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爱宠倒追妻

作者:逃爱
人气(2)评论(0)字数(2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他们本是青梅竹马

注:此文男主是专情,痴情的绝世好男人,女主甜美,善良,此文乃披着虐文外衣下的宠文,喜欢的亲们,欢迎收藏,~\(≧▽≦)/~啦啦啦

一颗玻璃般纯粹的心,无怨无悔的追逐

“筱筱,嫁给我,让我照顾你!”

她却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那人是那样的厌恶自己

失去太多,身心俱疲的她涣然醒悟,她才知道原来自己错的离谱

奈何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总是追逐的那一个

只是物是人非,她没有力气再爱了……

“瑾哥哥,我恨你!”一颗玻璃心破碎,她决绝的冲出门外,却从未曾想过,原来因为自己的错爱,她受到的惩罚有那么重

恋了十五年,追了十五年

累了,卷了,想要放弃了,可是那人却如天神般降临,用从未有过的深情看着她

“慕筱,你给我滚!”他冰冷的声音,带着无情的字眼,将少女所有的梦都打碎了

本该两小无猜

最新章节

第110章(2020-11-21 23:13:11)

同类热门
  • 重生农门:18贤妻是枭雄重生农门:18贤妻是枭雄景凉辰|现言这世,她只是想给父母更好的生活,奈何总有麻烦找上门。 人若犯我,天天鸡蛋里挑骨头,就休怪我无情,左手异能右手权势,还有军界太子爷在背后撑腰,丈夫移情,灭你没商量。 他冷,却外冷内热“你的心是我的,身体也是我的,我不希望我的东西有丝毫损伤!” 携手小三私生子登堂。 她笑,前世,透着狡猾奸诈“你是我的,你全身上下所有东西都是我的,所以,公婆不喜,钱包上缴!” 且看重生农女,如何步步惊心、登上巅峰,如何金钱权势、天赐良缘一手抓! 【简介无能】
  • 撞南墙,请用力撞南墙,请用力昕杨|现言程曦,女,24岁,经过社会和人民二十多年无微不至的残酷现实教育,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欢迎来掐的金钟罩铁布衫功夫。爱好:八卦,蹭饭,偶尔掐架。特长:千杯不醉,醉了就睡。人生憾事之一:在已经不该懵懂的年纪把懵懂的感情献给了一个完全不搭理她的小白脸。人生憾事之二:招惹了色美如玉、成熟俊朗的林墨淙大律师。不,应该是被招惹!世界上难道真有嫦娥玩命追猪八戒的事儿?要不要再仰起被掐得万紫千红的脸皮,义无反顾的撞一次南墙?
  • 总裁太嚣张(全本)总裁太嚣张(全本)夜蝶儿|现言男主:蓝天豪,是兰雨集团的总裁先生。女主:前两部里都有提到她,弦上精灵——欧阳静妤,天使一般的女孩。想知道恶魔与天使纠缠十年的爱恨情仇,会以怎样的结局告终吗?不看后悔哦 简介: 蓝天豪修长的手指缓缓划过她白皙柔嫩的面颊,薄唇挑出一丝邪肆而魅惑的微笑: “angel,欧阳集团的将来会怎样,就看你了……” 他也曾经有过家,全世界最幸福的家……轻而易举就毁了,父亲被陷害,死在监狱里。母亲跳楼自杀,他才十五岁,弟弟还在襁褓之中…… 他走的时候就发过誓,他要报仇!他要报仇!!! 静妤扳着手指头数日子,她等了十年,三千六百多天,才等到大哥哥回来。 她以为那是苦尽甘来的甜蜜幸福,她以为那是山盟海誓后的互守信约,却原来,它什么也不是。 他已经忘了当初对她说过的话: “静妤妹妹,等你长大了,就做我的新娘子,好吗?” 当尘埃落定,他站在最后的胜利面前,冷眼看着她倒下。 那一刻,她才明白,所谓爱情,不过是朝露昙花,长恨一梦…… *
  • 指腹为婚:爱不单行指腹为婚:爱不单行于汐彤|现言单洪成和简金豪是一对患难兄弟,简逸出生那年,两家大人指腹为婚,约定单洪成若生女儿,一定要嫁给简逸;若生个儿子,一定要结拜兄弟。简金豪病危,责令简逸必须娶单洪成的女儿紫凌为妻,他要亲眼看着儿子成婚,才会安然离去。当年父母的一句指腹为婚,他必须娶一个小她十岁的小女生为妻,十几年未见的两个人,莫名的要结婚,天哪,这太荒唐了吧?
  • 霸爱总裁霸爱总裁叶子的味道|现言酒吧,是醉生梦死的场所,而恰恰,这个酒吧,名叫“沉沦”。 酒吧中,各色灯光打在沸腾的舞池之中,营造出一种极其奢靡,却又寂寞的氛围,舞池中的人,疯狂而热烈,一个个,就像是深夜潜行的妖精一般的!在吧台的角落里,有一片纯白特别引人注目,舞池中不小心泄过去的光,笼罩在她的身上,让她变得恍然而不真实!是啊,她的确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有谁是穿着运动T恤便进了酒吧的?她是!有谁是一进酒吧,甚至都不知道自……
  • 妖孽男配逆袭记妖孽男配逆袭记Engelchen|现言谁说穿越重生这事只有女人能做,他个大老爷们也照样来了一把。上辈子连男配的边儿也没摸到,就被三震出局,挂了。穿越之后,重振雄风,卷土再来。瞧他如何一步步逆转剧情,屌丝变王子,荣登男主宝座。
  • 残疾总裁不离婚残疾总裁不离婚宫舞|现言结婚三年,等到离婚之时才开始同床共枕! 别人的婚姻有三年之痒,而他们的婚姻三年后才刚刚开始!!! (温馨文)
  • 进错房,喂了狼进错房,喂了狼黛紫|现言保洁员弄错了房号牌,引发了一段大灰狼吃掉美羊羊的故事! 精彩多多,搞笑多多,一贯的宠文搞笑风格哦! 喜欢的,戳进去看看吧,收藏,是最黛紫最大的支持哦!
  • 淘气宠妻淘气宠妻懒鼠|现言她有点调皮,有点可人,有点恶魔,又有点神气。试问,有谁能像她那样,让这附近的混混闻风丧胆呢?大树?她一跃而上,不沾一丝尘埃。学业,她更是众老师心中的高材生,只不过,同时也是同学们心中的魔鬼……在一个激动人心的清晨,咱们可爱美丽的女主安心,降生了… 额…安心…为什么要叫“安心”呢?据说,额,只是据说,女主的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曾曾曾祖父…都对咱们这个小姑娘的出生感到异常的兴奋,她让他们觉得安心了,所以,可怜的女主啊… 为着这个让她很火大的名字,女主时不时地就对那帮无知的“老人”进行报复… “乖孙女,为什么我们非得要躲进这黑漆漆、丑不拉几的瓶子里啊?”某人很不怕死地问。 “因为你可爱的孙女我怕你们会被灵异人士抓起来,拿去做标本啊…我这是为你们着想呢!”某女奸笑 “那你为什么老是晃瓶子呢,我们都一把老骨头了,经不起这么…”很委屈地扁扁嘴 “那是为了让你们锻炼一下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某女丝毫不觉自己哪里做错了 …问题是,他们不是人,不需要锻炼身体啊!!可怜的“老人们”就这么敢怒不敢言地苟延残喘在“乖孙女”的淫威之下… “翊哥哥,为什么那个姐姐一直在往别人身上靠啊?”某女一脸纯真的问。 “额…这个,可能是她身上有点痒吧,想让别人给她挠挠…”深情地凝视着眼前如娃娃般干净清纯的人儿,心里却被她的问题难得冷汗都快要流下来了。 “哇,翊哥哥你看,那个姐姐的手往下面去了!那个哥哥也痒吗?为什么要让别人帮他挠啊?”某女再次展现她的求知欲… “额,这个,应该是吧…”天啊,谁说来夜店可以让他的小淘气学到东西的!!他要灭了他!!看着不远处那对男女的“表演”,再看看旁边一脸好奇的人,他满脸黑线 “那心儿儿回去也帮翊哥哥挠挠好不好…” … 上官翊眯着眼,享受着两人的亲昵时光,任她的小手在衣服上作怪。可是……抓住游移到小腹处的邪恶小手,将那份骤然升起的灼热感极力压下,他慵懒地睁开眼,性感的薄唇在另一边耳朵上吹气:“心儿,你确定还要继续往下吗?”看来以前真的是小看她了,啧啧,居然已经邪恶到了这种地步。 “当然了,如果你邀请的话。”安心将手机拿开一点,一脸色相,对着男人邪笑。美色当前,叫她怎能不开心。 “还满意现在看到的么?”上官翊一改之前的严谨,也学着点火的小女人,邪肆一笑。 “不错,肌肉结实有弹性,看得我想流口水。”安心擦一擦快流到嘴角的液体,色迷迷地在腹部东捏西摸,眨巴着迷蒙的眼。 女主是典型的邪恶份子,偏偏长了一张骗到天下人的娃娃脸,是以整天顶着一张脸出去欺骗无辜的小老百姓。反正…没人舍得真的对她凶…吼吼吼… 各位看官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最好把票票也给鼠留下……嘿嘿 鼠刚建了一个Q群,102837161,想领养的亲可以进来跟鼠讨论一下哦……因为想领养安心筒子的亲们比较多,鼠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家来交流交流吧……敲门砖是书名哦…… 领养名单出来了,大家鼓掌撒花…… 安心,由亲hhaww521领养,鼓掌…… 上官翊,交给咱们可爱的mq274050437喵筒子领养…… 曾阳,由亲cathan领养…… 龙若,由亲亲15189509935领养…… 奇安帅哥,交给亲爱的2641丫头筒子…… 很荣幸的,苏琳女士,让我们的轻轻子衿悠悠我心筒子领走了,鼠泪奔…… 都领走了,鼠欢呼……
  • 冷总独宠契约妻冷总独宠契约妻从伊|现言李雪晨,26岁,一个立志靠自己努力不花家里一分钱就要游遍全球的女孩,因为来到梦想已久的A市,误打误撞救了人,阴错阳差签了约,成了一个很拽男人的妻子。早知道,她说什么都不会来A市了。 罗明皓,30岁,父母双亡,身边几米内没有女人身影的他,因为自己的孝顺,娶了认识不到几天的女人,却发现,原来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是爱慕虚荣,见钱眼开的。既然她入了自己的心,那么,就不准离开了。 部分内容: (一) “你说你是谁?”李雪晨揉揉自己的耳朵,打算要好好听听他叫什么来着。 “不要装疯卖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爷爷有什么目的。”罗明皓步步紧逼,直到将人逼到墙角,他双手撑在墙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罗明皓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 “你是奥巴马弟弟吗?那么拽!”李雪晨也不是小虾米,既然他拦住自己,那么,她就不会躲啊。她从某人的手臂下钻出来,人矮也不错。 “奥巴马弟弟?”罗明皓头上飞过一只只“呱呱”叫的乌鸦… (二) 罗明皓匆匆赶往家里,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放心不下某个小女人,却看见自己那间充满阳刚气的房间,到处都是蕾丝,就连窗帘也没有幸免,他咬牙切齿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那个,你昨晚不是说我们要同房吗?我又睡不惯这么阳刚气的房间,所以就小小做了一下修改。”某人“胆怯”的说着。 “哦…”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同房?这个主意不错。”伸手一把抓过某人,然后将她将扛沙包一样甩上肩,一步步往自己的床边走去。 “罗明皓,你…你要干什么?”李雪晨双手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双脚则是不停甩动着。 “你不是说我们同房吗?”某人完全没有将她的动作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让晚上的事情提早发生罢了。” “罗明皓,那个…那个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商量的,你…”