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女大学生蜕变记

作者:田中燕子
人气(1)评论(0)字数(1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你可以了解底层老百姓生活的艰难和无奈;在这里,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职场里所有的勾心斗角;在这里,你可亲身体会普通大学生找工作的艰辛路;在这里,你可以明白打工者们削尖脑袋赚外快的行为

在妈妈的千方百计争取下,我的想法很单纯,我终于有了一个认识“富二代”机会。我就借着这个机遇,和自己心爱的人相伴一生。从此,都市贫民出生的我,我改变了自己的追求目标。可是由于职场生活的残酷和无奈,运用自己所学到的职场和商场上的规则,只想找个能赚点钱保住自己生活费的工作,来实现自己的各个愿望,大学刚毕业时,最终步入高端生活行列中。让我在短短半年内经历了工作和感情的双重失败

而所有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钱”

最新章节

第120章 吃牛排(2020-11-22 03:43:55)

同类热门
  • 零点爱情零点爱情沈季凡|现言贵族的少爷、小姐是多少人羡慕、崇拜的焦点,还是回家多安几面镜子照照吧,繁华的外表下又有多少人勾心斗角、争名夺利、自相鱼肉,人人如此现实,东景脚踩油门,要么赔条裙子来 东景:感情本少爷今天是遇上碰瓷的了 四公子亲临,自大狂,加注了太多的责任、名利、权势,拔刀相助、善良但不温柔,没礼貌、花孔雀、爱骄傲,其实不然,其实他们的苦衷也是不言而喻的,小心哪天落在我手里等让你好看,缘乃天定,举世无双,等本姑娘那天头发齐腰小心勒死你!,我又岂能坐以待毙… 小凡走在路上的奇遇 小凡:居然连道歉都不会的人,不过是披了一张华丽丽的表皮,走出了好远。徒有虚名而已,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今生的无数次偶遇换取一生的同床共枕,,份靠人为… 东景:我看你不紧是碰瓷的,传言四大家族一动,全世界一阵,还想用这种办法吸引我的注意吧,众女子失神,四大家族继承人东、南、西、北四少爷如玉如风、张扬不羁、风流潇洒、冷傲淡雅、各具一色,这叫什么,是多少贵族名媛所追逐的梦想,然而四少爷的婚姻却不由自主,欲擒故纵、还是炫石为玉,面对这样的婚姻,又将展开一段怎样的恋情… 她路见不平,不过你不是我的菜,爱财如命,一介平民,你看看你的身材,是省长身边的保镖,但与上流社会的名媛贵族还是天地之差,啧啧…平的汽车走上去都能让你吓的熄火了,倾国倾城、温柔善良、有生意头脑、随性随和、自信却不自傲、是沈氏集团的千金小姐,真是让人震惊! 四大家族多年在商场上就位居榜首,可谓是翻手为云,还真是自高自大的自大狂 小凡:要么道歉,有一份还算可以的工作。 小凡气的直跺脚,覆手为雨,多少官场和商场都要礼让三分。
  • 首席未婚妻首席未婚妻清洛妃|现言新坑链接:《盛宠豪门妻》 苏静缓,高干子弟,校花一枚,却因一次相亲打乱了单纯的生活。 一夜缠绵,醒来时,他无情的离去,留下的只有噩梦。 绝望之时,谁伸出援手? 【四年后】 重归故土,她的身边多了个粉妆玉砌的小公主,苏亦浅。 再遇,他与她只有一步之遥,可她已是别人的未婚妻。 面对他的再次追求,她该在他们中间做出怎样的选择? 【片段一:】 “缓缓,三个月,你会是我的!”他优雅的挑起她的下巴,俯视她眸的深邃。 “三个月?叶总,你是否太自信了些!”苏静缓摇着高脚杯,轻嗤他的自负。 从此夜起,一场披着羊皮的狼立志将慵懒猫咪扑到的游戏,就此拉开序幕… 【片段二:】 “静缓,我爱你。静缓,我要你!”意乱情迷,他的口腔里卷着浓浓的酒味,有些苦涩。 身影交叠,彻夜狂欢,以至于次日早上,他看着床单上的一抹殷红而乱了方寸。自责的罪恶让他逃走,一去不回。 “混蛋!吃干抹净就想跑!”当苏静缓醒来,枕边的男人早已离去,愤怒地吼了出来,眼泪却不争气地从眼眶滑出。 【片段三:】 “妈咪,那几位叔叔都说是浅浅的爹地!”天使眨着漂亮的眼睛,抱着苏静缓的腿。 “那你怎么说的?”苏静缓摸了摸女儿的头,淡淡的笑着。 “哼,那些叔叔都是坏银,在骗浅浅!浅浅已经把他们打发走了!”苏亦浅微嘟着嘴,嚣张的神情让苏静缓恍惚看到曾经熟悉的影子。她蹲下将女儿紧紧搂在怀里,浅笑的眼底划过一丝黯然。 读者群:12482651 敲门砖为文中任一男主女主,或男配女配的名字。 ◆◇◆◇◆◇◆◇◆◇◆◇【相关说明】◆◇◆◇◆◇◆◇◆◇◆◇◆◇ 文的内容会比片段精彩,人物再更新当中。亲们若想知道文的后续发展,请进入正文部分。 PS:1.本文是高干+豪门的言情文,YY成分居多,为了情节需要,不严谨之处切勿追根寻源。 2.喜欢本文的亲们,顺手点个收藏吧!表当书霸王,偶尔冒个泡让妃见见亲们,别让咱的留言区和荒岭一样寂静。 ~最新出炉领养名单~: 苏静缓【‘白伊蕊’妈咪;‘苦笑’妈咪;】 艾锦 【‘长夜墨墨’妈咪;‘素小丫’妈咪;‘白伊蕊’妈咪】 叶城 【‘夜七少’妈咪;】 俞仲卿【‘南南风’妈咪;‘长夜墨墨’妈咪;】 俞季帆【‘夜梦无边’妈咪;】 陆潇恒【待领中…】 林黯狂【待领中…】 苏墨轩【‘紫砂萍’妈咪;】 苏亦浅【‘白伊蕊’妈咪;】 还未位出场的帅哥美女,熟男熟女开起预领养窗口…… ————————————【友情链接】—————————————— 特别推荐: 恶总裁的军火劣妻 赤凤 疯狂学院 前妻三嫁 无心惹相公 老公六个半 惹火不良妻 弃后更猖狂 豪门第三者 转世仙女妃 扛上八大太子 重生之豪门千金 桃花朵朵压前夫 薄情君主将军妃 成功压倒绝世王爷
  • 豪门盛宠:冷情总裁的出逃妻豪门盛宠:冷情总裁的出逃妻liaowumian|现言新书:《四城名少①总裁作茧自缚》http://m.pgsk.com/a/1080750/,求收藏~~ 认识了他,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她,落小凡,三个月前闪电般嫁入亚洲最大珠宝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墨吟风。 但,这一切却只是噩梦的开始—— “墨吟风,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落小凡,你这辈子妄想!除非我死” 他收缩五指,眼睁睁的看着她脸色渐变惨白“或者,你死——” “我不要穿这件。”落小凡抗议。 这是什么衣服啊,墨吟风什么品位啊,帮她准备的舞会的礼服像个修女服一样,穿过去,还不丢死人。 “家里只有这件,不穿的话就光着过去。” 抗议无效,落小凡看着他一张冰山脸,也不敢在吭声。 穿上礼服以后,落小凡真是郁闷无比,别人都希望老婆漂漂亮亮,给他们锦上添花,墨吟风每次带她出去,都把她打扮的像个土冒一样。 墨吟风看着落小凡这一身包的严严实实的衣服,却是无比满意。 笑话,他墨吟风的老婆其他男人想看一眼,连窗子都没有。 墨吟风的办公室—— 墨吟风:“把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 特秘:“可是下午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签。” 墨吟风头也不抬,面无表情:“推迟” 特秘点点头,大boss向来雷厉风行,他说推迟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特秘一本正经“那么,boss,可不可以说一下原因,董事会那边我好有个交代” 墨吟风终于抬头,嘴角微勾:“老婆要逛街。” 特秘:“……”
  • 腹黑爹哋假纯良腹黑爹哋假纯良燕惊云|现言她是暗组织里享负盛名的第一神偷,外号夜猫,一如猫一样慵懒贪睡任性。 他是游戏人间风摩万千少女的长的帅气、又有出众的幽默感,最优秀的绅士。 比虫子更让韩泰熙厌恶的是什么?就是和别人谈恋爱! 打从娘胎起就是单身的韩泰熙自小就没仰望过男人,一心只想策马江湖,快意人生。却不曾料,遇上这孩子一样的男人后。。。 比不和女人上床更让知名人士段三少恐惧的是什么?就是和女人结婚! 自打见识两个发小结婚后的惨淡人生,他就更加发愤图强,誓将单身进行到底。 Sex游戏,那点在床上的破事,谁放感情了谁就是loser。可那个和他意外ONS的女人竟敢。。。 士可辱,不可欺,敢欺他,他要她好看! 本没有交集的两个极端在情路上误打误撞,是否猿粪天注定?抑或,只是月老一个不小心的游戏? 精彩狗血喷饭片段: 朗朗装X耍宝记: 朗双手叉腰仰天狂笑,“哈哈哈,老子终于比你们牛逼一回了。” 宇:“他有病吗?” 齐:“你有药吗?” 郎:“乃们这是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看在俺们小帅份上,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 *** “切!”机场耍赖记: “你当真要去?” “比珍珠还真。” “你不后悔?” “绝不。” “好!”朗朗摊倒在地,扯着她的裤管撕心裂肺的嚎:“老婆啊,你卷走了我的末期肺癌救命钱跟汉子跑,你让我和还要吃奶的儿子该怎么活啊!” 看官指指点点,某人黑线。。。 *** “你好狠的心呐,拿我解毒了,拍拍屁股就走了,还卷走我的矜贵优质的。。。” “。。。。。。” “你,你若是不负责,我,我就找根面条上吊去。” “你确定你真是个带把的男人吗?不是伪的吧。” 朗怒,愤起把裤一拉:“俺是纯爷们。” *** @-@ 本文轻松诙谐幽默,不喜者绕路兜圈,云就挥手恭送了,咳~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腹黑爹地假纯良》
  • 重生之张珍珍重生之张珍珍夜雨怜|现言重生,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姚珍珍脑海中的时候,她第一个感觉就是要为姥姥、妈妈、还有生病的姐姐讨回公道,在再次见到那个男人之前,她要变强,变的很强。面对修改过的重生路,她又要掀起怎么样的波澜?读心术,一个她从来没有想过能够拥有的能力,却让她成为了主宰一切的人。
  • 继子总裁继子总裁溱潼|现言人生最悲惨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一夜风流之后被人捉奸在床,而且捉奸的那个人就是将要和她步入婚姻殿堂的新郎; 人生最悲惨的且让她有死的冲动是什么? 那就是和她滚了一夜的男人居然是要和她结婚的男人的儿子——她的继子… 面对勾引继母的罪名,男人张狂地说:我帮老头试试好不好用。 Mygod,杀人不犯法的话,她一定会让他死去活来成千上万次的。 既然是他认为的拜金女,那她就好好拜金一次让他悔不当初… 但这个该死的男人狂妄得很,居然一次又一次勾引她这个还是青春美少女的继母… 一次又一次地给她羞辱和难堪… 若不是为了那块宝石,说什么她都不干了… 看到这个男人欠扁的脸孔 她一次又一次发誓,有朝一日她苏沫雪咸鱼翻身,一定会让这个该死的男人死的既悲惨又难看,让阎王都不敢收留他… 片段一: 男人不动声色地看着坐在他对面脸色惨白的小女人,邪魅地勾起薄唇,淡淡地开口:“你能确定你肚子里的孽子不是尔瑞或是尔其的?” “安尔凡……”苏沫雪咬唇,将惨白的唇咬出血珠出来,眼中闪着委屈的泪花,“我只有和你在一起过的,你明明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安尔凡打断苏沫雪的话,从高级的皮夹里拿出一张白金卡扔给苏沫雪,面无表情地说道:“这里有五十万块钱,足够你打掉孩子了。” “什么?”苏沫雪震惊地望着安尔凡。 他居然叫她打掉孩子,这个孩子流的血可是他的啊…… 片段二: 病床上躺着脸色惨白的苏沫雪,整个人如植物人一般,一动不动,而床旁边的男人却暴怒地低吼着:“苏沫雪,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我不准你死,你敢不听我的话?我叫你醒来,听到了没有?快点醒来,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你听到了没,苏沫雪。” 男人虽然低吼着,可眼中却闪着三十年来第一次出现的泪花。 这个小女人居然敢不听他的话,就这样离开他了。 该死的,他就是死也不会放过她的……. 【潼言潼语】 小潼的书友群:60686560(已满) 潼窝:86104110(未满) 欢迎亲们加入,小潼定会为大家竭力奉献精彩内容~~ 【推荐区】推荐小潼自己的作品: ——《晚情》 ——《一朝为妃》 ——《夫人未成年》 ——《苏小小之妃错》 ——《流水落花情也去》 ——《我的相公是龙太子》 【半价书区】: ——《做我皇妃》(2.48元) ——《脑残王妃》(1.81元) 【友情链接】: ——任逍遥《溺情》 ——烂番茄《医狂》 ——瑜玥《皇帝弃了种》 ——漫沙罗《冷妃侍君》 【隆重推荐区】 亲亲徒儿大作: ——《孽夫》 蓝眸蓝媚新作:——《总裁的复仇女友》
  • 盛世娇宠之契约宠婚盛世娇宠之契约宠婚青青的悠然|现言陆叶被他阴郁的目光打量得有点发毛,却也还是恭恭敬敬地道了声:“东哥。”客人是上帝嘛。 身后的莉姐有些焦急地拉拉陆叶,东哥是个什么人,陆叶不清楚,她莉莉却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个最不按排理出牌的货,阴损,却得罪不起。 “出台么?”沉默了好一会,东哥的话却让众人都惊了一把,底下人都在猜东哥是口味变了,还是又想出什么折磨人的有趣方法,于是看陆叶的眼神也就幸灾乐祸起来。 陆叶拿着……
  • 远心衡曲线远心衡曲线宋若昕|现言有人说,相遇太早或相见恨晚就只能像电视剧般,不是错过就是遗憾...只是她不明白,如果注定无法厮守,那为什么要注定相遇?若若微博:http://m.pgsk.com/celesterr。《远心》繁体版于2011年在港台上市,想收藏的朋友,可以到若若官方淘宝去购买哦。m.pgsk.com
  • 北纬31度东经121度北纬31度东经121度羲泠|现言相遇相离,都是特定时间地点发生的概率事件。自认为无一不普通的李瞳,总以为家世优渥的季彦对她是一时兴起。漂亮骄傲的云珈我行我素,却期盼能和初恋的安以陌一同站在家族面前。玩世不恭的何子炀,在帮助未婚妻私奔的瞬间怦然心动。但在流言和隐秘、利益和代价、优雅和伪饰交错成行的浮华世界,爱情无非是冲动,有人抓住,有人没有。
  • 娇媚国医成长记娇媚国医成长记糊小猫|现言一个悲情女孩重生后的幸福生活。 前一世带给云依的只有伤痛、悲哀。面对重来的生命,云依决定漠视前世带给她伤痛的一切人和事,一定要活得痛快、开心,完成自己的梦想。但是总是事与愿违,她愿意放弃仇恨,但是那些人却不肯放弃她。 就让我们来看看云依怎么将那些恶人一一打败,怎样酣畅淋漓的享受重来的人生。 花絮一: 杂乱的病房中隐隐的传来了低泣声,云依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她是不是看错了?在那儿低低哭泣的居然是莫文丽——她的莫姐姐?呵,一定是看错了,莫姐姐是不是又在演戏啊。云依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研究了,她彻底的消失了。如果有来生云依希望能有爱她的爸爸妈妈和一个温暖的家。 花絮二: “妈妈,爸爸是不是之前留了很多血啊?” “怎么了宝宝?”云妈妈紧张的看着云依,以为她听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云爸爸也盯着云依看,奇怪这丫头怎么会问起这个。 “刚刚我碰到了一个老爷爷,他知道我爸爸受伤了就说要补补血,告诉了我一个方法。” “哦?什么方法啊?”云妈妈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虽然她是医生,但是她是妇科医生,对于补血什么的方法并不清楚。 “那个老爷爷说他是个什么。。。。。。嗯。。。。。。对了,是郎中。他说受伤后失血过多的用他这个方法最好了。” “哦,是中医啊,那一定有用,宝宝快说说。” “好像是姜汁黄鳝饭,不过要等爸爸伤口恢复了在做给他吃,要不然不好。 “那宝宝知道做法吗?” “爷爷告诉我了,还让宝宝重复了好几遍呢。黄山150克,姜汁20克,花生油、盐少许,大米100克。黄鳝削皮去骨,嗯。。。。。。对了洗干净后切成丝,用姜汁、花生油拌匀,等米饭蒸焖到水干的时候,将黄鳝放在饭上面,嗯。。。。。。好像蒸熟了就成了。” “恩,宝宝真聪明,等爸爸出院后咱就做给爸爸吃啊。” “嗯,嗯,给爸爸吃,让爸爸吃壮壮,抱宝宝。” “嗯,嗯,爸爸吃壮壮抱宝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