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两个地主(屠格涅夫中短篇小说选)

作者:(俄)屠格涅夫
人气(1)评论(0)字数(1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他总能在讲故事的时候,结构简洁、严密,屠格涅夫的抒情笔调前无古人,他的文笔甚至影响到后来俄罗斯语言的规范化。使得文章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有自然之美。鲁迅就曾不止一次向中国青年推荐屠格涅夫,恰到好处地掺杂进抒情,称他是真正的俄罗斯语言大师。屠格涅夫的小说语言纯净、优美,后无来者

同类热门
  • 泡在水族箱里谈恋爱泡在水族箱里谈恋爱紫妩晴|短篇谈恋爱这回事,大家并不陌生。古往今来,最不缺的话题就是爱情。从情窦初开时,那如小鹿撞般的砰砰心跳,到暗送秋波你的情意我尽收眼底;从患难相依,甘苦与共的感动到生死缠绵,天人永隔的凄惨,偶用一张键盘,尽述天下爱情传奇,嬉笑打闹间的可爱单纯;感天动地的断场肠情史;说不清道不明的另一番悲情滋味;新鲜另类独特的爱情缠绵,尽在您的眼前展现……
  • 人生卷(文摘小说精品)人生卷(文摘小说精品)读者俱乐部|短篇这是读者俱乐部主编的一套书籍,里面包含青春、情感、家庭、校园、情境、师生、社会、父母、智慧等诸多方面,从不同的角度,向我们阐释了它们的意义,是一本伴随人生的书籍,也是一套不可多得的好书系。
  • 情感卷(文摘小说精品)情感卷(文摘小说精品)读者俱乐部|短篇这是读者俱乐部主编的一套书籍,里面包含青春、情感、家庭、校园、情境、师生、社会、父母、智慧等诸多方面,从不同的角度,向我们阐释了它们的意义,是一本伴随人生的书籍,也是一套不可多得的好书系。
  • 如何纪如何纪付秀莹|短篇农村出身的一介书生张向北,阴差阳错地娶了副市长苏剑的女儿苏书慧,此后一路青云直上。妻子的“优雅、端凝、雍容”在他看来只“适于堂皇的客厅”,缺少他要的“闺帷中的旖旎情致”。苏剑的妻子,这个“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市长夫人”趁着每月到郊外圆月寺上香,奔赴与情人的约会,她渴望的是激情,是“疯狂的,惊艳的,生命的华彩章节”。作者将笔触深入个体家庭“幽暗的内核”,从副市长苏剑父女两代人表面光鲜的婚姻中探幽发微,直击暗疾丛生的人性。
  • 时光流年:回忆起我们过去的日子时光流年:回忆起我们过去的日子刀刀 于丽蓉|短篇《时光流年》本书内容包括小品、主题、小说、游记、恋物共五大部分。
  • 潜台词潜台词劳马|短篇内容包含当代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凸显事物的本质或人物的特征,上至高官教授,他的短篇小说,无论三教九流,无论高雅低俗,是以喜剧的形式来抒写严肃的社会生活,并以犀利、凝练的笔触,从司空见惯的笑料中发掘人生社会的哲学深意,涉及官场、高校、农村、市井等社会各个阶层的现实状况。角色各式各样,下至平民百姓,既有契诃夫式的“含泪的微笑”,勾勒了一幕幕生活幽默剧,也有鲁迅的辛辣、尖刻。劳马擅于以夸张变形、荒诞不经的方式,本书汇集了劳马多年来精心创作的一系列优秀短篇。,尽入作者法眼。让人在笑中深思
  • 你认识何卿卿吗你认识何卿卿吗付秀莹|短篇小说中对中年事业有成男人的心理危机刻画得传神而到位。他涉险熬到了一把手的位置,功成名就,还保持着反省和谨慎,但在生理和情感上却陷入了双重的困境。
  • 为人要谦虚为人要谦虚丁振宇|短篇做人切不可有自满之心,而应虚怀若谷,因为只有谦虚才能吸收真正的学问和真理;做人也要持有择善坚实的态度,因为只有坚强的意志才能抵御外物的诱惑。
  • 古典爱情古典爱情冰儿|短篇爱情成了千古不绝的绝唱,他有着炫彩一样的色彩,没有人能说好,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色彩,也许每一个人的爱情都有每一个人爱情的色彩,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绝唱。这部书是一个充满了悬疑色彩的书,爱情深度探底,他尤如一座长满绿苔的桥一样,能走上这座桥的人,也许是幸福的,但是他的后面有着深深的伤,那是美丽异端的伤,有着伤的颜色,但是谁也说不好,伤到底是什么颜色?
  • 争婚争婚家奕|短篇闽家兄弟反目,关她什么事?为什么她要被骂是祸水? 如果早知道那天会遇到闽家熠,周沫死也不会替人去军区演出。 一见误终身,已经谈婚论嫁的男友提出分手。早就放弃她的周家又接她回去,没问她一句婚事就已经安排好了。 “我答应。”她反抗得了吗?闽家和周家紧紧攥住了她的软肋。 【片段一】 周沫穿着洁白的婚纱安静的等着即将成为她丈夫的闽家大少闽家曋,然而遍体鳞伤的闵二少闽家熠捷足先登,冲上台先一步将戒指套进她手指: “沫沫,我们结婚了。” “你…”周沫惊讶的望着面前这个本该是她小叔的人,完全不明状况。 【片段二】 “我知道你委屈,本来这婚就是我抢来的,周沫,你心里一直记恨着我吧。” “我没有…” “你走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这个家,不要也罢,我马上就回队里。” 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的周沫进退两难,最终妥协,给剧组导演打电话说家里临时有事,不能参加去沈阳的话剧演出。 而此时另一边的男人眼底得逞的笑意一闪而过。 【片段三】 夜里,粗粝的大掌直往周沫衣服里钻,周沫猛地弹起来怒喝: “闽家熠,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男人面色为难:“我没强迫你,我是在强迫我自己…” “你,无耻!” “对,我就是强迫自己无耻…沫沫,我来了…” 很快,安静的房内上演着一场激烈的饿狼扑羊的精彩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