男子好看的嘴型眯成一条线,寒冷的眸子闪过一丝的柔情。 “只要你能打败我,就能从我手上带走她!” 剑轻轻一划,鲜红的血随着剑身而流下。 “好” 她招招狠辣,而他,也没留情。 他的一掌,把她打下了悬崖。 “不……” 一道身影紧随着那道白色身影跳下悬崖。 他,江湖上人人惧怕的魔王,可是在她面前,他不再是那个令人害怕的魔王,而是温柔体贴的男子。 他,襄王,他明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但是他为了她,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 他,世上极具神秘的人,活在这世上只为了一个人,那就是她。 推荐好友的文文【冷傲老公,我不嫁你】 计谋篇—— “你看我比你未婚妻长的好看吧!”某女一个媚眼抛过去。 某男冷冷的瞟了一眼,“没见过她本人,不知道!” 美人计,失败! “你看我比她有情趣吧!”某女衣着性感的紧身衣,努力做着各种诱人动作。 某那斜视一眼,“胸有点小,屁股不翘,其它地方还勉强。” 诱惑计,失败! “你看我够爱你吧!”某女指着操场上那一排排宏伟的由塑料花编制的‘ILOVEYOU’。 某男微微蹙眉,某女窃喜,难道成功? “破坏环境是不道德的,明天把操场打扫干净。”某男转身离去。 真心计,失败! 布丁的另一文文【极品弃妃】
  • 重生名媛望族重生名媛望族素素雪|古言“当初我已放弃和他的婚约,你大可嫁他为妻,为何还要毁我清白?!” “怨只怨妹妹这绝世的才貌,夫君满心都是你,若你嫁于旁人,夫君还不得记挂妹妹一生一世?毁你清白,令你不得不委身做妾,从此你再非夫君心心念念的那清傲首辅嫡女,只能是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贱妾!呵呵,只有这样姐姐才能将你从夫君心里连根拔除,你腾出位置,姐姐才能占据他的心啊…” “武安侯,呵,这男人已是我用废用厌了的,姐姐稀罕扔给你便是!” 她读万卷书却忘了温和是为掩盖深埋的算计和阴谋;慈爱也可以是放纵、放任,娇宠无度更可以是教唆谋害;良善的外表下居然可以隐藏着怨毒、嫉恨的心! 本是首辅嫡亲孙女,是皇帝御口盛赞的清贵名媛,然命途多舛,父母早亡,一朝祖父过世,十岁贵女携幼弟寄养族中,自此明珠投暗… 幼弟被害,家产归族,成为绝户孤女他们却还不放过!谋夺了她指腹为婚的夫婿,却依旧要毁她清白,清贵名媛竟成侯门妾室,恨恨恨! 此仇不报意难平,贱妾之身翻手间竟令鼎盛侯门一夜灭门却也葬送了卿卿性命。闭眼睁眼间竟得重生,回到六年前。都说世上没有后悔药,她既得之,不求凤鸣九天,只愿今生再无悔! 重生复仇种田文,素素出品,质量保证,收藏个呗。 推荐素素另外三个完结文《侯门嫡女》同是复仇重生田文。 她,性情如火,冲动易怒,不善言辞,不懂宅斗,痴恋与他,却终落得休弃出府。慈爱的父亲,良善的继母,友善的妹妹,却原来都是假象,识人不清使得她终含恨而亡。 软榻上,一对半裸男女正动作激烈地纠缠着,难舍难分。她,只身噩梦,眼看着痴慕的夫君和自己钟爱的妹妹纠缠在一起,呆若雷击。质问与他,却只得一份休书!被害身亡,幸得重生,这一生,她不要再做受人摆布的木偶,不要再为任何男人放弃自我!所有害她的人,欠她的人,她势要亲手讨回! “慧安,和我在一起吧,做我的妻…”求你了!当他抱着她说出这样的话,她却只冷冷一笑,慢慢扯开他环抱着的双臂。 “秦王殿下,您听清楚,对你,我无法生爱,不论如何,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大姐姐,不,凤阳侯,求求你帮帮我们吧,以后做牛做马我定会还您的恩情,求求你了…” 当那个曾经折辱她的女人跪在面前哀求祈怜时,她只淡漠一瞥,“抱歉,我对养虎为猖,助纣为虐一点兴趣都没有,你找错人了!” 《江山如画,红颜堪夸》 《云倾天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