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时间开出了花

作者:微醺悠然
人气(4)评论(0)字数(2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只是,当她还是一个伪文艺小青年的时候?必须,那些费尽心机想要忘掉的事情,真的就可以不再想起了吗。很多年前,将自己放逐得足够远。,时常揪着那个人“拜读”她最新出炉的大作。堂堂C大金融系才子的他,苦不堪言之余,实则是心甘如怡的。有一回偶尔翻阅到一篇她登在校刊上的小说,还夸过那个题记——回忆是倒在掌心的水,摊开或是握紧,最终都会从指缝间,一点一滴,流淌干净。这些年,她时常会想起那句话。若真如此,该是多好。可是,属于他和她之间的回忆,固执冥顽,竟生生烙成了手心的掌纹。每每触及,便教她钝痛不已。四年了。她没有想过会再回到这座城市。流浪是一种大境界,不论是关于脚的还是关于心的。她没有这样的境界

最新章节

第101章 尾声(2020-08-12 08:22:57)

同类热门
  • 爹地,妈咪要逃家!爹地,妈咪要逃家!林溪|现言本文已入半价书库!!! 她不过是帮一个小鬼试了一件衣服,就被他生拉硬拽地成了他的保姆。好吧,她承认,他们家给的薪水诱惑了她。 他说,你没什么值得我喜欢的。(你只是我的保姆。) 她也说,你是个混蛋男人。(你只是我的雇主。) 只是后来—— 他问,你为什么爱我? 她也问他,你为什么爱我? 他们又都没有答案。 只是他们还是能在一起,而且,觉得天生就该如此。不是别人,而是你。
  • 最好的爱情:致青春最好的爱情:致青春水湄伊人|现言大三那年,周小伶原本还算秀气的脸冒了密密麻麻的青春嘎巴痘,于是一心对付自己这张试验田,试验的结果是最喜欢的男生许海亮跟一个没痘的女生好上了,于是原来被追的周小伶开始发奋倒追,偷偷地带早餐放许海亮的抽屉,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没什么改善,直至有一天许海亮打球时摔地上,碎了几颗门牙,然后陪着他去医院,遇到了在医院实习的朋友哥哥张小杰,张小杰挺喜欢周小伶的,开始追求她,好久没人追的周小伶自然心花怒放,俩人就谈成了恋爱,而许海亮此时又开始觉得周小拎的好,毕业之后,死活留在她所在的城市。
  • 重生之百变杀手重生之百变杀手草尸示寸|现言如果他们今晚遇到的不是颜歆,他们可能会得手。” 可是…… 颜歆一个绝户撩阴腿狠狠的踢在男人的身体最脆弱的地方, 胖子捂着下身疼得话都说不出了,我爱你!” ………… 话还没说完就被暴走的某人给狠狠吻了下来…,我让你断子绝孙! “颜歆,我爱你!” “亲爱的,在告白之前你能不能先照下镜子,下手干净利落。你刚才是吃的韭菜饺子吧?牙齿没弄干净。 亲爱的弟弟被人掳走,脸部整个都扭曲了起来。” ………… “歆儿,她是月奜国国王最宠爱最骄傲的公主,箭术高超,技冠群雄,我爱你!” 却落入敌人的圈套,两人活活被烧死了。 凤凰泯灭方可重生,而她…… 为什么这里的人是一副要把她吞进肚子里的样子? 她不过是拆卸组装手枪只用了二十秒。 “你眼睛那里有颗眼屎。 打赢了排名第一的杀手宸西。 敢非礼老娘。 用得着这么眼神炙热的看着她么! ※------------------------------------※ 【节选】 对飙车很感兴趣跑得比车神快一点 “美女啊!雨这么大要不要去哥哥家避避雨啊。”几个流氓满脸猥琐地堵住了她的去路。 “你…” “亲爱的,她毫不犹豫地冲进火海挽救弟弟。 一天内拿着枪能够百发百中。
  • 心安是归处心安是归处未小七|现言她说,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伸出手,就能握住我,她说,不要怕,我会带你冲出所有的黑暗,她说,就算上帝也不能拆散我们……然而最后,她说,我从未爱过你。她叫安心,一生只求心安,可颠沛流离多年,才发现她的心安处,原来一直在那里。
  • 纵宠傲妻之宠你没商量纵宠傲妻之宠你没商量韩江夏|现言温柔婉转,很好相处?屁! 第一天被打她默不作声,第二天却像换了一个一般对对方步步紧逼,直逼着人当着所有的人的面给她道歉。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击! 当扮猪吃老虎报复完那人之后,却不想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 “怎么?是不是很失望?我就是这么虚伪。”她看着他,表示很无所谓。 他微笑着看她,“我不觉得,虚伪才是真实,说自己真实的人才最虚伪!” 她黑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我喜欢另外一个人十年,你又喜欢我十年,喜欢都得不到,不觉得这很虐吗?” 她看着他的眼睛,眼神咄咄逼人,傲气十足。 “不会!因为作者说了这是个宠文,我会一辈子宠着你!”他似乎没有看见她的不屑,笑得温文尔雅。 “那她也没说男主是你!你这个自恋狂!”斜了某人一眼,她撇了撇嘴。 “一定会是我的!宠了你十年,肥水不留外人田!”他笑容满满,志在必得! “作者说的只是作者的意思,她要是不帮着我,我就撂挑子不干了,我看你们怎么继续?”最讨厌这种被别人抓在手心里的感觉,她有些生气。 “乖!作者让咱们有什么话屋里解决。”抱起她,他笑的很是宠溺,眼角都是满满的得意。 …… 呃,作者出来有话说,刚刚其实我什么都没说…… ***********************精彩片段一*********************** 某天 “少爷,少夫人出事了!”管家慌慌张张的从外边跑进来,对着正在看文件的他报告。 “她怎么样了?伤着没有?”立即扔下手里的文件,他神色紧张,想要立即冲出门。 “少夫人没事,是她把别人给打了。”看着他的举动,管家黑线。 “哦,没事就好!打就打了呗!你去帮着处理着些,不要让她受委屈!”听着她没事,他松了口气。 她打的可是贵宾呀,少爷! 管家已经彻底无语了,果然是,没有最宠,只有更宠!
  • 强娶:boss只爱再婚妻强娶:boss只爱再婚妻醉潇湘|现言寄人篱下,夏若希备受欺凌,处处忍让,她只想安安静静的等到男友留学归来。却不料,那渣男竟用自己的血汗钱跟别人结了婚。她的人生第一次陷入了绝望。不料慕子皓突然出现,陪着她,保护她,使她走出阴影。一枚戒指一次求婚,就让她稀里糊涂的答应婚事。单纯的她,面对居心叵测的婆婆,深不可测的公公,野心勃勃的大哥,刁蛮骄横的小姑,还有痴心她人的丈夫,心力交瘁却依旧坚持,他却在这时候用一句假结婚让她完全坠入谷底,他所谓的结婚,竟只是他继承公司的跳板,更是在为了他娶回初恋铺路!一气之下,夏若希签下离婚协议书,离开了伤心地。本以为噩梦就此结束,没想到三年后,他再度出现,打破她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生活……
  • 冷总裁之棋子新娘冷总裁之棋子新娘清风恋飘雪|现言“到底还要怎样你才会满意?”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站到他的身边,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爱情,友情,亲情,这些,全部被他掌控着,她再也没有了自由,也再也没有了动力。 “记住,想要你的妈妈一直好好的活着,你就是我上官漠然的女人。” 他从沙发里站起来,连看她一眼都没有,那苍白的脸,他没心思,也不敢去看。 可笑,说的那么好听做什么,她哪里是他的女人这么简单,她分明就是他的阶下囚,他的女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自己却傻笑起来。 本来他说过互不干涉,可是那晚上,他却把她迷醉在他们的双人床上, 本来他说不需要她给他生孩子,可是那一天,他却从医院把她拖回家,并且派人监视, 那一次,她被狠狠地伤害,他不仅夺走了她的初次,更夺走了她原本的幸福, 那一天,天崩地裂般的,父亲被他害死,母亲被他囚禁,她的世界,成了一片漆黑。 可是,即使他把她伤害的体无完肤,有天,她却依然发现,她爱上了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究竟,老天想要怎样,她随波逐流着,等待着…………. ======================================== 喜欢的亲们一定要加入书架哦! 群号:15826562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 《傲世总裁 追妻记》 《冷总裁的前台小姐》 《总裁 的 极品妻》 《 美人上钩 》 《冷总裁之惹火宝贝》 《弃妃的 怒放》 推荐好友的文: 《特工帝后风九少》 《通缉替身前妻》 《误入总裁房》 《弃妃门前帅哥多》 《撒旦的赖账老婆》 《兽夜》 《七煞女帝》 《妃天大盗》 《弃女也疯狂》 《贪吃肥妻》
  • 霸爱总裁的冷情新娘霸爱总裁的冷情新娘毒情话一一|现言最狗血的情节发生在机场。 最亲密的闺蜜成为了情敌。 她徐晗韵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失败的滋味。 也第一次明白,心碎了原来真的很痛。 更清楚的知道为什么床头的避yun套,在他们三人一起时,她喝醉后总会少一个。 原来她是他们地下情最忠实的观众。 当全天下都的人都以为她的人生灰暗到要想自杀的时候,她的婚礼却轰动了整个B市,她成为了本世界最耀眼的新娘。 新婚夜,徐晗韵对着面前一如既往淡定的男人说道“若你敢偷腥,我便红杏出墙。 若我怀疑你瓜田李下,我便让墙外的红花枝繁叶茂。” 他不爱她,她也不爱她,他们的婚姻没有利益,也没有情仇,只是当繁华落尽,他转身离去,她却站在了原地,爱恨就这样的明白.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 《出軌前夫》 《豪门之“继母”前妻》 《冷情总裁休残妻》 《总裁的毁容前妻》 《贱婢不受宠》 《虐婢》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霸爱总裁的冷情新娘》
  • 腹黑萌宝辣椒妈腹黑萌宝辣椒妈蔷薇小宝|现言"一百万,还有天天看美男...天上掉馅饼了? 她跟小恶魔签下魔鬼协议:监督最帅亿万总裁,保证他不受女性骚扰。 本来说好监督,闹到最后还要卖身卖心。喂!协议里没写这一条啊!谈判,价钱重新算。 嘿嘿!小妈咪大人,买大赠小,你干不干? 这是一个渣女辣椒妹吃定甜蜜美男的故事,宠心宠肺宠肝宠脾宠胃,请自带醒神丸,沉迷不捞。
  • 穿文之女配人生穿文之女配人生舒若城蓠|现言穿进文里没什么,穿成女配也没什么,只要能躲得过命运就好。于她:原本只是邻家小弟,可是不知不觉中发现他是那么独特的存在于她的生活。于他:原本只是世交的陌生人,可是在不知不觉中却发现她成为了自己生命中的束缚。可是生活中太多的不确定性,让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阻碍。生活在教会他们成长。这是个想改变命运的女配,如愿远离了男女主,却被披着羊皮的狼孩子吃掉的故事。文中所提作品为作者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